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全欧搜捕在逃突尼斯嫌犯 柏林恐袭加深社会裂痕

来源:澎湃新闻
  • 手机看新闻

  全欧搜捕在逃突尼斯嫌犯

  柏林恐袭加深社会裂痕

  特派记者 师琰 伦敦报道

  导读

  一些学者担心,恐怖袭击将导致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这才是欧洲面临的最大威胁。柏林袭击事件很可能将改变德国人对难民的态度,并让境内极右势力,特别是反移民反穆斯林的德国选择党在明年大选中受益。

  一个早就被判定需强行遣返的人,因为自己的祖国突尼斯不承认其公民身份,因而得以合法滞留德国,并最终制造震惊世界的柏林血案。讽刺的是,就在对他的通缉令签署当天,来自突尼斯的身份证件终于到了。

  12月21日,德国联邦检察院发出欧洲通缉令,悬赏10万欧元寻找突尼斯公民阿姆里(Anis Amri)的线索,后者极有可能是制造柏林血案的真凶。他在案发后携带武器潜逃,警方警告其可能制造新的袭击。21日至22日上午警方特别行动队突击搜查几处怀疑阿姆里藏匿的住宅,但都无功而返。

  德国官方证实阿姆里是避难申请被拒绝后无法遣返才获准在德暂时居留的,但德国情报机构已被舆论痛批“无能”和“睡着了”,他们必须向公众解释,为何这个在多个情报部门早有案底的“伊斯兰危险分子”能在秘密监视下溜走,并成功得手,制造恐袭。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因此面临前所未有的政治压力。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贝施(Sophia Besch)指出,默克尔不得不重新面对难民政策这一棘手问题。而在明年大选中,极右势力被认为很可能将从中受益。

  嫌疑人本应在今年7月被遣返

  周一(19日)晚八时,在柏林市西部的布莱特施德广场(Breitscheidplatz),一辆波兰牌照货车装载着20吨钢梁高速冲入热闹的圣诞市场,截至目前已造成12人死亡,送往医院的48名伤者中,还有12人伤势严重。

  在袭击发生后不久,警方曾在现场目击者指引下抓捕一名23岁的巴基斯坦难民,但次日承认抓错人并予以释放。

  在肇事卡车的驾驶室司机座位下,警方发现了阿姆里的钱包,内有两份德国地方政府签署的庇护文件,该男子在这两份文件上登记的年龄和名字不同,文件显示他是突尼斯国籍,避难申请被拒绝,但被允许留在德国。

  但随着调查的展开,阿姆里的真面目令人吃惊。

  拘捕令列出了24岁的阿姆里使用过的6个不同身份。有调查显示,此人在不同地方进行难民登记时,至少曾使用过12个不同的姓名和三个不同国籍,包括谎称自己来自埃及和黎巴嫩。

  签发阿姆里难民证件的北威州内政部周三下午召开记者会,确认阿姆里本来被安排在当地小城Emmerich一所难民营居住,但自去年12月以来下落不明。

  今年7月30日,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拉文斯堡地方法院曾对阿姆里做出收监遣返的判决,但因突尼斯拒绝承认其公民身份,导致他没有合法旅行证件,遣返不成滞留至今。

  就在周三,突尼斯当局为阿姆里提供的旅行证件送达德国。事发后,突尼斯警方也找到了阿姆里仍在该国生活的家人。

  根据调查,阿姆里去年7月在德国登记申请庇护。在来德国之前,他在2011年作为未成年难民进入意大利,因在收容所放火等多种违法行为,在到达成年年龄后被逮捕,并被判处4年徒刑。2015年初获释后他本应被遣送出境,但同样因突尼斯政府对其公民身份有分歧,导致遣返不成,去了德国。

  阿姆里进入德国后很快就引起安全部门注意,因为他与上月被捕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布道者瓦拉(Abu Walaa)有联系,警方直到今年9月还曾对阿姆里的电话进行监听。瓦拉被认为是“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德国的头号人物,帮助该组织招募成员。

  德国联邦内政部一名发言人21日确认,德国安全机构内部有一份549人的“危险分子”名单,阿姆里就在其中。就在今年11月,德国联邦及各州层面一次联合反恐会议上,还曾谈及阿姆里。

