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人物 > 商界面孔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金正日兄弟找杨受成开赌场:缘自龙永图组织的朝鲜行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周远征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纵深】马晓红的冒险家前辈们

  《等深线》记者 周远征

  辽宁与香港,并不乏类似于马晓红这样进行着冒险游戏的商人。近二十年来,除了马晓红之外,最著名的两位冒险家是曾经担任新义州特首的杨斌和香港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

  时光飞逝,杨斌已经渐渐被人淡忘。2001年,年度在福布斯中国大陆100位首富企业家排名中,杨斌排位第二,坐拥资产9亿美元,合70多亿人民币。香港正是给杨斌带来滚滚财富的重要据点。2001年7月19日,在香港工商东亚、里昂证券等8家券商和投资机构的保荐下,杨斌旗下的欧亚农业在香港主板上市。公开发行价为1.48元港币,共筹资近7亿港元。而杨斌所持有的12亿股股权市值也接近18亿元,随着其后数月欧亚农业股价的上涨,杨斌所持有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一度接近33.6亿(以股价最高时每股2.8元计算)。

  香港掘金之时,杨斌对于朝鲜生意产生了浓厚兴趣。作家关山撰写的《金正日和杨斌》中写道,金正日于2001年1月访问中国,到上海视察了现代农业开发区的玻璃温室,并以此为契机,第一次接触到了杨斌。这次接触之后,杨斌与朝鲜的通道打开了。朝鲜方面在2002年1月首次向杨斌提出在新义州建设面积达27万平方千米特区的计划。2002年9月,金正日任命杨斌为新义州特区行政长官。然而在宣誓就职之后不久,返回中国的杨斌在沈阳被有关部门带走。冒险家杨斌,最终因为逃税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以及830万元的罚款。

【纵深】马晓红的冒险家前辈们

  与杨斌短暂的辉煌就陨落相比,香港英皇集团杨受成的冒险成为了传奇。早年曾从事走私生意,在风浪中搏命的杨受成素以果敢单打著称。彼时的香港,包括霍英东、包玉刚等富豪,都与走私有关联。与朝鲜的结缘,杨受成对《南方人物周刊》自述是因为一次龙永图组织的朝鲜行。他对媒体说,在朝鲜期间,当时根本找不到任何投资的好机会,金正日的兄弟想见我,我说见我没用,根本没什么可以投资的,他们说不,有一个朝鲜唯一的赌场项目牌照,想和我谈。“第二天他来我房间,说罗先哪个地方要开放,做特区学中国,直到你在澳门有赌业,想让你来投资。”按照杨受成自己的表述,当时签约后投资不少于8000万美元建一个五星级酒店。1998年这间酒店就开门了。根据杨受成与朝鲜方面达成的协议,特许经营25年,25年后要把酒店送给朝鲜,每年给朝鲜政府一笔钱,叫赌博税。而今,杨受成的酒店依然在罗先市是众多中国游客的必去之处。

  这些年在香港频频设立公司的马晓红是否与同样敢于冒险的杨受成有接触吗?近日,一位接近杨受成的人士对《等深线》记者透露,应该不会有联系,我太清楚杨受成的路数了。杨受成在对媒体的讲述中,也并未透露与他见面的那位神秘人是谁。

  今年3月5日下午,《等深线》记者在北京天健宾馆采访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时,高虎城明确表示:“我们做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于决议要坚决执行,我们也在评估制裁后对两国贸易的影响。”他强调,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第一位的。随着,马晓红被中国有关部门查处,严格执行安理会决定的中国也吸引了世界的关注。

  杨斌、马晓红这些冒险家只有在狱中的时候,或许才会意识到开启危险游戏按钮之时,最终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等深线是依托《中国经营报》推出的原创深度报道新媒体产品,关注泛财经领域的重大新闻事件及其新闻事件背后的逻辑与真相。我们力图通过详实的调查、周密的采访和深入的讨论,勾勒新闻事件和焦点议题的全貌,与你一起“深度下潜,理解真相”。

  编者注:南方人物周刊《对话杨受成——娱乐业不赚钱,赚的是人脉》

  人物周刊:你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产业众多,但给人印象是和娱乐业密不可分,你怎么看待“娱乐大亨”这个标签?

