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财经人物 > 商界面孔

兰世立举报武汉副市长疑遭报复 二哥腿被打断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黄昌成
2011年09月22日08:55

  本报记者 黄昌成 发自武汉

  9月18日下午,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矿家属大院,兰世立二哥、货车司机兰保忠躺在自家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由于双腿被人打成重伤,他已有一个多月无法下地行走。

  “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上厕所都要老婆帮忙。”兰保忠一边说,一

边翻开盖在身上的被褥,露出了布满伤痕的右腿—为了让他早日恢复行走的能力,医生用两块钢板将其已经断了的右胫骨中上段固定,再缝了将近30针。

  兰保忠共有兄妹4人。大哥兰宏旺,兰保忠排第二,二人经历相似,都曾参军入伍,后在武钢乌龙泉矿工作;他们还有个妹妹,在武汉市当公务员,兰世立年纪最小,也是4人中最为聪明的一个,因为创立了东星航空而一度成为湖北首富,但如今却因为逃避追缴税款罪而身陷囹圄。

  “以前他富有的时候,对我们也没什么帮助,都是各过各的日子。”兰保忠说。

  兰世立入狱后,曾一度将东星集团的管理权交给大哥兰宏旺,而兰宏旺有时也会叫兰保忠过去帮忙。即使身为兄长,他会仍不自觉地称自己的弟弟为“兰总”。

  兰保忠认为,如果不是兰世立破产坐牢,他们一家会按着原来的轨迹一直生活下去,自己也不至于被人打断了腿。

  兰保忠遇袭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为了拯救已在狱中一年半的兰世立,兰家曾两次对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进行实名举报。

  第一次是在7月22日,兰宏旺向湖北省纪委等部门递交了实名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信。据湖北省纪委新闻发言人介绍,省纪委收到举报信后,曾两次约兰世立亲属当面核实情况,并就举报内容展开调查。

  第二次则是在9月1日,东星集团总裁助理、兰宏旺的女儿兰剑敏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痛陈袁善腊有包养多名情人、收取巨额贿赂、将政府巨额资金借给黑社会发放高利贷、指使他人组织围攻政府机关、滥用职权、对受害者进行打击报复等“六大罪状”。

  兰保忠就是在这两次举报之间的8月9日夜晚遭到袭击。“举报的事情我知道,但我没具体参与,”兰保忠说,“我之所以被打可能是因为长得很像大哥兰宏旺。”

  8月9日晚,应朋友之邀,兰保忠来到洪山旺谷市场旁的大排档吃宵夜。大约夜间10点,两人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吃饭,4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手拿洋镐棒走了进来,“什么话都没讲”,上来就对着兰保忠一阵毒打。

  整个行动过程极为迅速,前后不到3分钟。4个年轻人全身而退,而他“已经浑身是血站不起来”,被朋友送进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经过医生诊断,兰保忠除了轻型颅脑损伤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外,还有右胫骨中上段、左手拇指近节指骨基底、左髌骨及胫骨平台骨折。而为了治疗腿伤,兰保忠已经花费了超过3万元,这是他家将近一年的收入。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就被打倒在地。”当过兵的兰保忠回忆说,“但是我的同伴却一点事也没有,他们只是对着我来打,手段相当毒辣。”

  案发当晚,兰保忠等人曾拨打110报案,武汉关山派出所民警出警,并于第二天委托法医对伤情进行了鉴定,但此后就再无进展。就在9月18日下午,兰保忠再一次拨打了具体办理该案的吴姓民警的电话询问案情,但无人接听。

  “刚被打的时候,我自认为还比较清醒,觉得案子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但一个多月后,我越来越看不清形势,我不由得怀疑是实名举报后,有人要报复我们,否则他们怎么会故意拖着不办。”兰保忠说。

  这个推断迅速在兰家人当中扩散,并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在反复权衡后,兰剑敏决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越曝光、越安全。”9月1日,她在实名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

  融众的反击

  在9月1日向媒体公开的检举信中,兰世立除了列举袁善腊的六大罪状之外,还将矛头对准了自己曾经的合作伙伴融众集团,并将其实际控制人谢小青称为“有黑社会背景的放高利贷者”。

  2008年7月7日,深陷危机的东星集团以3.15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东盛地产对外转让,接手者为自然人杨嫚和李军,其背后实际操盘者则为投资界低调而神秘的融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2008年,袁善腊为了帮助黑社会首领谢小青收取对我放出的高利贷。采取威胁、恐吓甚至不惜滥用职权,动用武汉市公安局对我多次非法拘禁等手段,胁迫我将价值几十亿的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以难以想象的极低的价值一亿多人民币低价出售,以还其高利贷的借款。”兰世立在《检举信》中这样写道。

  但这个说法遭到谢小青的否认。9月7日,在兰剑敏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个星期后,谢小青也在北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对媒体公开回应兰世立诽谤融众集团及我个人人格。”他说。

  在谢小青的描述中,他认识兰世立与袁善腊无关,而是在2007年上半年,东星欠浦发银行武汉分行的一笔贷款即将到期,浦发行副行长希望融众可以提供短期典当融资给东星。

  据谢小青讲述,2007年6月,他在武汉的香格里拉酒店大堂吧第一次见到兰世立。当时兰世立表示正在与高盛谈航空战略投资,金额为1亿美元,同时谈到光谷地产项目,希望融众能帮助东星撑过去。

