·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史玉柱与脑白金说“拜拜” >> 最新动态
史玉柱:关于脑白金谁说我无可辩驳?!
http://business.sohu.com/
[ 吴菲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不恨《南方周末》,我们感谢它

■如果脑白金刚上市,那这件事对于我们是致命的

■广告太多这件事上,我们很对不起中国人民,但是从商业上我成功了

■我们想在大众面前扳回保健品形象,总有一天我们能够达到这个目的

■我坚信脑白金今年会卖得更好,到年底的时候,我们拿数据来说话

2002年3月14日,《南方周末》头版刊登了《脑白金真相调查》一文,史玉柱和脑白金再次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焦点。

《真相》一文称,迄今,找不到任何严肃的学术文献支持“脑白金”与“脑白金体”的说法。专业人士认为其对应的是人体大脑中的“松果体”和它分泌的“褪黑激素”的东西。而“脑白金”的主要成分正是褪黑激素。

文中称,褪黑激素“火”于1995年的美国,半年后降温。被史玉柱奉为“脑白金”“经典”的《褪黑激素的奇迹》沦为充满狂想、不严谨,甚至被学界称为“最肆无忌惮”的通俗医学著作。

卫生部1997年12月给脑白金批准的保健功能是:“改善睡眠,润肠通便”。而其自身的宣传中却被夸大到降压、抗癌、内分泌调节等数十种,还有提高性快感。

褪黑素在日本、泰国、马来西亚、加拿大、欧盟等国家被禁止使用或公开销售,而史玉柱却称在那些国家褪黑素是“处方药”。

做记者5年,似乎还从没经历过这样的采访,如此举棋不定又波折频仍。

3月14日,惯例买一份《南方周末》,头版居中大题《脑白金真相调查》,如此粗黑一行上方,横着《某些保健品为什么“虚”而能“火”?》,是第6版的要文提示,可怎么看怎么像这篇“真相调查”的肩题。

脑白金出大事了?来不及细看全文,走在街上,心中这样想。踏进办公室,领导问:“你还不给史玉柱打个电话?”同事也说:“去访访,多好的题。”

不敢答腔。那满版的“松果体”、“褪黑素”,专业得让我恐惧。而且,这个时候去访史玉柱,不是自找嫌疑?人要是以为你跳出来为之摇旗呐喊,或者干脆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冤不冤?

回家想了3天。翻出去年2月7日的采访录音来看,那是第一次做史玉柱的专访,他是我自做访谈以来尝试做的第一个经济类人物。那时的背景是昔日跌倒的“巨人”重现江湖来还债,我见报文章的标题最后是《背污点干不成大事史玉柱:我要站起来》。

2001年那次专访,两万字的访谈内容最后能见报的终究只是部分,那些我最终没有采用的文字里,有一大部分正是关于保健品,关于脑白金。当时史玉柱的副手刘伟小姐再三坚持文章中连“脑白金”这3个字都不能提,我们在你来我往的电话中争执至几乎翻脸。

那时便想过,保健品、脑白金,对史玉柱恐怕早晚是个“雷”。2001年我们曾有如下对话:

──记者:有一种说法:当年是脑黄金让史玉柱头脑发热,现在脑白金与脑黄金一字之差,脑白金又能让他走多远,挺多久?

──史玉柱:我觉得脑白金能让我走12个月,12个月之后再倒下来。

而今,时间过去整整一年,仅仅一年。史玉柱一语成谶?

周一,终归不甘心,还是给史玉柱的公司打了电话。对方并不热情,北京公司的易先生张口便是:“你觉得这时候接受采访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依他们要求传了采访提纲,为他们服务的公关公司又追过不止一个电话来,客气然而顽强地再三试探、暗示,直到我烦得不顾礼貌发了脾气才算完。同时,报社这边,一位我一直以“前辈”视之的同事对我这次采访并不看好:“我不知道你这个时候去找史玉柱有什么意义,我觉得在脑白金这件事上,事实层面上他是无可辩驳的。你去,只会被当做一根稻草被他抓住。”他的观点很快在另一位同事那里得到赞同,到上飞机前,我已经被他们告诫得六神无主。

19日一早,临出门前从一堆旧采访带中抓了一盘放到采访机里,一听,居然是一年前专访史玉柱的那一盘,天下竟然有这等巧事,难道这就叫沧海桑田?

