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南方人物周刊 > 《南方人物周刊》第44期
学者朱维铮:指导工农兵注释章太炎
时间:2006年01月25日10:42 我来说两句(0)  

 
财经博客 张军“国有制”的喜宴 艾葳2007年中国股市是属于散户的年代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杨子
学者朱维铮:指导工农兵注释章太炎 

朱维铮

  学者朱维铮:指导工农兵注释章太炎

  ■本刊记者 杨子 发自上海

  1976年,复旦大学成立了一个工农兵法家著作注释组,成员是18个工农兵作者,任务是注释上边指定的最后一位法家章太炎,办公地点选在了历史系,还特意将正在监督劳动的历史系青年教师朱维铮从工厂里急调出来,协助他们工作。当时,这样的注释组全国大约30个,大多设在北京和上海,北京由梁效写作班子在抓,上海由罗思鼎写作班子负责。

  朱维铮是著名经学大师周予同的弟子,1961年,周予同主编大学文科教材《中国历史文选》时,朱维铮是周的主要助手。
这时,他的研究方向是中国土地关系史。

  早在1952年复旦大学的那场思想改造运动中,周予同就已经是问题严重的被改造分子;1958年整风反右,朱维铮是重点批判对象,受过团内处分。“文革”开始后,周予同和朱维铮当然不可能幸免,周予同被打成反动权威,青年教师朱维铮也受到批判。“周予同专案组”将朱维铮视为周予同“三反”言行的主要知情人,不停地审问他。“多恐怖啊,我当时二十几岁,刚刚教了几年书,害怕得不得了。”

  直到1975年底,朱维铮还以牛鬼蛇神之身,在工厂里监督劳动。对他的审查进行了8年,却一直没有定性,只说他是一个反张春桥的人物,审查不下去,又把他下放到工厂里。朱维铮呆过3个工厂,7个车间,最后在一个纺织厂里给纺织女工打下手。“那个纺织厂简直就是个女儿国,190个工人里只有3个男人。”

  1975年12月,没给他做任何结论,突然命令他回到历史系。

  每改动一处,都要向他们解释

  1976年元旦那天,朱维铮到了章太炎注释组,和这18个工农兵一起“攻克”艰深晦涩的章太炎。

  “他们没有历史知识,也不懂文言,完全不懂章太炎。我的工作是从教他们查字典开始,然后带他们到图书馆去找书,接着他们就在那里开始‘注释’,‘注释’完以后,所有的稿子我来改。我到注释组以前,已经有人给他们传达过了,说我这个人可用不可信,所以每个月他们还要批斗我一次。

  “章太炎是值得研究的,这个人在近代中国思想界影响非常之大。在鼓动辛亥革命方面,他起了很大作用,当时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就是由他主编的。‘五四’运动以后那些比较活跃的人物,陈独秀、鲁迅兄弟、钱玄同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章太炎反清,写《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骂光绪皇帝是小丑,和邹容一起坐了3年牢。辛亥革命后,他反袁世凯,又被袁世凯软禁3年。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法家。因为毛泽东当时称赞过,说章太炎敢骂皇帝,就这么把他定成法家,最后一名法家。”

  朱维铮在注释组的日子不好过,却也有一点“心甘情愿”的味道,因为借着这么个荒诞的事由,他终于可以重新接触中国历史了。“文革”前他研究中国古代史,现在他可以重新开始被“文革”强行中断的研究了。要吃透章太炎,就必须了解康有为和梁启超,往前要了解龚自珍,往后还要了解陈独秀。这是让他能够提起兴致的地方。

  “章太炎这个人,学问渊博得不得了,20世纪的学问家里边,论文献方面,没有人能超过他,他对于诸子百家,对于历史,尤其对于明清以来到他这一段的历史,都很精通。他的文章是著名的难懂,被称为天书,他的影响不及梁启超,就是因为梁启超的文章半文半白。鲁迅说章太炎反对康有为体系的最重要的一本著作是《訄书》,但是就连他也读不懂这本《訄书》。章太炎的文章都刻意浓缩,每一句话都用典,注释起来非常麻烦。这些工农兵哪里懂这个东西?”

  “对你来说有难度吗?”

  “对我来说没有,因为我很早就是做文献研究的。”

  “如果你改得太多,他们会不会和你发生争执呢?”

  “我给他们每改动一处,都要向他们解释,这么改的根据是什么,为什么他的说法不合章太炎的原意。要不然他们就要批我了。”

  那些工农兵加在朱维铮头上的最大的一条罪状就是知识私有。“为什么要等我们做了,你才说我们做得不对?你为什么不预先告诉我们?”朱维铮心想: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们会在哪些地方出错?

  “你的工作就是负责章太炎著作的注释的纠错和修订,至于把章太炎的著作和法家、和当时的政治斗争扯到一块,就和你没关系了吧?”

