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业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奢侈品造假链起底:广东工厂生产 朋友圈销售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曹晟源 肖夏

  当不少以“原单”“尾单”出现的“奢侈品”开始不断从微信朋友圈销售出去,当包括“海淘”等购物兴起,那些高洋上的高端时尚品牌越来越多涌入我们的生活中;当身边人全都背上了名牌包,用上了名牌用品后,你可知道这其中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也许,这其中大部分正是你知情或者不知情的高仿奢侈品,它们如今是以怎样的一种模式袭击着我们的生活?这条地下链条有多庞大?如何运作?

奢侈品造假链起底:广东工厂生产 朋友圈销售
奢侈品造假链起底:广东工厂生产 朋友圈销售

  秀恩爱,晒旅行,晒美食,甚至是转发各种心灵鸡汤一直是微信朋友圈的主要话题。直到有一天不经意间,你突然发现身边一些朋友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卖鞋、卖包、卖表、卖玉石……并且这类的微信号也越来越多。

  仔细观察这些朋友圈的店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几乎每天都会发布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商品,多时一天达十几条。大多数在朋友圈展示出来的商品被店主描述为“原单”或是“工厂货”,用较为通俗的话来说也就是较为高端的仿制品,做工精细的假货。

  而提到货品的来源,店主介绍,有些是在国外工厂出产后被专柜淘汰的,“也有些是按照原版一点点复刻的,皮料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完全看不出与原版不同”。而这些高仿的奢侈品,来源很多都指向广东的工厂。

  朋友圈里的“陈生”们

  店主Z小姐和每一位朋友圈的卖家一样,每天醒来邮箱里都会收到上家发来的各种商品照片和简短的推广介绍,Z小姐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商品的信息搬到朋友圈中。而对这些商品,Z小姐有时候也会进行筛选,保证商品在朋友圈中的受欢迎程度。

  Z小姐朋友圈的货源基本上都来自广州、深圳一带。一般情况下货源工厂只会与相熟并且有信誉的一级代理直接沟通,并且向一级代理供货收款,这些一级代理基本上都是货源工厂主的亲戚或是好友。

  “我的上家跟我说他自己是一级代理,不过按照这个人给我的价格来看,我觉得到我手上至少已经经过了两道。”Z小姐在谈到拿货的价格时表示,“不过这种货再加个几百块钱还是很容易卖出去的,我也没什么成本,所以对于拿货价格我基本上不用担心。”

  不久之前,为了探究这条产业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一个在微信朋友圈做高仿奢侈品手表的朋友试图联系上他的上家—一个自称是“陈生”的老板。在粤语中,“先生” 可以代表对一般男性的称呼。口语习惯省略“先”字,用姓+“生”称呼成年男子,如“黄生”、“李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来在采访中发现, “黄生”、“李生”等也成为了这些上下家之间联系的一种代号。

  其实在微信朋友圈做类似生意的,最忌讳的就是大家通过同一个上家进货销售。如果两个人朋友圈资源高度重合,加之这又是一个轻资本低门槛的活,下家对于自己的上家资源一般都较为保密。

  以一个希望进入这一行当“后辈”的身份,记者和“陈生”搭上了线。

  “陈生”在微信朋友圈里专注售卖高仿奢侈品手表,在他的产品单上按照石英表、机械表、带钻机械表等几个样式和不同的做工,手表基本售价在几百块至几千块不等。

  不仅仅如此,“陈生”还能够按照一些特殊癖好,比如没有钻的手表要镶满钻等类似的要求进行私人定制,所以“陈生”的生意一向不错。

  “你不需要囤货,我这边每天都会有一些产品的图片和介绍发给你,你直接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就行了。如果有人看上了,我这边会给你细节图,打钱过来之后我会直接从广州发货。”“陈生”向记者传授着微信朋友圈最基础的销售手段,“我给你的价格就是你的底价,至于你能卖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不过建议控制在几百块钱之内。”

  水很深的“海淘”

