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人物 > 今日主角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对话香港中产:“十一”零售寒冬是香港的失败吗?

来源:搜狐财经 作者:杨不欢

  摘要:香港再被媒体报道经历了一次“史上最冷黄金周”。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铜锣湾、尖沙咀广东道等商圈明显可见游客稀少,商铺冷清。商家销售额、商铺房租的暴跌似乎也在证明——香港正经历一次零售业“寒冬”。那么,真的是因为“陆港民间冲突”导致了大陆游客“抛弃”香港吗?如果是两地民间情绪使然,那么,为何大陆赴日本游客却爆发式增长?搜狐财经驻香港特约记者杨不欢采访香港普通中产阶级许先生,他认为香港零售额前些年的繁荣,是“政府和商家从最初就在共同引导着行业走一条畸形的道路,从一开始就在杀鸡取卵,这种发展带来的繁荣和高铺租本来就是虚假的,终有一天会现出原形。”据观察,当内地网民同仇敌忾地庆祝香港经济萧条时,香港人同样找到了事件中嘲笑的“敌人”,那就是大财团、大金主、奢侈品零售商。

  “你知道十一香港零售业萧条这件事情,在内地成了不大不小的新闻吗?”在车水马龙的铜锣湾罗素街头,我问许知行(化名)。他点头不语,笑得意味深长。

  来头不小的罗素街,曾是全球商用月租最昂贵的街道,这里的店面珠光宝气,首饰、珠宝、手表,店员正装妥帖,职业微笑,而从9月开始,这条街频频被报道提及。我和许知行就约在这条街上,看人来人往。

  零售业萧条的星火早在9月闪现,当时整条罗素街的租金都在跳水。黄金周的末尾,香港零售管理协会公布,今年十一销售额同比大跌了近40%。如果你以为,大陆游客三五成群已经算是铜锣湾的繁华景象,那你一定没见过她被人群淹没的样子。这种人流比例,放在普通街道算得上“热闹”,但出现在时代广场前这条街,十一黄金周的这条街上,只能说明问题大到可以用肉眼观测了。

  “所以香港这边对于相关新闻的反应大吗?”我问他。

  “有一些报道,网上也有一些点评,但远远算不上是城中热门话题,没有太多讨论。”他答道。

  “那就你感知到的香港人,对此的普遍感想是什么?”

  “就,”他嗤笑一声,用普通话答了我兩個字,“活该。”

  “好巧,内地人也是这么觉得的。”我答道。

  对内地网民的反应,许知行毫不意外,也不在意。从收入上区分,许知行算香港的中产阶级;按照网络世界的标签分,他算微博红人。去年街头便溺事件引爆中港矛盾后,他曾给内地游客写了一份如厕指南,后来接受不少内地媒体采访。他是我认识的对内地网络生态最熟悉的香港人。

  中港矛盾至今被总结为“中港富人联手数钱,两地穷人频频对骂”,那零售业萧条这一幕,大概能以“两地网民各自庆祝”为注脚。大量内地报道从各个角度分析现象成因,包括汇率优势的消失、内地人出游的选择改变、甚至反腐对消费环境的影响,而几乎所有分析,都会提及近年的反大陆游客运动。内地网络上洋溢着喜闻乐见的气氛:“不是不欢迎吗?咱们不去了!”“让他们自己吃到苦果!”

  内地网民恐怕不知道,他们这种反应,与香港网民形成了某种奇妙的应和。60年代香港歌手徐小凤有一首名为《喜气洋洋》的歌,当中“热烈地弹琴热烈地唱”一句,是香港网络的流行语,用于形容看见大众反感的人或事遭遇挫败时的快乐心情,大意对应内地网络的“喜闻乐见”。在相关新闻的评论中,这句歌词不断出现。当然,他们并非在庆祝“香港”的倒霉。

  “一群站在风口的猪。”许知行如此形容零售业的巨头们。关于事情的成因,内地和海外报道分析了不少,在这些原因之外,在香港的角度看,他认为,政府和商家从最初就在共同引导着行业走一条畸形的道路。“香港的旅游零售业,从一开始就在杀鸡取卵。社区的所有零售业配套,全部用来服务来自一个地区的游客,这难道不是有问题的吗?这种事情一开始在旅游区出现,后来蔓延到居民区。慢慢地,整个社区被重塑了,居民的日常零售配套被那些为游客服务的零售业彻底取代,本地人生活被严重影响,已经非常厌烦了;二来,这些零售业全部仰仗一个地区的游客养活,这种发展带来的繁荣和高铺租本来就是虚假的,终有一天会现出原形。”

  站在钟楼下的红绿灯口,我们看到罗素街59号铺面被铁闸围住,贴着“租约期满”告示,曾经醒目的名表店招牌变成了“喜来登”旺铺招租。在这条霸气的街上,这个铺面曾有个霸气的名字:“铺王”。140平米,月租250万,英皇钟表珠宝租了它12年。9月底约满后,租户撤租,业主割肉般把月租降到70万,也没能谈成。罗素街背后的登龙街是一条阴暗狹窄的小巷,居民楼、日式料理和运动品牌拥挤在一处,一间10平米的民居“房中房”月租6000港元。

  “香港整个城市,现在已经’威尼斯化’了。”他继续说道。香港“威尼斯化”的担忧,早在几年前沈旭辉、梁文道等本地学者就提出过,意指香港像威尼斯一样,仰仗观光业存活,导致物价攀升,地租上涨,最终将老居民逼退。“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威尼斯本身就是旅游城市,他们至少一半收入来自于观光业,而在香港,观光零售只是好几种产业中的一种,为了一种行业,把整个城市改造成这个样子,所以你说当这种幻象倒塌,香港人会有什么反应?活该啊。”

