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业经济 > 能源·电力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去年煤企遭遇业绩苦日子:山煤国际亏超17亿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编者按

  2015年二季度刚刚开始,上市公司年报的发布也进入密集期。伴随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从已发布的年报来看,各大上市公司的业绩和前景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经济周刊》将带读者一起解读公司年报,挖掘年报背后的商业故事,从年报看公司、看产业,看经济、看转型。

  【金融·资本】产能过剩,2014年煤企遭遇业绩“苦日子”

  39家煤炭上市公司中,31家净利润同比下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已经过去的2014年,对煤炭行业来说,可谓是异常艰难。

  一系列市场波动因素,让煤企正遭受着业绩苦日子的“煎熬”。随着大宗商品的价格跌至近年来的低点,今年的煤企,注定是资本市场上的“另类典型”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上市公司年报密集披露期,2014年煤炭上市公司下滑亏损已成为“主流”。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全部39家煤炭上市企业均已发布了2014年年报,其中有31家净利润同比下降,约占79.5%。

  多数煤企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

  神华、中煤和陕煤业绩大滑坡,兖州煤业一枝独秀

  告别高速增长期之后,煤炭行业的整体盈利能力显著恶化。

  Wind资讯数据显示,上市煤企中,7家煤企亏损,业绩最差的是国投新集(601918.SH)。年报显示,国投新集2014年实现净利润同比由盈转亏。2014年国投新集实现营业收入65.62亿元,同比下降16%;净利润-19.32亿元,同比下降13303%。

  多数煤企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作为河北省最大的煤炭企业,冀中能源(000937.SH)净利润2437.40万元,同比降低97.94%。山煤国际(600546.SH)则在2014财年陷入亏损,净利润亏损了17.24亿元。此外,百花村(600721.SH)亏损2.3亿元,煤气化(000968.SZ)亏损9.9亿元。

  相比之下,一线龙头企业的业绩也在回落。

  2014年,行业龙头和大型央企中国神华(601088.SH)业绩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其年报显示,公司2014年实现收入2484亿元,净利润464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36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2%、17%、19%。2014年,公司煤炭、电力、铁路收入占比为39%、32%、27%,煤炭业务收入占比大幅下降。

  中煤能源(601898.SZ)也难逃业绩下滑局面,年报显示,公司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707亿元,同比下降 1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亿元,同比下降78.6%。

  陕西煤业(601225.SH)亦然,虽2014年仍然盈利,实现净利润9.5亿元,但同比下降72.7%。

  不过,仍有企业业绩一枝独秀。4月29日,兖州煤业(600188.SH)发布2014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全年营业收入639.22亿元,同比增8.85%;净利润22.84亿元,同比增79.68%。然而,其年报称,公司业绩出现较大增长的原因之一是:报告期内公司营业外收入为8.379亿元,同比增加183.7%,源于公司获得政府补助同比增加、收购澳大利亚艾诗顿煤矿有限公司获得收购利得,报告期内公司收到政府企业发展基金2.31亿元。

  长江证券5月5日发布的行业总结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及2015年一季度多数煤企已在盈亏线上下挣扎。2014年剔除中国神华、亏损较多的国投新集以及非经常损益较高的山煤国际后,15家重点公司净利润33.46亿元,同比下降72.23%,2015年一季度剔除上述3家公司后15家重点公司实现净利润2.17亿元,同比下降75.76%。多数煤企在一季度陷入亏损或逼近盈亏线,2015年一季度15家重点公司年化净资产收益率仅0.40%。

  全行业亏损已经不远?

  上市公司的惨淡业绩,折射出行业形势的低迷。

  4月10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煤炭经济下行态势已持续35个月。2015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更多,形势更加严峻。前两个月,协会重点联系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80%以上。

  事实上,2014年煤炭行业救市、减负政策可谓是“轮番上阵”。2014年9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4年1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将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国家税务总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煤炭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减少22.34亿元。

  2014年10月8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调整煤炭进口关税,决定从10月15日起,取消多个煤种的零进口暂定税率,实施3%至6%不等的最惠国税率。

  此外,在煤炭行业供需矛盾尖锐的背景下,从去年开始,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和大同煤矿集团等一线企业开始主动减产限产。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煤炭产量8.5亿吨,同比下降3.5%;全国煤炭销量8亿吨,同比下降4.7%。其中,前两个月,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亏损面80%以上;全国煤炭进口3204万吨,同比下降45.3%。同时,全社会存煤已持续39个月超过3亿吨。

  展望未来,业内人士们对形势并不看好。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路耀华此前预测,2015年全国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态势难以改变,煤价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全行业将面临整体亏损的局面。

  前述长江证券的研报亦认为,煤炭行业下行趋势难改,全行业亏损已经不远。研报指出,“2015年一季度煤炭主要下游产量均出现负增长,一季度原煤产量同比下降3.52%,煤价持续阴跌。2015—2016年仍是新增产能投产高峰期,行业供需宽松中期仍将向下。不考虑成本下降,当期煤价对应行业规模以上利润总额亏损。”

  政府救市引发“降成本竞赛”

  究竟什么原因导致煤炭行业陷入这样的困境?煤炭咨询公司山西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高级分析师曾浩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其中原因有二:

  首先是需求低迷。经济增速下滑,房地产萎靡,焦化和钢铁行业产量过剩,电价下调,新能源替代效应等都已经成为市场耳熟能详的原因。

  其次是产能过剩。产能有多过剩?“全世界的煤矿都停下来由中国生产,中国也能供得上。”曾浩称,此前有数据认为中国的煤炭行业产能过剩10亿吨。但实际上有很多的煤矿完全存在超产的能力,10亿吨产能还是低估了煤炭行业的生产力。

  有分析指出,目前全国煤炭产能约40亿吨,在建产能约11亿吨,再加上约3亿吨的进口煤,整体算来我国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在15亿吨以上。

  “未来,价格战肯定是难以避免的,行业洗牌会加速。”曾浩表示,后期煤炭市场供应形势仍然不容乐观,预计未来煤炭价格还将持续低迷。

  “在煤炭价格快速下跌的过程中,各个政府都要救市,你活不下去我就要降成本,降税费。实际上在2013年,开始了一场成本下降的竞赛,山西、陕西、内蒙古出了很多政策来支持企业的发展,降低成本。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成本越下降只会让降价空间更大。”曾浩分析称,成本竞赛也造成了煤炭下跌的幅度越来越大。

  “产能过剩的问题这么严重,这些产能退出去,这个行业才会有希望。”曾浩如是说。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business.sohu.com false 中国经济周刊 http://www.ceweekly.cn/2015/0511/111104.shtml report 3380 编者按2015年二季度刚刚开始,上市公司年报的发布也进入密集期。伴随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从已发布的年报来看,各大上市公司的业绩和前景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经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