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博鳌亚洲论坛 > 2016博鳌亚洲论坛最新消息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宋海良:期盼BIT能尽快确定 中国也需美国的投资

来源:搜狐财经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于22日至25日在海南博鳌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外政要、知名学者和工商界翘楚等领域嘉宾,聚首博鳌小镇,共同探讨亚洲未来发展,传递亚洲开放、活力、思变的“亚洲声音”。

  23日上午,振华重工总裁宋海良在“中美投资协定”分论坛上表示,

非常期盼着BIT中美贸易协定能够尽快确定,然后再推开来,推到全球的多边贸易里,让大家受益更大。

  以下是演讲实录:

  期盼BIT能尽快确定 中国也需美国的投资

  主持人:你们的企业在美国开展业务怎么样?码头吊车70%的市场份额,包括旧金山湾的建设项目你们也在做,在您看来双边的贸易协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宋海良:作为中国国际化的公司在美国、欧洲都有比较大市场的企业,非常期盼着BIT中美贸易协定能够尽快确定。我自己的经历,有很多美国的企业家经常问我的问题,好像中国不太需要美国的投资,实际恰恰相反,是非常、非常的期盼。中美投资贸易发展到了一个很大的平台上,我们的投资还在泥泞的道路上跋涉,什么时候走到康庄大道,高速公路上?就是需要在中美贸易协定能够尽快的确定。

  确实刚才主持人讲到的,振华重工在美国市场上,特别上港机产品有非常广阔的市场,合作得也非常好。我们在合作好的过程中,希望进一步提升合作的品质、合作的梯度,当然我们可以遇到一些困惑。我们进入美国市场现在是产品进入,但我们在服务领域,比如说我们遇到劳工、法律等方面,从西海岸到东海岸,现在像安装、调试,在服务方面就会遇到一些困难。当然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解决了。

  在投资方面最主要的,我们希望能够对中国企业负面清单的约束条件更加清晰,我们找到了一些约束条件,但怎么更清晰化、显性化、制度化?

  另外在高新技术审查过程中我们期待着,振华重工有几个领域非常期盼和美国更深入的合作。比如说全自动化码头,美国有这个需求,中国也有这个需求,而且美国在自动化有很多技术可以跟振华重工合作。我们觉得高新技术审查方面,一个是刚才那位总裁讲到的,怎么体现中国企业的公平性和可预见性?哪些是这些技术可以掌握的?在我们自己看来,这些技术完全可以对中国开放,完全可以两家合作。但是往往还不被批准,还要经过艰难的审查。

  这一点我想能够增加确定性,像自动化码头、高端海工产业、高铁,像重大大型桥梁,中国有自己的优势,美国也有优势。这方面如果在美国市场里,我们在投资的开放方面能够打开,对于双边都有非常大的好处、非常大的意义。因为企业追求效益,追求推动经济的发展,这一点中美企业家是完全一致的。

  我跟美国企业家多次交流,大家非常有共识,非常期盼着我们在BIT方面能够尽早地达成协议,然后再推开来,推到全球的多边贸易里,让大家受益更大。

  欧美市场准入总要界定国企概念 其实这并不重要

  主持人:我再跟进一个问题,可能有点敏感。我在报道美中关系的时候讲市场准入,我最关注的领域是电信行业。我们似乎对于国企在美国总是有一些偏见,BIT如何能够的破感知上对中国国企的偏见呢?我知道你们也是一家国企。

  宋海良:振华重工也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也是一个上市公司,我们的大股东中交集团股份占比46.2%,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国有企业控股的公司。我到美国去,包括到部分欧洲国家,他总是界定出资人是不是国企的概念,国有资本占多少比重。我看一些北欧国家、欧洲国家,包括美国的一些企业,有些企业的国有资本占比也挺高的,所以他们总是讨论这个问题,国企应该受到什么限制。

  有些我到现在还不理解,为什么反复讨论这个问题?因为出资股比的多少,可能在改革开放初期很多政企不分,可能对企业有一些约束和制约,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有企业自主经营、自主管理,振华重工在欧美企业完全融入到国际市场规则里面了,所以跟他的出资性质是不是国有企业,股权结构里多一点或少一点,我个人理解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按照国际规则办事,这一点最重要,只要融入国际规则市场里,大家都有共同的平台、共同的规则。所以国有企业占比多大,我认为不那么重要。

