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视线汇总
财经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财经首页 | 滚动新闻| 专题 | 沙龙 | 国内 | 国际 | 产经 | 金融证券 | 经管 | 理财消费 | 在线兴业 | 互动商务 | 道琼斯 | 酒城 |会展
财 经 聚 焦
  责任——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一个灰色交易市场被激活。“叫卖”北京户口已堂而皇之地走进大学校园…

继中行、建行、工行、南方证券等等之后,国家还要为多少金融企业买单…

重磅砸向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在黑土地上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       栏目策划:赵杰  联系信箱:jiezhao@sohu-inc.com
谁是下一个啤酒花?

  “逃跑高管”正在成为上市公司的一大怪现状。从11月3日开盘,新疆著名庄股啤酒花(600090)的股价就被牢牢地封死在跌停板上,在连续十余个跌停后,啤酒花的股价也从10月31日的近17元暴跌至11月18日的4.71元。违规担保、股份冻结、股价跳水……引发此次啤酒花震动的导火索,是啤酒花董事长艾克拉木·艾沙由夫的突然失踪,以及公司经“自查”发现的金额高达近10亿元的“隐性”对外担保。

  “啤酒花事件”再一次让投资者看到了高管失踪给股市带来的惨烈。与此同时,啤酒花的泡沫效应同样让投资者目瞪口呆,如同一场传染病,凡是涉及啤酒花的公司都面临市场的抛弃,与啤酒花有担保关系的公司、甚至新疆板块都惨遭跌停的厄运。但最终损害的是众多投资者的利益。

  联系到此前不断失踪的上市公司高管,人们不禁要问:谁将是下一个艾克拉木?

评论“啤酒花”事件的法律思考>>>

我来说两句
啤酒花因何花谢

  · 11月4日,啤酒花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鉴于公司无法与董事长艾克拉木·艾沙由夫取得联系,其已无法正常履行董事长职责,经11月2日召开的董事会讨论,全体到会董事一致同意由公司副董事长姚荣江暂时代行董事长职责。在两周前,艾克拉木刚刚登上胡润推出的富豪排行榜。伴随着董事长的“失踪”,啤酒花先前不为人所知的大量对外担保却开始浮出水面。

  啤酒花公告称,经过自查发现,截至今年11月3日,公司已披露的贷款担保总额为79980万元;公司因故未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决议总额为98786万元。对外担保和做出对外担保决议的金额总计178766万元。

  资料显示,1997年6月啤酒花上市时,艾克拉木已是公司副董事长。时年39岁的艾曾任人民银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行金融管理处处长、银行处处长,有16年的金融及投资管理经验。1999年,由艾担任法人代表的新疆恒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成立,并坐上了啤酒花第一大股东的位置。2000年6月,啤酒花董事会换届选举,艾出任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事发前,艾克拉木间接持有“啤酒花”24.8%的股份,最近更因在资本市场上掌控啤酒花流通市值29亿元人民币,在胡润制造的中国富豪排行榜“2003资本控制50强”列第22位。

  艾克拉木的资本运作能力一直为人称道,得益于艾克拉木的资本运作能力,啤酒花也一度成为股票市场上的强劲庄股。上市以来,啤酒花的股价从6元一路走高,攀升至崩盘前的16.62元,生动地演绎了“有庄则灵”的股市传奇。

  但资本市场上的光环并不能掩盖啤酒花实业的黯淡。事发之前,已有证券分析师针对公司的2002年报,指出啤酒花暗藏三大风险:大量法人股分别被质押或冻结、进行巨额担保、业绩逐年下滑。净利润从2001年的7598万元,减少到今年前三季度亏损886.33万元。公司目前净资产不到6亿,而对外担保却高达18亿。

  在新疆当地,艾克拉木的口碑不错。但这样一个人,却在为啤酒花公司留下近10亿的担保黑洞后,毫无责任感地“人间蒸发”。有人认为,导致艾克拉木出逃的直接原因是其坐庄失败,资本运作的资金链条断裂。

我来说两句

还有多少“啤酒花”?

