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民生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河北固安房价突破两万 有人花10万办户口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王学良
  • 手机看新闻

  河北固安距北京很近,就像高速路边的标语:“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

  50公里是什么概念?打开地图量一量,天安门向西50公里是门头沟,向北50公里是延庆、昌平,都还没出北京。

  固安距离北京新机场也很近,只有16.8公里。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逐步推进,固安县这一年变得很不一般。

  中介八点不下班,专等北京看房人

  从北京顺着106国道一路南行,过了永定河,便到了固安县。看到路边灰扑扑的建筑,会让人感觉这就是人们印象中小县城的样子。但再走一段路,一栋栋时尚洋气的高层楼房又在路边闪现。继续前行,这两种风格迥异的景象会交替出现在眼前,让人感觉,固安仿佛拥有“双重人格”。

  岳云鹏在自己人生第一次相声专场中,其压轴节目《西征梦》里把固安说成是一个“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城市”。站在2009年的时间点看这句话,确实是一个段子。在那一年,从小生活在北京的孟德,带着全家开车去大兴野生动物园玩儿,不知怎么就转到了固安当时一个正在售卖的楼盘。看着户型尚可、售价低廉,一算“也花不了几个钱”,他就决定用手头的闲钱买上一套,“但当时那片儿真是什么都没有,满眼荒凉。”

  时间到了2016年,孟德当年买房所在的小区,已是配套齐全,环境整洁。小区不远处还有一个13万平方米的大湖公园。至少在自家小区这边,孟德感觉算是配得上岳云鹏那句“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评语。而他身边的人,则无不称赞孟德“高瞻远瞩,眼光长远”。

  这一年,固安的房价突破了2万元/平方米,孟德那套房,价值翻了好几倍。

  让房价站上2万元/平方米的节点,就是今年9月,北京新机场地下规划的完成。即便是当地的一些小开发商的报价,也已经达到了1.8万元/平方米。

  固安县政府对面的人民广场,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就有大爷大妈们在跳广场舞了。谈及固安疯长的房价,这些大爷大妈感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今年春节前7000多一平方米,我就觉得够贵的了。没想到现在两万多了!”土生土长的固安人周大妈调侃说,京津冀一体化,房价成了先锋了。

  调侃归调侃,但周大妈自己和身边的老伙伴们都无所谓——毕竟固安当地人早就有房了,房价涨不涨,不少人无动于衷。

  “固安人大部分脑子都没那么活,不会想着借房价上涨投个资什么的。”小婷也是固安本地人。她说,如果自己不做房地产中介,也不会去考虑投资楼市相关的事情。

  小婷所在的房产中介门市,就坐落在106国道旁、固安长途汽车站所在的街区上。光是长途车站所在的路东一侧,就有大大小小14家中介门市。不过,晚上8点多还在开门营业的,只有小婷这一家。

  “刚送走东北来的一位大哥。他在北京跑生意,又想把家人接到身边来住。北京房子肯定是买不起了,就近就选择固安了。”小婷说,类似这样的外来住房需求,以及从北京过来考虑投资固安房产需求的人,都是她接待客户中的主要类型,固安当地人来过问的几乎没有。

  “为什么我晚上八点多也不下班?因为经常有人下班后从北京过来看房,他们基本上一进来就问一句话‘哪套房单价比较低’?”小婷说。

  房价剧变,固安本地人“没想到”,在固安工作的外地人更“没想到”。

  2014年就来到固安某知名IT企业工作的小乔,一直在纠结要不要买固安的房子。而就在纠结的过程中,房价开始蹿升:“现在倒是不纠结了,反正也买不起了。”

  “怎么来这么多人?”

  在小乔公司的西边,“通信产业园”“航天科技园”“生物医药科技园”等一系列新兴产业园区、企业的工地,施工也正热火朝天。

  “北京的大红门、中关村很多企业都签约好要搬过来了,京津冀国际商贸城、轻纺城也要来。”某地产公司销售总监戴尉,每次跟客户聊楼盘,总会跟客户强调固安的就业前景,“固安不是个‘睡城’,能吸引人来工作,聚起人气儿,将来发展的可能性就更多。”

  《京津冀协同规划纲要》中给河北省的定位,首当其冲的便是“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和“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在固安,这一点体现得尤为明显。“能进产业园的都得是新兴企业,零排放那种的。有的煤老板想过来弄加工厂?有钱也不让你进来!”戴尉说,至少在固安新城这边,除了孔雀城早期配套有个锅炉房带个烟囱之外,其它建筑没一根烟囱,“固安现在连村里都通天然气了。”

