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环境交易所总经理 梅德文:

当然,目前成本肯定是很高的。我喜欢拿治病来举例子,如果在生病初期你不肯拿钱治疗的话,只能是等到晚期花更多的钱去治疗,而且还可能无法治愈。今天我们拿全世界GDP的1%出来就能做好低碳这件事情,但如果我们不做,未来可能要花全世界GDP的20%来挽救。

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鹰:

低碳非常非常重要,要不做的话,这人类,这地球可能就完了,中国现在的这种排放量一直做下去,有很大很大的问题,就是世界上能不能达到30年以后的那个碳排放量,中国占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比例,如果中国做不到,那肯定全球做不到。但中国又在发展,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一个事,但是不做我觉得也是不行,真的是政府要多拿出一些钱和好的政策来推动这件事情。

鹏生企业董事局主席 孙明楠:

成本要大家怎样去看,可能大家众所周知,无论成本高与低,不要贪图这份暴利,以及这份高低成本的比较,因为低碳环保有富于我们下一代。

华旗资讯总裁 冯军:

低碳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些贡献,只要你有这个心态就行了,这是一个对宇宙,对地球的尊重,已经不是为这一代着想,为下一代着想,2012年真的快到了,别等出了问题,世界上只有一个地球,没有第二个,我们到哪移民去,我们跑不了。

提问系列:

前期策划:达沃斯上的市民代表:

  • 李 珊 天津体工大队
  • 吴换营 天津水利勘测设计院
  • 徐梦君 中国人保财险公司天津市分公司
  • 殷 红 中海油天津化工研究设计院
  • 鲁德伟 天津海事局

我来说两句更多留言>>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