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业经济 > 房地产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朱镕基当年为何坚决打压房价?

来源:证券时报
  • 手机看新闻
 导读

  导读

  从一个国家的发展趋势来看,高地价高房价危害深远,不仅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透支未来经济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随着家庭负担的不断增长,公众的幸福指数日趋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也会大大增加。

  来源:蔡慎坤微信公号(cskun1989)

  中国房价疯狂上涨启动于朱镕基总理卸任之年,如今十二年过去了,中国城市房价在这十二年间究竟上涨了多少倍?无论是官员还是专家学者恐怕都不愿回答这个问题!而基本的判断是十二倍!

  今天我所居住的北京,房价已经涨得足以让无房人绝望的地步,尤其是在对比了一套普通住房和自己的年收入之后,人们都会立刻产生痛不欲生的感觉。北京四环内外的二手房价格基本在5万以上,新房普遍都在8万以上。这意味着100平米的二手房要500多万,新房要800多万。即使所谓的精英金领,年薪在20万上下,20年不吃不喝也换不来这么一套房。

  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完全照搬弹丸之地的香港地产模式,把财政收入跟土地出让牢牢捆绑在一起,这样的房价岂有不涨的道理?知名经济学家徐滇庆认为房价和所有价格一样都是货币惹来的祸,水涨船高,只要过度增发货币,中国的房价物价必然轮番上涨。而中国8%的人拥有80%的财富,因而12亿人中国人根本买不起房,能够拥有住房购买能力的最多1亿人,其中拥有多套房的不足3000万人。

  推动中国房价上涨的因素很多,除了货币增发、土地财政、政绩冲动之外,官场贪腐也是一大因素。购房置业已成为官员受贿洗钱敛财的主要手段,贪官搜刮了大量钱财,最头痛的是如何做到财产不露,又能保值增值。在目前所有投资渠道中,炒楼置业是最好的选择。将非法所得转变成房产,不仅安全性高,更能享受房价飙升带来的快感,完全用不着担忧财产在通胀下缩水。

  几乎每一个落马的贪官倒,除了持续刷新贪腐纪录外,都有多幢房子的罪证一并罗列,在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也令人黯然伤神。而这些动辄坐拥几十套房子的贪官,在今天的中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在房价高企的今天,老百姓一辈子的积蓄可能买不起一套房,而贪官却拥有的大量房产,无形中给民众深重的无力感和挫败感。在房子就是硬通货的现实语境里,腐败官员坐拥如此之多的房子,不过是再次告诉我们,权力寻租,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更加可怕。

  实际上,在房地产市场中,腐败已经不是暗流涌动,很多时候已经成为公开的必要成本。有学者曾调研,中国房价中的腐败成本是30%。让人堪忧的是,如果官员们坐拥大量房产,他们岂能为调控房价去努力,只有房价高企,维持持续上涨的势头,官员所拥有的硬通货才会保值增值。

  朱镕基主政时期,房价基本稳定,他是靠什么力量阻止各方利益集团助推房价的企图呢?朱镕基于1993年被邓小平奉召从上海火速进京,以其钢铁般的意志一举扑灭了海南、北海、惠州的房地产热火!尽管一些利益集团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尽管他主导的经济政策受到了种种牵制阻挠以及非议,但他光明磊落的人格魅力,疾恶如仇的刚强性格,关注民生疾苦的拳拳之心仍然受到亿万人民群众的好评和赞誉!特别是房价在他主政期间只能蠢蠢欲动,不敢疯狂上涨。

  1993 年初正值海南房地产疯狂之际,朱镕基从上海奉召进京,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并从李贵鲜手中接过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职位,7月份朱镕基铁腕出击,对海南疯狂的房地产热泼出冷水,让许许多多还沉浸在暴富梦中的老板们如梦初醒!海南曾经在短短的一年之中,房价从一千多元涨到一千多元,许多亿万富豪千万富豪百万富豪一夜崛起!最终的代价是各大商业银行和各类金融机构在海南形成了一千多亿的不良资产。

  朱镕基在卸任前,最后一次香港、深圳之行,对深圳的房地产问题仍然提出了严厉的警告和批评,“有些城市,不是全部,房地产有一点热,空置率太高,而且还在增长。”他解释,内地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房地产公司,二、三成的资金来源是向银行贷款,而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购买用户也是向银行贷款,房地产本身百分之六十以上是靠银行贷款,风险很大。但是目前具自付能力的市民占少数,很大一部分是高级房地产,而且价涨得很快,这一部分不属于广大市场的购买力可以适应,靠台湾、香港和外国投资者来买房子,价格越推越高,房子越盖越多。

  他不无担忧地说:“深圳现在没地了,要到惠州换一块地。你们考虑一下,这样子房地产市场能够维持下去吗?”他希望企业代表能引以为戒:“深圳的明天是香港的今天。”

  然而当时的官员和利益集团已经听不进他的话了,都在等着他退位。从2003年开始,积蓄了十年力量的房地产开发商、各级官员、各种利益集团倾巢而出,首先以上海为突破口,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让上海的房价翻了两倍之多,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楼市熊熊大之火烧遍全国主要城市。

  如今的房地产市场,已成为投机者的乐园,自住者的深渊。从各个指标来看,无论是租售比、空置率、房价与家庭收入比,都已经达到历史顶点。高房价带来的压力,已超过国民所能承受的极限。特别是在一线城市,普通市民通过工资收入购房,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即使勉强买了房的,也大多沦为几代房奴。

