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评论 > 经济茶座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克强指数”需要修正吗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杨小刚

  2007年,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告诉来访的美国驻华大使,他喜欢用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来追踪辽宁的经济动向,以挤掉统计数字中的水分。

  此后,有人把这三个数据综合成一个指标,称之为“克强指数”,以此来衡量中国经济发展状况,发现相关性很高。

  时间过去了8年,中国经济的面貌和结构发生了巨变,“克强指数”还能敏锐反映中国经济吗?身为总理的李克强,他还会沿用和关注这三个指标来判断中国经济吗?在他的视野中,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指标来反映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和新经济、新业态的到来呢?

  10月上旬,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在《人民日报》撰文,称从实践和相关性看,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变化与经济增长总体上是一致的。1998~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与GDP增速的相关系数达0.741,铁路货运量与GDP增速的相关系数达到0.646。

  但据笔者观察,这一相关性正受到一定程度的挑战,甚至出现背离。一、二季度,我国GDP增速为7%,三季度为6.9%,而1~9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只有微弱的0.8%。其中,2月、3月、7月、9月还录得同比负增长,分别下降了6.3%、2.2%、1.3%和0.2%。前八个月,全国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10.9%,8月份单月甚至同比下降15.3%。

  对于这种GDP增速轻微放缓,但全社会用电量大幅下跌、铁路货运量同比负增长的情况,很多专家给出了解释,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发展的新常态,服务业比重提高、工业转型升级加快和能源利用效率提高的结果。

  从相关数据看也确实如此,比如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51.4%,比去年同期高出2.3个百分点。1至9月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6.2%,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达到10.4%。

  以前铁路货运主要以煤炭和有色金属为主,反映的是重工业时代和以投资为主的生产状况。但近年服务产业发展迅速,以网购为主的消费模式日益膨大,由此催生的新行业层出不穷。到2014年底,我国约有快递企业1.4万家,全年业务量达140亿件,同比增长52%,规模居世界首位。

  这种充满活力的新经济形态,恐怕已经无法用传统的用电量和货运量来充分反映了。“克强指数”对中国经济虽然还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但并无法通过它来了解中国经济发生的新变化,尤其是这一指数跟服务业和居民消费支出关系很弱。

  因此笔者认为“克强指数”也需进行相应修正,不把新经济的相关指标纳入,其有效性会打折扣。

  很多指数正是通过不断修正,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比如道琼斯工业指数,虽历经一百多年,仍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就是因为它处于不断调整之中。虽然它只是一个股票价格指数,但很多人通过它来观察美国经济,虽然它刚开始主要以纽交所挂牌的、工业公司股票为主,但后来也引进了纳斯达克挂牌的、消费类和科技类公司的股票。

  两年前,道琼斯指数通过引人Visa、高盛和耐克这三家公司的股票价格,剔除美国铝业、美国银行和惠普三家企业股票,以此来反映美国经济的重心从工业向服务业和消费品的转移。今年,又通过用苹果公司的股票代替电信巨头AT&T纳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来反映美国新经济中智能高科技公司的发展。

  我们看到,身为国家总理,李克强的视野也超出了传统的投资、出口、消费等数据,而转向了就业、居民收入和环境改善等指标。在多个场合,他不断强调,只要有比较充分的就业、与增长同步的居民收入、生态环保有所改善,中国经济增速高一些低一些都可接受。

  而作为一个经济学课题,又该如何修正“克强指数”才能更好反映中国新经济全貌呢?笔者认为,像快递业指数、网购数额和手机流量使用等,可以尝试纳入“克强指数”,以反映中国新业态经济和消费水平。

  这几个指标跟服务业、消费、高科技等概念密切相关,也是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亮点。(作者系本报编辑)

business.sohu.com tru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022/n423852363.shtml report 1715 2007年,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告诉来访的美国驻华大使,他喜欢用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来追踪辽宁的经济动向,以挤掉统计数字中的水分。此后,
(责任编辑:UF020)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