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上市公司蜂拥南下掘金澳大利亚

来源:新华网

    上市公司蜂拥南下掘金澳大利亚

  新华社日前消息,中澳自贸协定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获得澳大利亚议会批准生效。

  借此东风,国内上市公司今年纷纷布局澳大利亚,并有望在未来三年掀起新一轮的投资高潮。从投资风向上来看,前几年矿

业投资高潮正在迅速退却,而农牧业成为国内上市公司本轮对澳大利亚投资的新风潮。

  投资澳洲掀新高潮

  自2014年11月中澳双方共同宣布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实质性谈判结束后,国内多家上市公司便纷纷表现出对投资澳大利亚的浓厚兴趣,并在今年集中付诸实施。

  近期,有消息称,中国买家正筹划在澳大利亚竞购面积约10万余平方公里的土地,连同近20万头牛,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养牛场Anna Creek。

  目前上述土地的拥有者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地主”Kidman公司。资料显示,Kidman为澳洲最大及最古老畜牧企业之一,亦是澳洲最大之私人土地拥有者,拥有11个牧场和1个催肥场,总面积约10.2万平方公里,主要位于南澳、西澳、北领地及昆士兰地区,拥有约185000头肉牛,平均年产牛肉15000吨,约占澳洲出口箱装牛肉的1.3%。

  在多家竞标者之中,包括了A股上市公司东凌粮油。公司9月29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GENIUS LINK CAPITAL LIMITED签订合作备忘录,组成联合体共同进行收购Kidman公司以公开招标的方式出售其100%股权的第二轮投标。东凌粮油董秘程晓娜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目前公司与GENIUS LINK CAPITAL LIMITED组成的联合体已经递交第二轮竞标标书及其他相关资料。

  另外,竞标者之中还包括上海鹏欣、上海证大、杉杉集团,以及一个由中房置业牵头两家民企组成的财团。

  实际上,像上述这样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竞购资产时“老乡见老乡”的情形已经愈发多见,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企业前往澳大利亚投资正形成一波新的浪潮。

  乳业专家宋亮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中国企业前往澳大利亚“投资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澳大利亚资源丰富,投资环境友好,加上中澳自贸协定的带动,使今年前往澳大利亚投资的中国企业特别多,并有望在未来三年形成新一轮的投资浪潮”。

  竞逐澳大利亚的A股上市公司还有得利斯。9月14日晚,得利斯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通过增资及受让股权的方式收购澳大利亚大型牛肉生产销售集团Yolarno Pty Ltd公司相关股权。Yolarno Pty Ltd的子公司包括Bindaree Beef Pty Ltd和Sanger Australia Pty Ltd等。路透社的最新消息显示,Bindaree Beef已同意以1.45亿澳元的价格将公司45%的股权出售给得利斯。

  积极布局海外的新希望集团也在澳大利亚市场有新动作。早在2013年12月,新希望集团便以近5亿元人民币全资收购了澳大利亚第三大牛肉加工商Kilcoy畜牧业公司。7月30日,新希望集团子公司新希望乳业与Moxey家族、Perich集团及澳大利亚自由食品集团,合资成立了“澳大利亚鲜奶控股有限公司”,其中,新希望乳业持最大股份。

  天马股份5月5日晚也公告称,为加大农牧业投资,公司将对澳洲全资子公司TBG追加投资6000万澳元,主要用于再次收购澳洲农牧场等有效资产。TBG再设立的全资子公司PARDOO于5月5日以4700万澳元收购澳大利亚Wollogorang牧场和Wentworth牧场的全部有效资产。

  投资风向快速转换

  国内上市公司今年纷纷前往澳大利亚投资农牧业,而过往几年投资澳大利亚矿业的热潮却迅速退却,意味着国内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的风向正在快速转换。

  在过去几年,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的主要目的地,矿业占中国向澳大利亚投资的65%。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年中,中国前往澳大利亚进行投资的企业约为200家,总额超过800亿澳元,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矿业投资。

  不过,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铁矿石和煤炭价格的迅速回落,澳大利亚矿业投资遭受重创。今年7月30日,巴西淡水河谷(Vale)和日本SumitomoCorporation公司决定将他们共同拥有的、价值约6.31亿美元的澳大利亚动力煤矿IsaacPlains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据称,这座煤矿曾是澳洲最令人兴奋的大煤矿,储量高达3000万吨。巴、日两公司在2012年收购该煤矿50%股权时,价格为4.3亿澳元(约合3.1亿美元)。

