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 聚焦拆迁条例废改 > 聚焦拆迁条例修改最新报道

拆迁荒诞剧

来源:南都周刊
2010年01月12日08:31

  反拆迁点子人的江湖

  2009年底,昆明一栋楼房挂出条幅“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信春哥”在强拆中似乎发挥了效果,强拆当天拆迁方没撞开门,在楼上妇女威胁跳楼的情况下放弃强拆离去。知道内情的人说,女业主不可能知道“春哥”,这主意是拆迁点子人出的。拆迁点子人这个群体,在拆迁运动中应运而生。

  南都周刊记者_李继锋 深圳报道

拆迁维权人八分斋。  摄影_孙炯
拆迁维权人八分斋。 摄影_孙炯

2009年3月25日,佛山禅城区多部门联合出动,在清拆户门外集合。  摄影_郭继江
2009年3月25日,佛山禅城区多部门联合出动,在清拆户门外集合。 摄影_郭继江

夜色中被拆迁的老房子和新建的商品房。 摄影_雍和
夜色中被拆迁的老房子和新建的商品房。 摄影_雍和

  2009年12月21日,网友“雨中樵夫111”在网上发帖征求“拆迁点子人”,称亲戚家将面临野蛮拆迁,面向全国征求可以为被拆迁者提供诸多智力支持的民间人士,要求对方有丰富的应对拆迁的经验,“并取得过一系列经典战斗的胜利。提供车旅食宿费用,其它待遇面谈。”

  差不多与此同时,昆明一栋楼房挂出条幅“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信春哥”在强拆中似乎发挥了效果,强拆当天拆迁方没撞开门,在楼上妇女威胁跳楼的情况下放弃强拆离去。知道内情的人说,女业主不可能知道“春哥”,这主意是“拆迁点子人”出的。

  “拆迁点子人”这一群体,在拆迁运动中应运而生。

  专业化对付拆迁

  八分斋不给记者留下真名,他说你就叫我“八分斋”就好了。

  “我们尝试集合网民的力量,给正在遭遇不公平拆迁的弱势群体展开网络救助,提供智力支持。”2010年1月1日,在深圳市罗湖区上步南路一幢公寓的办公室里,八分斋接受了南都周刊记者的采访。

  八分斋所在的这个有着36人的慈善团队,在2007年开始将触角伸向正在各地轰轰烈烈上演的城市拆迁领域,成为“拆迁点子人”,为被拆迁户的维权出谋献策,并给予声援。

  八分斋从2004年就开始了民间慈善的救助活动。那时他身边围聚起了一个同样热衷于网络救助的网友群体,八分斋将这个群体称为“爱心特区”。他们设计了自己的旗帜和logo,提出口号“我们在行动”。

  八分斋曾任某网络公司副总编。他身材不高、生活中总是“一脸坏笑”(自语),平日里上身喜欢着一袭黑色的香云纱。尤其一成不变的光头形象,早已让人们忘却了他的本名,熟悉他的人叫他“老八”,更多的人记住的是“陈易卖身救母”事件调查和“郭小娟骗捐”事件调查中的八分斋。

  八分斋生于甘肃农村、家中排行老七。“农村成长的经历,让我生活中多了一股韧劲儿。”

  “2007年的重庆钉子户事件,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传统媒体与网民形成合力所展示的冲击力。”八分斋说,“那一年,我们三十六人的团队有幸和全国两亿多的网民以及其它媒体共同推动了这个事件的发展。”

  当时,八分斋的团队同时可以与3到4万个知名网友保持紧密的合作,大家先把关于最牛钉子户的帖子贴到了天涯网站重庆版,并迅速粘贴到全国大小三百多个网站。后来,又与其它传统的媒体形成互动。

  八分斋介绍说,“爱心特区”小组分为负责整体调度的组长、法务、文案、平台整合等,遇到网络救助具体个人,他们会迅速行动。

  “2008年,一对沈阳的老夫妇遭遇不公拆迁,开发商先是在被拆迁者门上泼大便,我们告诉他一定要首先保留照片或者视频资料,然后报警,如果警方没有采取行动,照片或者视频资料的传播会给地方政府在道义上形成压力。”

  “其次是注意维权的方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每次拆迁甚至哪个地方的拆迁,一定要先做充足的分析,看是选择上访还是出奇招。”

  “今年昆明一拆迁户在将被强拆的房子前挂上了‘信春哥,不拆迁’的条幅,就是网民的奇招。”八分斋分析道,“它可以迅速吸引网民的眼球和其它媒体的兴趣,最后这个拆迁取得了相对合理的补偿。”

  其它比如传播间的整合、谈判的技巧、不断地坚持,也都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只通过网上接触,给被拆迁者提供智力支持,而且完全是义务的,接单前,我们还要做充分的风险评估。”八分斋介绍说,“虽然两年多了,但也没有多少辉煌的战绩,做了不到二十来例,还仅仅只是让被拆迁户少损失点。”