  “那就是他们的事了,就是那几位工农兵的事。”

  给毛主席做《訄书》大字本

  上海的几个法家著作注释组,都是由上海市委直接控制的。朱维铮发现,章太炎著作注释组的成员对局势非常关心,好几个人都写过批邓文章。朱维铮是没资格“批邓”的。

  “当时感受特别深的是,邓小平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忽然复出,复出以后又突然打倒了。这些都在我们法家注释组传达了,注释组的信息是直接从上面来的。上边希望掌握一批人,为的是将来能够控制理论界。

  “那一年最重要的是批邓。对于邓小平的复出,上海的舆论从来都没有赞同过,上海是姚文元他们的基地。邓小平主持工作的时候,上海有3本刊物——《自然辩证法》、《朝霞》和《学习与批判》。那时国内没有什么刊物,突然有了这几种,所以很红火,在全国影响很大。这几种杂志,到了1975年以后就是‘四人帮’直接控制的舆论阵地,上边的很多文章《人民日报》都会转载,把它看作风向标。

  “邓小平复出以后,《朝霞》提出了一个著名口号,叫‘警钟长鸣’,意思就是要警惕有人想翻案,我们注释组基本上就是这样传达的。”

  朱维铮长年在工厂里劳动,对当时的政治形势,不是很清楚。他明白自己的角色就是“服侍”这18个工农兵,就是“一条条整理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注释,那些胡说八道”。早晨6点,他就要赶到注释组去扫地,给那些人打开水,晚上12点才能回到家中。

  1976年朱维铮还做了一件事,他从上海写作班子那儿接了一个任务,将章太炎的《訄书》做成大字本,给毛泽东看。毛泽东晚年眼睛不好,必须看大字本。他不知道毛泽东最后有没有看到这个大字本,但是记得,在毛泽东逝世以前,大字本做好了,送上去了。

  这一年,和往年一样,朱维铮的一言一行,还受着严密的监控,“整天就在注释组里面,不允许跟外界有任何接触,私下里他们见了我也很害怕,见了我都躲着走。跟我来往的,只有三四个老朋友。”和老朋友见面也是胆战心惊的,每次都很仓促,把最重要的消息说一下,立即分手,害怕别人盯住。

  这一年,当然是没有日记,没有书信,也没有照片的。

  “四人帮”垮台后,章太炎著作注释组并没有立即解散,又维持了一段时间。“因为这是毛泽东的意思,‘两个凡是’里不是有一条吗?毛泽东肯定过的东西,你不能动的。上头没人了,大家自己在这里运转。”

  1978年朱维铮平反,这才重新回到复旦大学历史系,教书,做学问。

  抓“四人帮”的时候,

  复旦的气氛可怕得不得了

  人物周刊:1976年的这些大事,当时您都能看得很清楚吗?

  朱维铮:当时斗得非常厉害。他们传达毛泽东的话,传达张春桥的话,这些话的基本意思就是要保卫“文革”成果。后来就开始批邓了。章太炎组的这些人都写文章批邓小平,粉碎“四人帮”以后,审查章太炎著作注释组,查出来不少文章。

  周恩来去世,当时在复旦就是两种反应:一是哭声一片;还有一种很轻松——这个巨大的障碍终于除掉了。

  我记得很清楚,华国锋生病的时候,从写作班传来的消息是一种猜想:华国锋的身体怎么样?他到底有什么病啊?大家非常关注。那时已经有人说王洪文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了,但是对华国锋也吃不准。没有人敢公开议论江青和张春桥。周恩来去世以后,对这两个人的议论就多了。

  谁也弄不清方向,忽如其来地,就感觉不对头了,上海的那个气氛,真的很压抑。有人传出风来,说我们这里要孕育大事。我记得有几天,就是毛泽东去世以后的一个多月,抓“四人帮”的时候,复旦的气氛简直可怕得不得了,太压抑了,所有人见了面都不说话,特别注意阶级斗争新动向,你说错了一点,就可能被上纲上线。

  人物周刊:毛泽东逝世的时候,您有什么感触?

  朱维铮:别人号啕大哭。我没有掉眼泪。我想,一个时代结束了,另外一个时代开始了,这个人去了,谁来代替他?当时整个社会有没有转机,我是看不出来的。当时的氛围是,毛泽东去世了,上海就把矛头对准了华国锋,拼命宣传江青接班,宣传“四人帮”接班。当时看不出来整个中国是什么情况,会走向哪里。

  人物周刊:您觉得毛泽东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

  朱维铮:你不能说他都是错误,他到底是懂得中国的,当年他确实在没有希望的时候把中国革命继续了下去,他确实懂得怎样去调整党政军民关系,蒋介石在这一块比他笨得多。毛泽东肯定相信自己能够控制一切,但是后来就不行了,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根本就不可能让那些东西再回去了,不听话了。历史上都是一样,包括拿破仑,自信得不得了,认为自己能够操纵历史,结果被历史所操纵。

  人物周刊:您听到“四人帮”垮台的消息是不是很及时?

