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人物 > 商界面孔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王石,一个时代龋齿

来源:融资中国杂志 作者:寇建平
  • 手机看新闻

  导读

  天下皆醉我独醒、芸芸众生皆下品。珠穆朗玛、自传、哈佛游学、高调撩妹、看不惯规矩、受不了约束、自负、蔑视权贵、不尊重资本、出言轻率、树敌过多。他不是利令智昏,他的病在于太有感觉。

  融中传媒:thecapital

  《融资中国》杂志官方微信,整合十年报道资源,用心传递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人与事。

  当万科的传奇成为现实之后,华润的唇和万科的齿心态上就会发生变化,大家都会:没有我,哪能有你的今天?”

  于是,唇齿相依变成了唇齿相碰,集中在一点就是:到底应该属于谁? 问题就这样爆发。相碰的结果,不一定非要鲜血飞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都会很疼。

  这种相碰一旦较起真来不可调和,完蛋的往往是齿。一是因为先有的唇,后有的齿;二是因为唇破了叫做破相,谁都看得到,而齿坏了还有唇遮着,大不了不张嘴。

  何况,一个成长的孩子总要换几次牙;何况,一张嘴里还会长出很多牙;何况,最不济套副假牙照样使。

  对于万科股权之争从半年前“野蛮人”宝能疯狂举牌开始,公众给予了莫大的兴趣,兴趣之一是万科无可置疑的大公司影响力,其二是王石各种“作”。

  到最近几天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在证券报的一系列自述性文章中,其中的枝枝蔓蔓、利益纠葛、商业运作、股权纷争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万科案,是一个经典的中国证券市场经典案例,大致的起因是因为万科股权分散,引来了野蛮人宝能,安邦“乘火打劫”,万科管理层在大股东华润模棱两可的态度下,寻求出路几经绝望之时,找到了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促成和深铁项目的合作重组,如若成功深铁成为万科的控股股东。

  如果按照这样的结局发展,似乎是一个人人都能接受,投资者欢欣的结局。同时,大家也会感叹,王石的运气太好了。

  问题是,一个人怎么能有一辈子的好运气?

  正当和深铁的重组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宝能和华润几乎同时发难,反对万科的重组预案,在宝能的公告中,有一句:“万科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企业”。而华润很官方的口气表示了“支持万科持续健康的发展”但同时也表示“高度关注万科存在的内部人控制等公司治理问题”。对此,万科独立董事华生发文披露,华润意在恢复其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内部人控制(InsiderControl)是指现代企业中的所有权与经营权(控制权)相分离的前提下形成的,由于所有者与经营者利益的不一致,由此导致了经营者控制公司,即“内部人控制”的现象。筹资权、投资权、人事权等都掌握在公司的经营者手中即内部人手中,股东很难对其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督。由于权利过分集中于“内部人”,因此在股东及其它利益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那么,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其实就是王石和华润的矛盾白热化的问题。

  王石走到今天的地步,一言蔽之,还是他的性格。

  从刚开始一步一步把万科拉扯大,其中的不易和困难可以想象。那时候,他是一个创业者,王石性格中的坚韧强硬独断,使得企业迅速壮大,不可否认的是,那个时候的市场环境还是一个蛮荒草莽时代,需要英雄式的人物出现。同时代的柳传志、张瑞敏、任志强无不是以英雄的面目出现,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拓荒者。

  他们无不是以性格取长,或老谋深算,或励精图治,或鞠躬精粹,他们率领的企业无不带有明显的个人色彩。

  同时代的还有褚时健,健力宝的李经纬,甚至还有一个马胜利。这些都是被自己的飞去来器杀伤的悲剧人物,早已在人们偶尔的叹息中慢慢淡去。

  王石这一代人,少时贫瘠,青春荒芜,及至壮年,才守到雨霁天开,日后他们遇到的每一件事都不可思议,都超出以往的经验值,他们的成功几乎都凭借于无畏的勇气和对秩序的破坏。

  英雄必有情怀,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4100万资产做股份,40%归个人,60%归政府,明确资产的当天王石放弃了自己个人拥有的股权。

  这也为今天的管理权之争埋下伏笔。

  “之所以放弃资产,第一,我觉得这是我自信心的表示,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

  从今天来看,在公司治理日益健全的情况下,不通过股权控制企业,而用能力控制企业已经不行了。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万科体量大到让王石飘飘然。

