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频道 > 证券频道 > 证券要闻_证券频道 > 2007城市国资论坛 > 2007城市国资论坛系列访谈

张春晓:如何更好实现国资保值增值

  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路径如同登峰

  我的看法:两条腿走路,多角度探索

  两条腿走路:是政府宏观促,企业微观做

  多角度探索:不拘泥于形式,大胆地尝试

  主持人:刚才张部长讲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标准,从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两个起起来是50个指标,如果我是一个企业老板,我会说好复杂啊。

张部长说的绝对是有道理的,企业要发展一定要从这两个方面来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一定要兼顾这两个效益。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个实际的问题,我们也遇到这种情况,您刚才说的那些指标操作起来确实有一定的难度,现在我知道有一种观点认为衡量国有企业保值增值,你卖的时候是不是议价了,你上市公司就看你市值增加多少,回到我们第二个问题,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哪几条途径,您觉得是不是这两个指标在当前更好一点,或者更显性一点?

  张春晓:您说的非常好,这两个指标恰恰能把人给忽悠了。你刚才说议价,现在咱们做评估,1000万成1300万,一卖就议价。说到第二个市值,现在我可以操盘,我在操盘的时候,我虚假的信息就可以虚假披露,很多的东西因为咱们是信息完全的不对称,而且咱们是信息劣势方,咱们就看人家跑咱们就跑,群羊效应,这就麻烦了。您刚才说这个复杂,真的很复杂,咱们用小米加步枪的时候最简单,后来用大炮就把人家打败了,飞机越复杂咱们越舒服,我经常说企业不要怕复杂,企业没有复杂的,有的企业能把每一件事全部都给你量化,这是好的,有一些企业把所有的事都装在老板的脑袋里,只要老板签个字就行了,老板倒下,企业倒下,简单,简单的倒下,复杂的可能就发展了。所以说我们不要怕它复杂,我们开始譬如说我12个指标,我开始有五个,我慢慢增加到六个,我两到三年,三到五年完成是不是可以呢。

  主持人:您这个观点就是说培养企业保值增值这种意识。

  张春晓:到后面可能是68个指标,78个指标,到最后他也不觉得复杂了,为什么最后不觉得复杂,他越来越发现这些指标不仅仅是控制他的,是保护了他。你最后老百姓是用脚投票的,说我不是,反正我现在也没法离开,我就用钞票投票,货币就是一个票,选票。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的指标到后来会发现是帮助了企业发展,而不是害了企业。因为每一个干企业的,我想咱们每一个企业的总经理也好、董事长也好,不是想把企业干坏,都想把企业干好。他有的时候忙的时候,不知道这个企业该怎么干好,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2006年1月25号,海尔集团在北京有一个企业文化发布会,张瑞敏(张瑞敏博客,张瑞敏新闻,)先生说了一句话非常的好,咱们在网上能看到他讲话的这块录音,他到最后说,20年前我做企业的时候,就好象看山是山,20年以后到了今天,我再干企业的时候我发现看山不是山,我真希望有人能帮我一把,告诉我看山还是山。大家想,张瑞敏(张瑞敏博客,张瑞敏新闻,)和柳传志(柳传志新闻,柳传志说吧)都是中国企业的骄傲,能够把小企业干大,把大企业干强,干出去,并且干的还不错。他为什么有这种困惑?其实真的,在企业里面当你坐到那个办公桌前,说我三分钟、五分钟还没有出现思路的时候,我那个汗珠比额头还大。因为我急啊,我告诉你越急你越麻烦,为什么呢?越急越没有思路,为什么我没有思路,我天天看着那个山,你走出来再看那个山,也许就不是你所看的那个山,为什么很多人能指出这两个企业发展的不足,也有很多企业看到这两个企业发展的长处,这两个企业就是海尔和联想,是因为人家在局外。