飞到上海,下午5 点半见到史玉柱,采访至晚上8点。

20日上午虹桥机场,10:40应该起飞的航班11点还没让登机。12点坐在飞机上的我们被告知什么时候可以起飞还不知道。身边人一边议论着北京壮观的沙尘暴和据说不足百米的能见度,一边要水要点心准备持久战,我却盯着电池眼看要耗尽的电脑欲哭无泪。最后我收拾行李下了飞机,打上一辆车又冲回上海市区。

20日下午2点,我坐到一扇西向的窗前开始整理采访录音。接下来的时间里,窗外,午后阳光、晚霞、星空、晨曦依次掠过。

21日上午9点,上海的晨风清凉中,漫长如苦役的录音整理终告结束。我端正身形,开始写这篇文章。

■我预先知道他们要发这组报道《南方周末》是个比较负责的媒体

现场:看上去史玉柱的上海健特比之一年前规模扩大,占据了金玉兰广场两个楼层。犹记去年元宵节那天我在这里等了史玉柱近5个小时才最终得以采访。今年,我的境遇明显不同,19日下午5点20分我赶到之时,史玉柱已经在他那个大似会议室的办公室里等我了。

一进门就看到立在一边的大看板,那张要命的3月14日《南方周末》头版被平平整整地磁贴其上。坐下,掏出我随身带来的那一张,举头刚想会心一笑,却发现看板上那张报纸已经闪电般不见了踪影。

记者:没办法,我们恐怕还得从《南方周末》这篇报道谈起,毕竟这是由头。

史玉柱:但我们不要局限谈它。这篇文章,我们确实也很重视。

记者: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看到这篇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合,第一眼的感觉是什么?

史玉柱:它要登这篇文章我知道。就因为知道它要登,我到他们报社去了,和他们沟通了。文章下面不是有一块儿《来自史玉柱的新信息》吗?那就是和他们沟通时我说的话,他们把它摘下来了。

记者: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审了他们的稿?

史玉柱:审稿肯定没办法审。因为它本来就是从负面的角度写的。

记者:他们告诉你的?

史玉柱:对。我跟他们见面实际上就是做解释工作,他们很多观点我们认为不实,沟通后,他们确实也采纳了我们一些观点,明显我们拿出证据证明他们一些与事实有出入的地方,他们也进行了修改。这点我们对《南方周末》还是感谢的,《南方周末》还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媒体。

记者: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它现在写在这篇文章里的东西是咱们没有拿出证据来驳倒它的?

史玉柱:也可能是我们就没注意啊,因为它事先不给看稿子嘛。

记者:那现在这篇文章你肯定是通读过了。它提出的有些可能算是比较硬伤的东西,比如:“‘FDA(编者:指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认定无任何毒副作用’,史玉柱说是来自《新闻周刊》。但经记者查阅,原文里并没有这样的文字。”

史玉柱:这个我能拿出证据。《新闻周刊》里面是说:每天服用6000毫克,相当于正常剂量的600至8000倍,没有引起任何不良反应。我们肯定是概括性地说“没有副作用”。另外,“没有毒副作用”这句话实际上里面也有,《新闻周刊》登了两次。我觉得这个不是特别关键的。

记者:不过,我觉得这句话里倒是这个FDA比较要紧。因为据这个它后来又说了一句:史玉柱“他给脑白金杜撰出了FDA认证”。

史玉柱:杂志里是有FDA。

记者: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查了同一本杂志。不过这个好办,白纸黑字再查就是了。