  从一个国家的发展趋势来看,高地价高房价危害深远,不仅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透支未来经济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随着家庭负担的不断增长,公众的幸福指数日趋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也会大大增加。随着地方债务无限扩张,又倒逼央行不断超发货币,一旦央行停止这种恶性循环,金融系统就会面临巨大风险,因为土地财政已经严重绑架了整个中国经济。经济增长以土地货币互相循环的发展模式,直接导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大增。

  过去说房地产绑架了中国经济,许多人不以为然。如今看来,房地产不仅绑架了中国经济,也绑架了各级政府、绑架了各家银行乃至绑架了几乎所有国人!房地产在中国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是任何经济发达国家都未曾出现的畸形现象。

  在西方发达国家,房地产从来就不是富豪的主要来源,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充分发达而政府不干预经济的国家,房地产开发平均利润率和其他工业制造业以及服务业基本上接近,更不可能出现中国这种通过大规模圈地囤地开发房地产而一夜暴富的富豪。

  人们对高房价早己充满怨气,正如万科掌门王石也曾感慨唏嘘:“如果房价继续疯涨,民怨变成民怒,那就不是地产泡沫破裂那么简单了。不自律,必自毙。”

  保障房是如何拖垮穷人的

  来源:童大焕(tdhtdh318)

  作者:童大焕

  穷人的穷,多是由思维的贫穷和政策的贫穷共同铸造的。而且,一旦铸就,往往坚如铁石,几代人难以摆脱。

  记忆中应该是2014年的某一个时段,当时全国楼市不景气,北京通州万达广场开盘不久,一位网友通过新浪微博私信我:他们家从十多年前开始准备买房,一直没买,万达29000多一平米了,能不能买?我说能买。他就下订了。才过一天,半夜里又收到他私信,说,母亲听人说房价还会跌,叫他无论如何要把房子退掉。

  我当即很不客气地对他说:其实,从你第一次给我私信,告诉我一家人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准备买房,我就知道,十多年前你们家就买得起房,而且那时买得起的一定是市中心的两居室房子,但是由于不愿意、不敢承担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又不学习思考,又听风就是雨,没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于是被不断地挤到了城外,被迫承担越来越大的风险。

  对方没再回复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退房。今天,2016年3月28日,北京通州万达广场相应户型的二手房价已经4万了。

  我非常反对经济适用房,这会让民粹主义者很不舒服,他们习惯了人人结果上的平等。事实上,经济适用房有不少确实没到穷人手里,尤其是大户型。风格纯粹说,死去的相声大师马季就是住在经济适用房里。我反对任何一种形式的带产权性质的保障性住房。政府有义务保障最穷的人有地方住,而不是应该保障他们有财产。

  我看过一个关于香港的图片报道。一个癌症患者,年轻时是个古惑仔,也往大陆贩卖奶粉,还曾买过房子,也曾风花雪月风光过好一阵。后来众叛亲离,又得了癌症,分得了政府提供的保障房,但是他却不住,宁可露宿著名的涂鸦墙边。理由是:住在政府提供的租屋里,死了都没人收尸。他也不领政府的救济,而是到附近楼宇打扫卫生,一月也有6000港元收入。他说,我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拿政府救济。

  中国大陆在城市化远没有完成的背景下大搞保障房建设,尤以2011年为最,那一年宣布大中城市房地产限购限贷,同时宣布3年3600万套保障房计划,层层下达死命令,浪费了大量纳税人资金,很多成为空城鬼城的一部分。同时也使很多等待保障房的人,一次次失去正确入市的机会,从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被永远逐出房地产市场,失去了获得财产性收入的机会。这部分人,光在北京,当不下于几十万户。这是保障房直接拖垮穷人的方式之一。

  保障房直接拖垮穷人的方式之二,是即使幸运地等到了保障房分配机会,也往往被安排到了更遥远的地方,上下班居住成本、时间成本陆增。

  保障房直接拖垮穷人的方式之三,是即使分到保障房,长期等待过程中的机会成本也使他们丧失更多。比如本来5年前就可以入市的,5年后房价翻了一番,虽然保障房也许比周边商品房更便宜一半,但也意味着5年后用5年前买市区商品房的价格,买了一套郊区保障房,而且交易年限受限。比如真实的例子A,2005年初可以买北京东四环外国美第一城单价5000元商品房的,2009年才等到保障房,4800元,但已是五环外通州半壁店。而国美第一城时价已是17000元。

  保障房直接拖垮穷人的方式之四,是多数人只知道直接和周边商品房价格对比,以为占到便宜,但十年八年后再看,当初保障房比同地段商品房便宜一半,十年八年后仍然比同地段商品房便宜一半,甚至便宜更多!不信,大家可以观察比较一下北京著名的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回龙观、天通苑、百环家园等的情况。

  不独保障房,很多社会福利,都是裹着糖衣的鸦片,人们很容易上瘾,但不论对于社会还是个人,都是敲骨吸髓、让社会和个人形容枯槁的毒品。

business.sohu.com false 证券时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jM5MjIwOQ==&mid=403111894&idx=3&sn=0da1e835223fc2c543034e48b034d1dd&scene=23&srcid=0403WzdLQfhgwCUppE2xDHZC#rd report 4771 导读从一个国家的发展趋势来看,高地价高房价危害深远,不仅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透支未来经济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随着家庭负担的不断增长,公众的幸福指数日趋减少,社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