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观察 > 政策·监管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央行行长助理:中国货币政策回旋空间较大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上海证券报
  • 手机看新闻

  央行行长助理殷勇:中国货币政策回旋空间较大

  ⊙记者 高翔 ○编辑 于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殷勇6月4日在青岛举办的“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尝试了零利率、量化宽松、负利率等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甚至有人提出了“直升机撒钱”的概念,但中国央行的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如利率和准备金率)都有正常调节的空间,中国货币政策的回旋空间是比较大的。

  殷勇还指出,央行的货币政策需要统筹协调各个方面,观察货币政策不能只盯着单一指标,也不能只从一个角度分析。稳健,是对当前中国货币政策状态的准确描述。

  “稳健”是对当前货币政策状态的准确描述

  殷勇表示,全球金融危机后,部分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由传统向非传统转移。最初,把利率从正值降到零,实行所谓的“零利率政策”,后又进一步实行了扩展资产负债表的量化宽松政策。在这些政策效果还不是很明显的情况下,一些国家中央银行又实行了负利率政策。

  近期,又有人提出了更新的货币政策概念:直升机撒钱。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于1969年引入的概念,是指为财政赤字进行货币融资的方式。前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4月曾发表文章指出,直升机撒钱的本质是美联储给财政部填写一个巨额支票,然后将退税发送到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手中。

  殷勇认为:“听起来这是一个更不常规的工具,但未来或许会成为某一种或多种形式的货币政策体现,会在一些经济体中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实践或尝试。总的来看,中国经济目前还处在一个中高速的增长水平,通货膨胀人民银行确定的3%的通胀目标上下浮动,核心通胀也保持稳定。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利率、准备金率都有正常调节的空间,中国央行也没有进行量化宽松。因此,中国货币政策的回旋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关于中国货币政策当下所处的状态,有不同的说法。有观点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是偏紧的,其观察的视角是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事实上,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自2015年下半年起就开始收缩,目前按年化大约3%到5%的速度在缩减,这与其他经济体央行扩张资产负债表形成了鲜明对比。

  也有人认为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是偏宽松的,其立足点是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M2的增速。中国的M2近年来一直保持13%左右的增速,今年一季度的货币信贷增速也较快。但同期我国的实际和名义GDP增速却在下降,与M2增速的差距在扩大。

  第三种观点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是适中的,其观察的视角是实际利率。目前,不管是7天回购利率,还是国债利率,我国的实际利率水平都处在过去十几年间的平均水平,是比较中性的。

  殷勇强调,面对全球经济金融形势的高度不确定,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过程中,我国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包括资本流动、经济增速、结构调整等方面的变化。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就要统筹协调好这些不同的方面,而不能只看其中的某一个指标或者某一个角度。

  殷勇强调:“稳健是央行追求的货币政策目标,实际上也是对目前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形态的一个准确描述。”

  中国货币政策面临五大挑战

  殷勇还指出,在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高度不确定以及转型期的背景下,我国的货币政策还面临五大挑战。

  第一,在潜在增长率下降的背景下,如何进一步做好货币政策。从全球看,人口增速放缓,老龄化加速,人口对经济长期的潜在驱动力在减弱。全球投资长期不振和增速下降,也会导致资本积累对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促进作用下滑。工业化、全球化和信息化对全要素生产率促进的边际效应也在递减。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对货币政策给予了更高的期待。但从经典的经济学理论看,货币政策是很难解决结构性问题的。

  第二,在债务可持续性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如何应对。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都面临总体债务不断积累、债务占GDP比重不断提高的局面。减轻债务问题比较理想的情况是低利率,这样债务的融资成本会下降,但它的负面效应是使得人们没有动力去杠杆。如果利率水平比较高,虽然会使得解决债务问题的紧迫性更加突出,但会对实体经济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第三,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如何权衡货币政策的数量目标和价格目标。欧元区1999年诞生的时候,欧央行有两大目标:货币供应(大约是4.5%左右)和利率。此后在很长的时间里,欧元区的货币供应是大大超过这一目标的。中国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尤其是利率市场化进一步推进、经济结构不断发生深刻变化之后,中国也面临到底是更加看重货币供应量指标,还是更看重市场资金价格,还是说两者兼顾。这种权衡,对中国货币政策也是一种挑战。

  第四,如何做好宏观政策和微观调整之间的平衡。经典的宏观经济学理论倾向于认为,货币政策整体是一个宏观政策。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不少国家也用货币政策去进行一些微观的调控,或者叫针对性的、精准性的调控。中国央行也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精准调控的尝试。但是,在正常情况下,此类的微观调控往往是交给市场去做的,通过金融中介、金融市场来做调控。如果过度依赖中央银行的调整,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央银行是否有这样一个能力?

  第五,如何做好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结构性改革和金融监管等各种政策的协调。在新经济环境下,全球都面临更大的挑战,追求的宏观经济目标越来越多,如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金融稳定、结构优化等等,但我们所拥有的宏观政策工具数量是有限的。如何处理好有限工具和多目标之间的关系,要求有更好的政策协调,这也是中国货币政策面临的一个新挑战。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606/n453124610.shtml report 2413 央行行长助理殷勇:中国货币政策回旋空间较大⊙记者高翔○编辑于勇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殷勇6月4日在青岛举办的“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一些国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