  和“陈生”一样,在国企工作的L先生闲暇之余也在进行着类似的生意,而他的上家就是工厂直接出货。

  因为和上家都是好朋友,所以L先生知道这些货物的销售渠道不仅仅在微信上。“微信也是近一两年才兴起的销售渠道,在此之前淘宝等线上平台上也有不少渠道。”

  目前,最火的渠道除了微信圈,还有很多所谓的“海淘”或是“海外代购”,有相当部分的货都是高仿品。

  “如果有朋友在法国或是意大利的就十分好操作,先将高仿品和高仿小票等包装整齐寄到海外,再让海外的朋友按照收货的地址直接发货便完成整个交易。” L先生说。

  还有一种方式更加方便,就是直接高仿一套海外商场消费的小票,连同包装好的高仿货物发给买家,对于不少没有海外购物经验的买家来说,这些小票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有曾经接触过“海淘”的买家也许会问,这些买手都信誓旦旦可以“专柜验货”。但在L先生看来这个所谓的“专柜验货”其实是无稽之谈。

  熟知其中奥秘的L先生笑称,目前国内的奢侈品专柜基本上都不支持所谓的“专柜验货”。而有验货服务的爱马仕,则在确认有验货需求后会将需要验货的包寄往总部,这其中高额的邮费是需要由提出验货方负责的。如果爱马仕总部发现包是假的,高仿产品会被当场销毁。

  最近几年类似唯品会、走秀网等奢侈品折扣电商的崛起,再次点燃了国人购买奢侈品的欲望,与此同时, “假货”“高仿”的质疑也一直不绝于耳。L先生透露,曾经有类似网站的高管对他这样表示:“如果要买奢侈品,不要去我们网站买。”

  记者试图证实这些电商产品的真假性,但一直没有得到准确的信息。

  这些高仿奢侈品最为神秘的渠道就是正规专卖店了,曾经有消息流传在正规专卖店买到假货。但是记者走访下来发现,如果高仿品出现在正规专卖店,必须是店员和货源单对单交易,并且保证知晓真相的人越少越好。但是至今也同样没有准确的消息可以证实。

  直击高仿货源地

  一般情况下,做销售的生意都是需要对货源有一定的了解,才能进行销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不看到货不放心和将投入大资金运作等为理由最终说服了“陈生”,在说定了时间之后记者开始了南下的旅程,没想到迎接记者的竟然是一个产业链健全、分工完善的高仿奢侈品制作、售卖圈子。

  出了机场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陈生”,在电话另一头的“陈生”也显得非常好客,在确定见面的地点和时间之后,“陈生”又将“你们完全不需要亲自来”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在记者再三执意要来看看时,“陈生”表示到时候见。

  记者按照陈生发来的地址来到了位于广州市火车站附近的南方钟表交易中心。

  但是此时“陈生”显然对记者此行的目的抱着更加谨慎的态度,到达指定的地方“陈生”并没有和记者相见,在来来回回的交涉未果后,“陈生”以“最近查得紧不方便见面为由”委婉的拒绝了记者的来访,电话那头最后传来的是“哗哗哗”的麻将洗牌声。

  然而,挂掉“陈生”的电话,记者发现原来和“陈生”相约的地方竟然都是做钟表生意的。会不会这里也有做高仿手表的?带着疑问和满心的期望,记者开始在这个钟表交易中心寻找高仿奢侈品手表。

  进入楼内,映入眼帘的是类似电脑大卖场一样的手表销售集散地,作为卖家的黄种人和前来扫货的白人黑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鉴于记者在名表方面的储备知识有限,同时也为了能和场内的卖家套出更多有用的内容,记者在稍微观察一阵之后便以一个高仿中间商的身份开始搭讪。

  “有欧米茄或是浪琴的手表么(注,这里所指的品牌皆为高仿)?”此前这片地区刚刚被白云区打假办进行过严打,不少带有名表LOGO的手表在柜台的显眼位置都很难找到。为了不让店主对记者的身份有所怀疑,记者翻看着每家店铺都会放着的名表年鉴,将话题丢给店主。

