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高山王国”尼泊尔:震后经济将加速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尼经贸合作现状与展望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副研究员 刘小雪

  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尼泊尔号称“高山王国”,北临我国西藏,剩下三面皆与印度接壤。据传,当年松赞干布在迎娶大唐文成公主之前曾先迎回尼婆罗(尼泊尔古国)的尺尊公主。自1949年以来,中尼两国政治关系稳定往来密切,2009年升格为“世代友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此次,尼泊尔遭受强震,我国又及时提供了物资与医疗救护援助。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展开,未来中尼经贸合作前景将更为广阔。

  尼泊尔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尼泊尔政局初稳,虽经济发展落后,然宏观经济相对稳定。尼泊尔2008年废除君主立宪制,实行共和。但是迄今还未出台一部宪法。制宪会议始终无法形成共识,执政阵营希望议会表决以多数形式通过即可。但却遭到在野党反对,他们不惜以再次走上街头相威胁。然而,尼共毛派毕竟缴械已经10年了,和平大局基本已定。

  根据联合国的划分,尼泊尔属于世界上49个最不发达国家之一。2014年人均GDP 704美元。过去5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不足5%。从产业结构上看,尼泊尔属于工业化前期国家,工业比重仅为15%,农业比重35%,服务业为50%。国家财政严重依赖外部资金,有三分之一来自国外捐赠和贷款,其中印度为最多。

  从国际收支上看,尼泊尔商品贸易长年逆差,是服务贸易中劳工汇款一项的盈余极大地缩小了尼泊尔的经常账户赤字。近年尼泊尔是南亚唯一的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出现双盈余的国家。从债务负担上看,尼泊尔的债务结构合理,外债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仅为19%,其中的长期债务又占整个债务的97%。从物价水平上看,近三年尼的通胀率较高,2014年平均为9.9%。这主要是受到印度高通胀的影响,尼泊尔有近60%的进口来自印度,因此很难割断两国之间的物价传导机制。随着印度通胀率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下降,尼泊尔的通胀水平也已下降。

  中国成为尼泊尔最大外商投资国

  中尼贸易迅速发展,投资领域不断扩大。中尼贸易在过去五年中增长很快,从2010年的7.4亿美元上升到2014年的23.3亿美元,涨了三倍还多。这与双方开放市场和推进贸易便利化的努力分不开:包括2008年双方签署自主选择双边货币的结算协议,在此之前人民币已经在边贸中流通,还有2013年7月中方正式对尼泊尔实施95%零关税优惠政策,涵盖了7831个税目。

  由于尼泊尔工业发展落后,制成品严重依赖进口,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对尼泊尔出口几乎覆盖整个工业制成品领域。在尼泊尔进口来源国中,中国排第二,仅次于印度。在尼泊尔的出口市场中,中国同样排在印度后面,居第二。中国从尼泊尔进口的产品则主要集中在手工艺品、羊毛织物、少量贱金属以及精油香膏等。

  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的劳务工程承包业务发展很快。2013年中国企业在尼泊尔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2.7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4.99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277人,年末在尼泊尔劳务人员1177人。我国参与的项目多集中在水利水电、基础设施建设、通讯、房建等行业。此外,赴尼泊尔旅游的中国游客也越来越多。2013年首次突破10万人次,占尼泊尔全年吸收海外游客人数的13%。

  中国的企业很早就在尼泊尔的基础设施领域发现了机遇,最初它们以工程承包方式进入尼市场,后来则开始通过BOT(编者注:即建设-经营-转让的公共设施建设模式)和PPP(编者注:即政府与私人合作的公共设施建设模式)的方式,对尼泊尔基础设施项目进行直接投资。中方在建的BOT项目有上马相迪A水电站(投资总额1.6亿元)和上马蒂水电站(总投资额5830万美元)。在2014年底的第18届南盟(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已同意实现区域电网的互联互通,这将方便电站向更远的尼泊尔以外客户售电,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电站投资的回报。

