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南方人物周刊 > 《南方人物周刊》第45期
郭德纲 真话到底在哪里?
时间:2006年02月27日15:00 我来说两句(0)  

 
财经博客 张军“国有制”的喜宴 艾葳2007年中国股市是属于散户的年代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徐梅

  郭德纲火到什么地步,他的经纪人王海饭桌上说了个段子,郭德纲的搭档于谦笑喷了,其实是件真事,“从正月到现在,约采访的媒体得有一二百家了吧,凡是你数得上的电视栏目,他几乎都上遍了。最绝的是一个杂志给我打电话,说要给他上封面,你知道是什么杂志?——《宠物》”。

  对于媒体记者来说,郭德纲其实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采访对象,他的聪明强记使得你很难在采访中把握主动,对于“炮轰春晚”、“业内揭黑”等等敏感话题,他似乎也越来越避讳。那个在《论中国相声50年现状》、《我要上春晚》等经典段子里嬉笑怒骂的郭德纲不好找了,更多的时候,这个身量不高、目光炯炯的爷们在用舌头打太极。

  有记者问:那么多相声演员都在继承,为什么就你们火了?

  他瞪大眼睛,脸上带一丝坏笑:“是吗?都在继承?我怎么不知道?怎么没人通知我呢?”

  有记者问:是不是在有一个阶段抛弃了相声传统的人活得很好,而坚持这些的人反而很艰难?

  他笑着反问:“啊?有吗?”

  有记者问:相声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江湖,有什么样的潜规则?

  他摇头说:“不清楚!”

  让记者郁闷的还有他的超强记忆力,二十天前做的访问,二十天后遇到他,“原来怎么说后来还给你怎么说,一个字都不带换的。”

  如果说他在民间的走红靠的是十年打磨,媒体对他感兴趣的,却在他的敢言狂傲,而他的忽然收声,自然会引起关注和悬疑。

  本刊的专访最终在湖南长沙完成,与其说我们让他开口,不如说他选择了我们。

  因为戒备和防范一直在他心口,只要他选择沉默,任何人也无法得到那些有很强批判性的话语。他并不后悔自己开口,他说《论中国相声50年现状》是“我和张文顺先生合作这么多年来的一个顶峰之作,它的历史意义重大!若干年后,中国相声史应该记上一笔!”

  “没有利益在里面,良知就会出来!”说这话的他是狂傲自得的,而采访中为了一两年前演出的人数统计,他又会拿出有些过分的小心,“一场一百人是最好的时候啊,平时也有40多,60多,顶峰时间达到100多,这个要说清。很多人很矫情,他可能去的那天只有40多个人,一听这个要说,不可能,郭德纲在吹牛!”

  沉默和重复都是出于谨慎,因为“我一个人要跟无数个人打交道,不能不把他们的嘴堵上”。而统一口径,则是因为“就这么着还有人摘一两句回去挑事儿打架呢,没办法,有时候不想得罪的人也给得罪了”。

  他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接受本刊专访,自言“这种半昏迷状态下,很容易说出实话来”。这个通过同行的口水叫骂确定自己红了的“非著名相声演员”,刚刚过完空前忙碌的春节,农历正月十五,他跟搭档于谦、经纪人王海在长沙街头吃了顿便宜饭,为四处奔忙的宣传演出做了个小结。过马路的时候他说,是时候坐下来,重新开始写东西了,“现在大伙把我捧得很高,但我得接得住自己!”

  “有的是人比我合适讲那些话”

  人物周刊:经了那些磨难,日子好容易过得了,干嘛要挑事儿,当圈里的刺儿头?为什么想起来写“50年现状”那个相声段子,那个听起来感觉就像是个控诉演讲,不吐不快,这个圈子有那么压抑吗?

