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新规”将出台,小贷公司喜忧参半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8月12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在不少小贷公司从业者们看来,至少在《意见稿》中,这部将决定小贷公司发展方式的法律目前给他们带来了喜忧参半的消息。

  多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坦言,好的方面是,《意见稿》破除了关于小贷公司向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不得超过资本净额50%的限制,这等于扩充了小贷公司补充资金的渠道;令业内人士略显失望的是《意见稿》仍没有给予小贷公司金融机构的定位。

  各地早已悄悄试行融资放宽

  国内小贷行业自从2008年开始试点,一直对融资渠道和规模的诉求最为强烈。在2008年央行、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和“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

  记者采访了解到,实际上近年来,在各地实践小贷公司试点监管中,不少地区对于融入资金最多可至资本金1.5倍的限制多有放宽,例如浙江金融办允许持续经营一年以上的小贷公司增加融资额度至资本净额的100%,湖北也有类似举措。湖北小额贷款协会会长李军立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透露,很多地方金融办虽然放开了1.5倍的限制,但是银行却没有放开。以湖北省为例,虽然融资余额比资本净额按规定可以做到2倍,但是实际上没有一家小贷公司做到这样。

  在刚刚出台的《意见稿》中,除了取消了1.5倍的限制,还明文鼓励小贷公司对融资渠道的创新,例如发债、资产证券化等等。但是记者了解到,过去小贷公司的创新举措实际收效甚微。

  2013年,浙江华峰小贷发行了国内第一单私募债,为同业瞩目。华峰小贷原计划每期发行5000万,共计5期,但是在首发5000万之后便终止了。华峰小贷董事长翁奕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虽然当时小贷行业整体上还是“蛮好的”,但是发行私募债确实不够理想。

  翁奕峰认为当时的原因首先是成本较高,年化资金成本在8.5%;另一方面,销售也不甚理想。因为小贷公司还是基于县域经济,外地人对于其他地区小贷公司的情况并不了解。翁奕峰告诉记者,后来发行优先股就好很多,因为主要针对当地人发。

  此外也有媒体报道,不少小贷公司在开展融资渠道创新如发行私募债时,银行就会收回授信,以保证小贷公司的杠杆率仍然在1.5倍左右,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创新还是阻力重重。

  资产证券化也是目前小贷公司常见的融资新渠道,但是据记者从承销相关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券商人士处了解,得到的回应则是“小贷产品(指小贷行业资产证券化产品)不好卖,市场认可度很差”。

  李军立也介绍了这一现状,他告诉记者,武汉金交所在做这类项目时,一方面要找卖家、一方面要找买家,还要谈好价格,确实不容易。

  金融机构身份无望,小贷公司被戳痛点

  尽管放开了限制,鼓励了创新,然而业内期望已久的金融机构身份却落空。小贷公司一直从事放贷业务,但是直至目前仍然处于普通工商业企业的定位。

  把小贷公司定位为普通工商业企业恐怕戳中了小贷公司的痛点。李军立告诉记者,如果把小贷公司算作一般的工商企业,那么小贷公司就在很多方面受到限制。小贷公司在经营当中碰到的很多问题,原因就在于不是金融机构的身份。他呼吁小贷公司能够得到重新定位,他说:“例如担保,小贷公司如果是普通工商业企业,那它就存在一个业务的区域问题,可是有的贷款人提供的担保可能在外省,那这个业务就做不了。小贷公司从事的就是金融业务,起码也算准金融机构吧。”

  不是金融机构,小贷公司的牌照也显得“贬值”了。多位受访人士回应认为,小贷公司的牌照目前表现“鸡肋”。李军立告诉记者,目前很多公司都在做贷款业务,拿了小贷公司的牌照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而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则进一步建议,应当对贷款额度500万以下的公司免于牌照的申请。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征求意见稿》是要解决贷款通则对企业和个人放贷行为的约束,但是目前,未经批准和许可,任何个人和企业不得经营放贷企业,这等于并没有根本解决这个原来贷款通则的这样一个制度障碍。”他建议,500万以下的放贷人和机构可以享受“牌照豁免”,采用登记备案的方式。

  据记者了解,之所以小贷公司期盼金融机构的身份,是因为他们希望降低资金使用的成本。有业内人士表示,获得金融机构身份以后,小贷公司的融资成本更低,甚至可以进入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可以获得更好的财税政策,例如所得税可以从25%降低为15%,营业税附加可以降低2个百分点。

  李军立告诉记者,目前即便小贷公司通过资产证券化获得资金,成本低的年利率也在12%到13%,成本高的或可达到18%。光成本就超过了银行贷款利率许多。

  回归小额贷款,或可寻求生路

  在资金成本、市场地位都不敌传统金融机构的形势下,小贷公司如何自谋生路?白澄宇认为,小贷公司必须找到自己特有的、能够可持续发展的业务模式,绑定银行做业务是不可持续的。

  小贷公司成立初期,政策的初衷是引导小贷公司服务广大小微企业,而后来很多小贷公司却做起了银行业同类性质的业务,背离了“小额”的初衷。白澄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行一旦惜贷,绑定银行的小贷公司就必然受到牵连。”

  多位业内人士呼吁,小贷公司还是应该回归“小额”,回归服务于小微企业的初衷。白澄宇认为,小贷公司找到自己的业务模式,首先要明确自身的定位在于服务小微企业。银行暂时还没有办法很好地服务这个市场,而这个市场具有广阔的空间。

  翁奕峰表示,华峰小贷目前的定位就是做小额贷款、服务小微企业。他告诉记者:“把事情做小,哪怕是出了一点风险还是可以消化的。通过三四年时间,公司已经完成了从大项目到小项目的转变,原来经常做200万的贷款项目,现在的贷款项目70万都不到。”

  李军立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了解到特别是今年,不少小贷公司“只收不贷”,甚至关门了,因为目前经济下行,很多企业不景气,如果企业倒闭或者跑路牵扯出金融事故,首当其冲的就是没有担保抵押物的小贷公司。“但是坚持做小额、做分散的小贷公司经受住了考验,小贷公司还是应该踏踏实实服务小微企业。”

business.sohu.com false 中国经济周刊 http://www.ceweekly.cn/2015/0824/124713.shtml report 2884 8月12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在不少小贷公司从业者们看来,至少在《意见稿》中,这部将决定小贷公司发展
(责任编辑:田欣鑫)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