■媒体应该谈主流观点

我们承认有做得不规范的地方

史玉柱:这不是核心问题。褪黑素能改善睡眠,这个我想已经没有争议了。

记者:我的印象里,这点上大家还算有共识,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它认为你“夸大了脑白金的作用”。

史玉柱:这篇报道几个观点:第一个是关于褪黑素的效果,我觉得毋庸置疑。第二个,有没有副作用的问题。任何一项科技,有争议正常,尤其新东西,关键看主流观点怎么样,作为媒体应该谈主流观点。《南方周末》这篇文章里引用的东西不是杜撰的,我们认为它是翔实的,但是它不全面。另外就是有没有切实证据。这是最核心的问题。我说脑白金没有毒副作用,我有好几个证据,其中很有力的一个,广东省卫生防疫站做的《毒理试验报告》,结论非常清楚,“无毒副作用”。而这篇文章里面举证说“将来有可能有副作用”,推理谁都能推,我觉得他们没有很翔实的证据。

记者:可我注意到他们写了一条:在上海健特的“网站上,广东省卫生防疫站有关脑白金的‘毒理报告’的结论也被改动。在‘无毒副作用’前,加了个‘绝’字,在‘无’字后又添加了‘任何’二字。广东省防疫站的专家回答记者说:不会有‘绝无任何’的说法”。

史玉柱:这个“无毒副作用”和“绝无任何毒副作用”实际上那个内容是一样的,只不过后者把它强化了一下。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记者:但多加那几个字,大家会引申到这是你的态度。

史玉柱:另外一个,我们在公开媒体上没这么宣传。

记者:网站的东西不是公开给大家共享的吗?

史玉柱:那是公司内部网站。当然我们做的是有不规范的地方,发现了我们也改,现在多加的那几个字我们已经从网页上删掉了。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过去宣传有违规的地方,我跟他们也表态,我说我们承认,尤其我们早期的时候。但是这也要看到主流,我们还是在不断地规范,比如我们说明书已经改了三稿了,只要有人提出异议我们就改。从2000年1月1日开始,我觉得我们做的在同行里已经算比较规范的了。

■我干什么都会有争议

终有一天我们会扳回保健品形象

现场:采访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请来的摄影记者离开了。史玉柱开始坐得放松些,抱他的茶壶在怀,时不时呷上一口。去年采访时,他几乎是被部下们簇拥着,访谈现场形同开会。事后我被告知:这样的话他才更有自信。而今年不同了,只有他的一个副总裁陪在旁边,也没再同时备一个采访机录音。不知是更信我,还是更信了他自己。

白衣、黑裤的史玉柱,黑领带上印有“巨人”二字。当年“巨人”最豪情万丈之日,涉足领域甚至到了化妆品、服装。去年史玉柱曾说他要把现在还库存着的“巨人”牌服装穿完。而今,他依然用这种方式,把他的过去挂在胸前。

记者:现在这篇文章影响不小,甚至令不少人有这种感觉:事实层面史玉柱已经是无可辩驳了。《南方周末》这次准备得挺充分。

史玉柱:准备了一年多。他们自己说的。

记者:我们也是在2000年就接到过读者来信,揭发“脑白金就是史玉柱那个家伙干的”。其实 2001年你还债那个事儿之后,不少人原本对你的印象变好了。这件事对于你的信用形象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有的人为你可惜:史玉柱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史玉柱:我对自己的形象不是特别关注,因为我不管干什么,都会有争议的,更别说我推个产品。就连去年我还债这件事,居然也是说坏比说好的人多。

记者:是吗?对于2001年,有一句评价是这样的:“新世纪开初,基金黑幕引发整个社会对证券市场财富聚敛之道公正性的大争论,史玉柱复出还债又引起社会大众对‘财富良心’的关注。”

