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理财消费-搜狐财经 > 阜阳“杀人奶粉”调查 专题 > 最新报道
农民高正真普通:举报阜阳劣质奶粉“第一人”
BUSINESS.SOHU.COM 2004年5月21日09:2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2003年年底,2004年年初,安徽省阜阳地区农村出现了众多“大头娃娃”婴儿,他们共同的特征是头大、四肢短小、身体浮肿、低烧,部分婴儿相继死亡。经检查,罪魁祸首是婴儿们食用的劣质奶粉。“大头娃娃”事件经媒体曝光后,有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打击劣质奶粉、维护食品安全的行动。

  那么,到底是谁掀起了这场全国范围内的打假风暴呢?他就是被人称为“举报阜阳劣质奶粉事件第一人”的高正,一位普普通通的年轻农民。

  外甥发病惊现劣质奶粉能杀人

  今年30岁的高正,一米七的个头,深邃的目光中透出一股自信和正气。高中毕业后的高正北上大兴安岭,在一个亲戚的介绍下,来到一家金矿打工,那年他19岁。两年后,当地林业局一位干部的女儿看中了小伙子的精明和能干,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跟着高正回到了安徽省太和县三堂镇的老家,次年和高正结为夫妻。

  婚后,高正带着妻子南下广东打工,在一家不锈钢厂找到了工作。一年后,他和妻子承包了这家厂子的一个车间,一干就是三年。

  在外面漂泊几年后,高正感觉累了,恋家的思绪油然而生。经过多方考察,2002年年底,他在家乡创办了一个波尔山羊养殖场。正想大干一番时,命运向他发起了挑战。

  2003年8月,高正的妹妹生了个儿子取名韩奥强,吃了十多天的母乳后,妹妹因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于是,小家伙吃上了奶粉,断了母乳。

  按照当地的农村风俗,孩子满月后女儿才能回娘家。满月后的第一天,妹妹就带着儿子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娘家。这时,高正看着自己的小外甥白白胖胖的,心里很是高兴。但高正的妻子却发现这孩子好像有些过胖,而且不像是那种健康的胖,头大,四肢小,她把这种担心告诉给丈夫。随即,高正从妹妹怀中抱过孩子,仔细打量着外甥,发现的确是有些不对劲,但一想,还是观察几天再说。

  10月24日,高正突然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哥,娃儿发高烧两天了,你快过来看看吧!”丈夫在外面打工,孩子突然生病,做妹妹的自然想到了哥哥。高正一听,急忙来到妹妹家,抱起外甥就来到镇上的卫生院。在卫生院看了两天,外甥的病情不见好转,高烧持续不退,高正觉得这样不行,建议赶紧把孩子转到市里的大医院。

  26日,高正夫妻俩带着妹妹和外甥直奔阜阳市人民医院。一进诊疗室,距医生还有一米多远,就听医生说:“又是一个被劣质奶粉害的小孩来了。”高正听后吃了一惊,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说奶粉还能害孩子。“您说什么?医生。”高正忍不住地问。医生说:“这孩子得的是营养不良综合并发症,吃的奶粉肯定有问题。”

  因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童病房的患病儿童太多,根本没有多余的病床,妹妹只好抱着孩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打吊针。高正觉得这样不是办法,第二天就转到了太和县中医院,继续治疗。在医院里,除了外甥是受害者,还住着其他的因食用劣质奶粉而受害的婴儿。高正疑惑地看着这些不会说话的孩子们,开始意识到劣质奶粉的严重性。

  过了一天,医院里又来了一个婴儿,这孩子的父母把家中仅有的2000元钱带来了,一个晚上下来就花掉了1500元。看着奄奄一息的孩子,父亲问医生:“我这娃儿的病要多少钱能治好?”医生指着高正的外甥说:“你娃的病和他的孩子一样,他们已经花掉两万多了,还没治好。”当晚,那女婴的父亲将孩子身上的针头一拔,抱着孩子偷偷地离开了医院。两万元啊,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问题是,即使花掉了这些钱,孩子的病还难说能不能治好!

