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经济学人-搜狐财经
  经济是当今社会的大潮,跳动的是贯穿国际的脉搏,走近经济,融入大潮,就是走近生活,感悟人生。
经济学向我们提供了一种思维方式和一套分析工具,使我们洞悉复杂的经济现象背后的实质,从而获得对纷繁多变的世界的真实的感受。>>更多

产权改革观点碰撞
·刘纪鹏:必须走出“退出就是卖光”的误区(独家)
·徐滇庆:产权改革勿减缓
·郎咸平回应经济学家质疑:信托责任与国企改革(独家)
·张五常:产权为何非改不可

12月19日,刘纪鹏和华生做客搜狐“经济学人论坛”第五期
11月6日,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做客搜狐“经济学人”论坛第四期
9月26日,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做客搜狐“经济学人”论坛第三期
9月14日,“欧元之父”蒙代尔做客搜狐“经济学人”论坛第二期
9月9日,经济学人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ew参加首期“经济学人”论坛
产权改革
张文魁、刘纪鹏

    产权改革就是要消除旧体制不公平(实录)
   由搜狐财经独家发起的“国企产权改革大讨论”,已经迅速波及整个中国理论界与传媒界,在这场讨论走向百家争鸣“纵深地带”的关键 时刻,我们不仅期待讨论的热烈,更需要讨论的效率,9月20日搜狐特邀请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刘纪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心研究员张文魁做客搜狐,畅谈国企产权改革。[实录] [发表评论]
相关专题:国企产权改革大讨论

产权改革不能回避产权问题

  主持人王子恢:这场大讨论中,关于产权问题,我们也注意到有一些经济学家发表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海派经济学家十位教授发布一个学术声明,他们称将所有问题都集中在产权上是很危险的,我们也注意到国内主流经济学家,比如林毅夫先生就认为,国有企业最大的问题是政策性负担,只有先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谈国企产权改革,我们想问一下,刘教授和张老师你们对这个问题和这个观点的看法。

  刘纪鹏说:如果回避掉产权问题,仅仅在经营权上做文章,无论是过去我们经历的放权让利,还是那种试图于回避产权,仅仅通过经营权,经营者的选拔就能够解决中国所有制的“痼疾”,我想都是沙漠上的楼阁,都是不牢靠的,也是不现实的。

  张文魁说:产权改革不是万能的,没有产权改革是万万不能的。产权改革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就是要理顺政企关系,就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我们以前也试图在不改产权的情况下来理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一定要进行产权改革,只有进行产权改革,才能够理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才能够使企业去找市场,而不是找市长。才能够使它在市场当中能够有生存的能力。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必须正视国资流失问题

 
国企产权改革

 主持人王子恢:当前的国企产权改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但是就现在目前看,国企产权改革之所以会引起争议,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改革的负面效应,那么我们想了解一下,当前国企改革的负面效应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张文魁说:第一,国资贱卖。第二,职工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证。第三,银行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证,那么通过改制逃废银行债务的的确还是有。第四,也有一些案例表示出来,通过改制进行金融诈骗,骗取银行贷款。

  刘纪鹏说:当然如何看待流失?这个概念本身尽管大家都在引用,但现实当中每个人却有不同的判断标准。比如说国有经济产权变革的大趋势,战略性重组可能就是国有经济的全面退出,那么在退出过程中,可能主要体现为卖掉这样一个概念,而在卖的过程中,我们又涉及到历史的,以及改革相关各方利益的总体协调问题。比如像企业的内部职工和经营者是不是作为长期以来创造庞大的国有资产财富的劳动者,是不是有优先的售让权。

  刘纪鹏说:在这种转让当中是不是要兼顾到企业的经营者和职工在转变身份之后要给予某种形式的补偿。这种兼顾历史性的补偿和拿到市场上公开招标拍卖之间与市场定价之间是什么关系?以及由于我们的产权交易市场的培育并不健全,那么在初期的时候,由市场竞标拍卖,很多程度上还是在走一个形式。加上由于国有企业的所有者是政府,所以政府官员关心的问题和企业家要通过这次产权变革,实现自己对于产权的所有和代表职工利益之间,由于在探索时期都还存在巨大的盲区。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必须以公开交易破除暗箱操作
  刘纪鹏:在产权改革过程中我觉得争议最大的可能还是在于经营者,包括特别是MBO方式,在国有资产量化当中的分配。从目前来看,国企改革产权的量化和改制的方案大部分都是经营者制定的。员工由于合同制的推广以及不可能全都参与这样的改革方案,所以就出现了前一段大家所深恶痛绝的像经营者自买自卖。 国企产权改革

