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业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超级技工走俏

2012年11月15日15:55
作者:《赢周刊》
原标题 [超级技工走俏]

  俗话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在如今的人才市场上却是“伯乐无数,千里马寥寥”,即便开出上万元月薪,企业也难觅技有所值的熟练技工。而在手握“金刚钻”的超级技工眼里看到的不仅是月薪的价码,他们更注重企业的软件硬件、个人的上升空间及其他福利待遇。

  当下,珠三角某些领域的高级技工宛若皇帝的女儿,从来不愁嫁。在服装行业,熟练车工月薪4000元以上,高级打版师6000元以上,甚至月薪过万元。而在利润更加丰厚的珠宝行业,高级技工的月薪普遍在6000元到2万元之间,珠宝镶嵌师平均月薪1万元至1.8万元,有的玉雕师可拿到5万元月薪。为了招到超级技工,企业争相打出各种极具诱惑的待遇牌,除了耀眼的高薪,还有伙食、住房补贴及带薪假期、公费旅游。

  当然,生产线上的高薪蓝领的优遇来之不易,这些能拿得起高薪的技工大多在特定的岗位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二十多年,有的还落下一身职业病,这让后来者有所惧怕。加之这一群体社会认可度低,再高薪的技工也是工人,是蓝领,始终不如普通白领体面。于是在很多行业中,技工的接替出现断档,青黄不接,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壮大、行业的进步。

  生产线上的高薪蓝领

  技术蓝领薪资水平超普通白领

  在东莞一家专做针织毛衣的工厂里,机器将毛衣前后片、袖子等织成片后,需要人工进行缝合,而人工缝合针脚的细腻规整程度决定着成品的质量。此岗位需要的是熟练的手工缝纫技巧和细心耐心,工厂的老板开出8000元的月薪,但应者寥寥,车间里只有几位50多岁的阿姨在忙活。

  “招工难,招有技术的工人更难。”这位老板感慨“有钱花不出去”之苦。

  出高薪也招不到人,这在珠三角企业中并非个案。在众多本专科毕业生为月薪仅2000-3000元的办公室白领职位纠结不已的同时,制造企业却对一些生产线上的熟手技工岗位开出了令人艳羡的高薪:5000、8000甚至月薪过万元,还有极少数职位5万元的月薪令许多企业高管也自愧弗如。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高级技工占工人总数的比例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高级技工缺口巨大,这种现状使得技工薪酬水准水涨船高。在长三角和珠三角,技工月薪中位值已经超过4600元,超过同期的本科毕业生起薪,高级技工月薪过万元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调研数据显示,技工月薪高位值几乎全部超过5000元,2012年上半年技工涨薪幅度最高的是成都,达到25.3%,月薪中位值达到4320元。

  在服装行业,熟练车工月薪4000元以上,高级打版师6000元以上,甚至月薪过万;在制鞋业,面/底版师月薪3000至8000元,有企业对夹包头岗位开出9000元月薪;在热处理行业,金相分析师和模具失效分析师月薪达4000元以上;在家具行业,需要手工雕花的实木和红木家具企业可为技工付出两三万元的月薪;而在利润更加丰厚的珠宝行业,无论是钻石、翡翠加工企业,还是金银首饰加工厂,高级技工的月薪普遍在6000元到2万元之间,珠宝镶嵌师平均月薪1万至1.8万,有的玉雕师可拿到5万元月薪。

  除了耀眼的高薪,还有伙食、住房补贴,还有带薪假期、公费旅游,总之,为了招到千里马,企业争相打出各种极具诱惑的待遇牌。但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瓷器活儿?”能适合企业要求的熟练技工少之又少。