  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矿业的热情也在退却。据相关媒体报道,作为兖州煤业唯一的海外煤炭基地,兖矿澳大利亚产区的版图近几年曾迅猛扩张,但在国际煤价下跌后,为降低生产成本,兖煤澳洲不仅搁置了Stratford矿场的扩产计划,甚至还于去年7月关闭了该矿场的高灰动力煤和半软焦煤两大项目。

  中国民生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张立洲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去年,有一家企业希望我们为其提供近80亿的并购贷款,来收购一个全球有名的铁矿。从项目本身来看,它的价格还是很便宜的,对接的也是国内资源市场。但我们经过仔细考虑后,还是把这个项目否决了。原因并不是项目本身有问题,而是我们在战略上的不认同。”

  从全球范围看,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重心正从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向欧洲转移。依据彭博社统计,从并购金额来看,2011年起,中国企业在欧洲的跨境并购呈现不断上升态势。到2013年,中国企业在欧洲的跨境并购规模已经与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跨境并购不相上下,但仍然落后于在加拿大的跨境并购。而到了2014年,中国企业在欧洲的并购规模已经跃升到首位,并接近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总和。

  业内专家指出,随着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农牧业高潮的到来,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有望持续回暖。“除了已经披露投资澳大利亚农牧业的上市公司以外,还有更多的公司正积极谋划登陆澳大利亚,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将快速复苏。”宋亮表示。

  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的风向转换,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澳大利亚农牧业有望成为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转型升级的“新踏板”。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动力是消费升级,用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的话说便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以中国企业今年纷纷前往欧洲收购酒店与度假村资产为例,其动力便是国内快速增长的出境游需求。

  国内上市公司纷纷前往澳大利亚收购农牧资产,也反映了消费升级催生的巨大需求。以国内上市公司近期密集购买的牛羊肉资产为例,中泰证券指出,在牛肉消费总量方面,2000年我国牛肉表观消费量为510万吨,2014年上升到730万吨,累计增长43%。如果算上走私的100-150万吨,则目前国内牛肉消费量接近900万吨,按照每吨5万元计算,有将近5000亿元的市场零售规模。另一方面,受牛源供给不足影响,正规优质屠宰加工企业产能利用不足,牛肉供给总体上增长乏力,中、高档牛肉明显供给不足。在供需逐渐失衡的影响下,牛肉价格不断攀升,平均价格从2008年的30元/公斤上升到目前的60元以上,上涨幅度超过100%。

  收购澳大利亚农牧业资产,也将有助于企业的转型升级。以东凌粮油为例,投标竞购Kidman如若成功,无疑将加快其业务转型的步伐。自2014年筹划定增收购中农国际100%股权开始,东凌粮油便开始业务转型,剥离亏损大豆加工业务。日前,公司公告重大资产销售预案,拟向控股股东子公司出售旗下植之元实业和东凌销售各100%股权,估值合计7.28亿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将变更为谷物贸易、国际船务及物流、钾盐的开采及销售等三大板块。

  再以天马股份为例,公司的主业是研发、生产和销售各类轴承,行业具有明显的周期性,受经济景气度影响明显。铁路、房地产等行业不景气,导致行业景气度有所下降,公司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公司表示,在主营业务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公司通过投资澳大利亚农牧业,使经营方式往多元化方向发展,从而创造新的盈利增长点。

  收购澳大利亚农牧业资产,也有利于国内上市公司迅速做大做强。中泰证券指出,从竞争格局看,牛羊肉行业不象猪肉产业有类似双汇这样的全国化领导品牌,仍然处于较为初级竞争阶段,品牌化、冷鲜化都刚刚起步。而且,行业空间很大,牛肉接近5000亿元,羊肉接近2000亿元,牛羊肉行业中也足以诞生百亿级的公司。目前,制约国内牛肉企业规模壮大的原因在于牛源问题,海外优势禀赋的布局将决定企业未来的竞争力。羊肉自给率虽然相对较高,但随着我国羊肉产量趋于稳定,进口量也逐渐加大,尤其是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进口关税取消,其质优价廉的产品竞争力在逐步加强,这也促使相关企业积极走出去布局。


business.sohu.com false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10/30/c_128374506.htm report 5396   上市公司蜂拥南下掘金澳大利亚新华社日前消息,中澳自贸协定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获得澳大利亚议会批准生效。借此东风,国内上
(责任编辑:田欣鑫) 原标题:上市公司蜂拥南下掘金澳大利亚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