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本市场 > 上市公司调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通往安徒生奖的中国童书市场“黄金十年”(组图)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 手机看新闻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中国童书比不上外国童书?这个固有印象可能已经被打破了。当地时间4月4日,曹文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获得了2016年的国际安徒生奖,实现了华语作家在该奖项上零的突破。国际安徒生奖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于1956年设立,每两年评选一次,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

  “我讲了一个个地地道道的中国故事,但同时也是属于全人类的故事。”作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他获奖后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国文学、儿童文学的信心。“这次得奖的意义还在于帮我论证了自己多年来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判断,即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就是世界水平的儿童文学。”

  30年前就看好曹文轩的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社长张秋林十分兴奋,“当时我就觉得他会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领军式人物。”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曹文轩的获奖是一种文化自觉,会整体提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创作信心。”

  不过,出版行业另外一位资深人士则向本报记者表示,被认为是中国童书市场“黄金时代”的过去十年,用“野蛮生长”来形容更恰当,但曹文轩的获奖一下提升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关注度和创作水准,“就像大片刚刚开始的时代,大家进电影院只能看一部片子。现在无论是贺岁档还是五一档、国庆档,去了都有好的片子看。”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曹文轩在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发布会现场


  有“背景”的曹文轩

  1954年出生在江苏盐城一个小农村里的曹文轩,主要作品有《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根鸟》,以及“大王书”系列等。

  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齐·亚当娜在揭晓获奖名单时评价,曹文轩的作品常常通过讲述小主人公在巨大挑战面前所呈现的复杂人生,告诉小读者如何勇敢、如何坚强、如何去爱。“曹文轩的作品已经在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韩国等国家受到小读者的喜爱,世界其他国家的儿童读者也正期待着去发现他。”

  “俗话说,一个人有背景,再加上他很强势,这个人就很厉害。对于我而言,我的背景就是中国。这个经受了无数苦难与灾难的国家,为她的子民源源不断地提供极其独特的创作资源,”曹文轩说,“我的作品是独特的,只能发生在中国,但它涉及的主题寓意全人类。这应该是我获奖的最重要原因。”

  30年前,张秋林在烟台的某个会议上第一次见到了曹文轩。当时刚在儿童文学领域初露头角的曹文轩大胆提出,要让儿童文学回归艺术的正道,写人情、写人性。

  正是听了曹文轩的这段发言,同样年轻气盛的张秋林当即决定与其长期合作,并在随后主编被认为是“中国新时期儿童文学的编年史”的《新潮儿童文学丛书》时力排众议,邀请曹文轩作序。

  张秋林没看走眼,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有曹文轩小说馆和绘本馆,加起来一共出版了40多部作品,都很畅销。“曹文轩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中作品被译介最多的一位,获奖是实至名归。”张秋林说。

  “一个作品能否走向世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指标,就是是否经得起翻译。”曹文轩在剖析自己的文学创作时也表示,“我既使用了本民族语言,也找寻到文字下面所蕴含的全人类共通的语言,所以我认为当我的作品翻译成其他语言文字时,最主要的东西不会有什么损失。”

  “他是非常有思想的儿童文学作家,有悲悯的情怀,既能给孩子带来阅读的快感,又能带来阅读的记忆,还能影响儿童精神世界的成长。”张秋林说。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官网刊登的曹文轩介绍


  中国原创童书“扭亏为盈”

  29岁的周瑶是在女儿出生后开始大量重新接触儿童文学作品的。女儿1岁后,她买了一套在日本销量不错的“噼里啪啦”系列情景教育绘本,后来又常给她讲荷兰“米菲兔”的故事。

  “以前我只关注欧美儿童作品,现在只要孩子喜欢,并不在意作者国籍。国外的作品看多了,还会特别留意国内有哪些好作家。”女儿越来越大后,她还为其购买了著名儿童插画家九儿创作的《妖怪山》。

  “目前中国原创绘本已经有国际水准的作品,有些绘本我们甚至难以分清是中国原创作品,还是国外引进的。”著名童书阅读教育专家三川玲表示,除了曹文轩,中国还有不少创作大家屡屡在国际大奖上获得肯定,比如秦文君、杨红樱、熊亮,他们都获得过国际安徒生奖的提名奖。