  “很多地方,官商之间盘根错节,真的无能为力。”八分斋无奈地摇了下头。

  “陕西王海”的能耐

  与只出主意的八分斋相比,素有“陕西王海”之称孙安民则是一个既出点子又出力的实战派。

  “2009年12月31号,从昆明飞往广州,再到江门,1月5号飞抵深圳,要在10号之前前往西安,再到无锡,20号之前飞到北京。”年逾六旬的孙安民笑称是“空中飞人”。

  说起“老孙打假”,买房与卖房的人,几乎无人不晓。老孙身材不高,患有心脏病,虽能言善辩,却一脸和气。这个闲不住的“西北老汉”,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马不停蹄地为全国的房产业主作义务维权。并随时冲锋在前,为陷入拆迁困境中的人们提供帮助。

  2008年国庆节前后,老孙多次接到澳门人叶春南父子俩的电话求助。说他们的房产被强拆已经十年了,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也没有安置。

  经过核实,老孙发现叶反映的情况属实。只是他积累的材料太多了,经过认真的整理,老孙发现这个拆迁案例在国内比较典型,就是拆迁人利用其强大的权力和法律程序,最终强拆了澳门同胞设在江门市新会区繁华区用于做生意的、房产土地营业手续一应俱全的私有房产,导致这位70多岁的老人不得不在维权的道路上,异常艰难地奔波了10多年。

  老孙把他的材料整理成一封控告信,并附上大量的证据材料向有关部门投递,紧接着就依据《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向涉及到房屋拆迁的政府部门申诉。

  2009年3月初,老孙又亲自带叶先生去北京信访,把有关信访材料交给了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中央纪委和侨胞办等部门。

  经过努力,在2009年下半年很快就有了动静,新会区有关部门开始频频联系叶先生了,不但给他回了信,还带他去看了几处房产,并在回复信件里明确表示,由于现在的房价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们正在考虑一个新的安置补偿标准来处理叶先生的拆迁安置和赔偿。

  “逼上梁山”这句话用在孙安民身上似乎恰如其分。5年前,老孙是单位8000多名职工中最有钱的“个体老板”,但购房的受骗,最终让他走上了专业打假的道路。

  “我全国遍地跑,家里人没有一个支持我的,但没有办法,人家救助过来,想想过去自己的经历,使你不忍心不管。”孙安民说,“对于被拆迁户的求助等公益,只要对方付车旅食宿费用,我是一分钱不收的。”

  对于其它经济纠纷案件,求助到孙安民,他是要收费的。孙称他本身有陕西省司法厅颁发的“法律工作者”证。

  总结这几年打假和帮助被拆迁者的经验,老孙称首先要找搞野蛮拆迁的地方政府或者企业的短处,“打蛇要打七寸”,你捏住了他们的证据,给他们寄去,他们会乖乖地对你客气。

  其次,要善于借力打力。“我经常带着记者去,他们找到了新闻,我出了拆迁者的丑。但后来发现有贪心的记者背着我收黑钱,我再也不跟他们合作了。”

  “另外,就是先不露声色地跟着当事人去接触开发商或者地方政府,跟他们闲扯,录下录音或者录像等证据,关键时刻会派上用场。”

  龙蛇混杂的点子人江湖

  “雨中樵夫111”发帖后,很快有一网名为“某某少侠”的网友跟帖留言,让“雨中樵夫111”把详细情况发到他的QQ邮箱,称他“是做网络媒体的,希望能帮到你”。

  “某某少侠”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网络推手,曾策划过“跪求李宇春隆胸”的网络噱头事件。互联网的崛起,为这些网络推手提供了“兴风作浪”的广阔舞台。一时间,各式点子人混迹其中,龙蛇混杂。

  有为被拆迁户出主意的点子人,也有为拆迁队出主意的点子人。“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拆迁冲突加剧,这给一些民间维权人士、民间网站以及少数媒体记者和执业律师留下谋取不正当收入的空间。”多年来从事网络救助的八分斋评价当下的“拆迁点子人”江湖。

  “两头通吃”已成了“拆迁点子人”圈内普遍盛行的习惯。许多“拆迁点子人”冲锋在前,为律师提供案源,最后享受着被拆迁方提供的车旅食宿,以及不低的出场费,然后转而再以曝光相威胁,向拆迁方勒索。他们形成利益均沾的集团,而集团与集团之间有时候也会资源共享,对拆迁一方的政府或者企业轮番轰炸。

  有些“拆迁点子人”一年创收几十万甚至百万以上,毫不稀奇。被拆迁者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只管抓住手边的稻草,真假不辨,而被敲诈的拆迁方,多是野蛮拆迁,辫子被抓在点子人手中,所以,他们只好花钱消灾,这就更助长了“拆迁点子人”乱象的蔓延。

  “什么时候野蛮拆迁消失了,被拆迁户的权益受保障了,这些点子人就失去‘英雄用武之地’了。”一位观察“拆迁点子人”群体的评论员说。

  拆迁怪招 拆迁语录——终结拆迁概念,废止荒诞剧本

  拆迁怪招

  株连式拆迁

  日前,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政府采用“株连”公职人员的手段,促进村民签订拆迁协议。柳园街道陈庄村四十余名公职人员,因亲属没有签订拆迁协议,遭当地政府通知要“开除公职”。

