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国内财经-搜狐财经 > 关注中国石油安全 > 安大线、安纳线之争
中国能源战略不会受制“安大线”
BUSINESS.SOHU.COM 2003年9月26日14:36 [ 李银 ]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加强国内外石油开采战线,官方与民间储备相结合

  中国能源战略不会受制“安大线”

  日前围绕着全球石油资源的问题,国内外都显得不平静。

  欧佩克油价上周继续下跌,它的七种市场监督原油一揽子平均价降至每桶25.48美元,比前一周下跌0.96美元。至此,欧佩克油价在过去三周里每周都下跌了约1美元。这一消息是在9月22日,即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卡西亚诺夫到中国访问的同一日由欧佩克通讯社发布的。

  卡西亚诺夫在9月24日表示,俄方将会尽力满足中国对石油天然气的需要,对铺设至中国的石油管道项目——“安大线”,将履行协议,信守承诺。

  已经耗时近十年的“安大线”随着卡西亚诺夫的访华更凸显其焦点性。虽然国内外专家学者都对短期内“安大线”有实质性突破不太乐观,但随着中国新能源战略的加速启动,“安大线”影响全局的可能性不大。

  “安大线”短期难突破

  俄罗斯图谋能源外交最大化

  美国的亚洲问题专家、前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认为,“安大线”有太多变数,不到最后一刻都无法断言俄罗斯联邦政府在利弊之间会作出何种抉择。

  专家分析,俄罗斯联邦政府若选择“安大线”,应出于四方面的原因考虑。除了工程造价方面的优势、伊拉克恢复石油出口对俄的威胁、日俄谈判陷入僵局之外,俄罗斯不愿失去中国这个大石油市场是一主要原因,尤其在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后备”选择的时候,俄罗斯越发不愿显得被动。

  但美国著名的国际关系研究机构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俄罗斯能源问题专家菲奥纳·希尔博士认为,卡西亚诺夫总理访华期间不会在中俄石油管道问题上取得突破。希尔博士说:“对于俄罗斯人来说,能源行业不只是一个商业问题,而是国家政治问题。”

  受多种因素影响,俄方摇摆不定。若按通向日本的石油管道——“安纳线”计划,北线包含美、日及东南亚诸多国家,不仅可以解决俄罗斯本国远东地区的工业用油问题,而且油管出口在纳霍德卡,从这里再向中国、日本、韩国出口原油,俄罗斯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利益就可以得到兼顾。“这无疑符合俄罗斯能源外交最大化的方向。”希尔博士如是说。而且“安大线”若建成运营后,油管出口在中国,俄国对在石油价格与供油量方面可能失去主导地位也不无担忧。

  目前俄罗斯方面虽然作出信守承诺的表态,但俄罗斯中国问题专家沃斯科林辛斯基认为,就俄罗斯总统普京来说,考虑到其为了不得罪以及平衡在石油管道问题上所涉及到的各个利益集团的利益,克里姆林宫最高决策层也未必会在目前的大选时期对石油管道问题作出最后的结论。

  “安大线”成催化剂

  中国新能源战略加快启动

  很多人正密切关注“安大线”的峰回路转会给中国石油战略带来怎样的影响。昨天晚上,中石化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向记者透露,其实中国新能源战略的变化早已经在酝酿当中,“安大线”是一催化剂,其前景的不明朗加快了中国新能源战略的启动速度。

  正如“安大线”尘埃落定之前尘土飞扬一样,在国内,“安大线”成败天平上的砝码也在不停更换。

  让俄罗斯心焦的是,哈萨克石油运输公司总裁阿斯卡·斯曼库洛夫已经明确表示,哈萨克斯坦打算修建从俄罗斯经哈萨克斯坦再通往中国的石油管道:鄂木斯克(俄)-巴甫洛达尔(哈)-阿塔苏(哈)石油管道。计划在2006年,这个项目能够投入运营。