  郭德纲:凭的是我的良心!我学过相声,接触过相声界的那些老先生,我爱相声!我知道传统相声的宝贵之处。我现如今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从相声里得来的,包括我做编剧也好、做节目主持也好。它教导了我,把我送上了能吃饭的这条路。

  我对相声是一种感恩的心态,我做电视编剧的时候,一点儿职业心都没有,说良心话。投资方说了,这个人要死,我就给他写死,说这个人要娶七个媳妇儿,我就给他弄七个,说这个美女后来得给人杀掉,杀掉就杀掉!我对这些个没有感情,我是拿它挣钱,拿它糊口,我也上有老下有小。

  但是相声不同,相声是我心爱的事业。我为它走了心,为了它抛家舍业,为了它到北京去,新时代尝到了挨饿的滋味儿,方方面面受的罪都是为了它!

  人物周刊:在央视接受采访,你说再不说“50年现状”那段了,为什么不说了?不想得罪人了,各自享太平吗?

  郭德纲:看机会吧!那段说实话它不是营业性演出的节目。当时说是为了纪念相声前辈“穷不怕——朱少文先生”诞辰。它可能更像一篇论文,一个演讲。不过这段还是特别有生命力,我一个好朋友在澳大利亚听这段MP3,感动得热泪盈眶,估计如果那天我在剧场演这段,剧场能炸了!

  人物周刊:那么多媒体来找你,一方面是你确实相声说得好,另一方面大家也感兴趣于你的战斗性,为什么要在同行中给自己树敌,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是可以和气生财吗?

  郭德纲:这样对相声不好!其实按说我也没有这个资历,我也就是一年轻相声演员,那么多前辈,那么多高人,有的是人比我适合讲这些话。但是人开口之前都先考虑自身,怕得罪人,怕说了谁谁不高兴怎么办。

  人物周刊:你不怕吗?还是因为你压根儿就已经看死这个圈子了,说了也就说了?

  郭德纲:我不喜欢这个圈子里的某些同行,某些人实在是和气得过分!这样会对这个行业造成致命的打击。人人都没有真话,真话到底在哪里?需要谁来说!我可能没有资格去说,但是我实在憋不住了,我当然知道后果,骂我、恨我、挤兑我。对我来讲,我也没往心里去,这些后果我早看得出来。我这个人既内向,还个性,我这样的脾气按说都说不了相声。

  我很聪明,这点不是自夸,我极聪明。可是我出于自己的良心,不能沉默。我很少跟圈子里的人来往,人家出去吃饭也没有带着我的,同行们出去喝酒,说“叫着点德纲”,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人物周刊:从来没有往这个圈子里混过吗?刚到北京的时候,不也是一门心思想着主流一点,上层一点,努力往圈里扎过吗?

  郭德纲:对,可能也是因为没有混进去。没有混进去是个好事,没混进去才想着去干别的,做编剧啊、影视啊、承包栏目啊。这是一步很险的棋,当初如果进去了的话,就不会有今天媒体到处找的郭德纲了!

  人物周刊:那就会多了春节联欢晚会的一个群口?

  郭德纲:(笑)400个人里有我一句。

  人物周刊:这个段子写好以后给谁看过?跟张文顺先生正式演出之前,他作为前辈没有提醒你谨慎一点儿吗?

  郭德纲:(笑)张先生比我还愣!张文顺先生的家庭不是艺人家庭,可以说他是花钱长大的,他对钱看得很轻,他没指着说相声挣多少多少钱。相反,曾经有大批的相声演员围着他,跟着他洗澡、吃饭。你就记住了,凡是怕说真话,怕得罪人的,都是要指着相声界吃饭。我自己做生意、做影视,我没有靠相声吃饭,我还往里赔钱,在这里我跟张先生都没有利益的牵扯。

  没有利益在里面,良知就会出来!张文顺先生比我还无所顾虑,自打他食道癌手术之后,越发的“狂妄”(笑),多少次相声界的闲言碎语,说郭德纲什么什么,他都拍案而起,要到人家演出的剧场里,要面对着舞台把人家叫下来,质问一下。这样的情形不下十次,他嚷嚷“我去,我要买票进场,把他叫下来理论。我已经得过一次癌症了,我什么都不怕,有能耐他判我一枪毙。”

  我们这么两个没有顾虑的疯子在一起表演,本来就是在放火,他老人家手里拿着一瓶汽油,他不时地在火上浇油啊!这个作品,是我和张先生合作这么多年来的一个顶峰之作,它的历史意义重大!若干年后,中国相声史应该记上一笔!

