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财经评论 > 商业评论

今年的圣诞节

  在伦敦,每十个英国家庭就有一家在为未来的口粮担心—家庭主要收入来源可能在未来6个月的失业大潮中被切断;

  在纽约,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在东莞、义乌,中国圣诞礼品和玩具制造商的欧美市场订单数字出现了大幅下滑,一些过度依赖出口订单的企业随之倒闭

  这真是一个煎熬的圣诞购物季。

面对不景气的市场,消费者、零售商、制造商似乎全部信心低迷、人心惶惶。不过,情形可能不像想象的那么糟。

  《第一财经周刊》多名记者赴东莞、顺德、惠州、义乌实地采访发现,格兰仕、雷士照明、义乌玩具制造商.一些精明的中国制造厂商在危机中“度之安然”,这些自救者凭借着对于做自主品牌、自有销售网络的坚持,以及对于“赚快钱”诱惑的免疫力,将自己在经济危机中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即便在金融风暴的中心伦敦,售卖廉价中国制造服饰的服装公司Primark也在其中发现了诱人的商机。  

  保卫玩具之城

  为别人贴牌生产芭比娃娃、小熊维尼的东莞玩具制造商现在尝到了苦头,自主设计、自创品牌能让它们绝地反击吗?

  文|CBN记者 谢灵宁 实习记者 何晓梅

  芭比娃娃、史努比、蓝猫、小熊维尼在广东东莞,过去几年来,这里生产了世界上近1/3的玩具和圣诞礼物,东莞也因此被称为“世界玩具之城”,但本应是忙碌的10月,这个快乐的发源地却看不到“圣诞订单”带来的忙碌气氛。

  在常平镇,宏发塑胶制品厂老板欧柏长每月花掉3000元油费,将自己的马自达6开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勤快。为此他并不心疼:如果一个月接下15万的单子,工厂的收支平衡就有了保障;如果能够超过这一数字,就意味着有钱可赚。而在10月份,他认为能够做到20万。

  他希望在这样坚持半年至一年之后,严峻的形势会有所好转。

  这个湖南郴州人站在自己工厂的门口表示,如今很难接到更大的单子,也不敢贸然去接,“因为上游的那些玩具厂随后都有可能倒闭”。他的工厂算是典型的“背靠大树好乘凉”,生存之道在于为玩具厂作来料加工。塑胶原料在这里被倒入注塑机,加料、压模、上色,接着被运往玩具厂进一步包装。现在,当上游企业的订单逐步减少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工人可以越来越频繁地提前下班了。

  早几年,每个月20万的单子尚属稀松平常,而现在不同了:厂里的7台注塑机停掉了3台、最多只接3家企业下单、夜里不再加班至凌晨两三点,与此同时员工也从去年的两百多人减少到现在的七八十人。

  在他面前是一条简易公路。从2000年建厂至今,除了被轧得破烂不堪以外,没有太大改变。如果非要说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过去的景象已一去不返—五吨小货车不停进出,每天送来三车原料、再运出成品,车辆进出十几趟是常有的事。

  欧柏长是这类玩具商人的一个典型:1983年高中辍学,从湖南来到广东,逐步在大型玩具企业中当上管理中层,同时开起托人管理的工厂。辉煌的时候,在他的工厂,7台机器24小时运转,不停工作了9个月,每个月接单金额40多万元。

  准备走出玩具厂大门,欧柏长接到一个电话,随后坐上自己的江陵摩托车,到另一家企业为自己的工厂领取应收账款。

  从2007年到2008年,整个东莞玩具行业一直被低迷的市场气氛所笼罩。《新劳动法》颁布实施,“人民币加速升值”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报纸、电视和广播中。在欧柏长从前工作过的建达,这个最多曾有1.5万余名员工的工厂正在逐步裁员,如今仅剩2000余人;就在他自己的工厂边上,一家员工上万人、“货柜车一来就是二十辆”的窗帘厂,人员也减少了2/3。

  哪怕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欧柏长也不记得曾有过如此情景,这令他感到有些紧张。从2007年下半年起,玩具行业的普遍帐期延长到了45天,如果60天之内能够按时交款,就已经“谢天谢地”。而在以前,这可是一个普遍帐期只有30天甚至15天的行业。