  与此同时,更令人关注的事件是,就在俄罗斯《新闻时报》9月2日登载俄自然资源部将最终否决“安大线”的消息前两天,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吴邦国在访问菲律宾时,提出国际间共同开发南中海石油资源。吴还称,计划首先在中菲两国实施,接着就会扩展到其他相关国家,菲方对此建议也表示欢迎。而中国石油公司将于11月派出代表与菲律宾讨论石油开采的问题。

  传出否决“安大线”的第二天,国土资源部在北京召开专家论证评审会,专家确认在我国第二大沉积盆地鄂尔多斯盆地发现世界规模最大的综合矿物能源基地之一,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叶冬松指出,它有望成为我国21世纪大型综合能源接替基地。

  这一系列动作表明,中国不会坐等“安大线”搅乱自己的能源战略布局。

  就在这段时期,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做的《中国油气资源可持续供给战略报告》、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中国长期能源发展报告,及中国工程院“中国石油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小组”工作汇报等相继送到温家宝总理手里。

  知情人士透露,其研究结果表明,在战略上应该说是明确提出我国油气供给应倾向多元化,要在国内外两条战线同时加强工作力度。

  中石化高层人士分析说,中国现在提出的两条路的思想无疑是正确的。另悉,国内一些政策性的措施业已出台。比如,我国已经在山西、河南、黑龙江等地实施了产业化示范工程;吉林省将于10月17日起,在全省范围内销售和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目前全国2400多家加油站改造工程进展顺利,10个混配乙醇汽油中心已全面开工……

  新能源战略重心凸显

  官方储备与民间储备相结合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石油市场与国际石油市场的联系日益紧密,但由于国内市场机制尚不健全、自我调控能力较差,使得国内石油市场对国际石油市场的波动非常敏感,受其影响所造成的损失也越来越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指出,“安大线”如果成功,中国未来数十年内将拥有价格稳定、数量充足的一个石油供应来源,这对一个处于高速发展中的国家来讲相当重要。

  受制于国际石油市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国至今尚未建立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国家缺乏调控石油供应和抗价格风险能力。基于国家能源安全的考虑,新能源战略中首当其冲的是加强石油储备建设。现在国内各方较认可的方式是官方储备与民间储备相结合的方式,民间储备主要指国营大中型石油生产、销售和进出口企业,以中石油、中石化和海油为主。

  但据中石化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现在虽然人均石油资源量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5,但我国石油生产远没达到峰值。目前,我国拥有因成本和价格限制无法开采的边际油井8000多口,难以动用的边远储量几十亿吨,如果国家能采取税收优惠或风险基金的办法调动石油企业的勘探开发积极性,平均每年可增加300万吨的产量。

  简单地说,如果“安大线”失败,对中国而言,影响不会是毁灭性的。

  中俄油管迷局

  支持“安大线”的理由

  一、中俄已经签署了长期供应石油的协定,俄将向中国连续供油25年;

  二、安大线管线长度仅为安纳线的2/3,总投资也不到后者的1/2;

  三、中俄双方确定的原油购买价格是以世界主要油种的公开牌价为基础,这一价格规避了俄方销售石油的风险;

  四、俄中两国是邻国,运输成本低,俄石油在中国市场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

  反对“安大线”的理由

  一、北线比较安全,因为北线全线都在俄罗斯境内,南线有900多公里在中国境内;

  二、北线的用户包含美国、日本和东南亚等诸多国家,而南线则只有中国一个;

  三、南线主要受益的是中国石化企业;

  四、南线将穿越1000多公里的世界级生态保护区域,而且这个地区是地震多发地带;

  五、南线最大的支持者和执行者尤克斯石油公司处境不妙,今年先后有多位高管人员被查。

  ■数据

  中国从俄进口石油数量劲增8成

  中国海关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中国石油进口量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6%,至5742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预计今年的总进口量将达到创纪录的8000万吨,超过2002年的7000万吨。由于中东局势动荡,北京方面希望减少从该地区进口石油,这样俄罗斯就成为中国的第七大石油供应国。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数量今年前8个月大幅增长80%,至310万吨。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