  眼前的情景深深地刺痛着高正的心:不把奶粉的事弄明白,还不知有多少孩子要受害。

  然而,孩子的病到底是不是由奶粉质量引起的,医生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但可以肯定确与奶粉有关。现在惟一的办法就是拿着奶粉到有关部门去检测,看看奶粉到底合不合格,以确认孩子的病到底是不是奶粉惹的祸。回到家,高正从妹妹家里拿了一袋还没吃完的“伊鹿”牌奶粉,找到了阜阳市疾病控制中心。检测人员很吃惊,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接待过个人来送检奶粉的。出于对高正的同情和敬佩,原本700元的检测费,他们只收了400元。2003年11月18日,检测结果出来了,奶粉蛋白质、钙、铁、锌等主要指标均不合格。

  拿到检验报告,高正的头一阵眩晕。因为,这样的劣质奶粉在太和县的小卖店里太多了,有多少农民的孩子要被毒害啊!“我决不能让这种毒害继续蔓延!”这个念头迅速占据了高正的心。

  坚决维权为了更多人不再受害

  高正决定找经销商要一个说法。

  孩子遭这么大的罪,病危通知单都下了好几次,以后还不知怎样,这是其一;其二,每天都有新的孩子遭罪,如果不把这事弄明白,提醒其他人要注意,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啊!高正把这一决定告诉了家人,但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孩子,你是一个农民,能斗得过他们吗?再说,这要得罪多少人?”父母担心事情闹大了,一家人会遭到报复。

  “爸妈,这事如果我不管,不仅小奥强受害,还会有更多的孩子受害啊!难道你们能忍心吗?”见儿子说得有理,父母没再说什么。

  毕竟在外面闯荡多年,高正也知道口说无凭,必须要有证据才行。而妹妹是从镇上的小店里购买的奶粉,根本就没开过发票,到时人家死活不承认怎么办?不过,要拿到证据也不容易,如果经销商们知道了奶粉会害人,你找他开发票,或要个证明什么的,打死他也不会开啊!想到这,高正找到在县城的一个律师朋友商量对策。律师的建议很明确,只要对方能开出一个证明,写清楚什么时候买的,什么品牌的奶粉,买了多少,这样,在法庭上就有了证据。

  高正想,必须要找一个很好的借口,才能让经销商主动开证明。一夜未眠,他想好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高正带着妹妹一道找到镇上的店老板说,妹妹带的小孩是她姨姐的。孩子妈妈外出打工了,丢了些钱。前天回来听说钱用完了,不相信,要和妹妹对账,这不,前些日子在你这买了那么多奶粉,你给开个证明吧。证明顺利地开了出来,紧接着,高正兄妹又来到另外两家曾经购买过奶粉的小店,用同样的办法开出了证明。

  拿到了奶粉质量检测结果、购买证明以及医院的病历,高正来到太和县消协进行投诉。同时把这一事情告知了当地的电视台。电视台的记者说,这个节目我们先拍,等经销商赔你钱时,我们再播放。

  消协经过调查,找来了太和县“伊鹿”牌奶粉的经销商刘玲(化名)。刘玲一看高正的证据齐全,受害的小孩又在医院住着,就说:“货是从我这儿出手的,我有责任,我愿意赔。”听刘玲这么一说,高正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看来,这事不难办啊!回去后,高正开始整理发票等资料,等待消协召集他们进行第二次调解。

  2003年年底,消协召集高正和刘玲在一起进行第二次调解。消协的同志对高正说:“你把发票拿来吧。”高正意识到消协并没有拿出具体的调解方案,而只是要看发票,心里不放心起来,心想,这发票如果弄丢了怎么办?故他没出示发票,问消协:“具体是怎样的调解方案,能说说吗?”

  “你的想法是什么?先拿一个方案吧。”消协的人说。这样,第二次调解没有进入到实质阶段。

  此时,小外甥的病情又加重了,医生再次开出了病危通知单,妹妹急得直哭,医药费也没有了。高正更像热锅上的蚂蚁。回到家,和妻子商量后,他们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把养殖场里的波尔山羊全部低价卖掉,为外甥治病。当时,正值山羊价格走低的时候,全部出售,损失至少得六千多元,然而,这一切都没有给小外甥治病重要。

  卖山羊那天,妻子看着她亲手一只只喂大的山羊就这样离开她,眼泪止不住唰唰地往下流。

  2004年春节后,消协打电话通知高正,说消协希望他和刘玲的事能在“3·15”前解决好,并说,消协处理这事是一次性了结,要求高正提出具体的调解方案和赔偿金额。高正对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起草了一个调解方案,提出了49万元的赔偿金额。于是,消协把高正的这个要求告诉了刘玲,刘玲见数额如此巨大,就推拖说:“这样吧,我回去考虑两天。”高正说:“我只给你四天的时间考虑。”

  第五天,高正再次来到消协。消协打电话通知刘玲。这一次,刘玲没来,来的是她丈夫。刘玲的丈夫提出最多只能赔偿3000元,并对高正提出了三点意见:一、你提的要求太高,我无法接受;二、你的事与我无关,你的奶粉不是从我这儿直接买的,你应该找三堂镇的经销商;三、我的奶粉如果有问题,工商局罚我多少钱,我都认,但我和你是不会直接发生任何关系的。