  “万科的管理结构在国内股东为国企的公司中几乎是个孤例,在和大股东华润不受约束的安然相处了十几年之后,管理层坐大,已经习惯成自然,觉得过去的惯例也就是今天的必然。”

  而最大的错误就是王石,蔑视权威,不尊重资本,出言轻率,树敌过多。

  万宝之争演变成华万之争,就是源于王石为首的管理层对自己原来赖以生存的生态即与华润集团的关系处理不当,王石的高调做派,和令人恼怒的不公和轻慢另国企大股东领导不满和震怒。

  万科独董华生在最近的文章中描述道:刚当董事前后,记得万科总裁郁亮来拜访过我,他给我的印象很好,至于王石,几乎没有任何来往,其实这倒也不是我记仇。记得七八年前,在黑龙江亚布力举办的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当时的气温零下二三十度,会间代表外出滑雪,出门时我打了个寒颤说,这天真冷。王石在一旁英雄气概,当众嘲讽说:“哈哈,这个博士还怕冷?!”因为见多了企业做大了说话口气也大的成功人士,我也没有吱声和在意,不过说实话,我真不喜欢那种高调的派头。

  当宝能举牌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华生当时说:当企业存在很大的风险和隐患的时候,你还高枕无忧、轻松潇洒、那之前你肯定是失察、是懈怠,时麻痹大意是自满自得。

  华生说,“万科待人接物完全是现代企业冷冰冰的成本和效率考虑,能省事就省事,对此我早有切身体会。像我这样自己觉得好赖也算个人物,别人花多少钱请我去外地开会我都一概拒绝,但这些年我到深圳去开万科董事会,多早多晚到机场,只有一个不知哪来一言不发的司机把我直接送到住处,万科从上到下,连个人影都见不着,电话问候也没有,更不用说其他照顾服务了。咱是可以忍了,自愿的嘛。

  但大家知道有些国企,尤其领导出动,没有亲自迎来送往、恭敬伺候,那真是不想干了。万科的管理层大模大样惯了,自诩自己是治理结构和文化独特的现代企业,显得既不懂国企的规矩,又没有私企的殷勤。更要命的是,万科把法规中可以或应该预先知会或请示的事项本着“法无规定皆自主”的精神,统统自己就做主办了。虽然华润方面多次警示不悦,后来甚至大动干戈告到监管部门,虽总是因难以裁量定论而不了了之,但身为大股东的领导不满则可以想见。

  万科股权争夺刚开始时,还有所谓“有大背景的利益集团”插手的阴谋论传得活灵活现,现已销声匿迹。其实许多大事乃发轫于末节。中国过去讲关系,现在更时髦的名词叫情商,往往更决定成败。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王石等万科管理层最后这一仗打败,一朝崩溃四散,万科从此走入下坡路的转折点,也可以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当万科的传奇成为现实之后,华润的唇和万科的齿心态上就会发生变化,大家都会想:“没有我,哪能有你的今天?”

  于是,唇齿相依变成了唇齿相碰,集中在一点就是:到底应该属于谁?问题就这样爆发。相碰的结果,不一定非要鲜血飞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都会很疼。

  这种相碰一旦较起真来不可调和,完蛋的往往是齿。一是因为先有的唇,后有的齿;二是因为唇破了叫做破相,谁都看得到,而齿坏了还有唇遮着,大不了不张嘴。

  何况,一个成长的孩子总要换几次牙;何况,一张嘴里还会长出很多牙;何况,最不济套副假牙照样使。

  若干年前,在南方小镇深圳,一位叫王石的27岁文学青年枕着一本已经被翻烂的《大卫·科波菲尔》,睡在建筑工地的竹棚里。然后,他醒来,行走,挣扎,一路远足。

  如今王石他和他那代人的故事仍在走向新的不确定性。然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破坏的终极很可能是对破坏的坚持,若没有新的建设,破坏本身将成为新的败坏的开始。

  本文内容来源于融资中国

business.sohu.com false 融资中国杂志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I0Nzk5NA==&mid=2650054938&idx=1&sn=d2f429d015373ccb3b2685a7187d136b&scene=23&srcid=0625xPfUBynQe3wOSBUznf39#rd report 3854 导读天下皆醉我独醒、芸芸众生皆下品。珠穆朗玛、自传、哈佛游学、高调撩妹、看不惯规矩、受不了约束、自负、蔑视权贵、不尊重资本、出言轻率、树敌过多。他不是利令智昏,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