  “有啊!”一位女店主随口答道,“你要多少?”在几番价格和款式上的对话过后,女店主的谨慎让她很快认定记者并不是前来进货的,便低头玩起手机游戏。

  事实上,在这个钟表市场,国外买家占到了大多数,其中又以非洲和中东的买家为多。在一个国外买家刚刚结束交易的柜台,记者靠了上去。

  还是同样的对话开头,不同的是这家店主二话不说便从身下的椅子底下拉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塑料带一打开引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个包装较为完整的高仿手表。

  店主随手拿起一个印有浪琴LOGO的高仿手表介绍道:“石英机芯的190元,要背透机械机芯的360元,如果加钻的话再贵上60元。”

  “像你这样做微信朋友圈生意,还特意来一趟广州的人还真不多,很多人就是直接从我这边拿图开始做的。”得知记者有意做微信朋友圈的生意时,店主忙把手机拿出来熟练的点开二维码,“你加我微信吧,我这每天都会有产品的更新,你到时候直接发到你朋友圈就行,如果每个月从你这边走的量多,每块表还有一定的折扣。”

  随后,记者在市场中发现不少商户都在朋友圈进行着线上的销售,这个钟表交易中心周围还有几个钟表的集散地。太阳西下,包括顺丰等多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都在这里收货,他们从下午4点要忙到晚上11点,货物再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

  但这些人绝对不是这条产业链的顶端。

  神秘的上游工厂

  在附近的钟表交易中心的多家摊位询问下来,想去看货源的要求基本上都被店家婉拒。钟表销售不能进行溯源,记者将目光放到了朋友圈中另外一项销售主力—奢侈品皮具。

  高仿皮具的集中销售点也位于广州火车站的附近,其中以三元里的几家皮具中心为主。和手表的销售中心一样,因为这段时间查得严,不少商家都没有在显眼的地方摆放高仿奢侈品的皮具,只是在记者问及时才从角落或是不显眼的口袋中拿出。

  没聊几句记者便直入主题,希望可以在正式合作时先看看最主要的生产环节。

  “我们直接从厂家拿货,这个厂子就是我表哥开的。如果你真的想去工厂看的话,等以后我们的合作上正轨了,我可以和表哥商量下带你去参观。”一位王姓店主坦言,“希望你能理解,之前曾经有带生人去工厂参观过,但是随后打假办等部门就把工厂查了,所以现在对这种事情我们特别谨慎,就连我自己都不怎么会去工厂。”

  于是,记者决定自己直接寻找这些高仿产品的原料从哪里来。

  离开三元里的几个皮具交易中心,往三元里地铁站方向走过去,便是专门出售五金件和皮料的市场。这和皮具交易中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高仿皮具奢侈品产业链。

  一位个人手工皮具老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入门级奢侈品皮具所用到的皮料,在附近的这些皮料市场中都可以找到。”

  把这些皮料采购回去,根据包等皮具的款式进行打磨、上色之后,出来的效果和真品至少在外观上相差无几。

  “一个皮包除了皮料、做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五金件。一般的制作工厂在生产流程中的五金件环节都是需要外采。”上述王姓店主介绍道。一般能够制作高仿奢侈品五金件,并且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工厂并不像一般的企业对外进行广告宣传,其销售对象基本上都是业内熟悉的几家高仿奢侈品制作工厂。

  如果有新的订单来找,那也一定是通过熟人担保介绍。

  这就导致除了高仿奢侈品成品的制作环节,五金采购也成为高仿奢侈品生产中最为神秘的环节之一。

  M小姐是另一个在微信朋友圈中销售高仿奢侈品的卖家,在一次机缘巧合下,M小姐和做高仿奢侈品的远房亲戚搭上了线,和亲戚做了深度交流并且亲赴广州,在了解了相关流程和生产情况后,M小姐决定将这个当成一个重要的副业来做。