  美国官方证实,他早就被美国安全机构列入“禁飞名单”。

  当地时间周二(12月20日)晚,“伊斯兰国”通过其喉舌Amak通讯社宣布,柏林袭击案是一名“伊斯兰国战士”所为。

  难民问题撕裂德国社会

  为了祭奠柏林血案中的无辜死难者,具有象征意义的勃兰登堡门首次以德国国旗的颜色被照亮。此前在比利时和法国等国发生恐怖袭击后,为表德国的慰问和支持,勃兰登堡门曾被多次打上相关国家国旗的颜色的灯光。

  德国政府领导人以及各教派神职人员悉数参加了周二在案发地教堂举行的隆重哀悼活动,参加者呼吁在此艰难时刻,德国更不能因为来自不同文化、拥有不同信仰而分裂,从而让恐怖主义得逞。

  但眼下,由恐袭引发的社会撕裂似乎已不可避免。

  德国政治学者Sophia Besch指出,基于柏林恐袭,默克尔不得不重新面对难民政策这一棘手问题。在一些人看来,即使默克尔政府早已收紧难民收容政策,但她去年夏天放开与匈牙利边境接纳难民的决定,仍意味着其必须对如今失去对难民危机的有效控制负责。

  默克尔在柏林恐袭发生后的公开讲话中也承认,如果证实袭击者是一个在德国寻求庇护的人,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会是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实。

  一些学者担心,恐怖袭击将导致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这才是欧洲面临的最大威胁。柏林袭击事件很可能将改变德国人对难民的态度,并让境内极右势力,特别是反移民反穆斯林的德国选择党在明年大选中受益。

  德国选择党主席佩特(Frauke Petry)说,她的党在今年区域选举中取得的成功,已经反映出德国社会正从之前对多元文化的宽容开始发生根本转变。

  她强调,如果继续否认默克尔的移民政策与这些攻击之间存在联系,德国将不得不为面临更多攻击做好准备。

  在法国安全问题专家穆图(Hugues Moutouh)看来,欧洲如今已没有哪个国家能置身于恐怖袭击的威胁之外。他指出,欧洲政客应当从柏林事件中汲取教训——在展示良好政治愿望前,必须首先保护本国公民。他批评默克尔在向难民开放德国边境时,显然低估了由此给德国和欧洲带来的风险。

  在柏林警察局长康德(Klaus Kandt)召开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他为什么美国当局曾于11月警告美国公民回避属于恐怖袭击高危目标的德国圣诞市场,但德国当局却没有发出这样的警告。也有记者质问,圣诞市场四周为何未用混凝土路桩构建路障,以防止类似袭击。

  警察局长的回答是,圣诞市场没法改造成城堡,而且除了圣诞市场,还有许多难以防范的恐袭目标。

  全德国共有2500个圣诞市场,仅在柏林就有60个。近年来,德国还在致力于向欧洲其它国家输出其特色的圣诞市场文化。安全专家多年来一直警告,圣诞市场可能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因为这些市场通常都是开放式的,也没有行李检查。

  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每条通往市中心圣诞市场的道路上都放置了巨大的装满混凝土的集装箱,用以阻止汽车开进市场。这是在布鲁塞尔和尼斯遭到恐怖袭击后当地政府就制定的安全措施之一。

  当地时间周三(12月21日),德国警方宣布,将加强公共场合的视频监控系统。

  柏林事件发生后,欧洲各国也迅速采取应对措施。法国内政部宣布,再增加三千名军警维持公共场所治安,同时在全法国各地增派3.6万名军人加强节日保安。

  英国伦敦警方宣布在白金汉宫卫兵换岗仪式期间对周边区域实施封路,并设置路障,以预防类似恐怖袭击。卫兵换岗仪式是伦敦最受游客欢迎的旅游项目之一。警方称此举是未来三个月将采取的预防措施,而非基于可能受到威胁的具体情报。

business.sohu.com true 澎湃新闻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23/n476699253.shtml report 3317 全欧搜捕在逃突尼斯嫌犯柏林恐袭加深社会裂痕特派记者师琰伦敦报道导读一些学者担心,恐怖袭击将导致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甚嚣尘上,这才是欧洲面临的最大威胁。柏林袭击事件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