  消协立即打电话通知三堂镇的三位经销商,要他们过来处理此事。三位经销商只来了一位,且没有调解的诚意。见调解无法进行,消协的同志直言告诉高正:“你还是去法院起诉吧,看来,消协是无力帮你解决这个事了。”

  刘玲丈夫傲慢的眼神,如一把尖刀扎在了高正的胸口,想到奄奄一息的小外甥,想到还不知有多少婴儿的生命因吃劣质奶粉而危在旦夕,从不知什么叫失败的高正暗暗发誓:一定要通过法律讨个公道。

  发誓归发誓,真要到法院打官司,高正犹豫了,他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自家的四万元钱全部用于小外甥治病了,还向朋友借了些钱,到法院,连诉讼费都交不起啊!更何况一旦进入法律程序,这事还不知要拖到何时?不能再等了,耽误一天,就意味着又要有一些孩子受害!

  锲而不舍揭开劣质奶粉害人黑幕

  思前想后,高正又来到阜阳市电视台,找到了当时曾采访过他的记者,向记者介绍了此案的进展情况。电视台记者向台里领导请示后,决定采访刘玲。“我带你们找刘玲。”高正主动提出当“向导”。

  “你不怕她报复你?”

  “怕?我就不会找你们了,你们都不怕,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电视台记者找到刘玲,对她进行采访时,刘玲竟然打了这样个比方:“我们年龄相仿,过去,我们吃的是米粉,不是照样过来了吗?现在的孩子吃奶粉,难道奶粉不比米粉强?我的奶粉肯定没问题。”2004年“3·15”这天晚上,阜阳电视台播放了韩奥强因吃劣质奶粉而受害的报道,随后,当地的晚报也进行了报道……

  媒体的报道在当地引起的反响很热烈,当时街头巷尾都在谈论着这一话题,有的人认为高正要的赔偿金额太高了,有的人认为高正想出名,但大部分的人都支持高正这样做。为了防止高正遭人报复,几个好朋友整天陪伴着他。

  报道如期播出后,高正松了一口气,他等待着刘玲来主动找他商谈赔偿一事。然而,十多天过去了,除了人们继续谈论这一话题外,并没见刘玲的身影。

  有一天,高正办事路过刘玲开的店,见刘玲像没事一样继续做着生意,还朝他吐了一口口水,说:“怎么样?我还是我!”

  高正再也坐不住了,看来,这事还真麻烦,当地媒体的曝光,人家根本不买账。好,我找外地的记者来,把事情闹得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看你还能不能再“潇洒”下去。高正密切关注起新闻媒体的联系方式,不断地向北京、上海和省城合肥的报纸打电话,引来了外地大批记者前来采访阜阳劣质奶粉害人事件……

  4月中旬,事件终于有了发展。

  4月19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指示相关部门立即组织人员赶赴现场进行调查,找出事件的来龙去脉,查清各部门的责任。随后,调查组奔赴安徽阜阳。

  安徽省省长王金山在有关材料上作出批示:“阜阳出现‘大头娃’现象,目前已有数名婴儿死亡,原因是吃了伪劣奶粉。然而,有些县市还在出售。问题严重至极,看完令人深思。那么,祸从何来?又是谁人准入?阜阳发现了,其他地方怎么样?请立即召集工商、质监、卫生等有关部门,研究组织打假,彻底消除隐患,严厉打击那些图财害命、丧尽天良的不法分子。这是整顿市场秩序,更是对人民生命负责。”

  4月23日,高正直接找到阜阳市政府办公室的周云莲秘书长,向她反映了自己外甥韩奥强的情况,秘书长作了批示:“王经波县长(太和县县长),请您安排有关单位负责人解决好消费者投诉,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经销商如果拒不接受赔偿,遵照事实,严肃处理,结果望告。”

  很快,公安机关介入此案。截止到5月6日,经销商刘玲外逃。高正表示,下一步他将起诉刘玲,要求给予经济赔偿。当笔者问他,现在有媒体报道说高正是揭开阜阳劣质奶粉黑幕的第一人,你怕不怕被报复?他嘿嘿地笑了笑说:“全国的受害者都支持我,我有什么可怕的!”

  笔者在前往三堂镇的路上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当问出租车司机对高正的评价时,这位皖K-95123的师傅说:“如果没有高正的较真儿,不断地举报,阜阳乃至全国还不知有多少婴儿要受害。可以说,高正是阜阳劣质奶粉事件中一位真正的幕后英雄!”(来源:法制日报作者:龙飞)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