  欧柏长不得不做起了“短平快”的生意:不接大厂的加工单子—它们比那些数百人的中小企业要危险得多;每次接单不超过3个、每单金额不超过8万。令他庆幸的是,最近接的几个单子,看起来都能在60天内收回账款。

  从香港商人梁麟、梁钟铭兄弟在1980年来到东莞,创办第一家玩具企业龙昌集团以来,这些年玩具企业逐步在茶山、寮步、樟木头等镇形成了重点分布。拜玩具、塑胶、机电等产业所赐,这个南方城市几十年来为大量的外来务工者—主要是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人,带来了工作机会。分布各处的百佳等大型超市、坐电梯才能到达天井庭院的高档小区、贴有流光溢彩的海报的商务会所、全国数量最多的五星级酒店这一切都仰仗着包括玩具在内的东莞市 “八大支柱产业”所带来的人气和消费能力。樟木头镇甚至还有“小香港”之称,房价一度升至每平米4000元以上。

  而正是樟木头镇上一家名为“合俊”的工厂—香港上市公司合俊集团所属、年销售额10亿港元的玩具制造厂一夜之间关闭,令全国媒体蜂拥而至。公众一度将此完全归咎于市场的不景气,直至这家公司资金链条断裂的更多原因被披露出来:2007年10月,合俊以3.1亿元收购拥有福建省寿宁大安地区矿藏勘探权的福建天成矿业46.51%股权,却迟迟未获开采权,导致该项目长期亏损。日益下滑的玩具经营利润、投资矿业的失败,最终形成合力压倒了这家当地镇政府眼中的明星企业。

  合俊事件并不是东莞玩具行业危机的“开始”。此前,开达—中堂镇最大的玩具厂,产品70%销往欧美,在本应是日夜加班赶工圣诞节“尾单”的忙碌时光,大部分机器停运;厚街溪头玩具厂—1980年代落户东莞的老厂,几个月前已经停产,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寮步安年玩具厂—东莞最早生产玩具的企业之一,早在2008年春节之后就悄然关门

  玩具企业的关停并转,已经开始深刻影响到下级供应商。几年前怀抱财富梦想的江西赣州人涂赣生,现在颇感失望。

  他当过教师,耳闻目睹了自己学生在南方的“发迹”故事:随便在一个小楼租间房,印上一个名片,就成了“五金店老板”。几年下来就有人身价上百万。

  2004年,他辞职“投身到市场经济中”,并在随后一年中迅速获得了满足感:在学校,一个月工资1033元,到了东莞做五金生意,一个月能挣一万多!

  4年之内,他赚到了差不多40万。但在2008年一年,身为合俊倒闭的直接受害者之一,这些赚来的钱已经损失过半。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虽然无法正常拿到货款,但他仍从2008年3月起连续4次为合俊供应五金零部件,直至倒闭当日,10多万账款已经无法追回。

  涂赣生曾经与其他供应商一起开着车在合俊工厂门口堵大门,但现在发誓再也不做玩具行业的生意。 >>

  与他感同身受的还有塑胶原料供应商、合创达塑胶厂老板庞锦昌。他的工厂员工已经由最多时的160人减至目前的40多人。合俊刚倒不久,他就赶至深圳向电脑产品制造客户催要已经到期的货款,因为“怕电脑行业也会出事”。

  玩具行业看起来急需恢复合作伙伴们的信心。当然,仅凭它“东莞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的名头是不够的。一方面它为东莞市、乃至广东省贡献了大量GDP,一方面却是唯一一个没有知名自主品牌的行业,生产出来的是大量贴牌产品—美泰、孩之宝、迪斯尼、乐高来自行业内的数据是,东莞市95%的玩具企业完全依靠代工,中国贡献了全球玩具出口市场份额的75%,其中至少一半来自东莞。

  而现在,这一高度依赖贴牌生产的行业前景却是一片黯淡:2008年5月初,东莞市玩具协会向前来调研的东莞市政协委员报告,东莞仍有3800多家玩具企业经营;再过两年,能活下来的最多只有2000家,另外的1800多家玩具企业会倒闭。

  肖森林认为玩具贴牌生产(OEM)企业“迟早要走到尽头”,这位东莞哈一代玩具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确信自主设计、自创品牌才是玩具企业的最终出路,并已开始深刻体会到代工与设计之间的鸿沟。