  朱维铮:应该算早的了,他们受审查之前,我在写作班子的老朋友给我透露过这个消息,他急急忙忙赶到我家里来,悄悄说,要小心,不要在这个时候再碰什么了。

  人物周刊:您得到这个消息什么反应?

  朱维铮:当时非常震惊。我们中间有些人表现得很恶劣,“四人帮”抓起来的前一天,他们还不知道消息,开会的时候就跳上去,说我们要誓死保卫什么。第二天公开宣布了,又有人跳上去,说我早知道他们要垮台。一天之间,两副面孔。这些人,我把他们叫做“三年早知道”。

  人物周刊:1976年,由于您的处境,您大概不能对形势有非常清晰的认识吧?

  朱维铮:我也试图弄清楚真相,但当时真相扑朔迷离,其实在上海听到的东西都是一面之词。我非常想了解另外一面,但是了解不到,也不敢打听。

  人物周刊: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对1976年发生的大事怎么评价?

  朱维铮: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我早先参与过反修论战,但是后来为什么我被清除出来了呢?就是因为我对上海的做法表示怀疑。毛泽东说过要安定团结,要促生产,怎么这些人老在制造事端啊?心里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就被人告了密,从1968年就开始受审查了。

  人物周刊:您在某次演讲时说过,上世纪50年代中,复旦大学历史系有一个群星灿烂的时期。到了“文革”,老专家打倒以后,复旦大学历史系以及整个复旦大学,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朱维铮:乱成了一团。有一些人其实是在“文革”里变来变去的人,他们不太有信念,也不再做学问了,对权力看得很重。在学术界,如果你要把权力看得很重,就必须要压制一部分人的研究,拔一些不怎么样的人。

  “文革”以后,学校出现了一种现象,有一种人习惯于红卫兵的思维方式,根本不看重学问,把学问当作一种工具,搞来搞去;还有一种人,想做事情,但是缺乏训练。总而言之,我们现在普遍不及上世纪50年代中期,那是个很有希望的年代。

  人物周刊:“文革”中复旦大学有没有几个人是在真正做学问,搞学术,并且做出了成绩的?

  朱维铮:当然有,就是谭其骧先生主持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他还是坚持下来,因为这是毛主席交给的任务,非搞好不可,所以这个旗帜从来就没倒过。“文革”中断了两年,后来就一直坚持下来了,要赶着给毛泽东看。

  人物周刊:1976年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是什么样的情形?

  朱维铮 :1976年历史系开始恢复招生,但都是工农兵学员,都是保送过来的,

  人物周刊:您怎么看批林批孔?批林批孔对于儒家文化是不是一种颠覆?

  朱维铮:真正的儒家文化,不是批林批孔能够颠覆的。那个时候是政治批判,对儒家文化,并没有真正清理过。其实“五四”以后,我们的很多批判都是政治批判,表扬他是政治化,批判他也是政治化。现在搞新儒家,搞孔子教育,我觉得很可笑,让我想起了蒋介石原来搞的新生活运动。

  朱维铮先生近年致力于中国经学史的研究,很少回想“文革”往事。但是,对于现实的忧虑并没有因为埋头于国故而稍稍淡化,比如,他认为,“红卫兵”的影子,不但今天还能看到,并且这影子很有可能还会投到我们未来的生活里;科研领域资源分配的失衡,令他恼火,也令他无奈。“同样是搞学术研究,有的题目可以拿到百万,甚至千万的经费,我和我的七八个研究生,做中国经学史的课题,只有4万元的经费!”

  但是他没有一点“撤退”的意思。“要是我退休了,这个博士点就没了!”

  (实习记者徐振江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李淑琴)



共找到 2,169 个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0条) 精华区(0条) 辩论区(0条)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热门财经特别推荐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月亮之上
秋天不回来
求佛
千里之外
香水有毒
吉祥三宝
天竺少女

上证 沪B 中300 深成 深B

股票查询


频道精彩推荐

·2006年春运
·欢度2006年春节
·2006世界杯
·火车票交易查询
·“汉芯一号”被指造假
·2005年经济回顾
·东风标致206正式下线
·2006澳网公开赛
·2006都灵冬奥会
·禽流感疫情






约定
爱如空气
离歌
江湖笑
城里的月光
太委屈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搜狐分类 ·搜狐商机

财富八卦

·商品渐丰 走进真实朝鲜
·领导人获赠的外国珍宝
·啥是登峰造极的豪华房车
·叫价2.5亿中国第一别墅
·北京最早出现的美女广告
·领导车队出行的特殊待遇
·教师是怎么买得起别墅的
·最不要命的十种工作(图)
·中国公路奇观令人看傻了
·06最新版央视美女排行榜
·作呕的烧鸡加工全过程
财经专题推荐

·新农村建设 权证 油价
·深圳高峰会 人民币升值
·海外上市 股权分置改革
·重启IPO 医改方向之辩 

24小时点击排行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