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中心 > 公司报道 > 搜狐企业家论坛2011年会 > 搜狐企业家论坛2011年会嘉宾精彩发言

李稻葵:中国不能将美国视为现代市场经济样板

2011年11月05日19:24
来源:搜狐财经
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来源:搜狐财经)
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来源:搜狐财经)

  2011年11月5日,云集50余名精英企业家和重量级经济学家的搜狐企业家论坛年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再平衡、动增长:不确定年代的确定"为主题。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在论坛上表示,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这个时代,在经济金融领域是一个乱世,归根结底应该是西方危机,以往我们把美国当成好的市场经济代表,但是现在这个认知需要重新思考。

  我们所面临的时代是经济乱世 也是西方的危机

  首先我想讲一个观点,从咱们题目开始讲,不确定时代,不确定时代这个题目非常好。在我看来,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这个时代,可能是在经济领域,在金融领域,是一个乱世,用乱世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乱到什么程度?乱到1929年至1933年这个阶段,这个时间。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管在媒体界,还是学术界,还是政府,还是企业,你我都赶上经济乱世,这个乱世本质是什么?我们曾经说金融危机,有人说是后危机时代,现在看来都不够准确。这个乱世的根本,我觉得最恰当的总结,应该是说西方的危机。

  从08年的雷曼兄弟公司的倒台,到今天的各国的债务危机,到刚刚结束的G20的会议,还有之前10月26号欧盟领导人的会议,包括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这一切一切的告诉我们,西方发达国家正酝酿着重要的变化。这个变化不仅仅是在金融领域经济领域,也涉及到社会领域。社会的思潮在改变,老百姓的想法在改变,这个改变在未来一定会涉及到它的政府的政治领导人政策的改变,一定会涉及到未来若干年发达国家经济走势的改变。

  发达国家的问题核心何在那?核心不仅仅是金融危机,不仅仅是财政的赤字,问题出现在过去二十年全球化竞争中所掩盖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过去十几年经济高速发展中,这个矛盾被掩盖了,现在终于通过各种方式爆发出来。看看占领华尔街运动,有人抱怨不平等,有人抱怨政治家没有代表他们的利益,有人抱怨华尔街的贪婪,声音是非常多的,就连哈佛大学精英之精英高等院校,最新的消息,在经济学理这个课程上,有50个学生集体出走。这反映的是社会的思潮在改变,年轻人在思考,根本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根本的问题是他基本的社会制度没有跟上全球化的发展。

  问题出在教育领域,中小学的教育没有跟上全球化的发展,大学的教育除了哈佛,斯坦福这些大学之后,大量大学面临着危机,25%辍学率,使得社会出现二元化倾向,一部分的搞高科技,搞金融这一部分工程师,这一部分的经理,这一部分企业在全球化竞争中获得了收益,但是却有大量平民在全球化竞争中失去工作,责任不在中国,责任不在印度,而是西方自己没有跟上全球化的步伐,是基础制度出现了问题。

  当然,在整个西方体制里并不是完全漆黑一片,德国大经济体,八千万人口,现在经济情况非常好,连续十个月失业率不断下降,除了八月份美债危机之后一定是往上走的。

  总的来说西方这场危机一定会导致两个后果,一个是国内的政治和政策向左转,增加对国内各种部门的干预。第二国际政策向右转,一定会针对中国,包括印度等等新兴的国家产生出各种各样的话题,今天是汇率,明天是知识产权保护,后天是资本市场的开放等等,这就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不确定时代。

  中国不能把美国做为现代市场经济的样板

  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我们应该提出合适的问题,我经常感到我们的教育体制,往往过分的要求学生去解题,包括奥数,解题有什么用,解题当然有一定用处,但是往往不要忘记,往往我们回答什么问题,这决定着我们的精力放在什么地方,提出一个正确的问题,它的含义比解决问题还要重要,这当然也是我们教育体系的一个缺陷。在我看来,我们必须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新问题,是十几年前,我们的老前辈们我们从事改革的老前辈们,经济学家已经提出,我从另一个角度试图回答。到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市场经济?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我们改革方向何在?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提出,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能回答好的话,对于今天房地产调控,对于今天中小企业解困,我想一切一切都有了方向性的答案,都可以顺势而解。

  这个问题吴敬琏老先生十几年前提出的,他答案很简单,当然我们需要好的市场经济,我们不需要坏的市场经济,但是这个答案可能稍微简单一点,我们还要问好的市场经济特点是什么?到底有什么基本特点?在过去很长的时间之内,我觉得我们中国经济学界,我们的学者们,无形中的自觉不自觉把拉丁美洲作为坏市场经济的代表,我们把美国当成好的市场经济代表,这个认知可能不够全面。

  的确美国就人均水平来看,是当今世界人均水平最高的,人均GDP最高的大国。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在人均GDP水平上超过了美国,包括日本,日本20年前,大家以为能够超过美国,但是后来停顿了。日本的人均GDP在三万美元左右,美国人在四万多美元左右。