  值得注意的是,M小姐虽然亲赴广州进行过考察,但是也没能在制作高仿奢侈品的现场一探究竟。“基本不会让你看到的。”她说。

  小票、包装和五金:一个都不能少的高仿配套生意

  当钟表市场和皮包城的摊位在傍晚时分纷纷拉下门帘时,高仿生意另一个环节才刚刚在三元里的小巷中拉开帷幕。

  皮包城和钟表市场附近的街边突然出现了发票打印的身影;几步以外的几家包装店白天还生意寥寥,晚上则成为昏暗街道上为数不多的光源,一大批已经分装好的奢侈品包装袋堆在门前;再往巷子里面,每两步就站着一个忙得没法抬头的快递员,他身边的包裹已经堆成山,不时有开进小巷的货车鸣笛,准备装货,热闹一直持续到深夜。

  这仅仅是高仿配套生意的一部分。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三元里,这里不仅能找到奢侈品的小票和包装,甚至可以直接找到做奢侈品皮包五金件的厂家,提供给皮包商们不可或缺的拉链扣、皮扣和品牌logo。

  只需要花费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就能将广东本地生产的高仿假货包装得妥妥当当,甚至可直接以海外代购的名义卖出数千上万的价格,这样的“低成本高回报”生意总会有实践者。而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就发现,做小票、皮包和五金等配套的环节已经成为了高仿行业的常态。

  一套八块钱的小票

  除了直接亮明身份是假货的高仿,也有不少奢侈品以“海外代购”、“奥特莱斯扫货”等身份而来。为了证明这些产品是真品,不少微信朋友圈的卖家都会随货发出“小票”,印着海外店铺名称和货币的POS机、商店结账清单甚至小票外封一应俱全。

  但这些小票真的是跨洋过关而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5月下旬以做微信生意卖家的身份在广元西路暗访时就发现,做假货的卖家要获得这些证明货品“身份”的小票并不是难事。

  和高仿货本身相比,做小票的并不是那么“大张旗鼓”。广元西路是广州三元里一带手表、皮包和皮鞋批发最集中的区域之一,不仅是全国各地的批发商会来到这里采购,南亚、非洲面孔的外国商人也随时都能遇到。印着各国奢侈品logo的高仿皮包、钟表在大多数摊位都能找到,但小票白天却不见踪影。

  在得到一家销售高仿表商贩的指点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晚上九点来到广元西路一条名为站西北路的支路。此时这条小巷两旁的几个钟表城大多已经关门,但在紧闭的卷帘门外的路旁却有两名男子各自坐在一台写着“打印”两字的铁柜子前,柜子上放着一台电脑。这里几乎是这条巷子的末端,如果不是有人指点很难注意到他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其中一人询问要卖卡地亚(Cartier)的手表,能否打印小票后,对方很快便打开电脑,点开一个写着一家香港钟表行的模板,里面已经有了店铺名称、地址和经手人员的名称,只差记者想要打印的价格和当天的日期。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意说了一个数字过后,对方就熟练地从铁柜子中间拿出了一整套刚刚打印好的小票,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一套八块钱。”这名男子头也不抬地将小票“套装”递了过来,“如果量大可以少到五块钱。”

  整个“套装”里面包括印有香港英皇道一家钟表行名称的外封、一张写着具体购买商品品名的英文结账清单、一张写着Invoice字样的繁体字发票和一张同时有繁体和英文POS签单。初看之下,每张单据都像模像样。街对面的另外一家打印的小票也大同小异。

  而在火车站至三元里的机场路附近,也有另外一批做小票打印的商家,但提供的则是奢侈品皮包的小票,从爱马仕(Hermes)、香奈儿(Chanel)到普拉达(Prada)、LV等等大多数品牌都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名常年做皮包票据打印的人士手中购买了多个品牌的小票,其中LV皮包的小票包装最精致,从小票外封包装到里面的收据(Receipt)的纸张到印刷甚至到字体都极力模仿正品,销售店铺的地址和消费时间、价格等项目也一应俱全,明显超出其他品牌的小票。

  假小票为何有市场?

