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民生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华夏基金股权转让调查:公募资产的“二股东”尴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华夏基金股权转让调查: 公募资产的“二股东”尴尬

  李维

  导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交易人士处了解到,此次交易目标价格43亿元,与上述根据华夏基金和出售股权比估算的42.72亿元相近。若按照这一预售价测算,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持有所售的华夏基金股权的投资收益分别约合7.57亿元和5.97亿元,五年累计回报率约在45%-46%之间。

  日前,中信证券(600030.SH)的一则放弃认购权公告,牵出原公募龙头华夏基金的一次股权转让事件。

  10月29日,中信证券董事会决议放弃对于华夏基金17.8%的股权优先购买权;而这被弃购的17.8%股份,来自于华夏基金两家股东——山东省农村经济开发投资公司(下称山东农经,持有10%)、南方工业资产管理公司(下称南方工业,持有7.8%)的转让诉求。

  若按照此次转让中对华夏基金整体估值达240亿元的水平折算,17.8%的转让比例折合交易价格约为42.72亿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此次交易人士获悉,对于待转让的华夏基金股权,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早在9月份就已展开了相应的转让事宜,并计划于年内完成转让。此次交易卖方也曾对潜在投资者表示,一旦受让17.8%股份,并成为华夏基金第二大股东,将有可能协调为其争取一个董事会席位。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华夏基金股权转让并非易事,一方面公募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牌照优势减弱,而华夏基金的整体规模排名也逐年下滑;另一方面,公募行业生长于较强的监管环境,整体业态趋于稳定,其财务投资价值也相对有限。

  欲年前转让

  作为华夏基金的股东,从2011年至今,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的该笔投资已长达5年之久。

  工商资料显示,此次转让华夏基金股权的两个股东均是大型国有企业的下属公司,其中山东农经系山东高速旗下国有企业,而南方工业资产管理公司则隶属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

  2011年7月4日,中信证券为解决彼时证监会提出的公募基金“一参一控”问题,将华夏基金51%的股权“一分为五”挂牌转让,其中山东农经和南方工业分别受让10%和11%,分别耗资达16.59亿元和18.25亿元。

  而在2013年新基金法实施并解决一参一控问题后,中信证券为重掌华夏基金控制权,曾于当年底耗资5.9亿元从南方工业手中回购3.2%的股权。

  至此,山东农经和南方工业也形成了如今“10%+7.8%”对华夏基金的持股比例。

  然而面对两家股东的出手意愿,曾100%控股华夏基金的中信证券,此次却选择了放弃认购,原因在于目前的持股比并不会影响其对华夏基金的控制权。

  “不影响公司的持股比例及对华夏基金的实际控制,也不影响华夏基金的持续经营和发展,公司拟放弃该等股权的优先购买权,暂不考虑增持华夏基金股权。”中信证券表示。

  那么在原股东弃购的情况下,谁有可能成为华夏基金新的敲门人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此次交易人士处获得的一些信息显示,此次卖方对于此次交易提出了购买门槛:投资者既可实现两家股东同时出售,也同样允许买方购买上述两家股东中任意一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即只能在一次性受让17.8%的股份、受让7.8%、受让10%三个受让比例中做出选择。

  “这个股份不接受其他比例的认购,至少需要让一个股东方全部卖掉股份。”上述接近交易人士坦言,“所以要找的投资机构也要有一定的实力,我们本身也比较看好寻求稳定资产配置的大型金融集团,因为现在资产荒。”

  据上述接近交易人士透露,若有投资者选择方案一,即一次性受让17.8%股份,则卖方有条件为其协调安排一个董事会席位。

  “争取一个董事席位是有可能的,因为两份股权都受让之后,就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了。”上述接近交易人士表示。

  而根据该交易卖方的时间表安排,上述华夏基金待转让股份在10月底挂牌产权交易所后,计划在11月份能够实现投资者的锁定,并在2016年年底前完成交易。

  下坡路上:“二股东”难寻

  虽然上述计划时间表较为紧凑,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寻找资金接盘17.8%的华夏基金股权却并非易事。

  一方面,华夏基金在互联网基金等生态的影响下,其曾经的头号公募地位已然遭到撼动,自2014年以来被坐拥“余额宝”的天弘基金大规模拉开距离后,又于今年被工银瑞信所超越。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1日,华夏基金管理资产净值规模为5296.11亿元,排名屈居于天弘与工银瑞信之后,排名第三。

  而在各类型产品规模排名上,华夏基金也已地位不保,除股票、混合两类基金排名行业第二位外,其债券类基金更是掉出行业前十名,这在机构委外业务和债券牛市的当下,显然也优势难言。

  事实上,即便是在山东农经和南方工业成为股东的5年期间,不断走下坡路的华夏基金带给两家股东的账面浮赢也被投资人士所看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交易人士处了解到,此次交易目标价格43亿元,与上述根据华夏基金和出售股权比估算的42.72亿元相近。若按照这一预售价测算,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持有所售的华夏基金股权的投资收益分别约合7.57亿元和5.97亿元,五年累计回报率约在45%-46%之间。

  “这个表现不坏也不好,基本和它控股股东(中信证券)在二级市场的长期回报率近似。”北京一家致力于牌照类金融机构股权投资的PE投资经理表示,“但从市场层级和机会成本的角度考虑,这个收益率对一级市场来说并不十分理想,中信证券不来追加认购就是例证。”

  而在华夏基金所处行业地外不断下移的同时,另一方面公募行业的同质化、竞争激烈以及牌照稀缺性下降似乎也让上述股权转让变得更加困难。

  “公募基金的股份目前没有那么好卖,本身公募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经比较稳定了,而且竞争又非常激烈。”北京一家基金公司高管表示,“加上专户子公司等方面的政策限制,这让公募的财务投资性变得有些鸡肋。”

  事实上,基金公司股权价格也和市场变化息息相关。例如据记者了解,早在2014年底,北方一家券商系基金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试图挂牌转让其所持股份,但后来A股牛市的到来一度让双方在交易价格上未达成一致,继而导致交易失败。

  “如果不是控股权,仅仅是参股,就算是能做第二大股东的投资在市场上也会被慎重对待,一方面动用的资金量比较大,另一方面投资收益性却并不鲜明,公募牌照也不再稀缺了。”前述基金公司高管坦言,“因为如果不控股,牌照意义就不存在;而如果是财务投资,市场上显然还有不少股权投资机会。”

business.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102/n472065475.shtml report 2947 华夏基金股权转让调查:公募资产的“二股东”尴尬李维导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交易人士处了解到,此次交易目标价格43亿元,与上述根据华夏基金和出售股权比估算的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