  · 在啤酒花事件再次引爆了上市公司高管失踪这一沉重的话题。追溯到两年前,最早逃跑的是四砂公司董事长李协平。此后,与问题上市公司联系在一起的还有吕梁、罗成等股民耳熟能详的名字,随着这些关键人物的去向不明,证券市场悬而未决和法律层面上的尴尬案例不时涌现。

  从去年10月开始,董事长失踪的新闻更是屡屡见诸报端:民丰实业的董事长孙凤娟失踪了一年多,最近公布是因经济犯罪被依法逮捕;国电电力前董事长高严失踪的传闻也是满天飞,一直没有确切下落;当年“百元股”亿安科技的前董事长罗成失踪后仍无消息;诚成文化原董事长刘波在今年9月份也下落不明。 公司高管的失踪总让人浮想联翩,市场的利空效应更是无限放大。但是炸弹为何总在高管失踪后引爆?

  2000年12月,珠峰摩托成功上市,募集资金近4亿元。此后一直相安无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02年9月26日,珠峰摩托发布公告称,公司三位高管人员自9月23日起未到公司上班,据传,他们正在接受成都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局的调查。珠峰摩托特地在公告中强调,公司自成立之日起,没有从事或参与过进出口业务。

  去年12月15日,公司又发布公告称,存放于光大银行成都分行的募集资金2.5亿元,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被划走。今年3月和5月间,珠峰摩托又因纠纷两次被推上被告席。

  亿安科技股票操纵案是中国股市并不少见的上市公司自己炒作自己的典型案例。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突破100元的价格,2月17日,亿安科技股价达到126元的最高价。与亿安科技联系在一起的是曾被称为神秘人物的罗成。1999年5月24日,罗成正式入主深锦兴,后更名为亿安科技。2001年4月,中国证监会宣布查处亿安科技股票操纵案的处理决定后,罗成旋即人间蒸发,至今不知所踪。

  横跨金融界和文化界的“大亨”、原诚成文化董事长刘波神秘失踪后,却将奥园发展推入了担保陷阱。今年2月16日,广东奥园置业集团以6400万元购得诚成文化11.3%的股份,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成功借壳上市,上市公司更名为奥园发展。数月后,奥园发展公告显示,刘波涉嫌约40个亿的贷款黑洞,以及数目不详的担保贷款。奥园集团同时意识到,诚成文化这个原先“看上去挺美”的壳,并不那么干净。当所有疑点都指向刘波的时候,刘波已经在9月17日逃匿海外,一去不复还。至今,刘波身份仍然不黑不白。

  从珠峰摩托到诚成文化再至啤酒花,原本看起来经营正常的上市公司,为何会在高层“失踪”之后突然爆出这么多的“炸弹”?是监管不力还是制度本身的缺陷?

高管失踪谁之错?
  ·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时,两位啤酒花的董事会成员都表示:“上市公司存在违规操作是普遍现象,这不是啤酒花一家的问题。”

   尽管是个案,但啤酒花暴露出来的问题却有着普遍的警示意义。“制度缺陷是根源。现行的公司法里,只是模糊地规定了公司高管应履行的业务,却缺乏相应的惩罚措施。”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学者王卫国告诉《新闻周刊》。

  在《公司法》和证监会的有关条例里,都没有具体保护小股东利益的诉讼措施和管理者失职后的处罚措施。违规操作事发后,主要责任人一走了之,其他董事、高管则以“不知情”掩盖一切过失,甚至新瓶装旧酒,继续在上市公司的新壳里担任高管人员。每次倒下的上市公司都失去了警示作用,反而形成一种上市公司的“出事潜规则”:违规操作资金条断裂——主要责任人出走——其他管理者不知情——原有公司换壳或者换人继续经营。

  另一方面,信息披露的严重违规也直接损害了投资者的权益。有分析认为,对信息披露的监管进行弥补和强化,将是保护投资者利益的重要环节,需要尽快与上市公司建立通畅的信息披露机制,建立起更为严谨的信息披露监管体系。

  同时,证监会精心构建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独立董事四方连动,相互监督的公司治理结构,似乎并不能挽救上市公司治理失灵的命运。有专家提出,推行董事“问责制”,建立事前监管、事中监管和事后监管的“三段式”监管体系等等。

  在普遍存在违规操作,又没有重典惩治的上市公司里,下一次的丧钟将为谁而鸣?

给本期聚焦打分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637/6835电子邮件 e-finance@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