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我在淮南的日子
http://business.sohu.com/
[ 范佳丽 ]

  眼看自己几年辛苦打下的江山顷刻间轰然倒塌,他惟有苦笑着对妻子说:“或许这是上天的安排,让我40岁以后再重新创业吧。”

  2002年11月11日下午,记者第一次看到尹洪军时,他正呆坐在杂志社接待室里。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带来的一大摞资料,身份证放在桌上很醒目的位置。“您好!”听到记者的问候声,他仿佛大梦初醒,猛地站起身,紧握住记者的手。“我……”由于过于激动,好几分钟他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这个黑瘦的山东汉子忍不住失声痛哭。

  记者和尹洪军的谈话整整持续了6个多小时,其间有好几次都因为他突然泣不成声而中断。这个曾经是安徽淮南市“光彩之星”、“十佳个体户”的山东汉子,而今却千金散尽、漂泊异乡,他带泪的叙述把记者带进了不久前发生在他身上的那场毁灭性灾难。

  3年不回家

  记得最初离家打工的时候,衰老病弱的父母相互搀扶着把我送到长途汽车站。透过车窗看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父母,想着家里的贫穷和已经该娶媳妇的弟弟,我暗暗发誓:3年不回家一次,一定要抓紧时间多挣些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每年春节,父母都会朝着我回家的方向放鞭炮,边放边流泪。

  离家后我先后在26家大小餐馆酒店打过工,做过掌勺、厨师长,也当过经理、总经理。当厨师的时候,我受过有钱人的羞辱;做经理的时候,我被喝醉酒的人打过……10年漫漫打工路,个中辛酸只有自己知道。只有一个梦在支撑着我走下去,那就是有朝一日能自己做老板,干出一番事业来。

  1999年7月,我和几个山东同乡来到了安徽淮南市,在一家饺子城打工,我负责主厨。

  见老板那天,我的脚刚好被玻璃扎伤了,于是只好穿着拖鞋。我个头不高,长得也其貌不扬。老板从头到尾地打量我一番,目光落在我的拖鞋上,随即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你,做几种饺子给我看看吧。”当时我已经拿到了特级厨师资格证书,10多年在餐馆工作的经验加上一直以来对饺子的研究,我很自信能让他满意。但是,我当时并没有马上做饺子。“您别急,给我3天时间,3天后我会令你满意的。”

  接下来的3天,我几乎跑遍了淮南市的各大中型饭馆酒店,连路边的大排挡我也没放过,就为了了解当地人的口味习惯。3天后,我端出了近10种口味的饺子,都是依照安徽人喜欢的口味做的。“品种多,口味正合适,造型也很优美。”老板请来的烹饪行家纷纷交口称赞。老板很满意。“你别问我会给你多少工资,好好干就行了!”

  第一个月老板给了我3000元。随着生意越来越好,第二个月是3500元……第五个月的时候,我已经拿到5000元了。

  1999年我已经36岁了,老家的父母等我结婚都等了十几年了。虽然我一直想着先立业再成家,但36岁了还不结婚可能会被人笑话是不是有病。于是,通过一家婚姻介绍所,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第一次见面我就坦白地对她说:“我既没家,也没业,只有一个很美好的梦想,那就是像麦当劳和肯德基的创始人一样,开全世界连锁的饺子店。我今年才36岁,比他们创业的时候还年轻十几岁哩。”也许是觉得我老实,也许是觉得我勤快,不久后,这个善良单纯的姑娘就嫁给我了。

  一天,饺子城的老板突然找我谈话:“小尹,你知道吗?天津有名的大娘饺子城的调馅师,一个月的工资也才1000多元。我们最近正准备请一个过来。”我明白:老板是嫌给我的工资太高了。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动减薪,要么走人。我选择了后者。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自己已经36岁了,又有了妻子,不久小孩也会跟着出世。难道我真的要等到四五十岁才开始创业吗?

