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搜狐两会报道专题

编者按

两会公平是中国医改的出路  真正值得思考的是,几十年来一些衣食无忧的公务员和垄断行业人员都能享有国家医疗补贴,那些弱势群体以及失业、无业人员,因没有单位或承担不了医保费用则被拒之门外。
  就几十年医改进程而言,十余种方案招数层出不穷,却与房改、教改一样越改越走向了民生的反面,几乎成了中国改革中的一个死结。这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恐怕是当医疗保险被定义为唯一社会医疗福利后,医疗费用和药品价格成了某些相关机构的核心利益,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有人希望医改停留在“讨论”环节上打持久战。[详细]
[我来说两句·网友讨论区]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收支两条线改革方向存疑>>

两会

两会

"活"路一:提高处方费——难补制度漏洞

或许开大处方没有什么好处,那就分解处方,开小处方吧;或许医疗机构不能靠开大处方赚取15%药品加成利润了,但是如果医药企业的回扣依然存在,那么它们还是愿意开大处方。总而言之,设立药事服务费这条堤坝,看起来不一定会堵住医疗机构"以药养医"的制度漏洞。[详细]

两会

"活"路二:提高医疗服务收费——百姓还是没少花

对老百姓来说,公立医院取消“以药养医”后,药费会降15%,假如这些医院药品采购价维持不变的话。但是,病人的医药费帐单中不仅会新增一项药事服务费,而且各种医疗服务的收费会上涨。可以说,公立医院取消“以药养医”,并不意味着老百姓看病治病会少花钱。[详细]

两会

"活"路三:公立医院改革——集体涨价钻空子

在制定医改意见稿时,相关方面明明知道公立医院会在增加诊疗服务收入上打主意,为什么还在医改意见稿中留下"基本医疗服务价格按照扣除财政补助的服务成本制定,体现医疗服务成本和技术劳务价值,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和医生提供的服务,实行分级定价"的空子呢?[详细]

两会

8500亿医改大餐的经济猜想

投入争议:关于政府增加投入的去向,政策层一直存在着“补供方”和“补需方”之争。[详细]

市场扩容:专家估计,新产品上市增加,医药等行业工业总产值有望破10000亿。[详细]

资本追捧:医改方案带来利好,医药企业板块受到追捧。机构资金大量涌入。[详细]

不清不楚的资产与负债 医院收支变“迷局”!

以广东为例,其所有医院负债占总资产比由2000年17.36%升至2005年23.14%,三家医院负债率甚至超100%;但同时,医院高负债率只见零星披露,一直未有官方正式的历年对比性统计数据公布。[详细]

社区卫生和公共卫生投资太少!

全社会卫生投入流入各级转诊机构特别是三级大医院的多,流入社区卫生和公共卫生少,即卫生服务流向呈倒三角。从2007年卫生总费用(机构法)测算结果看,公共卫生机构费用仅占6.7%,与医院费用(占64.4%)。获取卫生总费用64.4%的公立医院为何还有欲说还休的收支迷雾和债务迷局?[详细]

医院公益性淡化 医患关系超紧张!

政府投入平均只占医院经常性开支的7%,人员工资、设备购置、基本建设和运行经费等都要靠医疗服务收费解决。这种“创收”机制导致医疗服务不规范、追求经济收益,引发医患关系紧张。 [详细]

两会

卫生投入占GDP的百分之几?没说清!

比如,8500亿元是在原有的经费基础上额外划拨,还是包含原有的经费投入在内?当然,肯定比原来的高,从政府来说,是一个进步。但我们应该看到,就是以8500个亿计算,一般的欠发达国家(卫生方面投入占GDP)都是6%,我们国家现在还不到5%。[详细]

要向“叫卖医疗资源”开刀?一号难求!

医改方案针对患者“看病难、看病贵”提出了许多措施,唯独没有对公立医院公开炒卖专家号、甚至将此制度化的行为,旗帜鲜明地提出应对措施。由此笔者认为,医改要向“叫卖医疗资源”开刀![详细]

医改不仅缺钱更缺规则?得有效率!

最基本的就是改变投入方式,不是说你是公立机构就该给你,怎么投都行,我觉得公立机构恰恰是社会性的,不是哪一个人的,应该对社会负责,应该对纳税人负责,每一分投入都要有考核。比如说公立医院、非赢利医院有责任帐目清楚、有责任接受社会监督,这样才能保证投入的钱发挥效率,这是最起码的要求。[详细]

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最艰难!

温家宝说,医改是世界性的难题,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决心推动医改就表明政府把老百姓的健康放在心里。我以为最艰难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公立医院的改革。因为这项改革涉及城乡很多医院,我们没有经验,需要试点。[详细]

社区医院陷入恶性循环?怪圈!

社区医院设备条件较差,病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工资待遇差,好点的医生都留不住,病人就更不愿意去了;病人越少,社区医生收入就越少;收入越少,就会想方设法乱开药增加收入;乱开药越多,病人就越不敢去……如此一来,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详细]

国家指导价 VS 统一定价、统一招标 VS 定点生产

医药购销领域回到计划经济:山东绿叶制药集团董事长刘殿波就担心如果采购和配送的主体最后变成了政府,意味着本需要更加市场化的医药购销领域一下子又回到了“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模式。更加可怕的是这种做法会“大大增加政府行政权力和寻租空间”。企业家们认为这是一种倒退。[详细]

结束语

  与任何一项没有经验可循的改革一样,新医改仍在摸着石头过河。
  这种情势可能是新医改无法超越的命运,毕竟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构建覆盖城乡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其复杂艰难程度非比寻常;另外,长期以来所固化的体制路径和利益格局也非朝夕之间即可以撼动;更有前途莫测的医改方略需要时间去证明或者证伪。
  “以药养医”能否取消,乃至公立医院能否改革,归根结底取决于全民医保的实现和医疗保障水平的提高。没有医保埋单,单方面取消“以药养医”,对于老百姓来说,是换汤不换药。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