  杨受成:我做过很多行业,最高调,最high profit的就是娱乐业,这一行成日见报。同明星在一起,让很多人有错觉以为英皇是文化娱乐、电影为主的。其实我们公司所有投资中,娱乐业是利润最小的一块。最大的是金融,接下来是房地产、零售、酒店、传媒、餐饮,然后才到娱乐。但人人识得我和英皇都是因为娱乐和电影。

  人物周刊:“娱乐大亨”的标签对你其他的生意有什么影响?

  杨受成:娱乐这一行赚不到钱的,只能赚到点关系,交点朋友。这一行令好多人认识我,但做歌手出唱片是赔钱的。我们好在歌手全部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所以我们的抽成是很高的,其他公司签的歌手都是成了明星的,成名的歌手只能抽5个percent、7个percent,我们抽50个percent。但我们风险很大,10个里可能1个都出不来,可能20个、30个才能出1个明星。投资很大,但回报也很高,就视乎你的眼光。如果眼光好,你可以找到一个容祖儿,一个阿Sa,一个谢霆锋,视乎你自己的眼光咯。

  我们有艺人管理部,可以培养新人一路上来。我们总投资可能在二三十亿,但一年只能挣几千万。投资回报是不成比例的,做地产我投资几十亿可能挣几十亿,但这一行只能挣几千万。英皇集团有这个规模,可以拨一笔钱出来做这件事,我们叫作策略性的行业。

  人物周刊:换句话说,娱乐业能有效帮你们积累人脉?

  杨受成:当地政府需要我们的艺人帮忙,有些朋友的生意需要明星歌手做推广,这些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的。比如演唱会,好多朋友,好多有关系的人,同你拿票,这可以令你和别人的关系拉近。别人欠了你的人情,以后需要时就可以拿到一些方便了。

  人物周刊:所以内地电影节你们都会去。

  杨受成:好多都是当地政府和电影节的机构要我们支持,我们通常都好乐意支持,这是建立关系的。

  人物周刊:在你的自传里,有很多和大陆高官的合影,这些关系对你商业上的影响有多大?

  杨受成:我1986年就去中国大陆做生意,认识好多朋友。因为朋友关系,一路也认识很多政界人士,但是我对政治没兴趣,我希望做生意而已。虽然你说我认识很多政界的人,但我没有这方面的什么野心,只是朋友啦。

  现在在内地生意主要是房地产、零售和钟表珠宝,跟着就是娱乐文化、酒店等等,也有金融。今日英皇集团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投资比例,香港大于大陆,但我预算3-5年后,大陆的投资一定超过我们集团投资比例的6成。

  人物周刊:房地产业在大陆怎么布局?

  杨受成:我们一直都在大陆不断拿地,我们不可以一下子投资好多,因为没有班底,做房地产的人不够。我们做事一向都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首先要组班底,要有人才,然后一步一步从政府拿地,一步一步前进,所以我们做事很稳健。我们挣钱,更要稳健。

  人物周刊:李嘉诚等香港企业家很早就进军内地房地产,取得很大成绩,当时为什么你没去?

  杨受成:新世纪、长江、新鸿基他们去大陆,交了很多学费,撞了好多铁板,碰了很多钉,不容易的。我们不敢太大胆,不敢冒太大风险。我们香港公司在大陆做房地产,一定不如大陆公司做得好。第一,他们了解文化,第二,好多事他们够胆做,香港公司不够胆做。我们现在觉得大陆的环境成熟了,开始一步一步找人才,然后再去。现在我们上海也做,北京长安街我们那块地好靓的,杭州我们也拿地了,厦门我们也有。我们不断进军大陆,做多点房地产。

  人物周刊:大家都知道在长安街有块地是很难的事情,你是怎么拿到的?

