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天生就是修炼成精的狐狸
http://business.sohu.com/
[ 于兮 ]

  每天起床后我都对镜子里的自己说,狐狸精就狐狸精,

  我知道自己长得很美,而且是那种令人窒息的美丽。姣好的脸蛋、完美的身材和迷人的笑容都承袭于母亲的秀美和父亲的英俊,略有些向上飞扬的眼角让我看上去更是眉眼动人。这不是我的错,但也许正是这造就了我的无所顾忌和无所畏惧。

  于是从念中学的时候开始就有人含义不明地说我像狐狸精。

  狐狸精?也许吧。我向来不置可否。

  一

  虽说进这家德资公司纯属巧合,但磨练了这一年多,我也慢慢地可以独立制作企划案了。

  这期间由我独立制作的企划案只有两个,一个是为公司下属的日化企业做的产品推广计划,另一个是广告营销策略调查报告。很不凑巧的是,这两个案子的效果比较好,换言之,我因此在公司里小有名气。但随之而来的,居然是听到有人悄悄叫我——“狐狸精”。

  起初是有人背后指指点点地偷笑,接着企划部经理的未婚妻跑到公司,质问我这个“狐狸精”为什么连她这样普通的女人都不放过,为什么要抢人家的男人。我能怎样呢?我早就懂得什么叫百口莫辩,什么叫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只能一如既往地无所谓,我也不能有所谓,你不能指望跟你有利害关系的人、心理失衡的人好好对你,那太苛刻。

  林南是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很容易令人、尤其是女人语塞的男人。人们在自己敬畏、喜欢的东西或人面前会有一种失语的晕眩,林南就是那种让女人常常失语的男人。

  林南显然不知道流言。他对我的企划案大加赞赏,用他的话来说,一个新人能做到这样无非两个原因,勤奋和天分。他很好奇这个新人到底是有天分还是够勤奋,为此特意抽出一个小时的空,在类似总统套房的办公室里“接见”我。

  我一直以来的不安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消失了。在那一刻,他和我过世的父亲很像。虽然他要年轻得多,但一样的个头,一样的和善的笑,让我相信他同我父亲一样有一颗纯朴善良的心。

  心里对上司和男人的戒备随着我们的交谈慢慢解除,谈得越多,越感到和他的亲近。那是一种天生的亲近感,不是上司和下属之间的,更不是男女之间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嘛。”林南拍拍我的肩很高兴地说,“很久没有和别人这么畅快地聊过了,你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呀。以后有事尽管找我就是。”

  我停顿了一秒钟,只有一秒钟:“我要离开企划部!”

  林南错愕地看着我:“为什么?你不是干得好好的吗。”

  虽然我本质上是个宁愿委曲求全也不肯惹事生非的人,但此刻我却无比坚决。公司里女职员不多,可是大部分都集中在企划部,个个都是写文案做策划的好手,个个都是艳若桃李灿若鲜花。我能够和男同事们泰然相处,他们像真正的绅士那样对待我,我感谢他们。对女同事们,我却有点手足无措。虽然我们是同类,但她们的心理,我从来不曾弄懂过。想着平日里的委屈,我一边掉眼泪一边尽量措辞平和地陈述理由。

  听完我的话,林南脸上露出一丝怜惜。略作思考后他说:“那明天你就到我这里来上班吧,总经理助理。我相信你能胜任!”

  我呆住了:怎么被人挤兑到了一个人人眼红的位置上?

  二

  总经理助理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与林南的“总统套房”只有一墙之隔。透过这面玻璃墙,我的一举一动都在林南的视线之内。他常叫我去一起讨论公事,也很愿意听我的意见,我把这些看作是他对我的信任和考验,我想他更看重的是我的才华而不是美貌。

  工作很忙,内容单一但责任重大,应酬也突地多了起来。当林南不在时,他也会授权我做一些工作,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成了经常的事。

  林南知道我一个人在外面住,他总是在我快下班的时候顺便到办公室来看看,顺手带点小吃上来,然后顺道送我回家。我只当是他关心下属,我不敢想太多,也没有精力想太多。我是很美,可这并不代表我会利用自己的美好来做点什么。

  我们也聊很多工作之外的话题,他艰辛的创业、酸涩的初恋等等。偶尔他也会提及太太叶云。

  林南的太太叶云不但人漂亮,而且煲得一手靓汤。她偶尔会带孩子到办公室接他下班,也会亲自送汤过来。喝汤的时候大家都有份,这更让我觉得叶云的伟大。她可以放心让我们待在她老公身边而不吃醋,有几个女人能有如此肚量。我从不嫉妒叶云,她值得林南对她好,虽然他有所抱怨。

  他的眼神有时让我很不安。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出色的男人,有宽容、睿智、幽默等等我所向往的优秀男人的品质。甚至有时候,我嫉妒他谈到孩子时的宠溺的语气,那里面有我所缺少并且一直向往的东西。有时候我也会有一丝慌乱,几乎抗拒不了他的注视与关切。

  可是如果就把这当作一段墨水般的感情呢?两两相望地平行,谁也不可越雷池半步,否则只会变成一片混沌。游离态的物质通常可以保持得比较久远,可是有时候也很累。女人都愿意自己身边总有男人围绕,游离的度并不难把握,关键是看用在什么人身上。