  新产业的大量入驻,也改变了固安当地的收入结构。在周大妈的印象里,很多固安人还是挣着一两千元的月薪。而小婷周围的固安朋友,则是随着固安最近的发展,如今已经涨到了月薪三四千元。

  守在小乔公司门口,即便已经是冬天,53岁的赵大爷的煎饼摊也可以从早晨5点摆到晚上8点,一天能卖出90多张煎饼。“这里的孩子们挺辛苦,早晨五点半就来了,晚上正常能五点半走,还有到八点才能走的。当然啦,人家挣得也多。”赵大爷跟吃煎饼的孩子们“套话”,得知他们平均一天能挣300多元,“一个月那应该就是九千多啊!”

  不错的待遇,也让固安新城吸引到了更多固安之外的年轻人过来,10月27日,京津冀三地人社部门共同签署的《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资格互认协议》,也让三地的人员流动更加顺畅。“我们公司今年新进130多人,里面以北京的、天津的、河北的为主。”小乔每年向政府部门报备新入职人员资料时,除了固安县的部门之外,还要去上一级的廊坊市相关部门,“廊坊那边拿到我们名单的工作人员一看,显得很诧异,说‘怎么来这么多人’?”但小乔自己心里清楚:公司在北京的总部招纳新人更多,固安这边才只是刚刚起步。

  清晨,50公里路程的“战争”

  从早晨6点多开始,106国道东侧(进京方向)的固安汽车站、刘园市场、固安工业园区等站点,人就开始陆续多了起来。828路、849路、943路和文安专线的几路长途公交车,是他们等待的目标。不过,除了从固安西站发车的849路,其他车到固安的时候也没什么空位了。尤其过了7点,车厢里的拥挤程度,不亚于北京早高峰的地铁。挤上开往北京的大巴车,就像是一场“战争”:

  “里面的乘客再往里挪挪!”

  “一点儿地方都没有了!”

  “上不来再等一趟吧。”

  “再往里挪挪吧,都等着上班呢!”

  ……

  每天,这样的对话几乎都会在公交车上下喊几遍。

  有经验的上班族,则选择找开车去北京上班的人搭伴拼车,价位基本上都是10元一位,拼车路线还会分为“天宫院线”“亦庄线”等。他们甚至自发建立了QQ群、微信群等,方便联络拼车。“我也加了他们的一个拼车群。”小乔说,自己有时候也需要去北京的总公司办事,提前约个车,方便不少,也少受不少罪。

  也有一些开车去北京上班的人,会在路边“随缘”拉几个人,有些人连价格也是“随缘”。“也不为挣几个钱,顺路的话有个伴儿聊聊也不那么闷。”一位在高米店上班的有车族说。

  早晨7点多,站在106国道旁掐表1分钟,驶过十几辆进京的“京”牌车。“我周围好多人都说,从今年2月开始,就感觉106国道也好,大广高速也好,都变堵了,早晚都堵。”小乔说。

  “北京地铁大兴线南延”这样的消息,是住在固安的北京上班族们的期盼。但网上版本众多的说法,则让人们渐渐由希望变为迷茫。“原来有消息说大兴线南延工程12月份就开始动工,现在我也没听说哪里有工地呢。”一个嚼着手抓饼等公交车的小伙子想了想,又说,“等着吧,等新机场修好了,那边肯定通地铁,到时候再看能修成什么样吧。”

  相较于地铁消息的扑朔迷离,“廊涿城际铁路”规划确认的固安西、固安南两站,则让人多少有了些欣慰。小乔公司新来的同事孙权尤其高兴:“高铁有一条支线直接通到我家白洋淀,以后回家都不用倒车了。”而和“廊涿高铁”同在十三五规划中的“京石”“京唐”“京张”“京霸”“京滨”等多条城际铁路也会相应开工,整个京津冀都将覆盖在围绕着北京、天津、石家庄三座城市的“1.5小时经济圈”之内。

  《京华时报》9月2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都市候鸟开启“双城生活”,每天6小时往返北京固安》引发了极大关注。在百度、腾讯以及今日头条的数据分析平台上,这篇文章都登上了“浏览指数”和“媒体指数”的今年榜单冠军,风头甚至盖过了《北京大红门正式签约固安!将创造180万个就业岗位!》这样的重磅消息。

  文章下面的评论里,有人感慨,生活在北京不易;有人晒自己在老家的幸福生活,呼吁“没必要都往北京扎”;也有人向往这些人在北京打拼的勇敢……和燕郊、香河等环京区域一样,固安成了一些人的梦想和现实之间的一个落脚点。

  “当年,想吃个肯德基都找不到地方啊”

  儿子坚持在固安买房投资,67岁的高老爷子总是“不放心”,时常要从北京南二环的家里,赶到固安来看看房子状况。如果第二天回北京,他会跟众多同龄人一起挤早高峰的公交车。“我不坐黑车,我是共和国同龄人,我有老年证!”