  人物周刊:一点儿没有后悔说了这段儿?

  郭德纲:这段相声说了之后,对我负作用是相当大。大批的人在骂我,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都恨我,但是观众支持我,这一点,我很欣慰。我的眼中,最宝贵、最值得尊重的就是观众,这个节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还会上演,我不怕!我说的是良心话!

  人物周刊:适当的时候,你手里那个黑名单会拿出来念吗?

  郭德纲:看吧!(笑)

  人物周刊:这个圈子里有你服的人吗?张文顺先生算一个?

  郭德纲:张先生是我尊敬的一个!德云社能有今天,他有汗马功劳,不图名不图利,他付出的特别多。张先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中国相声界要找一个脑子反应这么快、这么聪明的人,没有了!

  人物周刊:但是对于年轻一些的相声听众来说,如果不是因为跟你一起说相声,很多人都不知道他。

  郭德纲:这是相声艺术的悲哀!

  人物周刊:早些时候,你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如果让相声界那些人凑5000块钱整你,他们自己都能打起来!”这个是你说的原话吗,为什么话说得这么狠?

  郭德纲:(笑)是这样,那个记者担心我的话引起圈里人记恨,问我如果人家要害我怎么办?我就说你但凡宽心,我太了解这帮人了,恨我是恨我,但是说要凑钱找几个人打郭德纲一顿,他们自己就能打起来。我这些话都是杵人肺管子的话,我不怕!

  人物周刊:自己带的这些徒弟,想没想过他们会因为你成为圈子里的边缘人?他们未来的发展跟活路怎么办?

  郭德纲:我还要再招徒弟,我还要再招志同道合的人,当我们成为一个很大的集体的时候,你想没有想过那些人的下场?邪不侵正!

  人物周刊:在你揭黑之前,我们外界没有想到这里会是这样一个江湖,这个江湖有什么故事和规则?

  郭德纲:(叹气)相声界不团结!各自为战!唱戏的每个演员都知道:离开了我,这个团不会受损失,只有我,这个团也不会有什么成绩。相声不一样啊,他是单独作战,以自我为中心,这个行业特征,导致这行的人天生就自私。他不用别人,他最多两个人,找一个搭档,他就可以完成这个工作。

  人物周刊:因为这些人各自为政,会使得这个江湖很混乱,风波四起,互相倾轧?

  郭德纲:(听说本刊另一路记者赴天津采访老一辈相声艺人后)好啊,请上少马爷(马三立的儿子)、我、加上张文顺,可以成立一个敢死队!让崔永元来主持,我们仨来说,我们是“疯人四人行,相声也疯狂!”

  “春晚请我,它就会大红大紫”?

  人物周刊:今年上中央台做了那么些访谈节目,地方台演出也特愿意去,你对电视台不排斥,愿意从这个平台借力?

  郭德纲:电视不能一棍子给人打死。比如今天晚上这个节目,你可以做证,我不是为了上人家电视节目自己现编的一个,我在剧场也说这段啊。你一定要帮我澄清,我从来没有说过电视相声不好,这样不客观也不厚道,电视是普及,剧场里是正式的工作。

  人物周刊:话说回来,春晚多大平台啊,为什么要挖苦人家,绝了自己的路?(2)

  郭德纲:那段相声如果春晚敢用的话,那年春晚就会大红大紫!我就说了,说了怎么着吧,不找我就不找我吧!我能天天在小剧场里说说,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人物周刊:假如明年导演有眼光也有肚量,他请你,会去吗?

  郭德纲:明年再说吧。

  人物周刊:电视传播是个捷径,你是什么时候悟出来不能照着电视的要求说相声的?

  郭德纲:1996年吧,那时候看茶馆里有人听相声,就想这个东西不是没人喜欢啊。在茶馆里你说大段的也有人愿意听,它还是有生命力的,剧场是最适合相声生存的地方,这么多年走下来,证明我是对的!