  所以我们的问题,把刚刚问题再演化一遍,我们需要什么样现代化市场经济制度,从而使我们这个国家不仅在总量上,而且在人均水平上,在国民素质上,在每一个百姓平均发展的机会上,能够达到甚至于超越美国的水平。但是不幸的是过去若干年,我们无形中把美国样板当成现代市场经济的样板。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金融危机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做法,这样一个想法是有问题的。美国经济学家们自己告诉我们,他们自己有答案。他们说我们是特殊的,在美国经济史研究过程中,他们有一个专有名词,美国例外论。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是三面环海的国家,跟其他国家没有可比性,因此美国国家崇尚个人自由,经济制度有它具体的特点,自然资源相对丰富,当然不足以成为我们的样板。

  因此,我们看到房地产的发展,我们能学美国吗?完全像美国那个模式,完全靠市场方式解决房地产发展的问题?答案是什么?看得很清楚08年之前出现房地产泡沫,英国也出现类似的问题,几乎全世界的所有金融危机都是房地产的泡沫所带来的。

  全世界在房地产问题上处理得比较好的国家很少很少,大国里德国是个例外,值得我们去深思,值得我们去研究。德国房地产从来没出现过问题,德国统一以后花巨大精力解决劳动力市场自由化的问题,这个问题一解决,马上它的经济焕发了活力。不能无形中把美国发展模式定位在我们的目标,我们眼光应该超越美国,应该多看一看德国的、新加坡,多看一看甚至于爱尔兰,甚至于智利,拉美国家不是铁板一块,致力是拉美的德国,经济运行情况非常稳定,政策层面不谈,经济层面宏观管理非常审慎,是有一套办法的。所以我们眼光必须要放远。

  房地产与汽车限购并非反市场 而是代表一种探索

  就中国今天情况而言,最缺的是什么?如果眼光放在建立现代化,高效率市场经济制度来看,我们缺什么呢?我想我们最缺的是一系列现代市场经济的基础的制度的建设。我们认为市场经济只要放开了就是市场经济了,金融自由化,地产全靠市场,把医院推向市场,让医院自己寻找财源,这就是市场经济,完全是错误的。相反在医疗,在教育,在房地产在金融监管等等方面,包括交通,特大城市交通问题上,必须要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我们还刚刚启蒙,我呼吁同行一定要思想解放,多看看其他国家先进的例子。

  房地产出现限购,于是有人讲这是反市场的,这是开倒车,的确限购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行政手段,但是这个行政手段目的何在?不就是在各种各样政策失效之后才推出政策吗?现在目的无非是先短期内打击一下,缓解一下老百姓认为房价只升不降,把房地产变身为投资工具。包括北京限车的政策,它的背后事实上代表着一种探索,如何从现在无序,明显出现问题,出现泡沫不可持续的问题出现了一个办法。

  教育更是如此,中小学教育,中国的教育最差的是中小学,大学倒不是最差的。我个人观点大学基本上国际化了,尤其在本科生教学阶段,相当国际化,课本都是跟国外一样,也搞启发式教育,也搞批判性思维。但是问题在于我们原材料处了问题个我们进大学的学生是经过中小学严格竞争出来的学生,对学习丧失了动力,天天算技巧,而不是看大图象,天天被父母,被老师逼着学习,丧失学习动力和创新的动力,这是中小学基本问题,怎么改革,如何保证我们办学积极性,同时不要过分竞争,找出一条行之有效选拔人才方式,我没有答案,但是我提出一个问题。

  与此同时,医疗的问题、健康的问题也非常重要。美国财政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小的问题,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健康如何发展,如果单纯控制美国的财政预算的话,应该能够比较快的平衡财政赤字,但是医疗支出这是最充满不确定性的。所以中国的健康体制,卫生体制如何改变,一定要目标定得高一点,超越现在的发达国家的一些做法。要看做自己的符合自己国情,符合现代化市场经济发展一套基础设施,等等等等。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看,今天的经济政策我觉得我们心态放松点,增长速度下滑一点怕什么?去年是10.4,今年预测是9.2%,明年是8.5%,不低了,8.5增长速度不低了。

  在一个适当的增长速度的环境下可能最适合于进行改革的,太快没有心思,政府没有动力,钱来得太容易,税收涨得太快。太慢就业问题出现了压力。所以一个适中的,在来看到8%,8.5%增长速度这样一个环境下推动改革是最好的,这就是我想未来若干年可能会出现的一个格局,增长速度相对放缓。增长速度放缓还有一个好处,让印度人当一回老大,印度提出目标9%,好得狠,咱们搞个8%,让印度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把压力转给他,印度人愿意讲话就讲,好得狠,有什么不好,非要争第一干嘛,我们心态应该放松,包括中小企业的问题。