史玉柱:越是那样越麻烦,还是越平平淡淡越好。还债这件事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但我不可能老是干这种事,肯定我企业要获取利润,我企业要从事商业活动,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容易引来争议的,比如脑白金,现在有点儿骂声,我觉得还不是很多,所以也挺满足的。

记者:大家都知道你还债用的是脑白金挣出来的钱,我的一位同事说过一句话:“还债这件事上,史玉柱扮演了一种很仗义的角色,满足了人们对江湖人格的一种期待,这很符合中国人的心态。当时人们不会追究他完成这件事用的是什么手段。但实际上很多人希望一个人能这么做,而且他做的这个过程也是毫无瑕疵的,那样更像一个神话。但事实往往是,最后神话破灭,背后可能隐藏的是一个更大的谎言。”去年我问过你一个问题:“你可以很明确地说,你是在用科学的、很负责的态度在做这些东西?”现在脑白金受到质疑了,我再问你一遍。

史玉柱:当然是。这点我很坚信,我坚信在保健品里面,从效果显著这个方面我肯定是名列前茅的。我们本来想通过脑白金还有几家产品确实好的,我们想在大众面前扳回保健品形象,我想总有一天我们能够达到这个目的。

■被瞄上总不是好事儿

如果脑白金刚上市这件事对于我们是致命的

记者:2001年9月《市场报》有一篇文章,网上引用的时候标题为《不汲取惨痛教训,史玉柱又犯了一个错误》,那里面有这样的说法:“保健品是经不起别人质疑的”,“当新闻媒介质疑你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有问题时,后果就很严重。一质疑,不论对错,别人就不敢吃了。”

史玉柱:我们产品不是刚上市。如果是刚上市,那这样的事情对我们是致命的。可现在我们对这个事儿看得比较淡,任何一个事儿有争议都很正常,关键还是事实。我们有几十万个稳定的消费群,我们直接地服务到他们,我们的人可以直接和他们面对面,把真相告诉他们,我们可以拿出证据。所以我们不是特别在乎它这个报道,我现在心态倒很平静。

记者:不感觉危机到来?

史玉柱:没到呢。对我们眼前来说影响不大。但是要引起我们重视吧,要求我们要更规范,比其他企业要更规范。

记者:你又觉得被人瞄上了?

史玉柱:是,被瞄上总不是好事儿。不过我们认为我们脑白金这个产品还是稳定的,关键是我们现在打的是效果牌。消费者最信的就是口碑,不是报纸广告、电视广告。报纸广告、电视广告只会提示他注意这个产品。

记者:说实话,脑白金的广告已经多到让人很烦了。

史玉柱:这个我们很对不起中国人民,但是从商业上是成功的。

记者: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你去跟他算算成本去,他那么多广告费怎么挣出来的。 

史玉柱:我们是两种主要功能成分,一个是低聚糖,一个是褪黑素,它们是相辅相成,互相作用的。我们的低聚糖成本,比褪黑素还要高,而且高得还挺多。不算我的低聚糖成本,光是算我的褪黑素成本,就跟别人的褪黑素产品去比价格,这样一算就会觉得我们的利润空间比较大。但整体来说,这个行业毛利空间都比较大。利润空间大了就是什么罪过吗?另外,我们广告投入金额真的不大,在保健品中算小的,在大产品里算小的,我们是用一种策略,让你感觉这个量很大。

■《南方周末》不是灭顶之灾

我坚信脑白金今年会卖得更好

记者:这些年保健品的名声不好,大家觉得保健品对于用来实现“血腥的原始积累”是一个上选,而等原始积累完成差不多了,他们会赶紧转向,金蝉脱壳。有人说:这次史玉柱只是没来得及。史玉柱肯定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而且这一天对于他来说,其实来得不算早。

史玉柱:其实现在的情形是,脑白金还在上升势头,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你也不会放弃它。整个这5年它基本上还是一个上升势头,到10亿这个销售额它还在缓缓上升,没有掉头向下。其实就算掉头向下下降到一半,这个规模在保健品里还是前5名。