  当内地网民同仇敌忾地庆祝香港经济萧条时,香港人同样找到了事件中嘲笑的“敌人”,他们是大财团、大金主、奢侈品零售商。多年以来,香港一直是这颗星球上“小政府大市场”自由经济体的典范,以至于外人可能有种印象,即香港的市民也应该是以信奉经济自由主义为主。然而事實上,特别是近年,不少社会调研和社会现象会告诉你,关注社会福利、公共政策的左翼自由主义,才是目前香港普通市民,尤其是青年人的主流倾向。这种倾向的形成,背后是这个城市居高不下的基尼系数,是贫富悬殊、社会阶层固化等这些自由市场带来的教科书式社会问题。除了这些问题,具体到香港的语境下,各流派对于政治体制不同的诉求、本土身份认同和文化自信的抬头,统统被一并丢入社会的大火锅中,不断翻滚沸腾。这样打磨多年后,他们早已不再崇拜商人,李嘉诚也早就从香港精神代言人变成了台风天不放假的打工仔们调侃的对象。

  当内地媒体在黄金周这一个时间点捕捉了旅游零售业遇冷的重大消息,身在其中的香港人早就从种种迹象中得知凛冬将至,黄金周只是趋势中的一个切面而已。而就在内地把“香港”视作一个整体,通过行业现象看衰香港时,普通香港市民早已与之切割,事不关己,甚至有些也在看笑话,认为这不过是大财团、大金主的糟心事。

  这毕竟是香港的重要产业之一,真的可以事不关己,甚至觉得这对于香港不是一件坏事吗?我问许知行。

  “怎么可能?你看网上的那些评论,不太有人觉得这是一件好事的,大家心里面都很清楚,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不过大家的角度不同,所以归因不同而已:’黄丝’在批评政府政策,’蓝丝’在指责都是’黄丝’搞乱了香港。”

  去年“占中”系列事件中,黄色和蓝色的丝带被用来代表支持运动和支持政府两种政治倾向,这个标签后来成为香港政治语言中的常识,至今仍在用于区分敌我。一个现象,两种解读,这并不是香港社会讨论中的孤例:“政府傻X”和“反对派傻X”,除了是这次零售业问题上的两派各自立论外,基本上也可以总结为目前对香港所有社会问题,双方的大部分立论基础。

  在承认行业衰退是一件坏事,那么他们对于现状的超然姿态又是从哪来呢?我试图拿后物质时代的概念向许知行求证。很多学者和媒体,都曾经用后物质主义来解释香港和台湾的现状,其中包括《环球时报》的评论《港台政治进入后物质主义时代》:“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起来后,成长于富裕环境中的人的价值观会发生重大转型,其诉求是更多的个人自由、更好的空气、不被打扰的生活方式。”香港人是否已经踏上一个平原,不那么在乎物质上的充裕,甚至相信宁可用部分物质换取一些价值观类的诉求呢?

  然而我的猜想被许知行一句否定:“香港没有那种时间和空间沉淀,不会滋生台湾那种小确幸的。这里过于浅薄。”

  我对于他这个判断有些许保留,因为倘若按照这条思路走下去,那么市民的态度其实非常矛盾:这场飓风席卷了他们讨厌的人,对此他们感到非常痛快;但是他们心里很清楚,飓风最终很有可能会波及到他们身边的。“其实就没有哪怕一点点担心?终有一天这个影响可能会落到每一个的头上?”

  “担心啊。”许知行的语气严肃起来,“我当然也有这样的美好愿望,希望政府和商家能够痛定思痛,在吸引游客的同时能够做到各方面平衡,优化搭配,如果能想到这一步的话,也许就有出路。但是,”他话锋一转,“这跟政府的施政能力有关,而香港的政府和商家一直都是有杀鸡取卵的优良传统的。所以我们的担心又有什么用?”他咧嘴一笑:“毕竟……肉食者谋之啊。”

  此句语出《左传》,鲁国被齐国攻打,曹刿请缨出谋划策,乡人问他,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是啊,政府操心就好了,你凑什么热闹呢?

  就在下一句,曹刿回答道:“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2000多年前,曹刿已经说出了我们今天对话的最佳注脚。这大概也是香港现在面临的经济问题,乃至所有问题的最佳注脚。

  10月初的周末,暮色茫茫的罗素街依旧算得上人头攒动,在高档零售业商户退租潮之后,业主们狠狠降租,那些一度拉上铁闸、贴满告示的铺位,又渐渐被新的商户填满,他们是化妆品店、运动用品店,他们依然以内地游客为目标,但货品售价则大众化得多。面向零售寒冬,港府此前早已推出一系列宣传香港形象的政策,但收效甚微;针对這些政策,《人民日报》海外版认为真正有效的方案是「扩大自由行」。

  这便是罗素街的洗牌,洗牌在这个漩涡中心发生,也许正在逐渐蔓延开去,谁的去路好?唯有天知道。(文/杨不欢)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020/n423680810.shtml report 4575 摘要:香港再被媒体报道经历了一次“史上最冷黄金周”。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铜锣湾、尖沙咀广东道等商圈明显可见游客稀少,商铺冷清。商家销售额、商铺房租的暴跌似乎也在
(责任编辑:UF041)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