  谢小青介绍,从2007年11月7日到2008年4月18日,融众共投到东盛地产1亿,并没有要一分钱利息,但由于兰世立将1亿元挪去拯救东星航空,导致光谷并无任何复工的迹象。

  随即从2008年4月开始,兰世立与谢小青签了光谷项目的委托经营协议,而按照谢小青的说法,前后融众拿出了1.54亿让东盛地产复工,而不是兰世立所说的7000万借款。

  谢小青说,帮兰世立撑住房地产项目,就可以等高盛投资进来。但2008年兰世立拿到商务部外资投资许可证时爆发了金融危机,设想中的高盛1亿美元未能到位。

  谢小青表示,也是这个时候兰世立恳求其收购东盛地产。于是融众支持了李军、杨嫚两个投资人收购了东胜房地产。“那个阶段我是兰世立的救命稻草。”谢小青在发布会中这样说。

  在谢的引荐下,国航介入东星航空的重组事宜,谢小青也以自己是国航与东星重组的红娘自居。“当时国航董事长孔栋说,他们愿意收购和重组,但是决不会以大欺小,以强压弱。”谢小青说。

  据谢表示,当时刚进入净资产调查,就出了GE(通用电气公司)表示不还租赁款便停飞,而兰则在2008年春节前去国航北京开会的会场要求借5000万解燃眉之急,而谢从中担保,“这5000万让他喘了口气,给了GE和飞行员,春节之后就翻脸了。政府没有强迫他重组,因为我参与了每一个细节。”

  谢认为,在整个酝酿重组过程中,国航不是1亿元钱收购东星,而是重组后要承担债务7亿多。兰不满意首先是因为飞行员系高价聘请,国航的定价不符合其要求;其次,是因为国航没有将东星的航线作价,这也是兰最不满意的地方;最后,就是没有将东星国旅和航空往来的债务认定是航空的债务。谢认为这是兰拒绝重组的三个原因。

  “在东星就要自然破产时,国航给了他5000万,他却反咬,还诽谤。”谢小青说,“这是现代版农夫和蛇的故事。”

  兰世立另一面

  “我们主要是举报袁善腊,谢小青这个时候跳出来,是以一个搅局者的身份来干扰大家的视线。”兰剑敏说,“必要的时候,我们会拿出新的证据来进行反击。”

  自从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来实名举报袁善腊后,她一直不敢回到自己的家乡武汉。“这是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这个身兼东星集团总裁助理和兰世立侄女两重身份的80后女孩通过网络告诉记者。

  兰世立商业帝国的坍塌,不仅让4000多名员工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也改变了兰剑敏人生的运行轨迹。在兰世立因为逃避追缴税款罪而入狱、东星集团分崩离析之际,远在新加坡从事金融业的兰剑敏临危受命出任东星集团总裁助理兼新闻发言人,全权负责掌管东星一切业务,而在此之前,这个工作一直由她父亲兰宏旺执行。

  就在9月1日举报事件后,兰宏旺曾在乌龙泉矿接受媒体采访,他说:“弟弟被打后,我决定反击了,所以我们决定对外开发布会,虽然并未经过兰总的授权同意。”

  这一说法遭到兰剑敏否认,她说:“我爸就是喜欢对着媒体乱说话,我叔就是怕他说错话,被记者写出去会让我们很被动,才把企业的管理权交给我。”

  “其实我是去年9月份回的东星,到现在刚刚一年。”兰剑敏说。而就在这个9月,她以兰世立的名义实名举报袁善腊,引发了社会对东星事件的又一次关注。

  “实名举报之前我也想过,肯定会有人说兰总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我甚至都想过大家会认为我们在炒作。”兰剑敏说,“但兰总的身体很差,在监狱里遭到的对待不太好,我们没办法才举报。”

  据一名与其熟悉的人透露,兰剑敏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后到新加坡读研究生,跟兰世立其他亲人一样,她并没有得到二叔的格外关照。“兰世立除了帮她办了出国护照之外,其他的事项都是靠她自己,非常不容易。”该人士说。

  自从实名举报之后,家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见过兰世立。而现在兰剑敏正在忙于协助律师向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申请会见。

  “去年4月份判刑之后,监狱就曾以兰总是新加坡公民为由不给我们会见;而在今年2月份我们起诉民航中南局之后,会见兰总也变得特别困难。”兰剑敏说,“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不断地磨,尽量去争取。”

  “虽然因为兰总以前没有给家人什么照顾,大家对他有所怨言,但是我们都还是希望他好的。”兰剑敏这样解释在东星最为危难的时刻自己挺身而出的原因。据其讲述,兰世立在去年入狱前曾被取保候审,在获得自由期间想做的第一件事是想送家人每人一套房子。

  “虽然他几乎每年都在说这样一句话,可是十几年真的没有实现过,所以后来我爸他们听起来都觉得像笑话。”兰剑敏说,“但是这次我们感受到了,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内疚,但是那个时候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所以这个愿望20年了,他到现在也没有实现。”

  在兰剑敏看来,叔叔兰世立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刚开始追求理想的时候是渴望成功,到后来,他可能已经忘了最初追求的目标—可能仅仅只是让家人获得幸福,但他总是觉得自己还在路上,还要更成功,总是忘了与家人去分享这种幸福。”

(责任编辑:刘玉洲)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