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观察 > 金融动态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万能险困境:监管海啸下超万亿规模如何踩刹车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华夏时报
  • 手机看新闻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过去一周,一场始料未及针对险资举牌的监管“海啸”席卷A股,而它的背后是规模急剧膨胀且无处安放的超过万亿的万能险保费。

  从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斥资本市场上的“野蛮人”行径,到12月5日保监会向前海人寿连夜下发监管函停止其开展万能险新业务并3个月内禁止申报新产品,再到12月7日保监会派驻以发改部和资金部牵头的检查组分别进驻前海人寿、恒大人寿,这一系列组合拳的快速出击令万能险再处风口浪尖。

  实际上,在今年5-8月,保监会已经对9家万能险业务占比较高的寿险公司展开专项检查,却依然未能遏制激进险资横扫A股,11月下旬,前海人寿连续大举买入格力电器,距举牌线只有一步之遥,终于触发了监管“海啸”。

  万能险急剧膨胀背后

  不得不提的是,自今年年初以来,国内保险业的保费增速加快。12月9日,保监会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国内保险业实现保费收入2.7万亿元,同比增速高达30%,人身险保费达到1.99万亿,其中寿险保费1.57万亿元,人身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达到1.04万亿元。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人身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前10大机构分别为安邦人寿2068亿、华夏人寿1270亿、中国人寿1268亿、平安人寿782亿、前海人寿721亿、富德生命人寿616亿、和谐健康险452亿、恒大人寿375亿、泰康人寿275亿、阳光人寿157亿。这10家人身险公司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总规模超过8000亿元,占比超过八成。

  “所谓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也就是万能险投资账户的资金。从万能险投资账户规模来看,安邦、华夏、前海、富德生命、恒大已经成为第一梯队的领军者,在它们以不低于5%的收益率向投保人销售产品时,已经决定了这近万亿的保费必将投资于权益市场,这是万能险产品的性质所决定的,没有办法改变。”12月9日,上海一家大型寿险公司精算部负责人张涛(化名)受访时告诉记者。

  在急剧膨胀的万能险背后,险资举牌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本报记者从Wind资讯了解到,从2015年至今,至少已有12家险企通过二级市场举牌近40家上市公司,这其中,“宝能系”、“恒大系”、“安邦系”、“生命系”、“阳光保险系”、“国华人寿系”、“华夏人寿系”均为活跃分子,前4个险企系更是频繁举牌。从A股权重股金融、地产到实业制造再到“中字头”股票,险资对于A股的渗透性在迅速加强。此外,Wind资讯统计显示,在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保险资金已经成为608家上市企业的前十大股东。

  “从险资频频举牌到监管发威,这期间经历了一年多时间。在整个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背景下,保险业一枝独秀增速超过30%,2016年人身险规模保费突破2万亿毫无悬念,其中万能险产品规模超过1万亿,结算利率普遍超过5%,这其实给万能险的投资带来很大的考验。现在大家都在说资产荒,对于保险资金而言尤其如此,利率的下行导致利差缩减,无论是大额协议存款、国债、票据、企业债等固收领域都无法给险资带来如此高的收益,那么A股有投资价值的股票无疑成为新崛起激进保险机构的标的。现在给万能险踩刹车,主要是防范保险资金错配风险,以免造成更大的金融风险。”12月8日,复旦大学保险系副主任陈冬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

  资金错配风险攀升

  在业内人士看来,万能险从产品本身来看一点问题没有,但是问题出在保险公司身上。

  “无论是从资产端还是负债端,保险资金投资首先要秉承的投资理念是负债导向型,而非资产导向型,一些保险公司凭借销售高回报低保障短期万能险募集资金,并且在经营中采取了资产导向型,尽管所销售的这些万能险提供的回报率高,但风险保障却较低。”对此,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金融保险所所长粟芳分析指出。

  栗芳强调,这样募集的资金不但成本高,而且浪费了保险资源,不能真正地为国民经济保驾护航,不能保护消费者的生活不会被风险所改变。这样的保险产品根本就不姓“保”,这个风险是不容小觑的。

  事实上,激进险企的举牌作风已经引起保监会的密切关注,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近期更是在多个场合公开喊话,给予那些“不听话”的保险公司警醒。在11月29日举行的亚洲保险年会上, 陈文辉就指出,个别保险公司可能利用保费收入形成的资金,通过复杂的金融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等,自我注资、循环使用,虚增资本,公司治理问题成为激进经营行为的先天“基因”,是导致激进的产品、激进的销售、激进的投资和虚假偿付能力,最后出现投资失败、偿付能力不足、流动性风险等问题的深层次原因。

  12月3日,在财新峰会上陈文辉又提出警告,有的保险公司主要提高资产管理水平,把公司能否盈利寄希望于资产管理能力,指望保险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比专业机构强,这是不切实际的。保险公司要进一步提升风险管理能力。

  “保险公司如果通过各种金融产品绕开监管,偿付能力监管、资本监管就变成了马奇诺防线,修得再好也没有用。绕开监管的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关键是能不能发现的了。”陈文辉称。

  监管层踩刹车动因

  这一次,监管层终于狠下决心要对激进的保险机构进行治理。

  12月8日,在保监会对前海人寿下发监管函之后,本报记者从其官网上发现,原本首页醒目位置推荐的万能险产品全面下架,官网空空荡荡,仅剩下两只健康险以及一只0元赠送的意外险。本报记者向前海人寿客服致电咨询,其称万能险销售系统已关闭,并且在此之前,已根据保监会要求停止了互联网渠道的保险业务,在上海,所有银保渠道也已停止销售前海人寿的万能险产品。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从多家保险资管机构了解到,让监管层对前海人寿下发监管函以及派驻检查组进入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的一大动因,还是其在资本市场上的短线操作手法,对于行业和市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今年11月2日, 在恒大人寿宣布成为梅雁吉祥(600868.SH)第一大股东后不足5日,其一举清空所持有的全部股份,这是近来恒大系公开“清空”的第一只股票。在11月1日晚,梅雁吉祥披露的对上交所的回复函显示,虽然截至9月30日公司的原第一大股东为恒大人寿,但截至10月31日,恒大人寿所持有的9395.83万股公司股票已被全部减持。恒大人寿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买入及卖出梅雁吉祥股票目的是基于当时对资本市场的判断及对公司价值的合理判断。

  据记者了解,今年9月28日至9月30日,恒大人寿通过旗下两个保险组合账户,买入梅雁吉祥9395.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95%。由于恒大人寿持股的总额占比未到5%举牌线,因此其不受6个月不能卖出股票的限制。不过,由于恒大人寿在三季度已经成为了梅雁吉祥第一大股东,根据规定,减持必须进行信息披露,仅仅过了一个月,恒大人寿就清空了梅雁吉祥所有股票,创下保险资金在A股持股最短的历史。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10/n475469652.shtml report 3027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胡金华上海报道过去一周,一场始料未及针对险资举牌的监管“海啸”席卷A股,而它的背后是规模急剧膨胀且无处安放的超过万亿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