  刘纪鹏说: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不能流动的国家股的转让价格,而这个价格对今后以高价入市,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流通股是有一定的影响。所以受到了股民的强烈抵制和反对。我本人也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要堵住四个管涌,其中管涌之一,是国家股以MBO的方式向经营者转让。第二种是非上市的国有企业在退出当中,股权的拍卖或者转让,其中核心问题也是经营者上,直接利用权利体现自己产权转让的收益和利益的就是经营者。

  张文魁说:关于哪一种方式问题最多的,也是大家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我曾经把国有企业改制大概分为两种形式,一类是内部型改制,一类是外部型改制,所谓内部型改制就是把企业卖给内部的员工或者是管理层。外部型的改制就是卖给外部的战略投资者包括外商、民营企业,都可以。现在可能大家指责比较多的是内部型改制。我想来判断哪一种形式问题多呢?大家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判断,一个是从公平性的角度,一个是从效率的角度。

  张文魁说:他有点像左手跟右手的交易,以前就是内部人控制,现在你叫他改制,他可能比较容易像左手卖给右手,比较容易操纵资产评估,做价,它的成交过程以及以后价款的支付,所以大家认为问题比较多,这方面我想国务院国资委出台一些文件,都要求公开竞争,哪怕你是MBO也得公开竞标,不能自己出方案卖给自己。从效率的角度,大企业和小企业不一样,我倒不太主张像俄罗斯那样的一下子非常分散的引入很多股东,分散的股东很多,这样的话对改善公司治理,提高企业效率并不是很容易。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中国经济改革必须要兼顾公平了
  主持人王子恢:两位学者,你们认为中国经济到现在,是否已经到了一个必须要兼顾公平的时期?

  张文魁说:国有产权改革讨论,越来越多的人并不是反对产权改革,并不是要不要改,而是怎么改。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抛开情绪,能够冷静地考察20多年改革的历程,应该说我们改革不是比以前更不公平了,而是更公平了,我真的这么想。像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我不知道纪鹏什么出身,我是农民。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不可能有上大学的机会,还有浙江很多老板,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改革开放之前,无论是南存辉还是什么人,他还是泥腿子,他要做点生意,都是资本主义尾巴要割掉。现在很多学者,官员,企业家,他们其实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张文魁说:改革开放应该不是造成更多的社会不公平,而是更多的社会公平。当然贫富差距更大了,那时候他的社会不公平,不是体现在贫富差距上,大家都没有钱,是一个贫穷的社会。而是体现在你有当兵的机会,你有入党的机会,你有当官的机会,你享受到很多福利待遇,别的人没有。

  刘纪鹏说:其实公平和效率这是一个对立统一体,不仅仅是现在要兼顾公平,改革之初开始就必须考虑到公平的问题,这就是我们说的市场经济你还要考虑到共同富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后富的人之间的关系。但是,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当前中国正在进入产权革命,这就是涉及到存量几十万亿国有财产的这种清晰化和量化的问题。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和流动性、市场经济相适应。这个时期,特别是对这部分存量财富已经形成的财产,如何量化,必须考虑公平,必须考虑社会的稳定。其实,所谓公平我想比如说公开,只有公开才有公平,只有公平才有效率,这又是一个对立统一的。

 国企产权改革正在迈入法制化轨道
  主持人王子恢说:也有人认为,我们当前国资流失的问题在于法律的缺位,我们当前确实没有这样一部法律,实际并不是没章可依,所以我想请两位学者您谈谈现在国企产权改革从法律或者相关的规章制度上如何去规范?

  张文魁说:我想中国的国情我们要强调一下,目前不是一个法制社会。有时候政策文件比法律还管用,这是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能体会到,有时候法律不管用,但是政策文件更管用。所以完全从形式上来说,要一个国资法出来才可以进行国企产权改革,这个恐怕也有失偏颇。最近一系列文件,都是规定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应该进行规范,不能够暗箱操作,不能够制定价格,不能够左手卖给右手。

  刘纪鹏说:这个问题我认为非常重要,其实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个信息,中国现在今年四月正式成立国有资产法的起草小组,现在正在抓紧制定这部法律,也许到年底能够有初稿。但是制定这部法律的难度也是很大的。制定中国的国有资产法是一个西方国家都没有经历的事情,我们没有其它国家的规范可以借鉴。只能按照中国要建立公有制跟市场经济的桥梁,在改革中要兼顾公平和效率这样一个大的指导思想去自己摸索和创新。同时,制定这部法的目的,也是为了在今后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如何体现国有经济的控制力问题,以及它的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效率问题,并和市场经济的规范相适应。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