  珠三角工厂求贤若渴

  某人才市场副总经理赵女士表示,相对普工招聘而言,各级技工招聘的难度更大,像机械类的工厂,对车、铣、刨、磨工求贤若渴,而箱、包、鞋、制衣厂则对版师、工艺员等岗位需求明显,尤其是有两三年经验的专业人才特别难招,毕业生的实际操作水平又很难满足企业需求,造成目前这一供求矛盾突出。赵女士认为,尤其是近两年经济环境不好,一些小企业利润空间降低后,员工待遇和工作环境无法得到改善,因此专业的技术人员将更加难招。

  常年研究珠三角劳动力问题专家、浙江大学博士杨天保认为,劳动力价格上扬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产业结构升级换代的必然趋势。“企业一方的‘天价’对应的是劳动力一方的‘高技术水准’,如果没有‘高水准’,无法拿到足够报酬。”

  记者采访的多家企业证实了这一点。广州一家服装企业老板告诉记者:“尽管招聘广告如火如荼,应聘者比之前多了几倍,但真正能够满足我们需求的不多,往往是说得很好,一上手就不行。”

  东莞某家具企业总经理李先生也表示:“以最高工资,招聘最好的技术产业工人,做最好的红木家具。但目前能够达到这样水准的技术工人少之又少。”记者采访获悉,红木家具生产包括打胚、五片锯、铣床、台镂、刮磨、磨光等几十道工序,每一道工序不仅需要时间、阅历、经验的积累,更需要相当程度的耐心。

  另一方面,企业还要努力留住能够达到水准的技工,适时奖励,经常涨薪,“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好的技工可遇不可求,如果一个熟手技工被别的企业挖走,对我们就是极大的损失。”

  “如果不给他们开高薪,他们几个人合起来,辞职自己开工厂,工业区找厂房、珠宝城租档口都不是难事,钱不够了也能贷款;最后我们不但失了工作能手,还多了个竞争对手。”深圳、佛山珠宝行业的老板们表达了更深的忧虑。

  企业青睐什么样的技工?

  无论各行各业,能够拿到企业开出的高薪的技工年龄大多在30岁以上,在同行业内有8至10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性强,工作专注效率很高,有较强的质量意识和责任观念,不需要被监督也能很好地完成工作。甚至可以这样说,这一群体掌握着生产线上的关键环节,他们的技术直接影响到成品的质量。

  要想成为一名高级技工,也许不需要专业高深的理论知识,但最基层的摸爬滚打是必须的,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几年。熟能生巧,经验出真知,这在生产领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如熟练的车工、高级打版师,没有成年累月与各种面料亲密培养出来的手感和曾经的失误,就难以做到如今的游刃有余。

  在热处理行业,担任金相分析师和模具失效分析师的技术人员不仅需要多年的工作经验,还必须要有相关专业理论知识,对各种材料的性能了如指掌。如果说电焊工相当于热处理行业的外科医生,那么金相分析师与模具失效分析师就相当于内科医生,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多年经验对金属材料在热处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诊断,然后开出处方,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广州德诺威测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兆辉看来,要成为一名能达到其企业要求的合格技工,条件不易达到,一是个人素质,包括对工作的热爱、耐心和专注;二是足够丰富的工作经验,至少要十年左右;三是严格的专业培训,在工作三四年后,对各种工艺都有了基本了解地前提下,进行材料科学方面的知识培训与热处理专业技能培训,是成长为一个优秀热处理技师的必经之路。

  在机械化、规模化大行天下的家具业,传统手工却扮演着为产品增加附加值的角色。“对于板式家具来说,确实工业化程度很高,基本上靠机器作业,用不着多少技工。”业内人士分析,在以个性化为特色的实木和红木家具企业,手工木工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但现实状况是,这些家具企业很难找到他们需要的人才。

  具有国家一级职业资格资质的高级技工正成为家具企业的“抢手货”,市场对手工木工的“渴求”导致了他们工资的高涨。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熟练家具技工的工资一路飙升,从一天30元涨到100元再到300元、400元。在一些需要手工雕刻的家具企业,一个好的技工月薪甚至可以达到两三万元。