  好几家小票打印的商家出示的标版价格动辄上万,有些品牌的小票上打印的价格甚至数万。但几乎所有小票打印商对这个数字都很淡定:“其实你想怎么打都可以,只要你能找到买家。”

  和高仿手表的小票一样,购买皮包小票量大同样可以获得折扣。几名做打印生意的人士都表示,要是一天拿货量大,“比如50个以上的话”,可以考虑便宜到五块钱一套。但需要提前和他们联系,以便提前备好。

  这些小票靠不靠谱?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将其与在香港正规门店购买的奢侈品皮包的小票进行对比,发现这些小票的格式和用语基本一致,初看之下不熟悉香港消费票据的人并不容易分辨出差别。

  但由于不同打印点给出的小票水平各有不一,一旦仔细了解,仍然可以发现纰漏。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初购买的卡地亚手表的小票为例,外封上面给出了一家在香港英皇道的钟表行和联系电话,但查询过后发现这个地址有很多商家,这家所谓瑞士钟表行仅仅是大厦中一家位置偏僻的小店,根本不可能有大量的奢侈品手表销售,而提供的电话更是根本不存在。

  这样一来,买家距离真相只需一个电话。一位打印小票的商家本人也做微信朋友圈的生意,对这种可能他却并不担忧。从他经历看来,不少顾客需要小票实际上仅仅是出于面子甚至是继续转卖给其他并不能分辨真假的人,或者对于货品的真假心知肚明的人。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做微信朋友圈的生意有时也是一个胆大者的游戏。“反正都卖出去了,一般都是先付款后发货,又是微信联系没见过面,即使最后发现有问题要找起来也很麻烦,拖过去就行了。”前述人士解释。

  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了解到类似案例:号称是真品尾货的皮包转卖后被发现是假货,但买家试图索赔却被未曾谋面的卖家反复推脱,最终不了了之。

  高仿包装:多做批发(小标)

  要完成一个高仿包的售卖,成本只高过小票的便是各种奢侈品包装了。

  就在上述小票所在的站西北路的钟表城门外,就有好几家做奢侈品牌包装辅料的门店。包装主要分为外包装袋和包装盒两类,绝大多数手表和皮包的品牌所需要的包装都能找到。和仅仅在晚上才“出没”的小票打印生意不同,做包装的门店白天也大张旗鼓地开着门店做生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咨询了卡地亚、江诗丹顿( Vacheron Constantin)、浪琴(Longines)等几个不同品牌手表,发现不同大小、不同材质的表盒价格各有不同,但大多在20-50元一个之间。其中价格较高的表盒不少都是木头材质。

  而相对价格低廉的外包装袋和手提袋等则要便宜一个档次,多在十至十几块钱左右。手提袋被商家套在塑料膜中,装皮包的手提袋还配有常见的防尘袋。由于仿制简单,这些外包装袋的质量和印刷与正品并无显著不同。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天在咨询包装盒和外包装袋的时候,却发现几家专做包装生意的店铺并不热心做记者的生意,直到晚上再度来到才发现,这是因为这些门店更在乎的是量大稳定的批发生意。

  到晚上八点多天黑后,包装辅料店一天的生意才进入高峰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晚上在站西北路看到,每一家包装辅料的门店前都有至少四到五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正在收货。一些门店提前就已经将委托人送来的包和手表装好,按照对方发来的地址填好信息,晚上便直接交给快递员。两三个小时内,不少快递员身边的包裹就已经堆积成山,粗略一数少的也有几十个包裹,不时有快递公司的货车进入狭窄的街道。

  一家包装辅料公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是一天能有几十个包和手表要送,他们就可以代为包装并发货,如果有需要小票也可以一起打点。这家公司的朱姓人士介绍,目前有很多外地做微信营销的正是以这样的形式和他们合作。

  皮包五金:“私人定制”

  正是有了小票和包装,朋友圈中的高仿变得更加“高洋上”。但要想“一本万利”地卖出高价,不少卖家也在生产环节下功夫。目前微信朋友圈常见的奢侈品皮包可以分为A货、超A货(或称1比1)和原版三类,无论是用料还是做工都有差别。