  杨受成:我是好早前,六七年前拿的,好辛苦才拿回来的。没有找谁,就是和人家买的。

  人物周刊:朝鲜那个赌场你是如何拿到的?

  杨受成:好偶然的一个机会。龙永图,那时他同我说,“我们有一个经济访问团去平壤访问,我想邀请你去。”当时不是很多人想去,个个一听朝鲜,就说不要搞我。

  我和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范敏嫦小姐一起去,当时根本找不到任何投资的好机会。金正日的兄弟想见我,我说见我没用,根本没什么好投资的。他们说不,有一个朝鲜惟一的赌场项目牌照,想和我谈。我有兴趣,就留多两日。

  第二天他来我房间,说罗先那个地方要开放,做特区学中国深圳。他们和我说。“杨生,知道你在澳门都有赌业,想让你来这里投资。”我就问他们独家行不行?他们说行,就继续谈。第一天我们谈,第二天就签了意向书。接下来我们就回香港了,之后我们一直联络。当时香港甚至没有朝鲜领事馆,所有事只能和北京的总领事馆联络。谈成熟了,英皇集团又派了一个正式访问团,去平壤同朝鲜外经贸部长和内政部长签了合约——我们要投资不少于8000万美元建一个五星级酒店。1998年这间酒店就开门了,到现在已经做了14年了。

  人物周刊:和朝鲜人的沟通顺畅吗?

  杨受成:很顺畅。他们对我们好支持,因为没什么人去投资,他们很穷。我们在那里做,1000个朝鲜员工可以有工作,也给他们带来好多外汇。中国东北三省很多人去那里玩。我们拿钱买地,特许经营25年,25年后要把酒店送给朝鲜。我们每年要给朝鲜政府一笔钱,叫赌博税,一个固定的数目。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个条件很优厚,好大引诱,所以我们去做了。

  顾全大局,《东周刊》永久停刊

  人物周刊:《东方新地》是香港最大的娱乐杂志,也是你的产业,很多人说你们借这本杂志打击对手?你可以借用这本杂志打击对手公司的艺人?

  杨受成:一点都不公平。外面人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这本杂志。譬如有的艺人做得不好,所有杂志报纸都骂,《东方新地》一说,别人就说哎呀竞争对手在打击,非常不公平。我们好公道去报道每一件事,但是所有外面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

  我们写谁不好,别人就说因为那个人是容祖儿、谢霆锋对手我们就写烂他们。他们不去说那个人,而是来说我们。做《东方新地》记者很大压力,讲什么都不对——讲英皇歌手好,不对。讲他们不好,自己人骂自己,也不高兴。两边都不讨好,很辛苦的。

  人物周刊:为什么没做一本政治杂志?

  杨受成:我对政治没有野心,也不感兴趣。

  人物周刊:刘嘉玲事件时你是什么样的心态?

  杨受成:很艰难。当时所有艺人发起一个运动,要声讨《东周刊》,觉得《东周刊》道德上很有问题。其实我们法律上没有问题,但他们都觉得我们道德上不对。

  那个女仔被别人欺负,那张相我们登上来,杂志负责人问律师有没有问题,律师说没问题,可以登的。那张照片不是假相,是别人匿名寄给我们的。对我们来说,登出来是错的,我也认错。但我只是个投资者,我不是运作者啊。你叫我日日看这么多本杂志,报纸每天出这么多页,我怎么看啊?你叫我看,根本发神经啊,根本看不完。

  事情一出来,所有人都把责任归咎于我。我身为老板,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承受压力,所以当时我就决定为了不把事情再扩大,浇熄火,把《东周刊》永久停刊,让那些人不再生气,不至于让事情影响到地产、金融、零售等行业。为了顾全大局永久停刊,我觉得是对的。

  人物周刊:金融证券的员工会不会觉得这件事情影响到他们的专业形象?