  1995年,肖森林22岁。在老家河南上蔡,他没有工作,到了东莞,他成了打工仔,而且是一位运气不错的打工仔,被一家台资企业看中,成为储备干部并当上班长。1996年,常平镇骏洋玩具厂招收主管,肖森林跳槽,从此进入玩具行业。

  到1999年,肖森林决定自己当老板,在寮步镇注册成立了“哈一代”。据说有100多人追随了这位前骏洋玩具厂的总经理。他们的眼光似乎不错。在开始的一两年,哈一代凭借肖森林的人脉,拿到了不少OEM订单。

  但此时玩具行业高利润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1980年代—1990年代,玩具加工的毛利润曾高达50%,龙昌集团毫不费力就在几年之内发展成为1000多人的大厂。“当年梁氏兄弟每天上午到工厂转悠一圈,下午就开车到高尔夫球场打球,或者到海边玩游艇。”这是东莞玩具界至今仍在流传的故事。

  这成为诸多东莞玩具工厂创立的原动力。当肖森林注册成立哈一代时,曾经自认凭借管理经验能够让哈一代很快立足于市场,但2001年他发现,竞争者众、成本上升、没有议价权,如果继续做OEM,一个玩具常常只能赚几角钱,甚至几分钱,行业平均利润率已经低至5%左右。

  2004年,东莞爆发首次“民工荒”,大量廉价劳动力转至长三角一带。从这一年起,东莞工人工资逐年上升,此后连续3年的上涨幅度都在15%以上;令企业更难以忍受的是原料成本的上升:每吨塑胶从6000元逐年上涨至如今的1.2万元、填充胶粒从8000元一吨涨至1万元一吨、布料涨了10%至15%、水价也涨了一倍

  肖森林作出转型自主品牌决定的时候已是2006年。他的经验在于“OEM赚的是辛苦钱”;如果作自主品牌的话,卖出一个玩具的利润相当于卖6个OEM产品。

  2008年9月,深圳的一家美国客商要求哈一代供货,前提是交货后60天才能付款。肖森林感到无法接受。他的理由是帐期太长,万一生产过程中稍有不慎,5%的微薄利润就有泡汤的危险。欧美市场的一些新规定,提高了产品的检测费和样品成本,如果是一些更小型的企业,OEM生意几乎已经等同于零利润。

  哈一代已经开始了连续几年的纯投入期。2007年亏损50万元,2008年预计亏损20万元,肖森林计划2009年可以实现收支平衡;与之同步进行的,是逐步减少外贸OEM订单,2007年OEM业务和自主品牌业务各一半,2008年则将OEM业务比例降至三成。2009年春节过后,肖森林打算完全放弃OEM订单。

  但他还是苦于设计能力的薄弱以及品牌推广的不足。洋品牌长期占领市场,造成国产玩具知名度很难打开,而哈一代渠道发展也才刚刚开始。

  好消息是,哈一代已经开始为“德克士”炸鸡餐厅生产带有“哈一代”标识的毛绒玩具,并且有望与一家连锁手机销售企业签订礼品生产协议,现在已经进入到提供样品的阶段。

  肖森林坚称东莞对于玩具行业的区位优势仍在—最早开展玩具生产、行业信息传递及时、配套设施完备

  哈一代并不是独行者。早在几年前,龙昌集团就已经走在前面了:2002年,龙昌收购了台湾长于精密设计的企业创艺精机;同一年,以3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开心领袖”玩具公司,为的是其2500个销售网点。迄今为止,龙昌集团仍是东莞最大的玩具制造企业。

  东莞以加工贸易为代表的外向型企业,已到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大量小作坊级别的玩具厂正在被淘汰,一些中小玩具企业也将被大企业兼并重组。东莞外经贸局一份调查资料显示,今年前7个月,东莞关闭企业464家,外迁企业17家,两者加起来481家。而从历年来看,最近10年东莞每年都有700到800家企业关闭,今年企业的关闭数字仍在正常范围。东莞的玩具制造业尝试从代工贴牌生产模式向发展自有品牌、培育和发现国内市场转变,哈一代们会成为扭转东莞玩具行业发展的关键角色吗?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单秀巧)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芭比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