  要兼并重组很正常 中小企业们应该主动求变

  我稍微讲一点与众不同的观点,我认为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本质上讲大企业必须要兼并重组的过程。全球五百强,财富五百强,财富五百强评一百年下来只有17家是生存下来,中间都换了。因为中间的经济结构不断调整,所以大企业面临着兼并、重组的调整,必须要完成。小企业呢?小企业必须要消失一批,问题是在于要新企业必须进来,我经常打个比喻,就好象人的骨骼一样。人到十年到十五年换一遍,人的皮肤可能一个月半个月换一遍,人体要保持骨骼健康,保持皮肤健康,必须要有新的组织结构,新的细胞产生。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帮助年轻人,包括新企业,进入,而不仅仅是就现有的中小企业,现有的中小企业过去为什么没有融资难的问题,成立的时候具有朝气,成立的时候具有商业价值,商业前景,现在商业前景没有了,必须面临着改革,必须面临着创新,但不是每个中小企业可以过这一关,我这个话并不是中小企业家们只能死路一条,我的意思是说中小企业们你们应该主动求变,当你看到这个产业已经出现了你死我活红海的情况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退出来,是不是把资金退出来之后,或者通过兼并方式,或者转产方式跟年轻人在一起去创办新的企业,而不是简单的融资,要借钱,要维系。必须在制度建设上下功夫,这个过程中不能过快追求增长速度,必须要有一个比较长远的眼光,要有一个比较平衡的心态。

  中国事实上正在改变世界

  第二个问题,我想跟各位交流的,那就是既然我们处在一个动荡之中。既然你我生活在一个经济金融的乱市,那我的问题是你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儿子们、孙子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经济格局之中呢?你我最理想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问这个问题有人可能会觉得这个问题太学术化了,太天真了,你我能影响那个世界吗?我告诉大家,事实上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事实上正在改变世界啊。我们的3.2万亿外汇储备,不就是放在美国吗?不就是买美国国债券,不就是帮助美国经济在恢复,我们大量国债券,有一部分买的欧元定价的产品,不就是支持欧洲吗?不是我们想不了想,我们已经做了。既然做了难道不把事情搞清楚一点,不能主动一点吗?很多的事情必须这么想,未来的十年是便的十年,未来的十年对未来五十年的经济格局,绝对有重大影响的。

  希望在座每一个人,企业家也好,学者也好,有一点历史感,还要有历史创造感。我一个好朋友哈佛大学经济史教授,福克森写过一本书,我认为他写的最好一本书,这本书提出大胆的问题。假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他的结局不是英国人赢了,是德国人赢了,世界是什么格局?还有前苏联吗?还有冷战吗?还有欧元吗?美国地位跟今天是一样的吗?全球化是不是早就实现了呢?这个问题我觉得发人深省,他的答案我们不统一,但是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们不能改变历史,我们问这种假设的问题目的是为了今天,搞清楚每一个会议,每一个论坛,每一个国际场合,我们政策,我们的提议有什么影响,必须要有这种历史感。

  如果有这种历史感,如果各位同意我这个说法的话,我们可以看今天这个世界,今天这个世界欧洲碰到了困难,那么欧洲和英国、美国是完全的铁板一块的吗?肯定不是。你看今天的美国和英国,共同反对,应该直到昨天下午之前,至少公开表态都是共同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扩充,不希望出钱资助欧洲。欧洲学者说我们要退出欧盟,不需要超级智商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显然不是一块。

  谁是欧洲的老大?是法国吗?法国当然重要,但是法国和德国可以抗衡吗?当然是德国,德国八千万人口,强大的制造业,严谨经济管理体制,包括房地产体制,包括相对严谨财政体制,所以德国是欧洲的老大。在问一下,我们希望格局是什么,是多元化世界还是单元化世界,作为学者,完全不代表任何政府思维。作为学者,我想我们的答案我们需要欢迎的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我们不希望某一个大国变得如此强大,什么事情他可以说了算,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我们可以看清楚今天我们对欧债危机应该是什么态度。但是不是说没条件全部救欧洲,救欧洲跟救温州不矛盾,温州小不点,一千亿美元足够搞定,当然救不救另说。当然欧洲是另一个话题,不矛盾。

  所以我的答案已经基本清楚,请大家,自己琢磨这个事情。在什么条件下,中国应不应该积极的参与新的国际格局的变化?这就是我想今天应该思考两大问题。

  这两大问题有一个共同点,站在今天必须要看到明天后天,我们今天的每一个决策,必须放在大的格局里来看,必须要看历史观,必须要有一种变化感,必须要有参与感,我相信我们这个论坛,在这个问题上,在如何应对不确定性,在如何应对不确定的明天这个问题上,我相信取得了很多的进展,我也希望在很久的未来,我们能够记住今天的讨论。

(责任编辑:克伟)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