  我很喜欢艾峰老师说的一句话,他是海尔集团非常重要的顾问,他经常能说出一些非常好的话,对企业发展非常有利,因为他一直在经济口,他看很多东西的时候,他心中没有企业,因为心中从来不装着张三,也不装着李四,他再看张三、李四的时候,就能通过比较各个方面找出他们共性的东西,再找出他们个性的东西使之发展,您看这样一个东西。所以我回答完您这样两个问题之后我回答您一个。

  您刚才说我们进入到第二个,说我们要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几条途径这样一个问题,咱们在研究企业的同时被企业套进去了,为什么?咱们很喜欢谈,有东西,你告诉我咱有几个方法,你告诉我有几个途径,咱们国有企业是不是有的人说卖好,有的人说不卖好,靓女一定要先嫁,那丑女佳给谁。

  这是一条途径,咱们会发现这个途径有好也有不好的一面,有的人说国有企业怎么能搞好,一定要私有化,所以说出现了私有化的贫困,私有化的陷井,一系列大家在争议,你争我争大家争,最后头破血流大家打的,没有意义,回家还是吃饭。所以说这又是一条途径,我又给出另外一条途径,我们再有人说,我们盼着上市,证券市场好做,实在不行产权交易咱们卖,这也是一条途径,卖,国有资产一卖就了之吗?说卖的好啊,你看看一百万,我们假定就是一百万,我们卖两百万,你看看我充分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我说你大错特错,国有资产要是这样保值增值就坏了,很简单的道理,你要把林妹妹嫁给了焦大,焦大很有钱,他给你出了200万,没有问题,林妹妹去那里怎么办,林妹妹只能陪着焦大砍柴,这种时候我们国有资产确实很多卖给他们了,但是我们国有资产后面的发展怎么办,我们的全民是靠这200万维持生活吗,马克思说的好资本一旦走向市场那是一条不归路,我们不能给他在半路上拦截了,当你拦截了之后你会发现你是对不起老百姓的,对不起全民的,所以国有资产不是简单的一卖了之的,产权应该做,但是应该做什么我们后面会谈。

  我们说证券市场多好尚是,咱们上市之后有多少是在埋雷,挖一个坑埋雷,不是种下一棵树是埋下一颗雷,我现在到了证券市场,我害怕踩雷,我又不是工兵,我排不了雷,你看那些排雷的排不了最后去平雷,没有办法。所以说很多时候咱们上市的时候目的何在,国有资产上市目的一定要挣。你看咱们法人治理结构,希望通过上市促进,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如果做好了非常好,你看这算不算一条途径,但是这条途径我们有做的非常不好的地方,这又是一条,再比如说战略投资者,那好,你战略投资者,有人说你怎么能是战略投资者呢,大家又说到这个,还有人说了,这个时候民营企业应该进,国退民进,这怎么能让民营企业进呢,民营企业进来国有资产不纯了,我给你一个途径你否决我一个途径,还有人说,比如现代企业制度,咱们说国有企业建立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这不就很好了吗,这样发展起来不就行了,有的人说不对,咱们中国国有企业根本建立不起来现代企业制度,因为人制大于法制,多少人争来争去,这么多人斗的满头包都回家吃饭去了。所以我说你不要谈途径。

  我跟北大山鹰社的一群小伙子们,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酒量很大,喝酒的时候他们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年龄和你们差不多大,都是一些小伙子,爬一座山,他们可能对这个山各自了解不同,于是他说从北面上好,他从南面上,他从东面上,他从西面上,争的不可开交,一人罚三杯酒,我说最后你们酒喝趴下了之后你们山也爬不上去了,很简单的道理,两人一组一边爬一次试试,爬到山顶看谁快不就行了。