  人物周刊:你现在带了9个徒弟,还有挂名的学生,怎么教他们?办学是怎么一回事儿,打算让全国人民都学着说相声吗?这种批量化的生产能保证个性和质量吗?

  郭德纲:相声这个讲的就是口传心授,挺难的,一个孩子一个样儿,授课方式都不一样,一个老师能带出两三个学生就不得了。现在没办法,真正明白相声的人不多,再不弄,相声就坏了。办学的事情现在正在谈,顺利的话,四五月份就可以招生了。

  人物周刊:你自己说自己一分为二了,一半是相声,一半是各种杂务,以前靠杂务来养活剧场相声,现在出名了,杂务越来越多,才33岁,这么些事儿会不会影响自己静修沉淀?

  郭德纲:会!我要沉下心来,该写段子我写段子,该忙什么忙什么。如果天天都这样东奔西跑,是肯定不行的。我要接得住自己,现在大家把我捧得很好,以后能怎么样,就看自己能不能接得住自己了。多少人成功就是因为接得住,多少人失败就是因为后边无声无息。

  人物周刊:除了传统相声,大家还特别喜欢你自己写的反映当下小人物生活的新段子,比如《我这一辈子》、《我要幸福》、《我想上春晚》,这样的段子你有没有什么创造计划?还是随意,想起来就写一个?

  郭德纲:开始就有意识想做一个“我”系列,都是写小人物的豪情、小人物的幸福、小人物的憧憬,还有很多可写的,比如买

  车的、买房子的、养宠物的,包括已经在脑子里的《我要发财》,讲做手机彩铃的故事。这些都在计划之中,十五元宵节之后,我就得安排时间开始工作了。

  人物周刊:为什么断言自己这一辈子都当不了艺术家?

  郭德纲:在我心中,真正的艺术家地位太高了。首先他要全面提升相声艺术的表演,还有发展、创新,有自己的代表曲目,并且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这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我没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也许到我九十岁的时候忽然开窍了,也许会达到一定的位置,但是眼前我不做此想。今天,怎么多出点好相声,怎么能让骂我的人也心服口服,怎么能让德云社更壮大,就很好了。

  人物周刊:侯耀文先生曾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儿劝诫你,要注意传统相声的取舍,这话你听明白了吗?

  郭德纲:我是一个刚出道的小学生,你让我达到老舍的水平,还有差距。你让我先继承吧,继承之后再谈扬弃。

  人物周刊:你说特别看重观众,对于糟粕精华,大雅大俗,其实自己心里有杆秤吧?

  郭德纲:我不会为了惹观众发笑故意去降低格调,我把它在剧场里使出来,是因为它本身就是有格调的。怎么讲呢,“明月皎洁,万物喜其滋润,盗贼却恶其光明!”

  人物周刊:特看不上宣传相声和教育相声是吧?

  郭德纲:怎么讲呢,那是相声复苏之后承载太多了,相声最主要还是一种娱乐的形式。

  “通过骂我的人知道我是真红了”

  人物周刊:你总爱反问记者,“我火了吗?”什么样才算火了呢?

  郭德纲:找不到这个概念,在我心里,火与不火,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人物周刊:我现在告诉你,你火了,整个生活都已经发生了变化,记者围着你要采访,每天工作都安排得满满的,这样的变化你适应吗?

  郭德纲:现在对我来讲,这就是工作。你说怎么办呢,不适应也得适应啊。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不适应的,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忙这么累的,只不过说没有这么多媒体。

  人物周刊:你自己希望在媒体面前、公众面前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郭德纲:我不喜欢张扬,方方面面都随和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人物周刊:有一天会不会也有生活助理,像早上一起坐飞机的那个明星一样,自己坐头等舱,助理什么的坐经济舱,不用像现在这样自己拖着箱子坐飞机?

  郭德纲:没想过。我出来也没那么些东西啊,说相声的没必要那样。闹得慌,那么些人。就像出去吃饭,去那种进门就是红地毯,人人背后站一大姑娘,你喝一口她就赶紧给你倒一口,我就觉着麻烦,不愿意这么支使人。应酬也不是现在才有的,原来做生意,都有这些,都是尽量推,我不爱这个。

  人物周刊:问题是现在你火了,人家请你你不去,人家会说你不给面子,耍大腕脾气。好比你说的,有人开着大奔买480元一张的贵宾票来捧你,看完了觉得好,要请你吃个消夜,这样情况怎么办?人家生气了怎么办?

