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顾问 朱民:

幸福指数,这是一个个人的感觉问题,当然它和物资有直接关系,个人评价不一,所以我觉得很难说。但所谓消费两美元就算中产阶级,我不认同,因为按照世界的标准,1.5美元以下都是贫困,2美元也是基于这个水平。所以如果用这个水平来说中国的中产,我觉得它会比较难。两美元这个标准,我觉得是定得太低了。

特步(中国)有限公司主席行政总裁 丁水波:

我觉得很幸福,我觉得更多为我的工作所得到的成就,能够为社会做一些贡献,因为这个我感到幸福。每个人幸福的指数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觉得有钱就幸福,有的可能觉得你不用工作就幸福,有钱花就幸福。但我们幸福是来自于我们所付出,和我们所体现的能够有一个成就感。

鹏生企业董事局主席 孙明楠:

我只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幸福,因为本身我可能接手企业的时候年纪比较小,很多事情未必理解和了解,但是当今非常幸福。

海信集团副总裁 郭庆存:

我觉得我挺幸运的。我曾经对我的同事讲,我们希望达成这样一种状态。忙并快乐着!

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 夏华:

我一直觉得我是特别幸福的企业家,因为我从事的行业让我自己快乐和乐趣,能够和我的事业在一条线上,比如我喜欢这种创造性的工作,恰恰是时装,美兼具创造性这样一个行业,我觉得我还是享受其中的,我一直这些年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觉得相对的幸福指数比较高。

提问系列:

前期策划:达沃斯上的市民代表:

  • 李 珊 天津体工大队
  • 吴换营 天津水利勘测设计院
  • 徐梦君 中国人保财险公司天津市分公司
  • 殷 红 中海油天津化工研究设计院
  • 鲁德伟 天津海事局

我来说两句更多留言>>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