  第二天,我就和妻子找朋友借了10000多元钱,并开始四处寻找合适的店铺。1999年12月30日,我的饺子店开张,我终于当上自己的老板了。

  店铺不到30平方米,但因为我的饺子品种多、味道好,来光顾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多。第一个月每天平均能卖200多元钱,第二个月400多元,第三个月就是600多元了。

  每天都累得快瘫掉了,可一到晚上算营业额的时候总让我们忘了什么叫疲劳。

  名利不期而至

  小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店堂里的6张桌子根本不够用了,忙起来的时候,店门口能加上10张小桌子。如此红火的生意令我不假思索地想到了扩张。“洪军,咱们守着这个小店挺好的,挣的钱够吃够用就行了。”妻子是个容易满足的本分女人。我笑着对她说:“你真是个小女人,前面的路还长着呢,看着你丈夫干一番大事业吧。”

  2000年8月27日,中午还在不到30平方米的小店里营业,晚上,小店对面面积达3000平方米的新店就开张了,总投资15万元,钱大部分都是借的。

  新店开张以后,生意还是同样火爆。2000年我纳税达18万元,成了淮南个体户里有名的纳税大户,还被评为2000年度淮南市先进个体工商户,当地各大媒体纷纷连续报道我。我和我的尹氏饺子城以及可以做出500多种风味饺子的“24项调馅法”一起出名了。

  我心里其实很明白,新店的红火并非一帆风顺。

  店铺所在楼房下水道修得很窄小,容易堵塞,在这里做餐饮生意并不太适合。当初选址过于匆忙,我完全忽视了这一点。如果遇到下雨天,下水道就更容易被堵上。饺子城两边又刚好是两个用来堆放建筑材料的仓库,一旦水蔓延过去,后果不堪设想。一到下雨天,我的神经就特别紧张。晚上甚至就穿着雨靴睡觉,用来排堵的工具就放在床头边上。

  生意太好,也容易招致另一些麻烦。妻子接到过好几次恐吓勒索电话,每次都把她吓得直哭。我还记得其中一个电话的内容是:“你一个外地人,在我们这里开店,也不打个招呼,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信不信我们5分钟之内把你的店搞个天翻地覆?”妻子胆战心惊地和我商量:要不请他们吃顿饭吧。我坚决拒绝,我还真不信他们敢胡来。兴许是被我给镇住了,兴许纯粹就是为了吓唬人,之后并没有人来闹事。

  然而,那时生意上的麻烦事,我都没怎么放在眼里。只要生意好,我什么都不怕。

  2001年元月,总投资分别是10万元和26万元的学院路分店和西部分店也相继开张了。赚来的钱全投了进去,我还借了十几万元。

  2001年11月,“尹氏饺子宴”被认定为“安徽特色名宴”。我还专门开办了全国唯一的饺子调馅师培训班。

  纷至沓来的荣誉似乎具有麻痹人的作用。我再次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由于事先没有了解清楚,投资10万元的学院路分店不到一年就要拆迁,我根本没法收回投资,只好自认倒霉。

  2002年4月,我把受下水道堵塞困扰已久的总店迁到了四海大厦,又投资10万元。

  经商3年,我们夫妻俩挣的钱都用在了再投资上,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我时刻勉励自己;这是在创业阶段,再过不久,我们就能收获纯利了。

  不久,我又被评为了淮南市“十佳青年个体工商户”和“十佳文明经营户”。当时美美地憧憬着明年就能“结果子”的我,打死也不会相信,短短几个月后,会失去辛辛苦苦获得的一切,还欠下了二十几万元的债务。

  兵败如山倒

  2002年9月,总店突然发生了一起意外的工伤事故。一个负责压饺子皮的女工两只手都被压皮机压伤了。我把两个店的流动资金5万多元全用在了医疗费上,女工的手终于保住了。