  郭德纲:他要因为这个生气那活该,不是我别扭就是别人别扭,不是我舒服就是别人舒服。你要说因为台上,因为相声,你不开心、不满意,那还好说。你要说因为相声以外的事情,那我没办法都满足。(笑)我卖艺不卖身!总不能说你花八千来看我演出,我就跟你吃饭去,你要花一万,我还得跟你睡觉去?!

  人物周刊:在火起来之前,你一个人熬了将近十年,这期间有没有想过,也许相声真的就已经没落了,再不能靠它来养家吃饭?

  郭德纲:有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相声不能给人饭吃,它只能让你往里砸钱。时至今日,我觉得没有那么惨了,它可以给人饭吃了。

  人物周刊:这个转变来的比你想象得早还是晚?

  郭德纲:当初没想这么周到,只是觉得就这么走吧,我潜意识里觉得老天会给我一个说法的。2002年到2003年,我们在前门广德楼演,好的时候一场能有100来人,当时就有人称我们为北京的曲艺圣地,(笑)你也可以理解为那个“剩”,没有别的地方了,就“剩”下这么一块儿“地”了。

  人物周刊:火了最烦心的事情是什么?

  郭德纲:是这样,我们本来最早是在山洞里面说嘛,路过的人,一看,哟,这里还有说相声的呢!后来我们就慢慢慢慢坐在山洞外面晒太阳了,结果来了一帮媒体记者,大伙把我托到大太阳地下,烤着我,背后的山也没有了,回不去了!于是,四周扔砖头的也有,送饭的也有,躲在暗处拿东西想砸我的也有。

  人物周刊:据说你把网上骂你的帖子都存起来了,还常看常乐?

  郭德纲:各个相声论坛的帖子、新浪留言什么的。观众善意的留言可以一眼分辨出来,骂我的主要有三种人,有的是相声演员、业界同仁,有的是曲艺学校的学生,也有一些是某些相声演员的学生、侄子、鹰犬。夸我的人让我迷失方向,说我是大师、说我是艺术家,说得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只有通过骂我的人,我才确定,我可能真的红了!(笑)一个人能坐在电脑前面,为了骂你挖空心思,连七言绝句都使出来了,这说明你在他心中的分量!不遭人嫉是庸才!

  人物周刊:在我看来,人家骂你是你主动挑的呀,你上来就列了业内不合格从业人员的黑名单,给人添多大别扭啊。

  郭德纲:(笑)那怎么办啊,不对就是不对!我还没有对外说这个单子呢!这个单子对某些人的确很有杀伤力!我倒不是说为了毁别人,我只是想说明为什么这些人相声说得不好,就是因为他没有学过。他们原来都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有证据,厨师最多,还有司机、交通警察、工人、技术负责人什么的。谁听见这个,谁心里都得咯噔一下。

  人物周刊:挣钱出名,这是你刚来北京时的愿望,现在摸着点边了,幸福吗?怎么活着幸福呢?

  郭德纲:挺幸福的!能上台说相声,有这么多观众支持我。是有人骂我,可夸我的比骂我的人多得多,我很欣慰。能干你爱干的事儿,有人支持你,吃得饱、睡得着,不亏心、不做梦,不怕坏人惦记,我觉得我很幸福。

  人物周刊:为什么你说事儿总爱拿厨子做饭打比方?

  郭德纲:这个问得好,我是有意为之的,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民以食为天,大伙都要吃饭,这么说大伙听得懂。

  人物周刊:那为什么老跟那些厨子转过来的相声演员过不去?

