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国企改革八项试点全面铺开 央企效益回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国企改革八项试点全面铺开 央企效益回升

  高江虹;王琳

  本报记者 高江虹 实 习 生 王琳 北京报道

  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里国企改革究竟取得怎样的效果?12月9日,国务院国资委在京召开新闻通气会,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国企改革“1+N”文件体系已经完成,国资委还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36个配套文件,共同形成了国企改革的设计图、施工图。

  张喜武表示,去年是国有企业改革政策制定出台年,今年是国企改革政策落地年,明年是国企改革的见效年。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2016年国资体制改革方面成绩颇为显著,尤其是在管资本层面的推进令人惊喜,但是在机制改革方面却不尽如人意。

  “明年对于国企改革来说,有望从操作图真正走向实施图。”李锦表示。

  国企改革初现成效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为深化国企改革作出“顶层设计”。随后,一系列文件相继发布,“1+N”政策体系基本建立,搭建起了国企改革的主体框架。

  “今年先后出台了7个专项配套文件,国企改革‘1+N’文件体系已经完成。”张喜武表示,国资委还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36个配套文件,“1+N”文件体系及相关细则,共同形成了国企改革的设计图、施工图。

  在完善改革政策文件的同时,张喜武透露,国资委承担的8项试点工作已全面铺开。据张喜武介绍,董事会建设方面3项试点进一步深化,落实董事会职权试点进一步扩大,将在宝武集团、国投和中广核集团开展,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者和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将在国投、中国通号等中央企业的二级企业开展。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增点扩面,新增神华集团、宝武集团、中国五矿、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等6家企业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在诚通集团、中国国新开展,“两类公司”试点企业合计已达10家。兼并重组试点重在推进深度融合,在中国建材和中材集团、中远集团和中国海运、中电投集团和国家核电等原6家企业重组后组建的3家企业进行试点。信息公开试点已在国家电投、南航集团、中国建筑、中粮集团4家企业开展。

  张喜武表示,明年央企重组还将继续进行,很可能央企数量会减少到两位数。他透露推进央企重组的三条思路是瞄准培育世界一流企业、助力产业发展转型升级和发挥协同效应提升效率。

  另外,剥离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试点方面,“三供一业”分离移交由试点转为在全国全面推开。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则已确定了10家试点的中央企业三级子企业名单。

  “功能界定分类基本完成,定量复核后近期即可公布,与之相配套的分类考核方案已经制定。”张喜武介绍道,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步伐加快,中央企业的子企业公司制改制面超过92%,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达到68%。

  国资委认为国企改革初现成效,今年1-10月,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8.7万亿元,同比增长1.2%,一举扭转了连续18个月的下滑局面,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0231.4亿元,同比增长0.5%,初步实现了效益恢复性增长的目标。

  体制改革进展快过机制改革

  在李锦看来,2016年国资体制改革的突破比国企机制改革的进展大,在2016年,国资体制改革终于在管资本的层面获得较大的突破。

  尤其是在最近中央深改组通过的三个关于国有资本管理的文件出来后,明确国资改革中的核心改革就是将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开,国资委的身份明确。李锦表示,国资委的定位从2003年开始一直就是管人管事管资产,到了2016年终于明确了将管人管事放掉,只是管资本,其定位带来一系列行政和管理职能的调整。

  12月9日,国资委副主任刘强解释称,国资委正在通过职能转变,设立了资本运营和收益管理局,就是为了突出“管资本”。要通过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通过组织指导和监督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开展资本运作,来优化国有资本的配置,提升国有资本的运营效率和投资回报。

  与此同时,国资委正在制定出资人监管的权利和责任清单,按照现在的进展情况,国资委已经制定了这个清单,共有30多项权责。刘强称目前已经征求了各个部门的意见,年底前差不多能完成权利清单的制定。

  国资委对央企国企的管理,除了偏向管资本,“还要全面加强国有资产监督这个保障。”张喜武透露,截至目前,已经出台或即将出台关于加强监督的文件39件。目前国资委边研究边改进外派监事会监督,加大“一事一报告”力度。

  “2016年管资本向前推进的幅度较大,带动了产权改革、去产能、结构重组、企业瘦身健体等。”李锦认为,国资体制改革的进展令人惊喜,不过,此前外界广泛关注的机制改革方面的进展只听雷声未见下了多大的雨水。

  比如职业经理人制度。由于薪酬并没有真正放开,李锦认为职业经理人在央企中只是虚晃一枪,即便是在新兴际华,只是聘请经营人,而非真正的职业经理人。在混合所有制的推进方面,外界期待很高,但是最终没能形成混改风潮。李锦认为其中存在经济标准与政治标准相混淆,容错机制没有建立等复杂因素,因此“混合所有制只听上层说得多推进得却很慢,下面很着急。”同样局面还出现在员工持股方面,尽管国企层面上下内在积极性都很高,可这项政策推进缓慢。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一直是员工持股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应加大力度推进以骨干员工持股为主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周放生看来,员工持股文件的制定历经三十年改进,已经制定得十分严密。有了员工持股,才能让员工共同承担企业的风险和责任。

  “监督和改革有些错位,监督在前,改革在后。” 李锦指出现在多个政策文件重在监督。他认为,国企改革的核心是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但是部分文件只是站在所有权上思考,并没有真正站在经营权上思考。因此过去多个改革文件在实际操作层面并非施工图,而只是操作图,在有限的空间里操作改革举措。“希望明年进入正轨,真正进入国企改革实施年,展现真正的施工实施图。”

business.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10/n475468053.shtml report 2649 国企改革八项试点全面铺开央企效益回升高江虹;王琳本报记者高江虹实习生王琳北京报道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里国企改革究竟取得怎样的效果?12月9日,国务院国资委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