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湖南株洲首富,冲刺第二家上市公司

原标题:湖南株洲首富,冲刺第二家上市公司

年入50亿,增长失速。

记者:谢之迎

编辑:江昱玢

来源:创投智库(ID:VCthinktank)

A股“戒酒”,白酒企业们的目光转向港股。

1月中旬,珍酒李渡集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击“港股白酒第一股”。

金六福创始人、“白酒教父”吴向东,20年前收购湖南白酒品牌湘窖和开口笑,6年之后又将贵州珍酒和江西李渡纳入麾下,组成了如今中国第四大民营白酒集团。

珍酒李渡主打多品牌、多香型,四个品牌覆盖酱香、兼香、浓香三种香型,遍布中端百元到高端1500元以上的价格带。

2021年,集团总营收达51.02亿元,实现112.7%的同比增长。到2022年前9个月,营收增速则骤降至18.2%。

增长失速,吴向东的IPO计划能否如愿?

01

高举高打

珍酒李渡营收由珍酒贡献大头。按2021年收入计,珍酒是中国第五大酱香型白酒品牌。

具体看,珍酒的营收从2020年的13.46亿元,上升到2021年的34.88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比例,从56.1%提高到68.4%。

业绩增长迅速,后劲却有些不足。

2021年,珍酒营收同比增长159.19%。2022年前三季度,这一数字跌至16.91%。

好在吴向东有主打老酒概念的李渡“填坑”。

该品牌营收占比在15%上下浮动,对应金额从2020年的3.59亿元,提升到2021年的6.50亿元,2022年1-9月达到6.35亿元。

对于这一新增长点,吴向东没少投入营销资源扶持。例如,今年1月8日的李渡国粉节上,一瓶1308典藏版拍出10万元高价。

李渡当前的营收规模,暂未对冲掉珍酒增速下滑的风险。

区域品牌湘窖和开口笑相对窄众。两者体量分别在5亿和2.5亿元左右,2022年前9个月总营收占比为12.3% 和6.1%。

吴向东主攻次高端及以上白酒市场。

次高端以上产品占总营收比重,从2020年的51.7%,提升到了2022年前9个月的64.7%。

吴向东的玩法是高举高打,拉高零售指导价,提升品牌调性。

外界质疑,珍酒李渡的产品指导价未免虚高。以建议零售价为1888元-1999元的珍三十为例,天猫官方旗舰店到手价仅为1200元/瓶。

在品牌形象的推广上,吴向东十分大方。

销售及营销开支2021年突破10亿元,较2020年的4亿元涨了1.5倍。其中,广告费两年零9个月,花掉近14亿元。

与此对应的是,报告期内,整体毛利率增长缓慢,分别为52.2%、53.5%和55.2%。高端产品毛利率从67.7%降至64.7%,次高端产品毛利率从66.8%下降至63.7%。

相比之下,白酒板块上市公司们的整体毛利率超70%,高端及次高端部分超过80%。

珍酒李渡经营性现金流也在减少。2020、2021年分别为15.24亿和9.69亿元。

就珍酒李渡赴港上市、公司经营状况等,《21CBR》记者尝试邮箱联系官方,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02

白酒帝国

“收购这些酒厂时,几乎都是百废待兴的状态,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不算好生意,但我抱着爱酒的初心。”谈及珍酒李渡,吴向东表示。

2021、2022年,KKR分别斥资3亿美元和5亿美元投资,合计获得珍酒李渡16.2%的股份。

以此计算,珍酒李渡的融后估值接近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0亿元),吴向东间接持有公司股份估价超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0亿元)。

对于坐拥15家酒企、两千余家连锁酒行的吴向东来说,珍酒李渡只是其庞大白酒版图中的冰山一角。

“大家说我是‘白酒教父’,主要是因为我20多年来,一直在这个行业里没落下。”

吴向东的事业起步于1992年,他进入姐夫傅军的新华联集团工作,这一湖南企业产业横跨地产、矿业、化工、陶瓷、金融、酒业等多个板块。

4年后,吴向东在长沙成立海达酒类批发公司,一举拿下五粮液旗下川酒王的代理权。仅用1年时间,就将川酒王销量做到全省第一。

彼时大量仿冒品涌现,下游经销商越来越难。28岁的吴向东决定自创品牌——金六福。

与五粮液签订OEM代工协议,贴牌生产的金六福很快就上市销售,切入尚处空白的中档酒市场。到2008年,金六福销售额超60亿元,在全国性白酒品牌中仅次于茅台、五粮液。

期间,吴向东化身资本猎手,先后收购整合湘窖酒业、安徽临水酒业、邛崃酒厂、江西李渡酒业、吉林榆树钱酒业、陕西太白酒业等11家地方酒企。

两条腿走路的吴向东,在下游也有布局。

2005年,他创立酒类流通连锁企业华致酒行,相继拿下五粮液和贵州茅台等代理权;2006年,成立金东集团的前身华泽,而后涉足金融、文化旅游、新能源、互联网、酒业等众多产业。

产品、渠道两手抓,吴向东为白酒销售提供了一条新路径,成为穿越几个白酒周期的高手。

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52岁的吴向东以260亿元的财富值,成为湖南株洲首富。

03

酱酒降温

2022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速大幅下滑,招股书中并未作出解释,这或与“酱酒热”放缓有关,市场洗牌,部分品牌价格倒挂。

以珍酒为例,一位贵州酒商透露,“倒挂了30元左右”,有广东酒商表示“倒挂了80、90元”,这极大打击了经销商的积极性。

珍酒李渡在渠道上高度依赖经销商,经销商渠道收入占比接近九成。

前两年大力招商,经销商数量从2021年初的3628家,增长76.6%至2022年9月底的6408家。

市场降温,吴向东依然开足马力扩产。报告期内,公司整体的产能利用率达到86.1%、83.1%和93.8%。

珍酒的产能利用率基本处于100%左右,其基酒设计产能为2.1万吨,2022年前9个月,实际产能达到2.09万吨,同比增长近200%。

销量却只有0.9万吨,同比下滑17.5%。产销错配,库存问题随之而来。

2022年前三季度,珍酒李渡账面存货43.19亿元,2020年底还只有17.37亿元,存货周转天数也由2020年的517天升至571.6天。

吴向东表示,将保持投资强度和建设速度,规划总投资超300亿元,建设珍酒厂原址扩产、珍酒赵家沟基地和茅台镇金东酱酒园等项目。

预计到2024年,公司酱香白酒产能还将增加1.66万吨,其余白酒基酒产能也将提高1万吨,届时酱香白酒总产能有望突破5万吨。

此次上市,珍酒李渡所募资金也将主要用于未来5年提升产能等。

从分红上来看,公司倒“不差钱”。

2021年,珍酒李渡宣派股息18.86亿元,一把分掉了公司此前2年的净利润。

“酱酒行业品牌化、头部化的趋势愈发明显,酒企比拼的是产能、品牌、文化和渠道的综合实力,上市是应对市场竞争的一种手段。”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

郎酒、国台、习酒等头部酱酒企业,也正跃跃欲试冲击A股上市。这一回,吴向东希望抢得先机。

*免责声明:本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立场。

扫码加入黑马创业者交流群

↓↓↓

50+经典商业案例

200+商业大咖实战课

帮助数万名创业者走向成功

黑马加速云VIP月卡限时体验

↓↓↓

分享、赞和在看,完成三连击,把好的内容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i黑马视频号

↓↓↓

关注黑马传播矩阵,get更多精彩内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