  偷袭式拆迁

  2009年12月24日平安夜,浙江宁波一女子与家人到市区的教堂去做祈祷,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家。没想到,“家”居然不见了。一夜时间里,原本立着的二层小楼被拆成一地废墟。邻居称是工程队用挖掘机拆的,拆迁办则称可能是“破烂王”见财起意拆除的。

  拔根式拆迁

  今年1月2日上午,深圳横岗街道办执法队在拆除五层楼的违章楼,居然从一楼拆起,而且拆了一半之后就撤离了现场,留下一栋摇摇欲坠的歪楼树立在村里。执法队表示这是有意为之,先让他们无法继续抢建,日后再慢慢从上层拆除。“歪楼”扭曲的部分几乎要碰到三米外的一栋楼房的窗户上。

  突击式拆迁

  在拆迁条例修改正在推进之时,有些地方出现严重的突击拆迁现象。很多反映突击拆迁情况的特快专递被送到有关专家手中。专家指出这可能让矛盾在短时间内释放出来。北大法学学者急谏国务院出台通知,要求各地在元旦、春节期间遏制突击拆迁的发生。

  胁逼式拆迁

  “亲爱的爸爸妈妈,让我和你们一样一辈子住在又脏又乱的村里,我会开心吗?让我和你们一样天天下地干活、一辈子当农民,我能过好吗?亲爱的爸爸妈妈,如果你们支持小区建设就请签上名字。”这是2008年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政府起草、由古城乡青阳屯村中小学生交给家长签字的一封公开信。古城乡政府为完成青阳屯村拆迁任务,想出了这个办法。村民投诉称,在拆迁过程中,竟然恐吓该村孩子回家逼家长签字同意拆迁。

  骚扰式拆迁

  2009年2月,南宁市某小区屡发一些蹊跷的事:有住户家的玻璃被石头砸烂,不少住户发现家门的锁孔被人用胶水堵住……一业主说,一年多前,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准备拆掉居民楼建“大厦”,但有24户居民还没有和公司签订拆迁协议,怀疑这些事与该公司有关。

  拆迁语录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2004年湖南省嘉禾县的拆迁标语。当地在珠泉商贸城项目建设中,以行政命令搞强制拆迁,多名抵制拆迁者被捕入狱。这一“雷人”标语,曾流传一时。暴力拆迁事件,从此进入公众视野。

  脑子别住了。

  —2008年6月12日,上海市闵行区户主潘蓉因为不肯在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拆迁协议上签字,结果房屋遭区政府强拆。女户主称政府侵权,官员称其“脑子别住了”。“脑子别住”是上海话,骂人“脑子进水”的意思。

  我不承认“钉子户”的说法,我翻看人生的字典,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我坚持阳光拆迁,不管权贵还是平民一致对待,我想我们的人民群众都是有水平、有觉悟的。

  —继吕日周、仇和之后,山西大同出了位铁腕地方官:“造城市长”耿彦波,把大同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工地”,对于如何对待“钉子户”,耿彦波告诉媒体记者说。

  极个别“钉子户”漫天要价,动不动就挂个煤气罐跟你玩命,一经媒体报道,好像他就成了弱者,其实地铁(公司)才是弱者!

  —2009年2月15日,广州地铁公司总经理丁建隆在广州两会小组讨论上大声“诉苦”。

  “钉子户”也导致了房价上涨,把开发商都当成高房价的罪魁祸首和过街老鼠不公平。

  —2009年春,在全国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中,身为北京某房地产公司老总的政协委员穆麒茹,谈到拆迁时遇到的“钉子户”,如此直言。

  在清理旁边垃圾时不小心碰倒了。

  —2009年11月23日,张家口市退休女市民温春梅的房子,被不明人士砸坏了门窗,派出所要求温春梅去所里做笔录,谁知等温春梅回来后,房子竟倒塌了一半,剩下的两间也变成了危房。当地拆迁办对此作出雷人解释。

  你点啊!你点啊!

  —2009年12月15日,北京海淀区四季青镇玉泉村席新柱遭遇强制拆迁,为阻止强拆,席新柱便将汽油洒在了自己身上,并拿出打火机威胁强拆人员出去,强拆人员说:“你点啊!你点啊!”

  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

  —2009年底,昆明一栋楼房挂出条幅“信春哥,房子不会被拆迁”。“信春哥”在强拆中似乎发挥了效果,强拆当天拆迁方没撞开门,在楼上妇女威胁跳楼的情况下放弃强拆离去。

  这我还管不了,一楼二楼别去啊,要去就去跳五楼。

  —66岁的河北省承德市牛圈子沟镇村民王秀珍向镇委书记史国忠央求解决拆迁补偿问题。史国忠以开会没时间、不熟悉情况为由,让王秀珍“别找他,反映也没用”,王秀珍哭诉说“要我去跳楼啊”,史国忠让王去五楼跳,说完甩手离开。

  不要与东宁人民为敌,不要以卵击石。

  —黑龙江省东宁县2009年提出三年内拆除县城内剩余的60万平方米平房,公检法等部门领导表态称全力支持强迁,县长任侃还这样告诫 “钉子户”。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克伟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