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五名北大法学学者急谏国务院 遏制两节突击拆迁

  12月30日下午,北大五名法学学者沈岿、王锡锌、姜明安、钱明星和陈端洪,受邀参加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座谈会,直言最近有些地方突击拆迁现象严重,建议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关注,由国务院出台通知,要求各地在元旦、春节期间遏制突击拆迁的发生。[详细]

五学者建言拆迁条例修改
拆迁条例修改
·希望法工委能够积极促成国务院尽快修改或制定新条例
  希望新的条例能够在保证质量、解决问题的前提下尽快出台。同时,在修改或制定新的条例过程中,防止地方发生突击拆迁的情况,全国人大可以建议国务院下发文件,禁止各地突击拆迁。…[详细]
·建议设立征收补偿纠纷裁判机构
  要对现行条例予以修改,如果修改幅度比较大,建议设立征收补偿纠纷裁判机构,解决法律法规的备案审查和公民建议回复的“程序化”建设问题…[详细]
·建立裁决、撤销、审查和备案制度
  建立《立法法》中所规定的全国人大的法律法规的裁决制度、改变或撤销制度、审查制度和备案制度,不仅可以解决一个《拆迁条例》的问题,还可以解决其他很多条例的问题…[详细]
“拆迁”作为法律名词应修改
拆迁条例修改
·征收拆迁问题已成为政治问题
  本来征收拆迁问题是一个买地卖地的问题,但目前已成为政治问题,其根源在体制之中。处理不妥当的话,将会影响社会稳定,以及公众对政府的信任…[详细]
·“拆迁”作为法律名词应修改
  拆迁实际上就是拆除和迁出,一种破坏性的强制性的行为,作为法律名词,“拆迁”很难听,应该予以修改…[详细]
·限制国家强制权力在拆迁中的使用
  征收是强制买卖和强制转让,要有充分的公共利益的利诱。在这一领域要严格限制国家强制权的运用…[详细]
·发动社会公众讨论条例中所涉难点问题
  希望国务院能够梳理新的条例中所涉及的难点问题,发动社会公众对此予以讨论;希望新的拆迁补偿条例能够在保证质量、解决问题的前提下尽快出台…[详细]
《拆迁条例》三问题 北大五教授建言废改
·将本应在征收阶段完成的补偿问题延至拆迁阶段解决
   根据我国法律,要通过征收获得公民房屋的所有权,必须满足三个标准:其一,“为了公共利益”;其二,“依据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其三,“给予补偿”。补偿是征收的构成要件之一,未依法补偿,对房屋所有权及相应土地使用权的征收程序就没有完成…[详细]
·将补偿主体定位为拆迁人,将拆迁补偿关系界定成民事法律关系
  依据《宪法》第13条、《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6条规定,征收、补偿的主体都是国家,征收与补偿应该在同一阶段由国家来完成,具体工作由政府代表国家承担…[详细]
·授权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没有依法征收的前提下就可给予拆迁人拆迁许可
  根据《拆迁条例》,拆迁人获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并不需要以政府已经完成对单位、个人合法拥有的房屋的征收为前提。在房屋仍然属于单位、个人合法所有的时候,拆迁人就可依据这些与征收程序毫无关联的文件,取得拆除房屋的资格。这是与《宪法》、《物权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规定相抵触的…[详细]
终结强制拆迁之痛
·茅于轼:强制拆迁导致双输 应明确产权回归市场
·夏业良:不能随便动用国家机器强制拆迁
·李炜光:改革分税制 遏制地方政府拆迁利益冲动
·秋风:被拆迁人是地权持有人 立法应先明确概念
·夏霖:新法规不能回避农村集体土地拆迁纠纷
·王才亮:土地及房地产开发被垄断导致强拆出现
·吕国华:拆迁制度修废核心是限制强权
·华新民:应该制定《城市不动产征收法》
拆迁条例资料

  《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是2001年11月1日开始施行的,2004年修改《宪法》时,就加强了对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保护性规定。在2007年,《物权法》通过。拆迁条例并不符合《宪法》和《物权法》关于“公共利益的征收征用”规定,且在《宪法》修改和《物权法》实施前出台。

  《拆迁条例》如果要修改,就必须面对政府躲在幕后与开发商合谋谋利的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正是一些地方政府阻挠《拆迁条例》修改,使得修改迟迟不能进行的关键所在。

政府角色错位 国家只能为公共利益需要征收

  根据我国《宪法》、《物权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规定,国家只能为公共利益需要,才能征收公民私有财产。然而,直接关系到有关法律在城市房屋拆迁领域具体落实的拆迁条例,却对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不加区分。这就在事实上造成,即便是房地产商开发商品房商业项目,也由政府对用地上的公民房产进行征收 …[详细]

合法征收的前提是先合理补偿

  即便满足了公共利益标准,也并非意味着政府就可以直接征收和拆迁,因为政府征收合法有效的另一个前提是依法给予合理补偿。所以,政府可以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征收,但公共利益不能成为"强取豪夺"的合法理由…[详细]

拆迁管理条例需要修改的地方

   一是关于对公民房屋的征收决定及其程序

   二是关于公共利益的界定,也就是说,政府只有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才有权征收公民的房屋,并给予补偿;

   三是关于补偿的标准,原则上补偿的标准应该确定在房屋的市场评估价;

   四是关于争议解决的机制,也就是说政府征收和补偿过程中,被征收人与政府之间就征收是否为了公共利益需要以及征收的补偿是否合理产生争议后应该由哪个权威机构居间裁判较为合适 …[详细]

网友热评
 
用户: 隐藏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