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区域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陕西潼关:矿山开采乱象背后的农民工讨薪困局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 手机看新闻

  本社记者 王琪钧 □孙涛 发自陕西潼关

  潼关中金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潼关中金公司)以转包、分包的形式开采所属金矿,引发大面积拖欠农民工工资。记者采访期间,潼关中金公司在被指管理混乱的同时,更是曝出事故频发、收取巨额保证金、公职人员参股开采经营等乱象。

  央企拖欠巨额农民工“血汗钱”?

  2016年12月,临近年关,陕西潼关的天气愈加寒冷。

  农民工王加喜、倪卫红、方战平等来到县劳动监察大队,希望借助官方力量讨回“血汗钱”。王加喜等称“活干完都快两年了,直到现在一分钱工钱都没拿到。”2014年他们在潼关中金公司的金矿上担任安检、浮选和球墨等工作,如今工资一直被拖欠着。

  和他们同样拿不到“血汗钱”的还有民工余国全,余国全在中金潼关矿一分矿640坑口干了近一年。他告诉记者:“我们是被彭正才喊过来干活的,彭正才承认欠我们这些人200万工钱,也写了欠条,可现在彭正才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了。”余国全等前往中金公司矿口询问才知道,现在这个坑口的实际承包人已经更换。“现在坑口的负责人说,他们不管。”

  甘肃人邹世杰同样在中金潼关公司一分矿640坑口干活,他带领几十个工人在矿井干活,他指着一叠工资表告诉记者:“我其实和工人们一起下矿干活,现在还有30多万元的工资找不到地方讨要。”

  潼关县劳动局监察大队队长王转成告诉记者:“潼关中金公司的金矿开采存在层层转包的现象,一些纠纷错综复杂,导致农民工拿不到工资,潼关中金的金矿一直因经营困难,未能按照规定缴纳相应保证金。”

  潼关县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介绍说,2015年潼关中金公司金矿开采工程总承包温州二井下属的包工头,拖欠80余名农民工工资大约200万元,2015年已经按照10%的比例发放处理过。

  而记者调查了解到,潼关中金公司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绝对不止这些。仅转包温州二井工程的费继腾工队146名农民工,就被拖欠工资达500多万元,而温州二井像费继腾这样的工队有20多个。

  旧账未清,新账又至,就在记者在潼关县劳动监察大队采访期间,其它坑口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工资表也被陆续送来。潼关县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王转成称:“如果温州二井再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将按照法律程序移送公安机关。”

  “我们给中金矿上干活拿不回“血汗钱”,中金公司矿上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带领几十个工人在坑口干活的邹世杰说。为了讨要工资,2015年10月22日上午,他曾带着工人来到矿口,以人墙封堵井口的方式向温州二井讨要血汗钱。包工头费继腾也向记者反映:当天潼关县公安局岭北派出所所长梁铁刚协调潼关中金公司董事长胡小龙,决定先支付600万元来解决工人工资。正当工人按照警方要求进行身份证登记时,30多名“社会人”冲进来,对农民工一方进行撕扯和扭打,打伤了农民工,解决欠薪问题便不了了之。

  记者来到潼关中金公司,了解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党群经理王勇出示的资料显示,潼关中金公司已经和负责开采工程的中标公司温州二井结算完成,和温州二井640坑口项目负责人彭正才也已经结算。

  为什么这么多农民工拿不到血汗钱?

  记者调查了解到,温州二井公司中标潼关中金金矿开采工程后,将640坑口开采工程分包给四川籍矿老板彭正才,彭正才再以分成协议的方式,将不同矿段分包给费继腾、周树琼、游国浩等包工头。这些包工头负责组织工人、组织机械等采矿所需的设备,并向彭正才缴纳多则600万少则150万的“保证金”,并承诺在发生安全事故时承担“摆平麻烦的所有资金”才能进矿开工干活。这种混乱的层层转包的开采模式,让很多农民工拿不回“血汗钱”。

  掘金队伍中的公职人员身影

  工商资料显示,潼关中金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18日,注册资本金总额为4878万元。其中,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1%,潼关县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