  而在原材料十分珍贵的珠宝行业,对高级技工更是万分渴求。在佛山、深圳、东莞、广州番禺等地,无论是半成品加工企业(如钻石、翡翠镶嵌企业),还是纯生产型企业(如金银首饰),均没有出现大型机器,工人均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运用各类小型工具自主加工,水磨、掐丝、刀刻等传统加工手法屡见不鲜。

  由于行业的特殊性,珠宝生产对工人提出了较高的技术要求,不仅手底下的工作要娴熟细腻,而且要通达地质知识、熟悉矿物特点,能根据宝石的纹理与结构加以加工;高级技工甚至要懂得选料配料、因材施料,能够最大化地帮助老板节约成本;深一刀,浅一刀,结果可能会相差几千甚至上万元。这深入浅出、出神入化的刀上功夫,没有多年的修炼,仅靠纸上谈兵是无法掌握的。今年31岁的陈师傅,是广东佛山南海元亨利玉器厂的玉雕师,外表看起来与服装厂、玩具厂的工人没什么区别。但陈师傅的每月5万元薪水令大学毕业生羡慕不已。

  揭阳一家翡翠加工厂老板宣称:“谁想去进修成为一名翡翠珠宝技工?我出钱送你去学,然后高薪聘请你。”

  高薪难解技工荒

  高薪诱饵并没有钓到多少条大鱼。业内人士认为,这与当前的社会环境、传统观念、行业现状都有关系。

  深圳一家珠宝企业人事专员刘先生分析了招聘熟手遇冷的原因。首先,首饰行业技术人才有限,熟手技工成长周期过长。因为客户对产品质量、损耗等的要求特别严,通常企业为控制成本不愿自己花精力培养,人才往往都是走捷径在业内“抢”、或是“挖”,造成资源不足,同时又供需失衡。另一方面,由于近两年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价格频频出现“过山车”行情,企业生产的稳定性大不如从前,员工特别是熟手技工出于保护自身权益,薪酬开价普遍看涨。

  家具业同样如此。各个家具企业不愿意花费成本来培养技工,也是技工人才短缺的一个重要原因。

  “只要会操作机器就行了,会那么多技艺有什么用?”天美家具总经理王宏表示,如今在普遍推行半自动化和自动化生产的家具企业,70%的劳动都被设备代替,除了红木家具还需要比较好的雕刻工以外,生产线其实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手工木工,这种状况使得很多企业对技术人才不太重视,“很多企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培养了技工人才,转眼间又被别的企业以高薪挖走,这种情况不改变,家具行业的人才问题就难以解决。如果各个企业都在培养技工,就不怕被挖角了”。

  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社会环境的影响。现在的年轻人对技术类工种不太“感冒”,不愿静下心来学习。事实上,过去的木匠都是由师傅带很多年才能出师,现在这样的师傅都难找了,徒弟更没有这种耐心。“在制造业非常发达的德国,年轻人以成为一名好的技术工人为荣。但在中国,年轻人都认为当技工没有出息。”因此,要改变技工短缺的形势,转变年轻人的错误观念非常重要。

  张兆辉也认为,技工通常工作环境差,比如热处理技工需要长期在高温环境中工作,工作强度大,压力大,同时,社会对这一群体的认可度又低,很难激起年轻人俯下身子踏实学一门技术的决心。确实如此,技术工人的薪水虽然水涨船高,但社会地位比之前却不升反降。

  唐师傅是上世纪70年代初从农村招工进现在的工厂,成为一名“产业工人”。到工厂上班后,他就是正式的“国家编制”了,村里人很羡慕,父母以此为荣,介绍对象的踏破门槛。对他来说,虽然每月工资才20多元,但“那个时代工人的地位很高,很受社会尊重,当上工人是一件很荣耀的事,不亚于考上大学”。