  然而,这次工伤事故引起的后果并没有结束。它如同一根导火索,引起了一系列的连环爆炸。

  先是因为推迟了当月工资发放,员工多少有了些不满。原来一月一结的供货商们,一听说饺子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开始要求10天一结,接着是两天一结,最后变成了每天都来收款。饺子生意成本高利润薄,投资不能短期收回。我手里根本就没剩下什么流动资金了。供货商这么一折腾,更是捉襟见肘。

  接下来的两个月,虽然撑得很辛苦,但如果没发生后来的事,我还是有信心力挽狂澜的。

  2002年11月4日,我从上海考察回来,还带回了两个准备和我合作的客户。我们一进总店,就遇到了向我索要11月工资的几个服务员,他们还宣称不给就不接待客人。我当时就呆了,发工资的时间是每个月的15号啊,怎么他们现在就来要,而且态度这么强硬?

  原来,在我出差的时候。一班奇怪的人“光临”了总店,他们当着服务员的面,大声地谈论着:尹洪军生意做亏了,就要把这个店转让给他们了。顿时总店上下人心惶惶。

  我和总店经理做了大量的工作,才终于说通了服务员恢复上班。可客户早被吓跑了。

  不想就在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场更大的劫难接踵而至。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和妻子来到总店。一个服务员偷偷告诉我,有几个黑社会模样的人坐在302包厢等我们。我们一进门,对方其中一个人就反手关了门,堵在门口。“你欠的房租必须今天交齐,否则就别想干了!”带头的人恶狠狠地对我说。(由于投资了10万元,当初总店签租房合同的时候,说好前5个月的房租缓交至年底。)妻子在我身后吓得发抖。我叫他们给我一天的筹钱时间,对方坚决不同意,并只许妻子一个人马上出去筹钱。

  随后我便被这帮人控制了人身自由。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开始不耐烦起来。一个胖子抽出了匕首,顶在我腰上:“你最好识相点,把钱还了,不然你明天上街怎么没了你都不知道!”匕首冒着寒气刺痛了我,我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头脑一片空白。

  12点多的时候,妻子带着借来的1万元回来了。他们又逼着我找到一个朋友,用她的房屋为剩下的2万多元欠款做保。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才放我们走了。

  那位帮了大忙的朋友劝我们:“你们还是快走吧,不然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当时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尽是血腥恐怖的画面。我要是一个人倒没什么,可我有妻子,我的儿子才10个月大啊。我没命了,他们怎么办?我欠的钱又由谁来还?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冷汗直冒。

  一个小时后,我就和妻子匆匆收拾了些换洗衣服,抱着儿子踏上了“逃亡”之路。

  出来以后,我曾经偷偷地打过电话回去。得知我走的第二天,就有人要下店里的空调抵债。员工报了警,他们才没有得逞。总店先关门,西部店也跟着关了门。第三天,法院就来封了门。

  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叫我如何相信,辛辛苦苦3年的奋斗,顷刻间就灰飞烟灭了?

  出于对《商界》杂志长期以来的信任,尹洪军3天后便来到了重庆,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尹洪军在重庆的这几天,住在20元一天的招待所里,喝稀饭、啃面包。自从和记者交流谈心了以后,他的心情明显稳定了许多。他决心振作起来,失去了辛苦经营的餐馆,但还有可以制作500多种风味饺子的“24项调馅法”,还有别人不可取代的技术资源。

  通过重庆人才交流中心牵线搭桥,已经有好几家企业对他的饺子技术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一位县城的酒店老板还专门派车接他过去商谈合作。

  “失败已经过去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糟糕。我再次充满了信心,40岁再创业不算太晚。”第二次见到尹洪军,他脸上甚至多了一丝笑容。他即将乘坐当晚的火车前去山东谈合作。临走时,他告诉记者:“我已经和几个债主打了电话,请他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快还钱给他们的。”

  (编辑 谢豪英)

  

2002年12月25日14:54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