  潼关自古出黄金。上世纪八十年代,潼关县曾获全国黄金万两县称号。中国黄金协会授予“华夏金城”荣誉称号。这些吸引着像费继腾这样的工程队伍来潼关“淘金”。

  2014年9月,费继腾带领的工队与潼关中金矿业公司一分矿和温州二井建设有限公司驻潼关中金矿业公司项目部签订合同,在给付项目部负责人彭正才600万元劳动保证押金后,由费继腾工队提供工程劳务。合同有效期一年,终止日期为2015年9月11日。

  提起此事费继腾仍气愤难平:“我们百十来号农民工冒着生命危险挖矿。合同到期后,工队完全履行了合同条款,温州二井公司却以中金公司没有结算为由,不按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拖欠农民工工资和安全生产押金共计1343多万元。”

  “给谁干活谁付钱,天经地义。”费继腾多次到温州二井公司催要民工工资,并多次向温州二井公司甲方单位潼关中金公司的领导反映情况。可是,每次都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

  费继腾发现,潼关金矿的开采经营暗地里有着国家公职人员身影。他向记者提供的举报材料称:“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华阴市电力局局长张建军等公职人员参股开采金矿。”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矿工反映;“张建军等经营有两个坑口:一个是潼关中金公司一分矿640坑口,另一个是潼关中金公司L19坑口。”

  针对华阴电力局局长张建军参与经营金矿的说法,得到潼关县劳动监察大队的证实。劳动监察大队的一工作人员称:“这就是张建军的矿。”

  记者调查了解到,温州二井只是具有矿山开采工程资质,拿下工程标段后会将各个坑口分包转包出去,很多坑口转包给了具有一定社会背景的人,比如一些公职人员。这些公职人员再将矿口层层转包,最后一层是干活的工人,这些人的工资福利待遇都很难得到保障。

  记者试图就拖欠农民工工资、国有资产管理和公职人员参与金矿开采经营等问题采访潼关县相关部门,潼关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县里主管国资的副县长调动,现在县里没有主管该企业的领导。至于政府是如何与中金公司进行合作的,宣传部门也并不清楚。

  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潼关县县委书记樊正学、县长严晓慧,希望就潼关县政府如何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升值,以及国有资产收益情况和部分公职人员参与金矿开采经营等问题进行采访,两人电话始终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记者所发短信也未得到回复。

  “血汗工厂”管理混乱事故频发

  举报称由于潼关中金金矿开采存在层层转包,层层分包的情况,致使暴力争夺坑口的情况时有发生,混乱管理的背后便是事故频发。

  邢天齐举报称,2013年9月24日凌晨,他的工队进入坑道后,遭不明身份者向坑口投放炸药包,点火燃放辣椒面,硫磺袭击。

  包工头费继腾反映称,2015年9月1日,张建军抢占潼关中金公司1号、6号、8号坑道的财产设备,而后又利用L19坑口抢占了河南京都公司和河南省灵宝市郭氏矿业集团的两个坑口。

  混乱争夺的背后是事故频发。邹世杰举报称:“2010年以来,潼关中金公司一分矿640坑口发生数起事故。潼关县南头乡东马村的黑永平,于2014年3月18日洞内电击死亡;陕西山阳县的何太平于2014年8月24日在洞内400中段掘进时死亡;重庆市的将年武于2014年8月13日因患有严重的矽肺病又拿不到工资看病死于洞内;潼关县太要镇西太渡村的张帅军,于2015年12月6日洞内被电机车线电击死亡”

  记者就上述管理问题向中金潼关公司董事长胡小龙、总经理张永锋电话求证,二人电话始终是无人接听状态。

  随后,记者联系到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清楚潼关中金拖欠农工工资情况,也不了解该企业层层转包分包的情况。针对记者提出该企业管理混乱、事故频发、政府公职人员参与经营等问题,称将进行调查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时止,记者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business.sohu.com false 民主与法制网 http://www.mzyfz.com/index.php/cms/item-view-id-1246984 report 3560 本社记者王琪钧□孙涛发自陕西潼关潼关中金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潼关中金公司)以转包、分包的形式开采所属金矿,引发大面积拖欠农民工工资。记者采访期间,潼关中金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