  我说这样一个东西并不是说哪一个途径能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达到最好,我说每一个都能尝试,看你适应什么,所以我对这样一个东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到底有什么途径,我得出这样一个东西,我的看法是两条腿走路,多角度探索,两条腿走路是哪两条腿,不是企业自己长两条腿,我这两条腿是政府宏观促,企业微观做,这两个东西咱们都需要,政府给支持,企业在做,这是我经常会把别人说的很烂的话,已经说的不能再说的话我还给拿出来,为什么,我经常说他们说这个话的时候往往在一个极端,一个局限,一个狭隘的地方争来争去,不要,跳出来,我们一定要看佛家,看禅宗的东西,这些东西人家为什么空,这就出来了,放下,咱们不谈这个东西,那好,我们说两条腿走路,我谈政府宏观促的时候,不同于你们经常反问的政府的支持,我从几个方面,七个方面,这七个方面是我给MPA上课的时候曾经提炼过的东西,MPA就是一些政府官员,他需要支持企业怎么发展,市场上两大主题,消费者、生产者,把这两大主题都给支撑好就行了。

  我这里面第一个是要法律完善,咱们的市场经济,为什么咱们国有企业在这个市场中走到这样一个过程中发现有很多东西我们转来转去转不出去,其实是咱们法制的东西还是需要再做。咱们这里边不展开了,因为法制的东西又到了另外一个课题,不展开,法制要完善。我说到这个就想起来美国,我说美国在建国的时候做了两件事,第一个,去修教堂,第二个去建法院,修教堂,内心净化,建法院,周围约束,我们这样的市场发展,需要这样的一个法制的约束,而咱们的法律不是没有建,咱们建的不完善。

  主持人:您这话说对了,现在法修的还可以,但是回到市场上一看执行起来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一个是司法解释没出来,另外,操作性不强,定了很多原则,没法操作,就像我们现在打击股市黑嘴一样的,按照法制打击股市黑嘴,黑股评家可以,但是很多电视台、报纸都在打电话说我给你送牛股,按道理这是严格不允许的,但是照样还是走,有法了,但是知道你是犯法,怎么治你呢,没招,治不了。电台又说我要挣广告费,给我钱我要养活人,上面逼着,黑嘴还照样黑嘴,证券法修改了还是没解决黑嘴问题。

  张春晓:咱们制订法律现在很多是部门化,这有很多缺陷,我经常说是屁股决定脑袋,我肯定制定有利于我部门的东西,法律的制定,拿出这个草案一定要一统到底,为什么?我们要经过几上几下,一定要让他说出来,最后形成一个,您说的非常好,不可操作了,一定要具有可操作性。这个地方真的可以借鉴一下西方的法律,西方的法律为什么制定得那么细,这个不无道理,咱们不谈这个东西,第二,我说一定要政策稳定,我说为什么我要谈这样一个东西,我当时给鬼子谈的时候,很多时候谈判,谈到后面,因为咱们是转轨时期,有时候咱们的市场不完善,咱们的政策在定下来之后可能后面会变化,这个变了之后就给人家种下这样一个印象,你朝令夕改,这个时候就非常不好。导致的结果就是企业最后无所适从,这个方面我不展开了。第三个,组织倒置,为什么我谈组织倒置,咱们从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上面是一个大老板,我分张三、李四、王五一些东西,分给你,你来做,这是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反过来到了咱们的市场经济的时候,政府就不是这样的分配,咱们说计划委员会改成发展委员会,就是从某种方面上避开这样一个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咱们的职能相应的要转为服务型的,那个时候你看西方也是服务型,但是咱们的服务型绝不同于他们的服务型,咱们的服务性要从几个角度,该伸手时就伸手,该出手时就出手,比如房地产,我这个政府就是要有一个强令性的控制,这个时候控制有利于稳定和发展,竞争市场已经非常强了,比如现在完全竞争的家电市场,政府就是一个调控,只要秩序不乱,你的服务也是不像他们那种服务,说我的服务就是一种完全服务,咱们这个服务是要考虑到实质性的东西。接下来就是依法执法,咱们现在出来一倒二倒三倒,大家倒,倒了那么多就是不依法执法,执法者要依法,这是最重要的,这样的话你的市场要完善一下。