  郭德纲 :(笑)他们干嘛不好好当厨子,跑到这儿来。

  注1:黑名单——2005年10月5日,为了纪念相声开山祖师“穷不怕”176年诞辰,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组织了相声专场纪念演出。这天郭德纲表演的相声是《论相声50年之现状》,在嬉笑怒骂间,他痛陈了相声界目前的一些内幕和私弊。说到如今的相声为什么不好听,郭德纲列举了三大原因:

  其一、演员不是内行,基本功不过硬,“现在的相声演员95%25岁以前都是从事别的工作的,我这儿有一单子,但是伤人太多,不能念。可以说,都是在那行混不下去了才来说相声的,这样的人多了,相声不可能好。”其二、抛弃传统;其三,宣传、教育功能盖过娱乐。

  注2 :《我要上春晚》——郭德纲自己创造的新相声之一,讽刺春晚操作黑幕。经典台词为,“花了5000块钱,见到导演我扭头就走,骗人啊,这哪儿是导演啊,导演都是大胡子(2003年春晚导演大胡子赵安爆出受贿丑闻)。”讽刺导演在安排参演人员时捉襟见肘,群口相声上400人。

  

  

  

  《我要上春晚》台词选段

  郭德纲 王文林 演出本

  郭:什么时候熬出来,上春节晚会

  王:哎。

  郭:春节联欢晚会,一宿你就红了。

  王:没错。

  郭:我说我不认识人家。我认识,我认识,我认识那导演,你掏五千块钱,我给你引见过去。我就四千,我还用钱交房钱,五百块钱买方便面。你这,算你该我的,拿四千。拿四千带我见导演。

  王:哦,也行啊。

  郭:我一看,假的!

  王:怎么假的?

  郭:骗子!连大胡子都没有,知道吗,没大胡子!

  王:导演非得有大胡子?

  郭:我这朋友说,“别瞎说了,大胡子瞎起来了,知道吗?”

  郭:修好了,导演乐坏了,呵,这狗这么长时间没人弄好,你弄好了,你是我的心腹,你就留在这吧。

  王:好。

  郭:天天等着,哪个活儿我能来啊,哪个活儿我能来。哎,有一个四百人的集体的一相声,我能来。

  王:四百人的大相声。

  郭:这群口相声四百人。

  王:嚯!

  郭:全国各地说相声的都聚在那儿,四百人,群口相声。搭的台,这边假山,这边山涧,这边游泳池,先上一直升飞机,先扔下一百个说相声的来,都背着降落伞,站好了,冲观众挥手。

  王:啊。

  郭:这边水里边钻出几个来,各式各样的吧,这边打这山涧啊,三十米高一山,跳下来,背着降落伞,站好了。最后拿一洋车拉上一逗哏的来,上来说一句话“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大伙都站齐了,这逗哏的说“我说一句话,你们得给我翻过来啊”!

  王:哦。

  郭:大伙儿说“来个试试吧”。“给大家拜年我很高兴!”大伙一块儿,“我很高兴给大家拜年!”一鞠躬,相声说完了。

(责任编辑:丁潇)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0条) 精华区(0条) 辩论区(0条)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热门财经特别推荐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月亮之上
秋天不回来
求佛
千里之外
香水有毒
吉祥三宝
天竺少女

上证 沪B 中300 深成 深B

股票查询


频道精彩推荐

·禽流感疫情 伊朗核问题
·中国工程师巴基斯坦遇害
·都灵冬奥会 德国世界杯
·奥斯卡金像奖 购车指南
·激光照排之父王选病逝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第48届格莱美颁奖典礼
·NBA F1 国足
·两会:三农、新农村建设
·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大






约定
爱如空气
离歌
江湖笑
城里的月光
太委屈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搜狐分类 ·搜狐商机

财富八卦

·商品渐丰 走进真实朝鲜
·领导人获赠的外国珍宝
·啥是登峰造极的豪华房车
·叫价2.5亿中国第一别墅
·北京最早出现的美女广告
·领导车队出行的特殊待遇
·教师是怎么买得起别墅的
·最不要命的十种工作(图)
·中国公路奇观令人看傻了
·06最新版央视美女排行榜
·作呕的烧鸡加工全过程
财经专题推荐

·新农村建设 权证 油价
·深圳高峰会 人民币升值
·海外上市 股权分置改革
·重启IPO 医改方向之辩 

24小时点击排行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