  用料分为皮料和五金。如果说皮料的质量好坏需要“日久见人心”,皮包上的包扣、拉链扣和logo等五金的质量则大多一眼就能看出,况且五金成本远低于皮料。因此在高仿聚集的皮包城附近,这类配件也能找到一条供应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做高仿的知情人士的介绍,来到了三元里地铁站附近的佳豪五金皮具城B区。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门店一般并不会把带大牌logo的五金成品放在外面,要多问问对方才敢拿出来。

  在多逗留了几家门店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是见到了大牌的五金配件。一家名为“超逸五金”的门店老板刘荣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如果是他们已经有的品牌,比如爱马仕的五金,一个皮包拉链批发的价格就要七八块钱,而如果是其他品牌的五金就需要再去找模具厂开模,成本取决于一个皮包的五金件数和开模的难度。而按照程序,已经开模的品牌的五金不需要等多久就能有现货,而新开模的五金件光开模就要二十到四十五天。

  和皮料一样,高仿皮包的五金配件实际上也是有不同等级的材质。刘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大致是以铜、合金和钢三类,钢的质量最好,外面镀金涂层,如果有需要甚至可以直接选用黄金做材料“专门定制”。

  而即便是已经开模的,批量生产出来也要按月计算,甚至久的要等上半年。刘解释:“抛光、割线、化学处理等等工序很繁杂,有些甚至要十几道工序。”

  和做高仿皮包的商家介绍的情况一样,LV仍然是这一片区查假最严的品牌。“但不管做什么品牌最近都还是要小心。”刘提醒道,最近打假非常严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另一家名为“佳怡精品”的五金店见到了有Gucci标志性字母的logo仿制品,但店主就很谨慎地拒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拍下任何可以看出品牌的五金件。

  事实上,为了防范被查,做皮包五金件的也想出了分散风险的高招。刘荣就介绍,如果确定要做,五金件本身制作和名牌logo的压制是分开来的:“先找到我们合作那家做五金件的制作出没有logo的,然后再找另外一家做logo压,用的是日本的开模机。”这样一来无字的五金件即便是遇到检查也没有风险,而做logo压制的也不担心有五金存货被查到。

  高仿奢侈品何以畅销:假货,满足了谁?

  自奢侈品这个概念诞生之初起,对奢侈品的复制和仿冒行当就已经出现。可以说,奢侈品存在多久,高仿奢侈品(下文简称“高仿品”)差不多就延续了多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多位高仿品购买者、销售者之后得出的结论是,高仿品的存在,一方面是价格因素,因奢侈品价格让大多数人望尘莫及,而高仿则可能用一半不到的价格买到看上去差不多的产品;另一方面则是心理因素,高仿品满足了不少人内在的虚荣心。

  更值得重视的是,随着近些年高仿品在质量上的“不断提升”,以及政策对奢侈品行业的影响,竟有不少原本“务实理性”的消费者也开始“倒戈”,将目光投向高仿品。

  高仿货“充门面”

  深夜的上海淮海中路,已几乎看不到行人,路旁的商场也均已关门。但路两旁路易威登(LV)、普拉达(PRADA)、古驰(GUCCI)等入门级奢侈品专卖店,其奢华的彩灯LOGO,依旧在街边闪烁。

  这里出入的人们大部分具有较高的消费水平。一个小钱包的价钱不会低于几千块,上万块的皮具也属正常。

  而每个一线大城市的繁华商业街,基本上都会有一个或是几个类似的奢侈品专卖店。众多正在兴建的购物中心,也充斥着大量奢侈品牌即将入驻的广告牌。这背后,是奢侈品消费在国内持续数年的高速增长。

  有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2年,中国大陆地区的奢侈品销售额增长了233%。不过,受到相关政策的影响,从2012年开始增幅出现明显下降。根据贝恩咨询公司发布的《2013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去年奢侈品市场同比增长率只有2%,远低于2012年的7%和2011年的30%。报告预计,今年国内奢侈品市场增长率将与去年持平。

  但这并不影响奢侈品本身所具有的产品属性。一般意义上的奢侈品,同时含有高品质和高品牌溢价的特点。而当下相当一部分民众,更是将奢侈品看成是提升面子和展示自身资金实力的重要方式。

