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评论 > 商业评论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獐子岛“冷水团”事件戳中股市造假乱象?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无界新闻
獐子岛扇贝育苗场,工人在将水中的扇苗捞出装船。CFP
獐子岛扇贝育苗场,工人在将水中的扇苗捞出装船。CFP


  无界新闻评论员 曾会生

  獐子岛“冷水团”事件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淡出人们的视野。

  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独家报道《2000人实名举报 獐子岛“冷水团”事件被指“弥天大谎”》,还原了上市公司獐子岛的“冷水团”事件,揭露了当中诸多涉嫌造假、欺骗的细节。

  “冷水团”事件已过去一年零两个月,如果不是作为獐子岛股份受益权人的2000多人实名举报,可能真要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的一桩“悬疑案”。

  2014年10月14日,獐子岛临时停牌,10月30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公司一百多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绝收,公司净利润亏损约8.12亿元。分析称,社保基金成最大受害者。这一事件当时被市场称为獐子岛遭遇“黑天鹅”,但这一“黑天鹅”来得毫无征兆,连行业分析师都直呼“惊呆了”。

  尽管当时大连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定,獐子岛部分事项决策程序不规范、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规范,要求公司限期整改,而投苗存货造假、财务造假和大股东占用资金等问题未被认定。

  但从无界新闻报道来看,獐子岛主要存在几大问题:

  首先是信息披露上弄虚造假。公报将100多万亩虾夷扇贝的绝收导致巨亏归咎为冷水团的自然灾害。而事实是,“为了遮掩前几年前播撒虾夷扇贝播苗造假、偷工减料、播撒量虚报及过度采捕而导致虾夷扇贝断代、产量下降的刺破气球的行为,”也就是说完全是“人祸”。

  其次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投资者当傻子,獐子岛为了继续圈钱,在资本市场上接着讲了一出“起死回生”的故事,称被“冷水团”祸害绝收的扇贝不存在减值风险,前后矛盾。

  再者,獐子岛“冷水团”事件之后竟安然无事,还能从当地镇政府和财政取得补贴,成为农业部的海洋牧场示范区。

  此外,獐子岛侵害股东和作为股份受益权人的岛民的权益,有岛民称上市多年不分红,甚至政府数亿元的分红也因“冷水团”事件而打水漂。由于股权收益不明确,加上“造假”后公司管理层并没有认真经营公司,以致岛民联名举报獐子岛的“弥天大谎”。

  在整个“冷水团”事件中,扇贝绝收明明是因为提前捕捞,竭泽而渔所致,却推卸给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当筹资5亿元底播苗种要绝收了,公司管理层将责任归咎于冷水团,但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只凭借了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一份分析扇贝受灾可能性的会议纪要。而用当地养殖户和水产商的话说,当年根本没有遇到冷水团,也没有听说周围海域遭受冷水团灾害。

  从报道和知情人士的消息来看,“冷水团”事件不是獐子岛第一次造假。而在播种环节,也存在各种造假,比如播种数量、育苗中掺石子等,此后还将航海日志收走,隐瞒真实情况。不仅如此,举报者还称,作为公司董事长,吴厚刚还存在包庇其弟吴厚记的嫌疑。

  在中国股市上,像獐子岛这样通过天灾等不可抗因素来替公司决策失误或经营不善亏损而擦屁股的绝非孤例。

  2010年惠泉啤酒公布其业绩数据,称其业绩下滑的原因是国家出台严打酒后驾车政策。

  就在上个月,上市公司上海物贸公告称5亿元铬矿被偷了,因此被投资者告上法庭。

  山东山水水泥公告称若干账簿、记录及重要文件消失。

  中国动物保健2014年年报至今没有披露,公告说原因是所有财务文件正本被盗。

  看完这些奇葩公报,就不怕笑不掉你的大牙。

  獐子岛“冷水团”事件,一开始就引发诸多质疑。事后不久,大连证监局出示了“责令改正的决定”和“警示函”,指出公司在“海域收购决策存在瑕疵”、“深海底播缺乏充分论证”,但公司管理层采取自我处罚的方式来息事宁人,董事长自掏1亿元弥补损失。然而,之后就没有了交待。要不是獐子岛今年6月初公告停牌,称之前“绝收”的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也许就没人继续追究当年的残局了。

  更多的疑问是,像獐子岛这种涉嫌作假和欺骗投资者来推诿责任的公司,为什么还能得到有关政府部门的高额补贴?还被当作农业部的示范基地,这简直就是讽刺。

  不过,从獐子岛的发展历程看,这又是一种必然。獐子岛起初作为当地的集体企业,当地1.5万岛民将集体所有权海域给了獐子岛公司,换取了6000股股份受益权,而公司的最大股东是獐子岛镇政府。獐子岛作为集体企业发展迅速,乃至成为上市公司,可谓当地镇府的一项大政绩,也为政府带来了实在的经济利益。直到獐子岛上市后,仍然跟当地政府是利益共同体。所以,在爆出“冷水团”事件后,獐子岛仍然可以从政府获得专项财政资金,得到农业部国家示范基地的奖补资金。

  如果一家通过造假、欺骗投资者和股东的企业都能得到财政支持和国家奖励,那不得不反思我们的财政支持政策和奖惩机制的合理性。

  试想,这2000多岛民如果不是利益受侵害,他们会不会出来举报獐子岛?可能不会。正如他们说的,“獐子岛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利益。冷水团事件时我们觉得公司一定会引以为戒,认真管理公司,所以当时选择了沉默。”但从事态发展来看,公司管理层根本没有认真经营,而是继续编造各种谎言欺骗投资者。岛民们担心獐子岛垮了,损及他们的生存之本。

 
22
亿元
獐子岛复牌后三天内股票市值蒸发额
 

  俗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獐子岛也承受着造假带来的一系列后遗症。2014年12月9日獐子岛复牌后,三天内股票市值蒸发22亿元。而举报人透露,“冷水团”事件也给獐子岛带来了销量、价格双降,育苗厂停产,变相裁员减薪的负面影响和冲击。

  毋庸讳言,獐子岛决不是中国资本市场或上市公司中造假的孤例,甚至不是最严重的,但它再次戳中了中国股市的造假乱象,也敲响了警钟。

  如果任由这些不良的公司在市场上诓骗投资者,当前巨震中的中国股市将面临不能承受的无根危机。

  在这一点上,国外股市对造假严厉打击的规则和案例值得借鉴。比如美国,上市公司对造假的处罚远大于非法所得,一旦被查往往倾家荡产,安然公司因造假欺诈而倒闭破产就是最致命的案例。

  但愿岛民们的实名举报,能成为揭开真相的重要一步,也算是对投资者和监管者的一个重要提醒。监管部门必须尽快对獐子岛事件进行调查,一方面要让真相浮出水面并进行问责,另一方面也可对其他造假者以儆效尤,防范和避免出现更多的“黑天鹅”。

  对靠造假和谎言来欺骗投资者的上市公司,心慈手软地警示或责令自查往往变成纵容或“稻草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日前撰文也强调,金融监管者不能只靠风险提示或道义劝说实施监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监管机构的口头警告充其量不过是纸上谈兵。因此,监管机构必须毫不手软地严打造假和欺诈,直至清出市场,唯其如此,才能切实维护投资者利益,恢复市场的信心。

business.sohu.com fals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www.watching.cn/html/2016/rp_0111/6451.html report 4442 獐子岛扇贝育苗场,工人在将水中的扇苗捞出装船。CFP无界新闻评论员曾会生獐子岛“冷水团”事件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淡出人们的视野。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