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区域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广东东江源头因污染成“死河” 村民吃水成困难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这条横跨赣粤两省的小河,因为污染严重,被当地人称为“死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这条横跨赣粤两省的小河,因为污染严重,被当地人称为“死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河中鱼虾越来越少,且外表发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河中鱼虾越来越少,且外表发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河水被污染,广东和平县和一村村民只能用管子把山水引到山下使用。《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河水被污染,广东和平县和一村村民只能用管子把山水引到山下使用。《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一河

跨两省,上游江西小企业排污,下游广东居民叫苦

  【特别报道】广东东江源头污染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崔晓林 黄斌|广东河源、江西赣州报道

  一条在山间涓涓流淌的河流,本该因其“藏在深山无人知”而清澈纯净,但在广东与江西交界处,这条本该干净的河流,却因“人祸”而变成了一条“死河”。

  今年2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江西省赣州市定南县等地走访发现,由于定南地区非法经营小化工企业现象猖獗,导致广东主要水系之一的东江源头污染严重,两岸百姓叫苦不迭。

  村民:河水有“毒”,吃水困难

  这条小河不算宽,似乎也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小河横跨赣粤两省,上游是江西的定南县,下游是广东的和平县。上游的人们叫它“定南水”,下游的百姓干脆就叫它“河”。小河延绵十几里,缓缓汇入东江,东江水经河源市直奔惠州、东莞、深圳……

  2月7日下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一行来到和平县下车镇和一村,村子的老支书、62岁的黄志文向记者回忆道,他小的时候经常在河里玩耍、抓鱼,渴了就直接喝河水,村里人家洗菜洗衣、饲养牲畜、浇水灌溉也全靠这条河,可以说,这条河是当地百姓的母亲河。“可大约五六年前,上游流下来的水开始变得浑浊,而且还带着一股怪味,村里有人下水洗澡,身上就会起红点,并且非常刺痒,大家都说,这河水被污染了,有毒。”黄老汉告诉记者,后来大家谁都不敢再下河了,也没人敢洗菜了,就连灌溉都不敢用河里的水了。

  站在河岸边,记者隐隐闻到河水有一种难闻的气味,仔细观察,发现岸边的淤泥呈黑褐色,河水也微微有些泛黑。现任村支书黄美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从上游建起了小化工厂,河里的鱼虾就越来越少了。为了向记者证明河里没有了鱼虾,黄美华找来几个村民,下河捕鱼。几个壮劳力在河里忙乎了一个多小时,捕上来几条小鱼小虾,村民把鱼虾倒在村委会的水泥地上,记者发现,鱼虾外表发黑,其中一条小白鱼的头部完全变成了黑色,肚子还鼓鼓地歪向一侧。“我小的时候,河里鱼很多,成群结队的,而且还有荷花和水草,如今,再难见到鱼的影子。”老支书黄志文气愤地说。

  黄美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河水被污染了,和一村和沿河的几个村子,只好上山取水,各家各户或者几户联合在山坡上建个小蓄水池,存住山上淌下来的山水,然后用水管引到家里。“这山水也不是随时都有,要存储,也谈不上卫生不卫生,改革开放30多年了,村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可是没想到,吃水反倒成了一个难题。”黄美华说。

  看完变黑的鱼虾,记者又在村民的引领下,来到村子后面的山坡。山很陡峭,荒草丛中,随处可见水泥砌成的蓄水池,一条条塑料管一头连接水池,一头直通山下的人家。

  面对这条没人敢碰的“死河”,黄美华用“欲哭无泪”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告诉记者,今年和平县两会期间,他作为县人大代表,联合县里其他8位人大代表一起向大会提议案,希望上级部门重视并尽早解决东江源头污染问题,“(河水)之所以污染严重,主要原因,是上游定南县有一些小化工厂、塑料厂直接往河里排放生产污水,我们曾多次找到定南县环保部门希望他们整改,但情况没有丝毫改善。”黄美华说。

  2月10日,记者就东江源头污染情况,采访了和平县环保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县环保局多次同上游的兄弟单位江西省定南县环保部门交涉,但是“效果很不理想,我们也定期对河水进行监测,发现多种重金属严重超标”,相关具体情况,该工作人员并未透露。

  藏在山里的化工厂:设备简陋、污水直排
广东东江源头因污染成没人敢碰“死河” 村民吃水成困难
  
广东东江源头因污染成没人敢碰“死河” 村民吃水成困难
  
4.5.6.藏在定南县历市镇山里非法排污的工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4.5.6.藏在定南县历市镇山里非法排污的工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

  2月8日,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坐落在山坳里、紧邻“定南水”的定南县历市镇龙下村。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是非法排污小企业较为集中的地方。

  进入山坳,在茂密的树林里,隐约可见一些蓝色厂房房顶和简易的堆放原料的大棚。一个山坡上,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化工厂正在紧张生产中。一名村民告诉记者,这家工厂叫“宏达塑料厂”,已经成立三年多了。