  另外一个叫强化市场,政府要强化市场,现在很多官员都要学经济,我说这是非常好的,他这个官员不是不想把工作做好,他不是不想来促进这个市场的发展,他想做,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到底这样好不好,他看人家那个地方上化工厂我也上,他看人家建钢厂我也建,他从众,他没有想到我这个地方用区域经济的眼光应该发展什么,他没有这种想法,没有这种思路,我们说他没有这种思想的时候,你就不可能想到他有这样的行动,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强化市场化手段的监管,市场化手段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使他们具有完善的理论基础。

  最后一个,科学调控,咱们现在正因为理论基础没有,好多时候调控科学,他把科学玩弄于股掌之中,他不是想这样,他是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你看看资源整合,他自己在整合,他今天睡了一觉之后说这样可以整合,他就这样整合,明天又睡了一觉又那样整合,你有没有想到我这个资源整合的时候,这两个资源是不是匹配。另外我们再看到我们说主业和副业,我经常说什么叫副业,你那个地方是炼钢的,结果有一个豆腐房,那肯定是你的副业,钢和豆腐不能容纳,这就是有问题的,改制之后你那个地方把豆腐房卖了,确实养活了几个人,但是到我这个地方之后可不是养活几个人的问题,我可能使这个产业壮大了,所以咱们现在也在尝试着做,咱们纵向资源整合,已经做了,在准备横向做了。这是非常好的,因为现在不存在说还有这样的条块分割的现象,我们现在市场已经发育的基本算是比较到位了,另外我们应该感觉到我们目前的行政命令畅通性还是相对要强了,应该是可以操作的。我们在科学调控的时候,应该是这样,我们说中央企业这一块,这肯定是国家控制的,那就是纵向完了之后横向发展,现在和地方在合作。最后形成一个从上到下的辐射,横向的发展,国有资产资源就得到非常好的调配。

  主持人:比如宝钢整合能力比较强,可以和地方的钢企业,甚至是钢铁大企业去谈,你能力强你来整合,没关系。从目前国资委这种态度来看,还是比较支持这样的工作的,我们就是看地方能不能接上头。

  张春晓:现在地方很多时候,说你看看这样不好,豆腐房卖了还是我自己的豆腐房,给你之后就不是了,这就是过分的看到局部那点利益,咱们要琢磨这个问题,咱们内部可以做这样资源整合的时候,我们的税收是能够保证的,虽然在引进的时候,税收都公平了,但是我认为税收公平的时候有些地方还是相对的不公平,还是超国民待遇太多,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接下来我说两条腿走路的第二条,就是企业微观做,到后面咱们还要谈企业微观如何做的问题,所以这个地方我就拿出一个话题来,微观怎么做,我们说现在国有资产是没有丢失了,看守住了,咱们确实守住了,守住了不能让它静止住,国有资产要流动,流动不流失,这是大家经常说的,流动不流失我们如何实现呢?微观企业如何做好它?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我想谈一个国有企业不同于民营企业,不同于国外企业的一个最大的优势,我们的党性,我们的政治优势,这个非常之强。我给你举一个例子,中国移动上市了,当时要遵循上市的规则是不能建党委的,但是后来中国移动发现党委还要建,政令畅通靠什么?这块你作为企业,我跟你说很多时候,咱们把一些优秀的东西不要认为说你上市之后就要按西方的,西方的东西是西方那块土地成长起来的,他要进入我们中国这样一个市场的时候,他要做一些变通的。

  主持人:上市公司本来有一个董事会,现在又有一个党委,基层到底听谁的,他们怕两头,这样对企业不利。

  张春晓:我们的董事会,其实我们的党委也在监督,我们从来没有党委去做具体的业务,没有在街头吆喝卖什么杯子,我们在监督卖杯子的那个人,更多的是要在思想上给他树立起来你永远要记住这是国有资产,你不是你家里的那几块钱,你说赚是你的,亏了也是你的,现在我们的国有资产更多要实现一个稳步的保值增值,这个时候就要有一个投资的稳定性,我们不能有一个投资的盲目性。