  那么,对于绝大多数爱面子又不想花大价钱购买正品的消费者来说,很多时候能用相对便宜的价格购买高仿品充充门面,竟也成了一个性价比很高的事情。

  “现在商场里面随便买一个不知名牌子的皮包动辄也要几百上千块。用同样几百块钱买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包撑撑门面,何乐不为?”刚刚在大城市工作了3年的J小姐,每月存下的钱不多,但各种社交又不能不去参加,所以高仿品成为了她的首选。

  正是因此,微信朋友圈中的高仿品广告开始增多。虽然这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反感甚至遭遇屏蔽或取消关注,但这些广告却准确切入了很多人心中暗藏的需求。

  与此同时,因微信的朋友圈私密性较强。用户从联系、选择、购买都是通过微信一对一和高仿奢侈品卖家沟通,整个购买过程都会让购买者容易产生一种安全感,这也极其契合高仿奢侈品买家的心理。

  不过,虚荣心只是一个重要诱因,但还不是全部。奢侈品消费市场的发展也让一部分有消费能力的人逐渐发现,能够拥有一两个专卖店的正品已经足够,将太多的钱花在奢侈品消费上颇有些不值。

  Y女士的家庭有着不错的经济能力,购买奢侈品并不成问题。但是她还是选择购入一部分高仿品。“我要的就是当季的流行款式而已,等过段时间背腻了,丢了或是送人也不心疼。而且,周围人都知道我买得起,所以买了高仿别人也会觉得是真的。多出的这些钱,我完全可以用在旅游途中,住上更好的酒店。”

  另外,有一些高仿品跟正品差异性比较小,但价格却只是正品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这可能也是很多消费者选择高仿品的一个重要原因。

  “盗版”水准

  “我曾经也在三元里买过高仿的古驰(GUCCI)钱包,无论做工还是质量都还不错,一直用了快两年了。”有着丰富手工皮具制作经验的X先生,在谈到高仿品皮具时这样表示,“搞笑的是,我曾在一个奢侈品专柜买过一个正品挎包,使用不到半年就已经有地方脱线了。”

  X先生的这种经历并非个例。

  尤其是入门级别奢侈品的皮质用品,其所用的皮料绝大多数在目前的皮料市场上都能找到,且这些品牌大都采取机器缝制,在制作工艺上并没有太高的门槛。

  “意大利或是法国的工匠们都是一个人单独完成一只皮包,而广州、东莞等地的代工厂都是采用分工明确的流水线生产方式,有的师傅专门负责缝制,有的专门负责打孔。十几年下来,打孔师傅对于各种经典款皮包的孔洞所在,已经了如指掌,熟悉程度还超过国外的‘同行’。”X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道。

  随着市场需求增大,高仿品对自身货品的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家里开有制品工厂的D先生指着一款《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角“千颂伊”背过的所谓“爆款包”的磨边说道,“这些磨边都是需要人工精心打磨的。现在几十块钱的低价货已经没有太多的利润空间了。我们现在也在转型,只有在工艺和质量上有突破,才能卖得出好价格。”

  一个高仿奢侈品卖家眼中的朋友圈生意

  “做了这么久,我觉得高仿品在中国的市场确实很大,对这个有需求的人简直太多了。”

  这是微信卖家喵总做高仿奢侈品生意的心得。在上海传媒圈工作的喵总,去年年底经亲友介绍开始了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卖货”的生意。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半年来,对这个圈子已经有了不少体会。

  依靠微信带来的社交便利,喵总的高仿奢侈品生意过去一年以来在朋友圈遍地开花。而几天的功夫,其朋友圈里又有一个好友突然宣布开始做代购了。

  “海外代购”是朋友圈里形形色色的皮包、衣服、鞋子和手表的身份标识,最常见的即为海外婴幼儿奶粉。而喵总却是做的另一类“高仿”生意。所谓“高仿”,指的便是仿冒得非常逼真的奢侈品。顾客往往对于产品的来路心知肚明,但却乐此不疲。