  除了基础设施领域外,在尼泊尔投资的中资企业约90家,主要集中在餐饮、宾馆、食品加工等行业。截至2013年6月中资企业在尼泊尔的投资项目数量已超过印度,升至外国对尼泊尔投资的首位。全年来自中国的投资总额达到3697万美元。

  中国可用投资来缓解中尼商品贸易严重不平衡。2014年中国对尼出口22.8亿美元,从尼泊尔进口0.47亿美元。贸易逆差达到22.4亿美元。虽然中尼之间的贸易差额要小于尼泊尔和印度之间的,但是由于有大量的尼泊尔人在印度打工,他们汇回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尼印两国之间商品贸易逆差。而中尼之间由于山高谷深,只在口岸地区有少量尼泊尔人在中方境内务工。中尼两国要弥补贸易逆差只能是通过投资。近期两国已同意人民币结算将从边境贸易扩大到一般贸易,并扩大地域范围,这将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的增长。

  目前尼泊尔尚有80%的劳动力集中于农业,工业比重过低。要转移剩余劳动力,加快减贫步伐,尼泊尔需要大量的投资用于改善基础设施和发展工业。

  尼泊尔水电蕴藏丰富,约占世界的2.3%,可目前仍有60%的人口没有电;尼泊尔公路条件差,铁路建设为空白;城市化率仅为17%,城市化尚未展开。为此,尼泊尔本届政府在新年预算中,公布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旨在增加国内和外国投资。与之相关的法律法规共涉及18项,其中16项是对现有法律法规的更新,包括合同法、工业企业法、外资和技术转让法、电力管理委员会法、中央银行法、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保险法等。对外资开放的领域也已经扩大到水电、公路铁路及与民生相关的农业灌溉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地震给尼泊尔带来巨大破坏,但尼泊尔经济增速却会因为灾后重建带来的政府投资增加而加快。中新社 

  震后尼泊尔经济发展将加速

  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随着国内基建项目边际收益的下降,我国的基建资本和基建专业队伍也已经到了该走出去的时候。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利用尼泊尔的人口红利转移我们的优势产能。例如,在美国取消进口配额后,尼泊尔的纺织业由于缺乏竞争力一蹶不振。我们东南部沿海的纺织及成衣制造目前正面对国内成本上升和国外竞争加剧造成的利润挤压。通过向尼泊尔转移,既降低了成本,又可以借助尼泊尔出口市场的渠道,拓展我们自己的市场。

  我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而互联互通恰是“一带一路”中最重要的内容,它是一个由海陆空交通运输、油气管道、输电线路、通信网络组成的横跨欧亚大陆的综合性立体网络。尼泊尔就是这“一带一路”上不可分割的一环:连续9年是我国西藏最大的贸易伙伴;凭借4000万的人口,未来它可以成为我们产品的市场,也可以成为我们的生产基地。随着拉日(拉萨—日喀则)铁路的建成,这条天路还将继续向南延伸进入尼泊尔,并最终与印度铁路相连,尼泊尔将成为中国与印度之间高效的通道,而它自己也将从这条通道中获益不少。

  中国将积极参与尼泊尔的灾后重建。大地震不仅带走了数以千计的尼泊尔人的生命,也摧毁了尼泊尔的道路、桥梁以及房屋建筑。灾后重建无疑将是浩大的工程。2015年初亚洲开发银行预计2015-2016年度尼泊尔经济增速将依然徘徊在5%左右,但此次大地震很可能会推高尼泊尔未来几年的增速。这是由于政府支出会增加,用于重建的海外援款也会大量涌入,一段时期内尼泊尔的消费和投资都会有所增加。我国有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的重建经验,目前阶段在对尼泊尔积极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同时,也可以为下一步参与尼泊尔的重建工作打下良好的合作基础。

business.sohu.com true 中国经济周刊 http://business.sohu.com/20150504/n412342381.shtml report 3642 中尼经贸合作现状与展望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副研究员刘小雪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尼泊尔号称“高山王国”,北临我国西藏,剩下三面皆与印度接壤。据传,当年松赞干
(责任编辑:UF029)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