  可是我害怕,我不想让“狐狸精”的称呼变成现实。我退后一步选择了明哲保身。

  我总是在林南有所抱怨的时候劝他要从长远考虑,现实就是现实,我们不可能不介意别人的眼光,更何况像叶云这样的太太是可遇而不求的。同时我也尽力表达对叶云的好感,我相信林南明白我的意思。后来再加班的时候林南就渐渐来得少了,我和叶云的友谊也慢慢建立了起来。于是又有流言说,我讨好叶云是为了瞒住和林南的私情。我一笑置之,流言止于智者,越描只会越黑。

  三

  每年的年底,林南按例得回柏林总公司述职,今年也不例外。不同的是,临行前一天,林南告诉我所有手续已经办妥,让我跟他同行。

  办完公事,我们沿着街道慢慢地散步,行道树叶一片一片地飘下来,我叹口气:“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都三年了。”“是啊,咱们还从来没有一起喝过咖啡。”林南接道。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好路过街边的露天咖啡座,我便拉他坐下,调皮地问他:“这样总行了吧?”他仍是一笑,并不答话。

  “你有心事?说出来吧。也许帮不上你的忙,可我是个不错的倾听者。”我望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也有些憔悴了。

  “总公司决定把我调走。”

  我一惊:“为什么?去哪儿?去做什么?什么时候走……”

  “还不是因为你。”他打断我的话。

  “我?”我更吃惊了。

  他沉默了,埋头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咖啡。过了很久,他才说:“你的工作是无可挑剔,而且也为公司出了不少力,可是有人向总公司反映,你有今天的成绩是因为我处处袒护你。外企是最容不得循私的,不过还好他们相信你的能力。”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有些故作轻松地说:“这样也好嘛,至少说明我们之间没什么。”

  我无语。人言可畏,在一切用事实说话的外企也不能幸免,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你不用担心,下任总经理和我交情不错,我会让他好好照顾你的。”林南说。

  我有些激动地抓住林南的手说:“我就要跟着你,我不要别人做我的上司。”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林南温柔地看着我:“我一直希望我们能突破好朋友的界限,可我也知道你在抗拒。虽然我不明白原因,但是我尊重你的选择,所以你也得尊重公司的决定。而且……”林南顿了顿,没往下说。

  从柏林回来后不久,林南接到调令,让他到另一城市分公司任职,一周内报到。

  四

  林南走了,在公司里当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我可以感觉得到背上爬满的眼睛。

  新任总经理李安平在第一次例行会议之后把我叫到办公室,颇有些为难地对我说:“有件事情你还是知道的好,但是我不希望影响到你的工作情绪。呃,你知道林南为什么要走吗?”

  我木然地摇摇头,现在来追究这些有什么用。

  “这是叶云提出的,也是留下你的交换条件。”

  居然是叶云!我感到震惊。我一直当她是最好的朋友!我被自己的善良欺骗了。那一刻我几乎想立即辞职,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知道林南对我的好感并不止一点点,可我仍然拒绝了他,除了“狐狸精”的心理障碍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叶云。她是一个好女人,没有人忍心伤害她。可是,我失败了,我显然不是叶云的对手。

  单身女子本来就容易招人非议,何况是漂亮的单身女子。如果结了婚呢?有一道天然的防线,还会不会被人称作“狐狸精”?和谁结婚?年轻漂亮的姑娘从来都不会缺少来自异性的关心,我承认,这些年真真假假交往的男性不少,真正可以托付终身的……要打一个问号。

  把玩着林南以前送的一个水晶月亮,想着他颇值得玩味的话:你就是“狐狸精”,不熟悉的人总是别有用心地接近你,而喜欢你的却容易被你的“声名狼藉”吓走。其实你就像这水晶月亮一样,透明得没有瑕疵。男人嘛,总是希望外面的女人越通透精致越好,而放在家里的那个倒最好像块砌墙的优质砖,耐用,而且可靠。

  想着想着,心里忽地明朗了,我干嘛要走,你不说我是“狐狸精”吗,那好,我就狐狸给你看。

  “漂亮的总经理助理”,这几个字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更何况我实在太不丑了。

  以前企划部里的绅士们依然很绅士,只不过他们有意无意地总会从我办公室门口经过,然后顺便进来打个招呼聊两句。我也同样笑脸相迎,我明白他们的目的,尤其是在这种不必顾忌什么的情况之下。随着新鲜血液的加入,女同事们分心去敌视更出位更直率的新人,我渐渐地淡出了她们的视线。而且渐渐地,我发现无意中居然赢得了不少新同事的好感。这个新同事里当然包括总经理李安平。

  李安平对我其实不错,但他也把我限定在了一个“最好别惹”的范围之内。想想看,他的前任是为了我而调职的,他当然会有所畏惧。他的彬彬有礼倒是让我很舒服,于是我们相处倒也融洽。

  他也是个不错的男人,和林南相比,他更注重生活的情调。他可以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也倒杯红酒放在一旁,说是视觉效果比较好。慢慢地我也开始知道他的喜好,我们开始可以像朋友一样聊天了,但始终无法深入,也许是我们都不想太深入吧,我们都有太重的戒心。

  看我每天周旋在男人们中间,他总是会时不时地看着我会心一笑。这一笑里包含了太多,从好笑到了解,从戏谑到挑衅,从淡漠到心痛……

  我觉得世界真美,我的狐狸精生活,才刚刚开始。

  (编辑 谢豪英)

  


来源:[商界]
2002年12月2日14:38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