  和一般人所想的不一样,喜欢买高仿皮包和衣服的顾客并非消费能力不足,而恰巧是收入水平足以买得起真货的,“很多人和我们的年纪差不多”。这正是喵总感叹“需求太多”的原因。与此同时,她也深刻地感受到这个灰色圈子的混乱一面。

  “一家工厂只做几个品牌”

  最初是因为有家中亲戚可以直接提供货源,喵总决定开始做高仿生意。作为一种最普遍的模式,她在微信朋友圈发高仿奢侈品牌衣服的图片,以此吸引朋友圈好友做买家,依靠口口相传做生意。

  喵总卖的高仿基本包括大部分一二线的奢侈品品牌。这当中,皮包是最好卖而且利润也最高的,衣服和鞋类次之。重要的原因是,后两者一旦尺码不合适,买家就很容易退换货,售后成本明显要高出不少。

  不过,即便是有亲戚能保证货源,也并不是所有奢侈品牌的高仿都能出货。高仿货分为“原版”、“超A”或“1比1”、“A货”三个等级,质量和相仿程度依次递减。喵总选择的货源大多是仿冒得非常接近的原版。但她介绍,生产这种质量很好的高仿品的工厂往往都是固定做某一个或者一两个品牌,如果要找其他牌子的就要另找工厂。

  “像Prada、LV、Gucci、Chanel和Hermes这些牌子,一般都比较容易找货源。而像Salvatore Ferragamo这样的牌子,可能就只有一些经典款的才能找到了。”她说。

  事实上,喵总此前还曾专门为货源前去广州东莞接触过上游的生产厂家。东莞正是许多奢侈品牌代工厂所在的城市。她实地走访发现,做高仿品的工厂实际上根本不直接往外卖货,而是出货给非常信任的批发商;所有在微信朋友圈卖产品的,都是从上游的批发商拿货,区别只在于和批发之间还隔着多少个中间商。

  不少用微信做高仿生意的人,为了维护口碑,都会选择先收货、看过之后才发给买家。而一旦中间商太多,便会造成一个包裹往往要转寄数次才能到达买家手中。

  为了减少中间商环节,能否直接去找工厂谈?“工厂根本不让进的,再好的关系都不行,”喵总说,“而且做这个也不需要去工厂看货,因为皮包和衣服质量的好坏,熟悉的人很容易看出来。”

  买家和卖家:不差钱的和不懂行的

  为了完成一单生意,喵总一整天在朋友圈需要发十几条皮包或衣服的图片。而这样的频率,在做微信朋友圈生意的人里面算是普通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暗访期间所遇到的一些同样用微信做高仿生意的“朋友圈好友”,甚至一天能发几十条信息。喵总介绍,一天忙下来,能成交一单生意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和不少传统行业一样,高仿生意也有淡旺季。“春节过年那一个月是最好卖的时候,而5月份之后生意就很差,做这一行的都说5-8月是最不好做的。”

  好在喵总的生意已经有了比较固定的客户群。和很多人预料的不同,这些客户并不是需要一个名牌的假包充门面,而是本身就消费得起正品的人,“很多都是买来背着玩的”。

  “恰恰是那些没有买过正品的人,有特别高的期望,很担心高仿的质量。”她说。

  相比买家总体上的“不差钱”、“高大上”,同行卖家则显得鱼龙混杂。喵总在东莞高仿集中的地方考察就发现,不少商家其实是全国各地而来的打工者,对这些奢侈品品牌根本不熟悉,“甚至有时候传到微信朋友圈里的货品名称都能打错”。

  当然,卖家里面也有厉害角色。喵总朋友圈里的一名“同行”,如今已脱离了“人情卖包”的生意模式,而是直接开始做正品海外代购生意。由于货源好,客户都是真正的土豪,“奢侈品店的VIP都要到她这里来买”。

business.sohu.com true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40621/n401142262.shtml report 13965 当不少以“原单”“尾单”出现的“奢侈品”开始不断从微信朋友圈销售出去,当包括“海淘”等购物兴起,那些高洋上的高端时尚品牌越来越多涌入我们的生活中;当身边人全都背
(责任编辑:UF043)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