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 2010夏季达沃斯论坛 > 2010夏季达沃斯论坛独家解读

渣打银行CEO:看好新兴市场 亚洲更需资本流通

来源:搜狐财经
2010年09月15日13:49

  搜狐财经讯 复苏已成当前世界经济主要特点,但同时也出现复苏减弱迹象。避免经济二次探底、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已成国际的共同期盼。 9月13-15日,2010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天津召开,在《全球经济展望》主题大会上,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兼集团总裁Gerard Lyons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兼集团总裁Gerard Lyons:

  注意相对水平 积极看待新兴市场

  我先说两个事件,相对水平还有Martin Wolf问我的现金流、资本流问题。我对整体的世界经济非常的乐观,如果是一杯水,已经填满了三分之二,我们今后的目光还是会放在空的三分之一,美国停滞不前欧洲南部有衰退现象,中国可能正出现一个房产的泡沫。所以,短期内我们需要有谨慎的态度,尽管这样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基本愿望还是可以感到很乐观的,并没有觉得有脱钩现象。新兴市场并没有和西方的发展脱钩,危机期间那些无辜的新兴市场没有很高的杠杆率,没有债台高筑一样受影响,但是他们有更多的、更好的缓冲机制,所以他们复苏的速度、复苏的势头更大。而在美国就不是这样了,我们认为亚洲和世界的其他地区现在走的越来越稳定了,因此我们就应该更积极地去看新兴市场今后十八个月的前景,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Gerard-Lyons-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兼集团总裁
Gerard-Lyons-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兼集团总裁 摄影:杜玮

  第二点,有关相对水平。我们往往都会注意增长率,世界经济现在就是一个大周期的中间,刚经过重大的波折,二十年前总规模31万亿,金融危机期间已经增长到61万亿,发展中世界已经有9亿人脱离贫困了,虽然危机期间有其中的1亿人重新变成穷人,而且总规模下降到50多万亿的规模。根据预计,明年就会恢复到危机前的规模,这就意味着我们经过了一定的难关,但是不能低估危机长时间的影响,特别是减少杠杆造成的影响。现在大部分的增长是由新兴市场推动,根据渣打银行的预计,2014年前亚洲在全球的增长比率比西方市场的其他国家要大,GDP重要、贸易也很重要,在危机中贸易是首当其冲,它的峰值是2008年的4月份然后就下降21%,2009年五月份探底,今年六月份的数据表明贸易总量恢复到2008年80%的水平。 二十年前亚洲出口量80%是输到西方,现在是2/3,现在区域间的贸易更多,亚洲内部的贸易、亚洲和非洲、拉美等地区的贸易量都加大了,我们接触的很多西方比较富裕的跨国公司跟我们说他们新的投资项目希望更多的会集中在新兴市场。所以,相对水平就是这么多。

  第三,挑战。在乌兹别克斯坦今年开的世界银行的年会当中,其中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会议,就是基建。亚洲要想实现潜能今后还需要花八万亿美元来做基建,中国有这些钱,其他国家不一定有。不知道是哪来的,印度已经开始大兴土木,其他国家可能也会,资金流入也是一种挑战,性质也在变。

  债务保持美国项目稳定

  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入经常保持稳定,所有经常项目对美国保持稳定的国家都是因为债务,特别是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很大的一部分,接近两成的债务是由外国人持有的,一方面有外国的钱大量流入,另一方面会有更多亚洲人的储蓄留在亚洲内部投资,那就需要更大规模的资本市场。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特别是在亚洲的,现在的重点问题是欠发达地区,东亚一些货币上升,另外一些国家正在干预货币,亚洲货币储备以前占全球货币储备1/3,现在占2/3,以前的储蓄货币主要是美元,现在是一种被动的多元化,不是说卖掉美元,而是不再买美元的资产。

  上个月影响比较大,美国在改变货币机制,在香港设立了CIH市场,这是间接鼓励人民币在境外的交易,这是很根本的变化,在这之后中国只好让人民币本身变得更灵活的兑换货币,这些挑战主要是新兴市场带来的成功。

  各国协作 平衡国际的经济

  我觉得Martin Wolf说的非常好,政府的整个表现是不错的,比如说英国做的很好,在伦敦的峰会上说的非常好,全球的领导者都聚集一堂讨论我们的问题,希望可以降低下行的风险,西方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西方的政府应该有赤字的盈余,而不是赤字的赤字,应该提高利率,在西方成熟的经济体当中,在危机当中他们的位置更好一些,在亚洲我们已经经历过亚洲的经济危机了,所以更加善于应对危机。比如像希腊这样的国家,他们的主权债务过高,导致了政府的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实现增长来还债,在短期内肯定会出现滞胀,这是非常糟糕的,是否可以有全球的应对措施?我觉得这个我们已经采取了全球措施,只是在不同国家面临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制定者只是关注国内的问题,比如亚洲通胀压力比较大,西方关心的是通缩的问题,而西方很长一段时间会关注的是通缩的问题。

  所以,资本的流动会流到新兴市场国家,不能指责中央银行只关注国内的问题,我们也看到国际合作的改善,因为比如说遇到银行危机的时候,资本并不是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而是管理出现了问题,国际金融市场出现的问题应该有国际的解决方案,贸易保护主义大家经常提到,我应该说回到Martin Wolf刚才所说的问题,就是重新平衡的问题,平衡国际的经济,西方应该少花一点,东方应该多花一点,亚洲和盈余国家包括德国都应该花更多的钱,这当然需要时间,需要进行货币调整,可能中国的货币还有其他有盈余的货币都应该进行逐渐进行调整。

  搜狐独家: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046。

()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