  原创童书力量崛起的背后,是过去十余年间中国童书市场的高速发展。上海新闻出版局发布的《2015少儿出版阅读现状与未来趋势》显示,近十年间,少儿图书市场的年均增速达到了10%,儿童读物比重不断扩大,占据超过40%的图书份额。

  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中国童书发展的“黄金十年”。

  但事实上,中国童书有过“低潮期”。“以前童书印3000册、5000册都卖不掉。”15岁参加工作、29岁当上出版社社长的张秋林见证了30多年来中国童书出版业的巨大发展。他告诉本第一财经记者,学术界和出版界均评价很高的“新潮”系列丛书,当时也是叫好不叫座,连连亏本;上世纪90年代,他还出版了200多款手脚书、公仔书、触摸书、声响书等,无奈由于成本和定价居高不下,加之这些书的理念在当时过于前卫,出版社曾为此亏损了几百万元。

  2003年开始,中国童书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在张秋林看来,中国童书运作已经趋于理性、成熟、规范。以图书的影响运作为例,中国市场已经与欧美发达市场操作差距不大,一本好的童书由不同出版社合力全方位推广。作家也不像以前那么高高在上,而是积极配合出版社的宣传,与读者频频接触,“在国外,一个作家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和读者在一起。曹文轩就非常喜欢与读者接触。杨红樱也是从校园推广开始出名的。”

  “现在大家都在做儿童文学,很多儿童文学作家都上了作家富豪榜。”2015年,张秋林所在的集团销售收入达4.35亿元,同比增长13.87%,净利润为7200万元,同比增长58%。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曹文轩部分作品

  商业化程度有待提高

  与童书出版界过去几年的普遍乐观不同,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并不认为过去十年是“黄金时代”:“优质的出版人在市场里得到优质的商业回报才是‘黄金时代’。谁都能挣钱实际是野蛮生长的时代。”

  中信出版集团旗下的儿童阅读品牌“小中信”去年9月刚成立,2016年第一季度的童书销售同比增长了200%以上。

  “国内为中产及以上家庭提供高端阅读需要的需求日益增长,读者需要有全球化视野的、有新界面的、有趣的、有识有品的童书。而国内能够提供高端阅读需求服务的出版社却很少。”卢俊向第一财经解释。

  “所谓高端,并非是贵,而是指创意属性、知识密度、价值观方面、界面的友好度等。”卢俊表示,他从小就喜欢看连环画,可是现在回想起来,童年时期却没有能让他有“开眼界、开脑洞”的阅读体验,“实际上所有的思想产品和阅读产品都是创意的结合体。创意度越高,对少儿的思想启发度就越高。很显然现在国内少儿出版领域,大多竞争都处于中低端市场。”

  按照“小中信”对图书的遴选标准,全球每年涌现的大量新儿童文学中,“高端”儿童读物只占到2%。而此前蒲公英童书馆推出的、在中国市场大受读者欢迎的《水下》、《地下》、《地图(人文版)》、《神奇校车》等进口书,就属于卢俊理想中的高端儿童读物,“可惜这样的读物在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从职业出版人的角度来看,当前中国童书市场的商业化程度还是比较低。完全商业化的儿童出版机构并不多,很多出版社是依靠一定教育背景而存在,并通过垄断赚取巨额利润,“儿童文学市场(不该)只被曹文轩、杨红樱、郑渊洁等作家占据,应该是百花齐放。”

  最令卢俊担忧的是,童书出版应该为儿童提供阅读服务的理念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广泛推广,很多出版机构都站在了教育者的角度去策划作品。“所谓商业化就是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服务,这是出版商的核心服务。出版应该尊重市场规律,不要迎合读者的需求。”在这方面,令他感触很深的是,与国外相比,中国童书市场充斥着诸如吃饭、上厕所、情绪管理等教育功能的绘本,而这样的绘本很受诸如周瑶这样的年轻妈妈欢迎。

  卢俊说,中国儿童文学市场确实很火,但这个市场应该用更好的商业理念、价值观去规范、定义。不过,无论怎样,曹文轩的获奖,对于中国童书发展都有巨大的积极影响,“曹文轩获奖之后才是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作者:彭晓玲来源一财网)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4/4770474.html report 5555 曹文轩1954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童书比不上外国童书?这个固有印象可能已经被打破了。当地时间4月4日,曹文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获
(责任编辑:Newshoo)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