  高老爷子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很多年轻上班族也用的电动双轮代步车:“家里的小区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用这个挺省事的。”

  “要是看着人太多了,就到对面往回坐几站再返过来坐车,就能上去了。”高老爷子说,如果运气好,还可以搭上固安县内的1路公交车去到比较靠前的车站。和廊坊市一样,固安的4条县内公交车从2016年9月15日起,也是免费乘坐的。50座的金龙大客车,除了特别繁华的地段,基本上都能保证乘客上车有座。而在106国道上行驶的1路公交,则充当了赶着坐进京长途车的上班族“摆渡车”的功能。只不过,20分钟一班的间隔,对分秒必争的上班族来说,还是有些太长了。

  总提着电动代步车太麻烦,有人建议老爷子骑固安的公共自行车过来:“都不用办卡,用微信、支付宝,或者下载他们的APP就能用。”一番话说得老人有些茫然,无论是微信、支付宝还是APP,对他都是相对陌生的概念。但对于年轻人来说,今年7月开通的公共自行车,给他们的短途出行多了一种选择。

  “骑这个车都不用交押金办卡,只要你芝麻信用分够600分——对,不用750分,你就能扫码骑车。”不过,相对于办卡骑车的1小时内免费,扫码租车的免费时段只有30分钟。

  “今年咱们这边装了43个停车桩。”赶来停车桩调度车辆的工人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明年会扩到100个。”实际上,目前这43个停车桩,已经把固安大部分的热闹地带,都覆盖了个遍——什么“县城三大街”(新昌街、新中街、新源街)、聚宝隆超市、新聚宝隆购物中心、宝德购物中心、幸福港湾等购物、休闲场所,都有“小绿车”的身影。

  平时比较愿意“宅”在家里的孙权,偶尔也会骑车或者坐公交车,跟朋友去这些热闹地方吃个饭,看看电影:“一顿饭顶多人均60元吧,我觉得还挺便宜的。”

  “还记得2014年我来的时候,整个固安县城就一个聚宝隆超市还算是像点儿样子的,别的啥都没有。”看着从去年底到今年盖起来的一座座商业中心,小乔有些感慨,“现在这边吃点儿啥玩点儿啥,东西都跟北京差不多了,当年我可是想吃个肯德基都找不到地方啊。”但对于小乔来说,每到周末有空的时候,她还是更愿意坐车去北京吃饭、购物和娱乐:“周末不上班,去北京的车也没那么挤了。”

  从小在固安长起来的小婷,对固安的过去更是感觉“不堪回首”:“原来106国道,晚上在固安这一段全是黑的,北边北京有灯,南边霸州有灯,就固安这一段跟‘鬼城’似的。”如今,固安的夜晚不仅灯火通明,人们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夜生活——滴滴出行今年7月发布的《廊坊出行大数据报告》则显示,“宝德购物中心”已经成为廊坊地区人们夜晚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之一。

  夜生活可能更多属于年轻人,在白天,中央公园、生态公园、大湖公园、礼湖森林公园、滨河生态运动公园等休闲场所,则是为所有人开放。大湖公园等一些地方,还在今年开始加装健步跑道。这些公园,也是《京津冀协同规划纲要》中计划的“谋划建设一批环首都国家公园和森林公园,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应有之义。

  “固安这边公园多,今年的话,大大小小我算着得有八个公园了吧?”在大湖公园湖边喂小鸭子的胡大妈,儿子在上海有一份收入颇丰的金融行业的工作,但她并不打算跟随儿子去上海养老,“咱北方人到南边还是不适应,而且这里空气也挺好,我待着挺舒服。”

  楼市开始调控,首个三甲医院正封顶

  年终将至,天气变得越来越冷,随之变冷的,也有环京楼市的购买热度,固安也不例外。

  今年10月份刚买了房的孙权,经常跟别人探讨:“你说固安的房价能稳住不?”

