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山东航空退市成定局!上市23年市值跌去九成,国航伸援手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上市23年,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T山航B,200152.SZ)迎来了退市终局。

6月8日,山东航空公告显示,深交所已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目前,*ST山航B股价定格在2023年4月28日收盘价2.94港元/股,总市值11.76亿港元。截至今年3月末,该股股东户数为9777户。

在社交平台上,以“山东航空”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基本均是网友对这家山东本土航司清一色的好评,“山航就是快”、“山航果然名不虚传”、“好处是从不晚点,永远提早到达”。

尽管退市已成定局,但山航并未停止运营。2022年,山航股东之一中国国航即已宣布将对其伸以援手,今年3月正式取得其实控权。

用户的好评与山航在资本市场上的困境形成了鲜明对比。早在2000年,山航便已在B股上市,这家在世纪之交曾名列前茅的航司,由于融资能力受阻等因素,在重资产的航空业中一步步失去了优势。23年里发生过什么?山航的下一步如何走?

23年终退市

根据山东航空6月8日公告,因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深交所决定对其股票*ST山航B终止上市。自6月15日起,山航股份将进入退市整理期,最后交易日为7月7日。

目前,*ST山航B股价定格在2023年4月28日收盘价2.94港元/股,其历史最高价则位于2015年6月3日31.2港元/股,当时总市值约为124亿港元,如今已跌去九成。

不过,早在2022年,山航的股东之一国航即已对其伸出援手。

去年5月,中国国航(601111.SH)宣布筹划取得山航集团控制权,进而取得山东航空控制权。2022年12月,在双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后,中国国航持有山航集团的股权由49.41%提升至51.7178%,山航集团也随即获得百亿注资(国航投资66亿,另一股东山东高速投资34亿)。

2023年3月,中国国航公告称,已取得山航集团控制权,直接持有山东航空22.8%的股份、并通过山航集团间接持有山东航空42%的股份,山航集团、山东航空及其并表范围内子公司成为中国国航合并报表范围内公司。

今年5月,国航董事长马崇贤在业绩会上谈到山航时表示,国航收购山航主要是为了纾困。解决其负债率过高的方式,首先是通过改善山航经营,提升自身造血能力;其次是得到股东方的支持和其他投资人的配合。

值得注意的是,马崇贤在2010年至2016年间,曾担任山航集团董事长,而这期间的2011年,也是山航盈利能力最强的一年。

23年上市路,山航何以走到退市?

融资渠道受阻

2000年9月,山东航空成为国内第三家上市航司。

作为一家地方性航司,山航在国内民航业市场化之初,效益曾一度名列前茅。据民航资源网一份资料显示,1998年、1990年山航利润额在全国航司中分别名列第四和第三,上市当年的利润额更是达到前三名。

不过,彼时的山航定位为支线航空,恰好避过了当时航空公司激烈的票价大战,成为当时少数能盈利的航司。

借助这一优势,山航一路向前,不断引进波音737系列飞机来扩充运力,同时进入国航体系,开始享受与国航一致的航油采购、机场费用上的价格优惠,实现代码共享、航材共享等。

2011年,山航盈利能力攀升至顶峰,当年净利润录得7.71亿,毛利率高达24.86%。不过,也正是在这一年6月,京沪高铁正式开通。

数据来源Wind,时代财经制图

数据来源Wind,时代财经制图

彼时,山航的热点航线有四条,分别为青岛=北京、济南=虹桥、济南=北京和青岛=南京=昆明,均处北京、山东和上海之间。由于高速铁路对短途、支线航空运输具有很强代替作用,京沪高铁的运行也直接冲击了山航的航空运输收入。

不过尽管山航定位为地区性航司,但并不甘心偏安一隅,多年来一直希望向全国性航司、世界有影响力航司跨越,为了实现这一点,20多年来,山航也多次扩充运力、引进飞机。

航空业为重资产行业,飞机引进成本较高,这也分外考验航司的融资能力。

这也恰好是山航的薄弱之处。在资本市场上,山航所处的B股早已失去融资能力,因此山航长期无法获得有效的融资渠道。利润录破纪录的次年(2012年),山航为解决该问题、盘活上市公司融资平台,宣布停牌。

但一年之后的2013年10月,山航宣布计划终止。“由于目前股东方未能就有关事项达成全面一致及实施条件不成熟,经审慎考虑,决定终止该重大事项的筹划”。

时任山航董事长张幸福在当年临时股东大会上称,所筹划的重大事项涉及政策法律问题很多,市场没有先例,而且所涉及利益平衡把握难度大。既涉及B股遗留问题,也涉及大小股东、投资者利益等其他方面问题。

时代财经查询中国债券信息网发现,近23年里,山航仅发行过4笔债券,分别为12山航MTN1、20山航SCP001、20山航SCP002及20山航MTN001,合共募资仅有25亿元。加上上市之初募集的2.3亿元,合计融资近27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有三大航司的融资渠道显然更顺畅。比如2021年,南航在前五月累计发债28期,发行总额为345亿,当年10月还计划在A股定增募资不超45亿。

在缺乏外部融资的条件下,山航想要扩大机队规模,只能减少自购这种前期资金量巨大的引进方式,而更多选择经营租赁引进。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新租赁准则实施之后,所有租赁均需入表核算,旧租赁准则下经营租赁游离于表外的现象不复存在,这也直接导致承租方的资产负债规模增加。

2021年6月,山航在接待投资者调研时曾表示,新准则执行后,对资产负债表影响为确认使用权资产和租赁负债,资产负债率相应上升。

在三年疫情对国内航空业重创之下,山航在2021年、2022年连续两年资不抵债,走至退市终局,也是无奈之局。

不过,在国航的全面控股下,眼下山航有了值得期待的新方向。中国国航现任董事长马崇贤曾引领山东航空6年“高速发展”,在这名老将的带领下,山航能否快速止血、改善经营,正在成为市场下一步的焦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