  这种荣耀在上世纪90年代发生了根本性转变,那时候的工人非但不会感到自豪,反而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广州一家服装生产企业的段老板非常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宁可当低薪白领也不做高薪技工的心态。他表示,改革开放初期,农村的孩子为了温饱而出门打工,踏踏实实地在工厂学技术,慢慢成长为熟手或高级技工;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在生产线上经历过加班熬夜之苦的父母不愿再让儿女受这样的苦,宁可让他们当个月薪只有两三千元的办公室白领,也不愿意让他们在嘈杂的车间里领五六千元的高薪。

  胡富成在东莞厚街镇一家企业任工程部主管,他的月薪由最初的800元涨到8000元。在模具行业磨砺了十多年后,其“衣领”已开始泛出“金”色光芒。他认为,只要学好现代化的操作技术,其身价就有可能增长十倍。不过,胡富成也不认为自己的地位也随之提高了。他的担忧是自己的生活很不安稳,工作也没有保障。

  许多高薪技工也有同感,他们不认为其社会地位会与自己的工资增幅一样有明显的提高。甚至一些获得“五一劳动奖章”、“青年岗位能手”、“省劳模”等诸多荣誉的技工也有这种想法。

  一项调查表明,超过30%的蓝领认为其社会地位有所下降,他们的工作不像公务员、商务人士那么体面。

  “你做得再好,终究还是‘工人’的身份。”这是许多技工的普遍心态。

  企业如何留住技工?

  优秀技工的缺乏不仅是企业的损失,对产业转型升级也是很大阻碍。因此,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社会各界都在出谋划策。

  段老板认为,技工的断层将加速行业进行结构转变,优化产业结构,如今珠三角技工工资已超过长三角,中西部地区也缩小了与珠用角的差距,许多技术工人宁愿在家乡的工厂里守着父母老婆孩子,省赚几百块钱也愿意。在这样的现状下,工厂可以考虑内迁,以降低用工成本,事实上许多企业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因此,技工的暂时断层有可能导致整个行业的区域结构发生变化。

  张兆辉则认为,应该加大对技术型院校的投入,以便于其合理地设置产业发展需要的学科和技能培训科目。

  一位技校的招生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现在都是市场化办学,国家对技校投入非常有限,导致许多技校资金不足,无力购买大型教学设备,无钱招聘有资格的老师傅、老工程师现场教学,设备和师资的严重缺乏最终造成了技校学生只会纸上谈兵的恶果。针对这种情况,有些有实力的企业干脆自己出资办学,自己培养人才自己用,也会划出专项资金对在职员工进行培训。

  还有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对技工的依赖程度,花了大力气去研发使用技术设备,并把复杂的生产链条拆解为易操作、分步骤的流水式生产线。一来,提高了生产设备的制造效率和质量水平,能减少对技工人数的要求,也能获得更优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二来,流水式生产线的每个生产岗位都被简化为难度不大的任务,除了核心工艺的关键岗位仍需要熟练技工之外,大部分岗位任务都可以由年轻的新手执行。中山一家卫浴生产企业更绝,该厂有很多自行研发改装了的设备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其它同行无法抄袭,该厂老板也无需担忧技工流失、难招的问题。

  为了留住优秀的技术人才,许多企业还为这些生产线上的高级蓝领设计了可以“改变颜色”的通道,那就是让具备管理能力的技工走上领导岗位,这不仅是对其本人的认可,对仍在生产线上奋战的其他技工也是一种激励。

  重视技术人才的理念也在部分地方政府的政策中得到体现。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技术工人紧缺的问题一直存在,为吸引留住技工人才,中山一直在人才入户等政策方面予以倾斜,如高级技工人才直接准入中山户口。为吸引及留住更多技工人才,针对中级技工人才等,将考虑加大积分入户的权重。

  专家倡实施“蓝领战略”造就中产技工阶层

  □赢周刊记者 朱卫卫

  最近,经济学家龙永图在一次公开论坛上建议,国家应该加快实施让技工富起来的“蓝领战略”,以应对世界性新产业、新技术、新工艺的变革,在加快“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换之中,造就以技工为主体的中产阶层。