记者:很多保健品刚开始的时候也都很火,可卖着卖着就会有一个“卖穿”了的时候。

史玉柱:一开始很火,卖到后来不行的保健品往往都是保健效果不明显的产品。效果好的产品生命周期都很长。实际上保健品里有很多好产品,昂立卖了10年还很稳定,虽然不上升但是也不下降。太太口服液也卖了十几年,现在还在卖,也很稳定。青春宝卖了20年现在还创历史新高呢。我对保健品还是很看好,但是将来我们不会局限在这方面。

有人认为,这次《南方周末》事件是我们一个灭顶之灾,我们不认为有那么严重。我坚信今年我们脑白金销售肯定是历史上最高的一年。

记者:一年过到现在才只是第3个月份,你就能这么说?

史玉柱:我对脑白金有信心,我坚信脑白金今年会卖得更好。这点到年底的时候,我们拿数据来说话。
2002年3月22日10:2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史玉柱与脑白金说“拜拜” >> 最新动态
最新资讯
·史玉柱复出真相
·史玉柱的资本“游戏”
·史玉柱
·澄清公告凸现迷雾 脑白金湖南被禁另有深意?
·“送礼当然还送脑白金”引发纠纷 原告败诉
·黄金搭档不是脑白金 史玉柱无疑找到了好产品
·健特生物称媒体报道有误 脑白金效果十分显著
·脑白金的交易
·绝口不提再爱脑白金?史玉柱卖掉脑白金背后的任务
·湖南脑白金更改说明书内容 产品又重新上柜
·史玉柱:只投资健康金融 首次披露还欠债500万
·史玉柱因何敢推销黄金搭档?维生素市场广阔
·双面史玉柱--一场保健品行业传奇故事的新篇章
·史玉柱开口说话:我为何要卖脑白金?
·独家专访:史玉柱为何要卖脑白金?
·擅自篡改产品说明 “脑白金”在湖南全面遭禁
·健特生物:高层解答为何购买“脑白金”商标权
·史玉柱卖脑白金,左手倒右手?
·相关资料: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资料:史玉柱与巨人集团
·史玉柱卖了脑白金后 湖南脑白金市场波澜不惊
·一退休职工:史玉柱还欠我钱呢!(附图)
·新产品对抗脑白金?史玉柱1.46亿出卖
·史玉柱和脑白金划清界线
·转让脑白金 史玉柱有“套现”之嫌?
·转让交易赚了3亿多 史玉柱与脑白金正式“拜拜”
·史玉柱一纸公告卖了脑白金 商标转让价1.46亿
·逆境好处多多 “巨人”史玉柱细说另类思维
·史玉柱个人财富有50亿?史玉柱家乡反思巨人
·《策划史玉柱东山再起》披露脑白金“秘密”
·史玉柱隐身健特生物 巨人欲图上市
·史玉柱:我的好处是勤奋
·谁把史玉柱和青基会捧上了神坛
·史玉柱:《脑白金真相调查》基本上是事实
·观史玉柱还钱 察脑白金谎言
·观史玉柱还钱察脑白金谎言
·史玉柱:关于脑白金谁说我无可辩驳?!
·史玉柱自导自演股市传奇 ST国货一飞冲天
·史玉柱:债务下周还清 巨人集团将重新开始
·收盘评论:史玉柱要插手ST国货(0416)
·惨痛的教训还不汲取!史玉柱又犯了一个错误
·ST国货转型 重量级"巨人"史玉柱登场?
·史玉柱透露:民营企业的十三种“死法”
·谁将史玉柱推向ST国货 华馨和史玉柱有无关系?
·资产重组是否与史玉柱有关 ST国货公告留“活口”
·史玉柱再树巨人招牌 “玩金融”第一仗开打
·脑白金救得了青岛国货? 史玉柱与股市亲密接触
·股市能否出现巨人?史玉柱与ST国货联姻内幕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