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丁纯:英国退欧 欧盟该如何应对逃跑的娘姨,收拢队伍

来源:澎湃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6月24日下午13时左右,英国BBC等各大媒体抢先发布了英国退欧公投的最终结果,英国决定正式退出欧盟。本文写作于结果出台前,原题为《热公投的冷思考》,以下为原文:

  从2013年卡梅伦许下诺言,如2015年大选连任,将就英国是否脱欧举行公投至今,有关英国脱欧的话题时起时落,已经纠结了英国、欧盟甚至世界近四年,还专门为此创造了新词“Brexit”,现在这一出热热闹闹的公投大戏终于到了要落幕的时分,无论喜欢与否,英国选民都已给他们自己和世界一个结果,黑天鹅事件出现了。相对于跌宕起伏的民意,激情汹涌的造势过程,煎熬的计票时刻,等待着公投之后的英国、欧盟乃至世界的,应该是个理智的冷思考,而非感情的热烘焙。

  首先,从公投计票分析来看,“留欧”、“脱欧派”均忐忑不安、不分伯仲来看,英国整个社会民意显然是相左的,社会无疑是分裂的,分歧之大以致要刺杀同胞的地步。这就给英国乃至欧盟领导人,提出了一个无法逃避的问题:如何弥合公投带来的社会的巨大分歧,重建共识?光荣孤立的岛国禀性、一贯疑欧的心态、难民危机的冲击、较好的经济状况加上政治家的操弄、打造了一个如此强大的脱欧和去一体化民意和族群。显然由公投惹起的争议和裂痕,决非一个公投结果所能熨平的,值得英国当政者认真反思,尤其是隐藏在脱欧旗帜下的“反一体化、反全球化、反精英”的思潮,以及其后有着与大洋彼岸特郎普拥趸类似的、全球化、一体化下利益受损的中、下阶层。公投对于他们而言是对自身状况和现实政治的不满表达渠道。相对于老年人,大部分年轻人支持留欧,相对于社会中下阶层,精英阶层、社会贤达、成功人士更多嘱意留欧。这反映出,尽管英国民间一直有着“光荣孤立”的传统、担忧祖上荣光会被布鲁塞尔统合,但在英国入欧43年的实惠、便利和全球化背景下孕育、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的具有较高的“欧洲认同“,知识精英阶层依然秉持着自由、开放的心态,令人欣慰,也终究给这次公投添了点亮色。

  其次,脱欧公投尽管在不少人眼中是一场活脱脱、没有赢家的闹剧,但不可否认,实质上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于“欧洲认同“的大辩论、大普及,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公投让从加入之日起就有点左顾右盼、甚至被讽为欧盟的特洛伊木马的英国上下,全民动员:大、小媒体或挺或贬,立场清晰,观点鲜明;路上呐喊的大巴,河里摇旗的小艇;留的好处,走的损失,充分的解析;不仅有女皇的设问,首相的呼吁与警告,而且有大臣的忠诚与背叛,甚至还出现了因为政见不合而暴戾刺杀女议员考克思的疯狂之举,各自观点博弈、酝酿之充分,堪称前无古人。相信英国从未象今天这样认真思考过其和欧盟的关系;登记参加此次公投的选民人数达到了4649.9万人,超过了去年大选登记的人数,表明其参与面之广,亦为甚为空前。在欧盟,从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的语重心长,到德国总理默大妈直白挽留,主持过脱欧公投的希腊首相齐普拉斯呼吁,以及被誉为激进疑欧旗手匈牙利首相欧尔班用整版政治广告慰留尤为惹人瞩目:匈牙利以和你们一起作为欧盟成员而骄傲。从美国总统奥巴马、IMF总裁拉加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全球听闻的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挽留之音。这一刻,不论出于各自何种考量,反映的却是如出一辙的”我们都是欧盟人”的态度, 无疑均在为欧洲一体化背书,充满了正能量。

  最后,英国的“去”“留”暂已定格,欧盟不得不面对这只潘多拉的盒子,只是刚刚打开而已。英国公投和眼下多重交织的危机,将欧盟推向了一体化正式启动以来最为紧迫的时刻,也让欧洲在一体化运动近60余年后再次面临了新的十字路口,“前进”还是“后退”这是个问题。从眼前来看,最大的考验莫过于如何处理与退了欧的英国的关系,对逃跑的娘姨如何处理,着实是个难题。如果不对其施以惩罚,以儆效尤,则难以杜绝道德风险。而痛下重手,则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且英、欧关系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防务均是剪不断、离还乱,这会着实让布鲁塞尔度过一个恼人的夏季。其后,如何收拢队伍,避免那些在英国脱欧公投之时已经蠢蠢欲动的丹麦、荷兰等国部分民众要求就此公投的鼓噪,更为要命的是如何防止相关国家也有样学样地以促进欧盟改革为名,主张与英国一样与欧盟再讨价还价,争取一系列有利本国的权利,而不想承担义务,成为特殊盟员。将一体化变成一个可任性挑选的菜单,而非一项提供便利、增进欧洲总体福祉的事业。从中长期来看,欧盟如何在目前全球化背景下,在遭遇了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公投加剧的欧洲认同危机、恐怖袭击和乌克兰危机等一系列内忧外患后,弥合因一体化急速扩大、欧盟猛增带来的成员国巨大的经济、社会差距和诸多的利益诉求和价值趋向上的分野,如何驾驭“多速欧洲”是个真考验;同时,目前境遇下,推进欧洲一体化深化必须解决的治理机制的问题在这次公投和此前的一系列危机中暴露无疑。而其基础无疑是如何缩小普罗大众与精英间的民主赤字,增大民众的“欧洲认同”。而这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这对欧盟及其领导人提出了甚高的要求,不仅要有勇气和担当,不为民意所绑架,更毋庸说需要有政治操守,摒弃以个人的政治进退为筹码的豪赌。更需要了解民情,尤其是社会中下层的所思所想,需要远见和娴熟的政治技巧加贯彻和引导,可谓任重而道远。

  (本文作者为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 莫内教授)

    每日A股操作策略和涨停股都会在我的微信号里发布,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laochengucanhui )关注我的股参会。

 
business.sohu.com false 澎湃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88558 report 2861 编者按:6月24日下午13时左右,英国BBC等各大媒体抢先发布了英国退欧公投的最终结果,英国决定正式退出欧盟。本文写作于结果出台前,原题为《热公投的冷思考》,以
(责任编辑:蔡越坤)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