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创客 > 创客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李丰创业的六个月:卸下光环,保持焦虑

来源:搜狐财经 作者:陈洋

  2015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李丰的身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了京城各大知名的创业沙龙上,观点产量和语速齐飞。从6月底和原IDG资本合伙人林中华一同创立峰瑞资本,这位创投名人一刻不歇地卖力拉动着新基金的“狂奔”。

李丰和雕爷CP党出席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创客夜场
李丰和雕爷CP党出席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创客

  投资人创业:卸下光环,理论落地

  起点的坎坷,既是意料之中,也是之外。

  早期投资是虎狼之争,一边要高举革新行业的大旗从0做起,一边要尽尝创业艰辛,对于习惯提纲挈领和宏观叙事的投资人们而言,无疑是一次充满“焦虑”和变数的转变。

  事实上,直到11月底,成立六个月之后的峰瑞资本才真正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核心CBD,爆炸式的创业氛围首先带来的是“一位难求”,显然,这不仅是创业公司的难题,对于新兴投资机构而言,同样如此。

  峰瑞成立之初,因为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办公地点,峰瑞暂时向朋友借用了20个工位和2个会议室。“经历了一个混沌期,公司增长地很快,有时会议室满了,我们只能把人临时带到茶水间或者沙发区去聊天。”如今,坐在峰瑞宽敞透亮的会议室,李丰笑着“忆苦”。

峰瑞的新办公室
峰瑞的新办公室

  李丰对新办公区的设计很满意,整个办公室色调顺应了峰瑞的logo绿,面积并不算大,但功能区明晰,设计上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办公室的隔断设置,采用了大量的透明玻璃,提倡工位,减小办公室面积。“从外部上我们倡导新基金的透明、公平和开放,从内部上,我们也希望能营造一种让所有同事充分开放沟通的氛围。”李丰希望将当年没能成功推行的想法在新基金上一一实现。

  对于峰瑞资本早期项目负责人田里来说,乔迁新办公室同样是近来“最开心的事情了”。

  “《创业维艰》这个书名可以说是大家的真实体验。”田里在谈到峰瑞从0开始的这段经历时说。六个月前,他追随李丰从IDG出来创业。

  “可以说,‘光环’这个东西在离开老东家的一瞬间就没有了。”田里举了一个被他形容为“血淋淋”的例子,那是他们创业前接洽的一个项目,双方聊得很顺利,但离开后,以峰瑞的身份想要继续推进时,最终未能如愿。

  “最开始PR没有大量铺开的时候,很多创业者并不知道基金的背景。”田里坦言,每次去见创业者都要花大量时间介绍基金的情况,“这是跟之前很大的区别,但不可避免。”

田里(峰瑞早期项目负责人)
田里(峰瑞早期项目负责人)

  旧时,田里在高峰时期曾经同时管理超过20个创业项目,长期跟项目打交道,他曾经以为真正出来创业后,会对各种情况了然于心,但却越来越明显地感知到了理论到实践的巨大鸿沟。

  曾经他给创业者们打的“预防针”,比如创始团队之间的意见差异、公司运行方向的改变,更加细化的还包括活动预算是不是超标、差旅装修是不是能再省省……都亲身遇到过。“直到你真正意义上加入创业公司,才能体会到理论和真实操作的差异。”

  “适应需要经历一个特别痛苦的阶段,好在我们慢慢走过来了。”田里说。

  革新背后:很多友商都在看着你

  “在行业里久了,就会发现问题,比如信息不够对称,运作方式不够现代化流程化,利益机制还可以做得更合理……”田里说到了峰瑞创立的初衷。

  正如李丰在8月的发布会上昭告,峰瑞成立之初便立下了很多极具颠覆性的旗帜,比如管理费不再是“铁饭碗”、推行“个人LP计划”降低出资门槛、项目外部推荐人可以拿到Carry的5%、加强一线投资经理的话语权等等。

  “这些事情是可以帮助效率提升,但是真正做起来会很难。”

  非议一直不绝于耳,“很多人认为这是自砸铁饭碗,要把carry分出去,还建立了很重的投后服务。甚至有人来帮我们算账,说这么下去一定赚不到钱”,田里说。

  峰瑞的很多尝试在业界没有先例,“友商们也在看,看你做的到底好不好。”田里说最大的挑战是要及时调整心情,“在各种让你崩溃的情况前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坚持下去。”

  经过六个月的搭建,如今的峰瑞团队人数已经达到30余人,投资团队10余人,另一半是投后服务。除了传统的品宣市场、法务、财务、投资人服务等,峰瑞还花了很大气力组建了一支目前很多基金公司并未配备的互联网团队,邀请前Facebook工程师覃超牵头项目。

  据介绍,这个团队目前主要任务是搭建起后台系统,帮助投资人、创业者、LP、项目外部推荐人等实现充分沟通;其次是通过数据挖掘处理为投资分析提供支持,“会对全球投资机构风向做分析,来帮助投资判断”。目前该团队大概在7人,但李丰称互联网团队规模仍在持续扩大,“我们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信息做的更透明,让沟通更便捷、更高效。”

  成立六个月,李丰也交上了自己的成绩单。目前峰瑞的机构LP主要有宜信、歌斐、浙报传媒、昆仑,个人LP数量尚未披露。在人民币基金方面,峰瑞已于12月中旬完成第二轮关账,目前峰瑞管理资产总额超过30亿人民币人民币,其中一期的规模是12亿人民币左右。从投资方面看,六个月内,峰瑞完成了40来个项目的早期投资,重点投资方向包括:互联网金融、生活方式、教育医疗、企业服务、硬件,科技制造等,近期还用专项基金投资了大项目uber和三只松鼠。

  李丰依然平静,依然滔滔不绝,但眼睛并不盯人,更多时候他习惯于看向自己选定的焦点;相比上个月和雕爷频繁地的“双口相声”,坐在办公室里的李丰,语速难得地慢了些。

李丰
李丰

  田里说李丰似乎并不愿意卸下“焦虑”的包袱,“他说,焦虑才是推动创业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只有跳离舒适区域,才能确保高速发展。”田里说李丰相反会鼓励大家始终保持焦虑状态。

  属于投资人的冷静达观和属于创业者的焦虑乐观,这条双轨会在2016带来一个怎样的峰瑞,卸下光环之后的追光之旅?在新老基金新年重启的残酷竞速中,唯有成绩能力透纸背。(文/ 搜狐财经 陈洋)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始链接。如需联系作者,可发送邮件至shiniechen@sohu-inc.com。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104/n433423753.shtml report 4427 2015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李丰的身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了京城各大知名的创业沙龙上,观点产量和语速齐飞。从6月底和原IDG资本合伙人林中华一同创立峰瑞资本,这位创投
(责任编辑:陈洋)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