  这是一家以回收废旧塑料为原料的小型化工厂,厂房设备异常简陋,工厂空地上堆放着未经加工处理的废旧塑料,机器轰鸣、工人繁忙。观察中记者发现,黑色工业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顺着山坡排放到下面的河里,由于水流比较急,山坡已经被冲出一条“沟渠”。废水把岸边的土地都染黑了,河水更是如墨一样呈现浓浓的黑色。当地一位村民悄悄告诉记者,村子里的人为了保护环境,曾多次与工厂发生冲突,并找到定南县政府反映情况,但是,不仅这家工厂依然排放,这几年这样的小工厂越来越多,环境也越来越糟糕。

  记者的出现引起工厂的警觉,一位自称工厂负责人的年轻人向记者表示,“明天我们就不排(放污水)了,我们马上整改。”

  记者顺着村中小道走向山坳深处,绕过丰树坝水库,又一个简易塑料加工厂呈现在眼前。和宏达塑料加工厂相比,这家其实根本算不上工厂,设备更加简陋,唯一的简易房是看守工厂的更夫居住的宿舍。这家工厂叫火夹水塑料颗粒厂,在生产用传送带旁边,一条粗粗的塑料管卧在草丛中,另一头一直伸向山下的河流。看守工人告诉记者,由于临近春节,老板和工人都回家过年了,工厂只有他一个人看守。

  站在通往历市镇的一座桥上往下望,眼前的画面更是令人惊愕,桥下的河水呈粉红色,两岸的沙泥也都变成了红色。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不远处是一家选矿厂,由于经常洗选钨砂,导致河水变了颜色。

  记者在山里转了大半天,发现了包括塑料厂、洗砂场及钨砂选厂在内的十几家小企业。后经当地环保部门证实,这些工厂一半以上未办理相关部门审批手续,且无任何环保治理措施,废水直接排放,对河流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2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定南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刘冬云向记者表示,县里正在规划建设的“定南县精细化工产业园”目前正在起步阶段,不存在非法排污现象。当记者问到河水变黑、变红及山坳里小加工厂现象时,刘冬云坦言“确实存在非法小工厂向河水直排污水问题”,一位自称姓钟的副局长表示,“一定向上级领导汇报,一定及时整改。”

  定南全县没有一家工业污水处理厂

  在定南县老城区北背篓小区,一大片空地已经被平整出来,附近可以看见一些厂房。这里,就是被定南县视为重点建设项目的“定南县精细化工产业园区”。 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共有5家企业在产业园落户并已投产,县政府正在抓紧进行招商引资工作。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个建设中的产业园区紧邻省道,而马路的另一侧,就是东江的源头水源“定南水”,而在园区规划图上,记者并没有看到标有污水处理厂位置的图标。

  一问之下,记者大吃一惊,原来,整个定南县,只有一个生活污水处理厂,全县工业污水处理厂的数量为零。“我们已经规划了一家工业污水处理厂,很快就会开始建设了。”定南县环保局钟姓副局长向记者表示。

  当问及没有污水处理厂,园区内已经投入生产的企业如何排污时,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刘冬云向记者表示,已经落户的这几家企业,有塑料玩具厂、油墨厂、玻璃厂等,这些企业要么基本不存在排污问题,要么排量很小,而且环保局对它们的管理很严格,目前没有发现向河里直排废水污水现象。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定南县是江西有名的饲养生猪大县,猪粪等污物对河水的影响亦不可小觑,“我们对生猪产业造成环境污染现象非常重视,今年,县里专门出台了《定南县畜禽养殖区划定方案》,确立了辖区内禁养区、限养区和可养区,从源头上控制了畜禽养殖污染源。”刘冬云向记者表示。

  2月16日,定南县委宣传部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了对非法排放企业的整改情况:近年来,定南县对岿美山镇原有80多家对河流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的钨砂选厂进行了拆除,有效地保护了东江源头水环境质量。此外,对该流域3家非法开采稀土污染环境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遏制了稀土开采对东江水质的污染,并一直保持高压态势进行整治;对其他小作坊式的生产加工行为进行专项治理,2014年以来对宏达塑料颗粒厂、火夹水塑料颗粒厂(正是前文提到的两家—记者注)、龙下洗砂场及3家钨砂选厂依法立案查处,责令停止生产,对宏达塑料颗粒厂符合产业政策的引导其补办了环评审批,并督促其执行好环保“三同时”制度,按环评要求建好环保治理设施后,经验收合格方可生产;对新落后企业严格执行环评审批制度,经环评审批后方可建设,建成后经环保验收后方可生产。

  3月15日,记者拨通和平县下车镇和一村村支书黄美华的手机,听说定南县在大力整改非法排污,黄美华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以前我们去找他们(定南县),也是说整改整改的,可是水质却越来越差,就算把排污彻底治住了,要想恢复像以前那样清澈纯净,也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到的。不过,毕竟事情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等待河水变活的那一天。”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business.sohu.com false 中国经济周刊 http://www.ceweekly.cn/2015/0323/106238.shtml report 6130 这条横跨赣粤两省的小河,因为污染严重,被当地人称为“死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崔晓林摄河中鱼虾越来越少,且外表发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崔晓林摄河水被污染,广
(责任编辑:UF020)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