  欧美市场准入总要界定国企概念 其实这并不重要

  主持人:我再跟进一个问题,可能有点敏感。我在报道美中关系的时候讲市场准入,我最关注的领域是电信行业。我们似乎对于国企在美国总是有一些偏见,BIT如何能够的破感知上对中国国企的偏见呢?我知道你们也是一家国企。

  宋海良:振华重工也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也是一个上市公司,我们的大股东中交集团股份占比46.2%,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国有企业控股的公司。我到美国去,包括到部分欧洲国家,他总是界定出资人是不是国企的概念,国有资本占多少比重。我看一些北欧国家、欧洲国家,包括美国的一些企业,有些企业的国有资本占比也挺高的,所以他们总是讨论这个问题,国企应该受到什么限制。

  有些我到现在还不理解,为什么反复讨论这个问题?因为出资股比的多少,可能在改革开放初期很多政企不分,可能对企业有一些约束和制约,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有企业自主经营、自主管理,振华重工在欧美企业完全融入到国际市场规则里面了,所以跟他的出资性质是不是国有企业,股权结构里多一点或少一点,我个人理解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按照国际规则办事,这一点最重要,只要融入国际规则市场里,大家都有共同的平台、共同的规则。所以国有企业占比多大,我认为不那么重要。

  谈美国大选:若战略定力不足 将会影响两国贸易

  主持人:宋总,媒体有时候在扮演不好的角色。我们希望描绘一个公平的画面,但有时候会有问题。我想问宋总,你作为中国的企业领袖,你看美国现在的大选,共和党川普有一些胡言乱语的话,有一点我担心,万一他当总统要限制自由贸易,你担不担心?有没有忧虑?毕竟他在初选当中是共和党领先的候选人。

  宋海良:全球都在关注美国大选,我们作为地球的公民也很关注。美国的大选往往对两个国家战略定力的减弱,有没有保持很强的战略定理和战略误判,如果战略定力不足,往往一个时期之内是影响贸易的。我们体会到具体的东西,有几个领域确实有一段时间好像推荐速度很快,有一段时间停滞下来了,受战略定力不足和战略误判的影响。我认为无论是谁主政,中美加强投资贸易便利化对两个国家,乃至全球都有意义。 所以从长远来说是没有太大顾虑的,这是我的基本观点。

  前商务部长陈德铭:美国总统选举了,我赞成企业家说的细节问题很重要,我们讨论规则的时候不可能把所有细节都讨论很周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中国的外商投资协会的会长,我会听到美国、欧美和日本的意见,也会听到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意见。美国联邦政府的法律环境还是比较开放的,也存在各个州之间,刚刚安利的总裁说有些州很开放,有些州不一样,美国州市之间对外资企业开放政策的透明度还是存在着缺陷或不一样,我们也知道美国是联邦政府。

  我们申请电子、金融方面得到许可的时候也会碰到一些困难。美国的安全审查可以在3年内追诉,你开工2年多了,我说你不符合安全,你退回去也是可以的,所以会碰到一些问题。我总体肯定美国是比较开放的,如果想听故事,大家有兴趣我可以讲好几天,可以讲很多案例,毕竟我是做这个工作的,总体而言美国还是很开放。

  主持人:宋总,在美国你希望去做有价值链高端的收购?而不做价值链源头的事情?

  宋海良:这是我们这几年一直高度关注,希望在美国能够有所突破的领域。现在虽然油价下降,但往深海开发高端海工,更多还是集中在美国和北欧一些国家。所以我们非常期盼在这些领域里,近三年就振华重工在海工市场谈的对象超过10个,都希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如果这方面有突破以后,我们不仅仅在墨西哥湾、西非、东南亚很多市场里都能够打开一片天地。

  刚才提到的建筑市场,像大桥、高铁方面的,美国也有很多技术怎么融合在一起?我们试图结合几次,现在还是分包的关系,没有一个企业全面进入的关系,我们非常期盼。我们看到在积极的变化,我们锁定了几个收购的对象,进展还是可以的。在美国振华重工也交过一些学费,我们对风控的把控,包括对法律、制度、劳工交过一些学费。

  另外对风控的分析,中国企业到美国可能不全面,另外对成本的核算不是全成本的核算,对未来长周期的成本、特殊成本算得不准,所以到最后出现一些亏损。所以风控的把握、全成本的核算,还有对法律体系全面的解读,这非常重要。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323/n441659848.shtml report 4276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于22日至25日在海南博鳌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外政要、知名学者和工商界翘楚等领域嘉宾,聚首博鳌小镇,共同探讨亚洲未来发展,传递亚洲开
(责任编辑:董丽玲 UF02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