  杨受成:那段时间影响很大。但是另一方面,艺人也可以帮助他们。因为做promotion,做宣传推广的时候,艺人出面又帮到他们,所以两面都有。现在这样就做得好,可以利用传媒,也可以利用艺人,可以帮我们推广做金融股票期货的生意。

  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情实在太多,好像我的朋友看完我的自传,说全部是事实。因为我认识的人太多,没得假的,如果我假的,一定被人告很多次了,收好多律师信了。

  他们说最佩服的就是,自传里面没怨言,觉得我胸襟好宽。这么多对你不公平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你都没一句怨言。他们觉得这是很难得的。我听完之后觉得好开心。这个世界,公道自在人心,这个世界没蠢人,蠢人都是扮蠢的,没有真蠢人。所以看完之后,每个人都觉得,杨先生真的(竖大拇指)。

  人物周刊:陈伯是一个对你影响很大的人,他的这种身份在我们看来很难理解。

  杨受成:陈伯他不是一个江湖术士,是一个高人。如果你要见他,你不能洗脸,不能冲凉,只可以擦牙,抹抹这对眼,就去见他啦。他就看你的气色,他觉得你气色怎样,你什么好什么不好,发生过什么,你将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会讲给你听。

  他是个好神奇的人。我认识他以后一路都听他讲,他让我东我就东,让我西我就西。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智者。他也教我做人要向善。他也从来没向我收过钱,这是最紧要最紧要的,他说如果我收钱就没灵气了,所以我不能收钱。帮你,是因为你人好,你以后一定会帮到很多人。我挣到钱之后,也真的帮了好多人。

  他临终的时候,我把他从成都接回香港,可能是做错了。如果他不回来,也许就在成都结束生命。可回到香港后,七八个月里他受了很多苦。他都同我讲,因为他泄露天机太多,上天是要惩罚他,所以他开了3次刀,到临终时受了好多苦。最苦的是他透不到气,最后几个月都好像被人把头按到水里,透不到气。我最痛心就是这个。我这样做可能是错的,令他生命延长,痛苦也拉长。

  我一路都自己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结论是我错了。如果让他在成都安静地走掉,会减少许多他的痛苦。没办法,他说过,这是上天惩罚他,他泄露太多不该泄露的天机。

  我和太太从来不吵架

  人物周刊:你和李嘉诚、郑裕彤经常聚会吗?

  杨受成:食饭饮茶,都有的,就是朋友。聊生意,做人道理,都是这些。

  人物周刊:李嘉诚先生今年把财产进行了分割,你的家族也很大,你对自己财产的安排是什么?

  杨受成:90年代初我就成立了基金,立好遗嘱。好多人不喜欢立遗嘱,觉得不吉利,我好多朋友都不肯立,所以走的时候家里人争产。我也有好多朋友到现在都没立遗嘱,现在就争得很厉害,他们也没有能力去反抗了。

  我不想见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两个儿子3个女儿打官司。我希望我中意的儿子,有本事能领导集团,能拿到我的生意。所以我好早就把财产分开了。我将来离开这个世界,这个给这个人,那个给那个人,分得好清楚。

  我也同儿子和太太说,我担保有一日我离开这世界,没人同你们争身家。我没一个小老婆,外边没私生子。我的遗嘱坚持每6个月改一次。看他们的表现,表现好的给多点,表现不好的给少点。

  人物周刊:新鸿基家族的郭氏兄弟阋墙成为华人世界的大新闻,香港一代企业家传给二代经常会出现问题,你怎么看?

  杨受成:每一个人离开世界,都会有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一定要面对这件事。当然好惨痛,不乐意见到,谁想死呢?每个人都贪生怕死,没人想死的,但是这个一定有。你看历史片,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哪个不死呢?你走了,后人打官司争产,令到连兄弟姐妹都不能做,这是最悲惨的事情。

  你不分给他们,他们兄弟以后说,哎呀老豆偏心你,给你多,给我少,但是其实都知道你比我厉害,你拿得多是应该的。我成日同我两个女儿说,我家姐拿的比我多,她比我勤力,拿得多是应该的,我认命。你赏识谁,你就想给他多点。所以这个不是智慧的问题,根本就是敢不敢面对的问题。

  人物周刊:你的长子杨其龙是playboy,你羡慕他吗?