  年底,几个新楼盘空空荡荡的售楼大厅,与几个月前热火朝天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确实会让一些已经在固安买了房的人心生疑惑。现在白天,甚至可以看到有些售楼的小伙子,穿着短款羽绒服,拿着传单走上街头,看见开车的就过去挥舞着传单,拍着车窗问:“看房吗?”如果车辆是京牌的,他们还会喊得更卖力一点;如果开的是奔驰宝马之类的好车,他们还会加上敬辞:“大哥!看房吗?!”

  几个行人从挥舞传单的小伙子身边走过,这几个小伙子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一个路人轻声笑着对他的同伴说:“看着没?一看咱们没开车,根本不理会咱们,知道咱们也买不起。”

  “固安都两万了,我凭啥还去那儿买房啊?”在一些关于固安房价新闻下面的评论里,不少人这样抱怨过。这也应和着一些地产界人士的分析——今年固安疯长的房价,已经提前释放了机场、轨道交通等利好条件,如今的房价吸引力已经不大了。

  这一年,其实整个京津冀的房价都在疯涨。“京津冀一体化”带来的各种利好消息,让原本是房价低谷的河北省不少地方也都出现了像固安一样的房价翻番的情形。这让廊坊市政府从4月1日起就不得不出台了“环京四县市楼市调控措施”。

  “现在买固安房,当地户口在房价、贷款上都给优惠。外来的没有,而且外来人口一户只限购一套。”小婷说,几年前,固安还是买房送户口,但现在光是一个固安的户口,就有人要价10万元才能帮着“运作”。

  小婷和戴尉,都闭口不谈最近自己这边的成交情况。但是对于固安未来的房价,他们观点又很一致:固安房价能站上3万元。也许因为这是固安地产界人士的共识,在市场遇冷的情况下,房价依然坚挺。这也让小乔感到有些心忧:“我们这样的人,在固安已经算是高收入了。可我现在都感觉买不起房,将来那么多企业要进来,来工作的人承担得起房价吗?”

  除了房价,固安的教育和就医的现状,也让小乔有些忧虑。备受售楼人员推崇的“北京八中固安分校”,每到周末,确实也是奔驰宝马堆满了门口(固安分校包含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采用寄宿制管理,孩子周末可以回家)。“从学费来看,他们应该算是‘贵族学校’了吧。”但小乔说,她认识一些在固安分校教课的老师,感觉他们水平比较一般,“课程设置倒是比我们上学时候新颖,比如从小学开始就上游泳课什么的,我们那时候没有。”至于正在建设中的,号称也要引入外来优质教学资源的城西、城南两大学校,小乔则是“还在观望”。

  至于固安的医院,小乔和孙权则普遍感觉都是“不太给力”。“我觉得固安这边的医院还没我们白洋淀的医院条件好。”孙权说,他今年带新入职的一批员工去固安中医院体检,结果胸透室的X光机罢工了,他们不得不多等了一天才完成了全部体检项目。

  固安正在兴建的全县第一个三甲医院“幸福医院”刚刚局部封顶,网上公开招聘也已经开始。“这个医院要建好了,我还是挺期待的。”喜欢“宅”在家的孙权,乐得见到家门口可能出现的好医院,而小乔则更愿意去北京看病:“确实奔波了一点,但我觉得心里更踏实。”

  “所以说,固安赶快有个连接北京的轨道交通吧!”小乔觉得,有地铁,固安的未来才更有希望。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延伸阅读:

  固安,隶属河北廊坊,位于北京正南,号称距离“天安门50公里”,距离北京新机场16.8公里,距离天津45公里。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固安的发展,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

  这一点,突出体现在房地产的发展尤其是房价的迅猛增长上。2016年9月,北京新机场主航站楼地下结构工程提前完成封顶。同月,固安房价突破2万元/平方米。

  不过,作为环京代表性地区,固安并不是一个“睡城”。10多年来的PPP协同发展模式(今年10月,固安高新区综合开发PPP项目入选“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加快推动示范项目”),显示固安一直走的是产业带动发展的路子。今年以来,“国际商贸城”启动、“国际轻纺城”开始施工、“大红门批发市场”落户固安等消息,更是表明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固安依然要主打“产城结合”的招牌。

  而按照远期估算,当北京新机场每天进出港旅客达30万人次时,按1:1的比例,直接就业将达30万人,按照产业辐射周边间接就业人员2至4倍比率,间接从业人口将突破100万。

  (原标题:在“天安门正南50公里”观察京津冀协同)

business.sohu.com true 新华每日电讯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30/n477379642.shtml report 7548 河北固安距北京很近,就像高速路边的标语:“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50公里是什么概念?打开地图量一量,天安门向西50公里是门头沟,向北50公里是延庆、昌平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