  随着国内产业转型,产品升级正成为企业努力的方向,加快制造业的发展、升级步伐成为提高“中国制造”整体能力和水平的重要内容,而承担“中国制造”向上攀登重要使命的技工队伍成为决定性因素。优秀蓝领工人具有宝贵的价值,是“中国制造”能否跻身世界先进水平并保持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根。产业可以转移,但产业的根不能转移,也就是说优秀的蓝领工人不能转移。

  目前企业的技工绝大多数都是“70后”、“80后”的农民工,与其父辈相比,所受到的教育程度要高,社会见识和知识面较广,对未来生活的期待和规划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设计,相应地对自己权利的维护,对政府责任的诉求更高。正是他们认知能力的提升促进和激发了他们劳动技能的高水平,已成长为企业生产经营的主力军,不少人的年收入已经超过白领。

  随着技能水平的不断提高,蓝领技工的收入也是“水涨船高”。蓝领技工在社会经济生活之中的不可替代性决定了必须重视提高他们的工资性收入,以稳定企业的生产经营。而地方政府在善待农民技工的问题上适时推出“蓝领战略”通过加大技术培训的力度,造就企业急需的技工人才,在提升技工素质和待遇政策的同时,把蓝领技工人才打造成新生的中产阶层,这是在企业的劳动成本上升、社会劳动红利锐减倒逼之下的政策供给让技工和高级技工们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跨进中产阶层行列,成为推动“中国制造”更上一层楼的现实选择。

  从欧美国家的历史来看,在完成初级工业化后,经济富裕效应在制造了一大批企业精英成为中产阶层之后,由于企业对技工需求的不可替代性,企业必须拿出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与技工人才分享,这种溢出效率造成了财富分配开始向产业工人中具有高技能的技术工人等群体扩散,一些技术工人由于掌握了专业技术而成为第一批享受中高收入收益权的社会成员。由于产业工人数量庞大,他们收入的增加和社会地位的改善,使欧美社会的中产阶级化具有了规模意义,也是欧美能够形成“橄榄型社会”中产阶层占大头的主要原因。

  今天,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开始步入造就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富裕型社会。这其中,创造了社会巨大经济价值的技工人才正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着自己在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地位和形象,尤其是在“技工荒”比较凸显的当下,由于市场这只“无形之手”的有机调动,技工、高级技工成了企业生产经营中的“香饽饽”。企业以提供更高的薪水、更安全的工作环境、更有前景的职业能力塑造来吸引技工和高级技工;地方政府也可启动那只“有形之手”,在技工入户、解决保障房、社会保障、孩子入学优惠等等方面提供帮助,与企业的动作形成合力。企业和政府对技术工人和高技能人才多项激励政策的实施,推动他们迈进中产阶层,当是社会进步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极品女士第3季

搜狐自制-极品女士3

主演:于莎莎/大鹏/陈伟霆/姚晨/郭采洁/夏雨
勇敢的心

大结局-勇敢的心

主演:杨志刚/杜若溪/王奎荣/于毅/寇振海
巡夜人日志

独家韩剧-巡夜人日志

主演:丁一宇/郑允浩/高胜熙/徐艺智

热映-功夫

主演:周星驰/元秋/元华/黄圣依
超凡蜘蛛侠2

超凡蜘蛛侠2

马克·韦布

《宝贝你好》

直击新生儿脐带血采集

《说出你的故事》

钟丽缇曝考拉出生遇险

《十足女神范》

宣萱揭演艺圈秘辛

《WWE》

塞纳凯恩血腥乱斗

《爸爸请回答》

那威雪村撕破脸互掐

极品女士第三季

极品女士第三季第3集

匆匆那年第14集

匆匆那年第14集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张歆艺被砸吓坏袁弘

大鹏嘚吧嘚

国产神机完爆iPhone6

THE KELLY SHOW

盘点美剧女神罩杯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