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解决“獐子岛难题”根源在于确权到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解决“獐子岛难题”根源在于确权到人

  继2014年獐子岛集团爆出“冷水团”事件、7亿元虾夷扇贝“深海蒸发”之后,余震始终未消。

  在獐子岛镇,居民对“冷水团”真相的设问、对集团经营能力的质疑、对自身未来利益保障路径何在的茫然,混杂成一出持续长达一年的不懈“抗争”。

  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通过在獐子岛及大连的七天调查追访,却发现事件背后,实际上隐藏着一个庞大的集体资产监管“乏力”的现实。

  一个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企业,该如何平衡与“集体”的“相处”?庞大的集体资产,其运营与监管的路径是怎样的?该如何做,才能杜绝下一个“獐子岛”问题的发生?

  就上述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邓大才。

  NBD:记者在獐子岛调查发现,除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持股上市公司,并成为大股东将上市公司股份分给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股份收益权外,集体企业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本身并未折股给成员。那么,当前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资产改革的相关规定有哪些?

  邓大才:目前农业部牵头,将在全国30多个县试点进行农村集体资产改革工作,按照改革精神,要求把集体资产进行分类处理,一类是经营性资产要量化到人,量化到每一个人;第二类是资源型资产要确权到户;第三类是公益型资产,比如学校、球场,要确权到村庄。根据这个精神,应该说今后中央会出台相应的规范性文件。比如獐子岛这种经营性资产,从制度上、法律上讲,是应该确权到人的。

  獐子岛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问题呢?是因为现在整个集体资产的权益是模糊的,它由大集体所有,但是却并没有与集体的每位成员挂钩,所以导致当农民要求实现集体的权益时,公司又没有给予清晰回应。

  NBD:股权量化的办法是怎样的?为什么股权量化可以确保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

  邓大才:股权应该量化到人,量化到每一个人,比如现在集体资产有10亿、集体有1万人,那么就是按照1万个人的股份去量化到人,当然根据年龄、农龄、贡献等具体条件的不同,每个人拥有的股份也是不一样的。把股权确权到人以后,大家就可以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他们既然拥有股权,那就变成了股东,就可以通过法律的方式来保障自己的权益,而不是上访、举报了。

  NBD:所以运营集体资产的集体企业将股权确权给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是集体资产改革的大趋势?

  邓大才:现在很多地方在试点,比如集体经济比较发达的江苏、广东、浙江等地方都在试点集体资产改革。而这个问题是这样产生的:传统的体制是个大集体,以“集体”的“大名”来承担整个资产的管理或营运,那么群众也好、农民也好,作为集体的成员,他们虽然拥有集体资产,也有原则上所谓的“股份”,但又没有和股份发生直接关联,即人与股没有一一对应,所以他们无法通过市场的、法律的方式得到保护。这是一种传统的集体经济、传统的集体经济体制导致的矛盾,所以说这个矛盾还是体制性的问题。

  中国目前发展得比较好的集体经济企业,面临的一个最重大的问题,即向现代企业制度转型过程中的重大问题。因为他们最初的产权就没有搞清楚,在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企业又在做大。

  这个个案不能否定现代企业制度,现代企业制度是没有问题的,最根本的问题是集体产权没有厘清的情况下,企业又做得很大了,做大之后就成了“蛋糕”,而现在控制企业的又是“少数的代表”,“少数的代表”可能是村庄的代表,但并不见得是股民委托的“代表”,或者股民“选出的代表”,因此具有合法性问题。

  这个问题只能从源头上解决,从明晰集体产权、量化产权上解决。如果说是公司的经营层、管理层,或者说是所谓的集体资产的代表,他们所采取的产权分配方式,如果没有群众的参与,没有真正量化到人的参与,以及信息的透明化,我觉得这个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NBD:所以集体资产股权确权的实质是?

  邓大才:现在的问题是要把蛋糕分好,不能简单地、笼统地说,我们有一个蛋糕,大家都有份。集体企业好在它实际上还是一个很小的企业,可以做到将股份量化到人。这就要看企业、集体经济负责人及当地政府,到底有没有决心真正地“还利于民”,真正地从现代企业制度的角度出发,真正地明晰最初的产权。否则,这个矛盾永远解决不了。

  如果这个企业不做大,无所谓,一旦它做大了,就会出现很多问题。这又陷入了一个“死结”:不明晰产权做不大,稍稍做大了,也会内耗掉。

  NBD:回到獐子岛这个案例上来,许多镇民反映没有海域可以使用,因为都是獐子岛集团掌握和经营,獐子岛集团与其集体企业又是上市公司与控股方的关系。这个案例不仅涉及土地资源性资产、经营性资产,还涉及到了海域。

  邓大才:海域这种资源怎么界定,需要创造性的思维,或者说,可以对这片海域的资产进行一个界定。举个例子来看,山上的林农、村民,每家每户都可以分配到户、确山到户,海呢?怎么来确权分配?

  根本问题是确权。怎么来确权?我想这属于一个新问题,我个人认为可以通过这个海域进行资产评估,评估后对资产进行量化,这个海域今后的发展,要让集体成员共享,而不是变成少数人或某个企业的财产。再也不能用牺牲大批农民的利益来成就少数企业。如果少数企业想扩大股权,没有问题,你出资购买。再也不能用强制的办法、忽悠的办法牺牲农民的利益。一定要用市场的、法律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一句话,“依法治理集体经济”。有法的依法,没有法的,建议国家尽快出台规范集体经济产权制度的相关法律制度。

  实际上这个岛存在的问题还是比较复杂,既有土地资产、经营性资产,又有海域的资产,要解决问题,必须彻底地从源头——即产权的确权、量化开始,来厘清关系。建议用资产的方式来进行量化,还不能单纯简单地用面积的方式来进行确权。

  应该说,这个案例非常复杂,如果可以解决好,可以成为标杆、经典。
business.sohu.com false 每日经济新闻 http://www.mrjjxw.com/shtml/mrjjxw/20160127/80579.shtml report 3156 继2014年獐子岛集团爆出“冷水团”事件、7亿元虾夷扇贝“深海蒸发”之后,余震始终未消。在獐子岛镇,居民对“冷水团”真相的设问、对集团经营能力的质疑、对自身未来
(责任编辑:田欣鑫)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