  主持人:我目前知道有一个上市公司现在建党委的不是特别多,现在有的上市公司里面有大股东,有集团,集团里面有党委,党委开会,比如您是党委书记,我是上市公司总经理,但是我不是党员,党委在闭门搞什么会,对我是不是有什么影响,原来也有企业老总说感觉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这个总经理不知道。

  张春晓:这又是咱们说的解决两张皮的问题,我经常说企业的党委和政府的党组,还有和事业单位党委是不一样的,都是我们党的组织,我们要做的内容不一样,你比如说很简单,说咱们马上要开十七大了,十七大是不是党的重要的精神我们要贯彻,要学习,这个时候到了我企业应该怎么做,这就是企业党委要思考的问题。结合你企业密切的实际转化,我想在这个时候你才是真正理解了我们党的这样一个思想,它有一个结合。咱党历史上一直叫理论联系实际,其实咱们说的很多东西,大家夸夸其谈说了很多,为什么一旦把它落实的时候就把这句话忘了呢。

  中海油罗汉同志,常务副总经理,他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如何将企业的政治优势转化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中海油,国有企业。

  主持人:中海油也是比较令人尊敬的企业。

  张春晓:为什么大家都在谈这样一个东西,咱们党三大法宝,思想政治工作,为什么这样一大法宝把它丢了,我给他们讲企业文化的时候我说这就是狭义的企业文化,你不是看到员工流失吗,我说25—35岁的员工流失最快,为什么让他们流失那么快,有没有充分的考虑他个人的职业生涯,你说是人力资源考虑的,那是一个交心的,我当时说了这样一个东西,我说你要顺人心,你要得人心,要聚人心,这都是我们党这方面要做的,这是狭义企业文化要做的,国外能做吗,世界500强企业除了中国的企业,其他企业能做吗,咱们有这样的优势不能丢啊。这个做好了是非常好的,中国移动广东分公司在做精神文明建设,做的非常的好,他们员工的积极性非常的强,咱们就要看结合的问题,不过多的展开,这都是微观要具体做的事,后面可能会牵扯到一点。特别点出来的就是党性的问题和政治优势的问题,这是我们要强调的,而且是我们注意一定要做好的问题。

  为什么在这个方面要加强,我们说民营企业不强求,国有企业这方面做了,我们的国有企业具有天然的优势和天然的责任感,我给你一个例子,2003年的时候非典,北京最厉害,非典的时候,我的第一件事,我当时已经被留守北京了,我想回去,人家说你回去之后先关你一个月,我说我没犯罪,没犯罪也得关,那我就不会去了,我去抢购方便面,我到超市里抢购方便面,我告诉你架子是空的,我不挑选品牌,只要有我就抢,这个时候我问你什么时候最重要,吃。你看有多少其他性质的企业去送粮食的,你在这个时候找一找,没有,有一个企业,王国峰的企业,北京粮食集团,员工,哪一个人不怕死,把粮食拿过来,冲击北京市场,所以当时陆浩副市长在视察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个问题非常激动,当时说到这么一句话,说关键时候还是亲儿子起作用,大家想一想,关键时候国有企业能冲上去。

  两套腿走路之后要做到一个多角度探索,我们说你能够在政府宏观促、企业微观做的时候,我的企业做好了,还管用什么途径来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吗?是不是,企业都做好了,你说还管几个措施,这已经不需要再谈了。他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他自己探索,只要在我这个区域有效,对我的发展有利,我就实行上市,做局部转让都可以做。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搜狐证券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搜狐证券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吴飞)

相关新闻

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关键在起源 两效益体现(视频)

你也没感受到,他也没感受到,为什么就保值增值了?只是说企业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而没有说把这个责任铺设开之后,使整个市场感受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好处...

2007-05-11 17:55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贡献力 | 张春晓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