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稳增长短期靠基建加PPP 长期靠改革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手机看新闻

  2016年被认为是中国财税改革的落地年:印花税调整、"营改增"全面推开、资源税改革……

  8月,《国务院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勾勒出2016年至2020年央地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改革路线图。

  营改增试点全面铺开,预计全年减税超过4700亿元,减税作为"降成本"的重要内容,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伴随营改增的迈步向前,央地财政关系被摆到台前,央地财政关系财权、事权的划分以及如何分配再次成为公众的关注焦点。

  围绕2017年财税改革的方向和落脚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

  增值税从17%降到13%可行

  NBD:2016年财税改革的重头戏就是营改增试点全面铺开。您认为增值税未来还有哪些改革空间?

  冯俏彬:最简单的办法是实行单一税率,我们现在是有四档税率,我认为回到两档是最理想的。增值税是普遍征收的税种,无论是横向与其他国家比较,还是从企业反映来看,17%的税率太高,我觉得降到10%以下是不现实的,但从17%降到13%是可行的。

  把13%变成普通税率,再设置一档低税率,这两档解决不了的,消费税来补充。

  原因在于,增值税反映不了商品的差别和性质,增值税就像一个水平线,有些商品比如烟酒,需要消费税来辅助。目前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充分地讨论,我们研究认为,消费税是增值税的辅助税种。

  NBD:您认为减少企业税负的未来趋势是什么?

  冯俏彬:降费的空间很大,我认为减税不如减费、减基金、减社保。这两年财政部下大功夫在费的方面进行规范。2015年的政府收入,大约一半左右来自于税外的各种收入,包括社保、国有企业经营收入等。

  我坚持认为,税收的核心问题是推动税制转型,总税负水平是降无可降,税的可调余地不大。为社会减负重点在税外,费只是其中的一种。

  我们主张从政府自身做起,取消行政性收费,政府部门履职的时候,不应该再收费了,全社会已经通过税收支付了。目前有的地方已经做了,深圳早几年就是行政性零收费。

  此外,取消行政性收费对政府的形象有好处;也能够优化营商环境,有利于增强企业信心。

  长远看稳增长要靠改革

  NBD:营改增试点的全面铺开把央地财政关系问题摆在台前,您认为2017年新一轮的央地财政体制改革的重点在哪里?

  冯俏彬:我们在通向现代化国家的过程中,方向要清晰,要有稳定的中央与地方关系,第一步,划分中央与地方的事权;第二步,划分财力;第三步,转移支付。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事权的划分。迫切性特别强的先解决;然后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如教育、医疗、社保、环保先解决,改革的思路是很清晰的。

  NBD:您如何看待"基建+PPP"是2017年稳增长的主力军这一说法?

  冯俏彬:现实来讲,这个话是对的,目前我们还是靠投资来拉动经济,短期动作放在投资上,但是要把远期希望放在改革上。长远来说,稳增长要靠改革,目前稳增长能够为深化改革赢得时间。

  PPP很重要,毫无疑问是未来的方向。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搞建设的时候也是PPP的方式。我们国家也到了这个阶段,因为民间资本已经有实力、有能力参与;但是,有PPP方式不等于以后继续大搞基础设施建设,PPP只是作为一个工具。

  NBD:PPP有哪些问题?应该建立怎样的机制?

  冯俏彬:现在的情况,主要表现是国有企业参与的,民营资本进不来。是没有实力,能力吗?显然都不是。而是这些领域开不开放的问题,政府愿不愿意与民分利的问题。

  我同意一个说法,现在政府的项目投资很大,一般的民营企业可能没有这样的实力,未来政府一些小的项目,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从基建项目到公共服务项目,这个时候民营企业就能更好地参与。

  PPP的合作机制最关键是竞争性选拔机制,基于自愿、公平的基础上,选择一个合作方。

business.sohu.com true 每日经济新闻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30/n477346497.shtml report 1811 2016年被认为是中国财税改革的落地年:印花税调整、"营改增"全面推开、资源税改革……8月,《国务院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
(责任编辑:刘阳禾 UF035)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