  杨受成:我好羡慕他,非常羡慕。人生在世几十年,谁都是这几十年而已,没人可以脱离死亡这件事,我在天堂或者地狱撞到他,他会说爸爸你好笨,你看我,我多开心。钱你多,但我享受人生多,我饮的酒靓,吃的饭靓,又不用成日返工。你每天都要返工,做15个钟头的事,我现在做三四个钟头,我慢慢玩,你也没得玩。

  谁赚到呢?他赚到了。吃亏的是我。所以人生其实得就是失,失就是得,没所谓的。

  人物周刊:李嘉诚这样奋斗到八十多岁一丝不苟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嘛?

  杨受成:是我想要的。

  人物周刊:你和太太的分歧大么?

  杨受成:好多朋友问我和太太有没有吵架不开心,我说我们俩从来没吵过架,我太太是一个好有智慧、好聪明好成熟的人,好有学问,好有修养。我们惟一不开心的就是对待儿子的问题,我说对儿子要严,她觉得我对儿子太苛刻,我就觉得严父出孝子。我爸爸好严,成日打我,虽然打我打得很厉害,但我是个非常孝顺的儿子。我觉得如果我儿子知道,我虽然对他好严好苛刻,他也会原谅的。我太太就觉得应该自由教育,如果他好,怎么教都会好,不好怎么教都不好。所以我们俩只会为这一件事争吵,其他事情她从来不同我争吵。

  人物周刊:你和江湖人士相处之道是什么?

  杨受成:我在油麻地长大,香港本来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见过好多这样的人,我也认识好多这样的人。我爸爸教我,交朋友不要理他们的身份,有钱我们不要攀附人家,没钱我们也不能看轻人家。就算人家是江湖人士也好,大慈善家也好,我们都不可以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而攀附和看轻人家,交朋友要一视同仁。

  你自己要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要摆好自己的位置。有好多大富大贵的人,心地都大奸大滑。也有好多江湖人士,心地都好正义、好仗义、好有道义。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认识这些人,没什么问题。

  人物周刊:龚如心事件让你和至亲关系受到影响?

  杨受成:我们还是没有和解。我永远不会原谅他。很简单,如果是我去支持龚如心的公公打官司,我甘心面对,因为我做的嘛。但不是我做,人家找我,我说不关我事,是我至亲。人家找到他,他说,不是啊,我有老板的。当时他在我公司做,他只有一个老板,就是我。我是不是很冤枉?你发财我无所谓,但是你发财不能说这个事情不是你做的。你发财我很高兴,但是你不能说我有老板。人家就天天来这里搞我,扔石头啊,泼油漆啊,拿车撞啊,在公司和酒店,天天搞我。

  我的员工他们家里人怎么想?你是我伙计,你太太也会说,哎呀杨受成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啊,不要再去给他打工了。对不对?你丈夫说你是不是找不到另一份工作?为什么还要给他做呢?我永远不会原谅他,这是我最遗憾的一件事。

  人物周刊:你这个房间里有幅字,逢人称知己,却深交毕竟平常。你的知心朋友多吗?

  杨受成:有很多。但是逢人称知己,就是那种见了就会说,哎呀你认不认识谁啊我和他好熟的,这种人不可交。

  人物周刊:你遭遇过背叛吗?

  杨受成:很多。

business.sohu.com false 中国经营网 http://www.cb.com.cn/dsx/2016_1114/1171967.html report 8140 《等深线》记者周远征辽宁与香港,并不乏类似于马晓红这样进行着冒险游戏的商人。近二十年来,除了马晓红之外,最著名的两位冒险家是曾经担任新义州特首的杨斌和香港英皇集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