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式模仿的困境
·刻意低调的王传福
  从1995年创办比亚迪,以手机电池起家,后延伸至手机零部件;2003年转战汽车,凭借成本优势和销量打败对手,征服质疑者,他将比亚迪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电池生产商、进步最快的本土车商,以及电动车和新能源的旗手。15年间,他仅接受过一次公开电视采访。
·电动车和新能源概念很美 但比亚迪已经透支
  在王传福进入的电动车和新能源领域,商业模式远未成形,比亚迪并没有绝对领先的电动车技术,电动车也远未达到量产的能力和时机。如果市场成熟,它有可能凭借前述生产模式造出更便宜的电动车,但那一天还早。储能电站最吸引人,但基本还处在实验室阶段。
·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关于比亚迪的F3到底赚不赚钱就说法不一,外界很难证实。比亚迪声称以F3的极低价格,每辆还能挣1万元。但在比亚迪参与生产F3的一位员工说,“F3卖得越多亏得越多,每卖一辆约亏5000元。现在,比亚迪主推另两款车型F0和F8。”一位曾观察比亚迪多年的奇瑞前高层也怀疑F3能真的赚钱。
·绕不开的知识产权问题
  “模仿既让它迅速获得成功,也面临着专利官司的隐忧。”一位原南汽集团高管说,目前比亚迪汽车产品90%以上是“借鉴”而来。近年来,比亚迪汽车的展台上常常会出现丰田公司的人员参观拍照、记录数据。熟悉国际汽车游戏规则的人士认为,“丰田应该是在调查取证。”此前,奇瑞、长城等中国汽车厂商都曾遭遇过知识产权官司。
戳穿新能源汽车经典谎言
·工信部副部长斥责一些公司和专家忽悠人
  2010年1月9日,曾担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的工信部副部长苗圩,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揭露了国内新能源车的一些经典谎言。苗圩批评一些公司和专家“忽悠”外行人,只宣传对自己有利的部分。他举例说,续驶里程长,是以增加电池组来实现的;快速充电会影响电池寿命。
·谎言一:新能源汽车将很快普及
  苗圩说:“好像一夜之间我们新能源汽车就可以产业化,达到50%以上。但实际是由于我们的电池电机电控技术等不完善,在2020年以前,真正所谓的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只会占很小比例,我估计是10%~15%。”
·谎言二:国内新能源车已与国际水平处于同一起跑线
  苗圩说:“我们现在用的电动汽车电池大概都是100伏到600伏电压,如万一掉到水里,怎么保持几百伏的电不把人给打死。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不是像有些人说的我们已经站在跟国际水平同一个起跑线上了。”
·谎言三:自主品牌已拥有成熟的电池技术
  苗圩说:“最大的问题还是电池,正极材料和隔膜是其核心部件。如果采用国产的磷酸铁锂的材料,虽然批次可以达到,但性能不够稳定。另外,生产膜的技术和装备,都已列入西方对我国的限制出口清单。”
王传福无力解开的结
·竞争对手的威胁与打压
  2009年5月3日,台湾首富郭台铭隔空“三问”巴菲特:为何投资“偷窃富士康商业机密的比亚迪”?丰田本田等国际大车厂投资油电混合车领域很久才赚钱,巴菲特“用何种专业知识判断比亚迪的潜力”?“敢不敢驾驶比亚迪整天自夸的电动双模车上下班”?王传福没有回应,巴菲特也没有表态,也许,面对郭台铭的嘲讽,两个男人大约早已心里有数。
·地方政府保护主义难题
  与深圳市全力支持比亚迪汽车一样,北京、武汉、广州、重庆等地政府也会优先采购本地汽车公司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分别在武汉和广州设有工厂的日产,就已经与当地政府签署了共同发展电动汽车的谅解备忘录。在公共交通领域,比亚迪是一个后来者,可能遭遇地方保护的难题。
·部委逐利 主管部门太多
  一个众所周知的情况是,虽然发展新能源汽车已成业界共识,但在具体发展路径及相应财政支持方案上,中央不同部委间意见分歧。科技部部长万钢一直主张,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国家应加大投入。主管汽车行业的工信部则认为,在新能源技术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国家节能减排压力应首先从传统汽车节能技术上寻找答案。
欲求低碳之幸福 必经低碳之痛苦

  【编后语】我们晒出王传福的烦恼,无意去拆台或嘲讽。在这个新能源企业群魔乱舞的年代,比亚迪所面临的盈利考验、知识产权等问题皆是行业共有难题,王传福所无可奈何的地方保护主义和监管多头政策不明等问题,别的企业也同样逃不掉。欲求低碳之幸福,不得不经低碳之痛苦,这痛苦,就是成长的代价。>>>我来说两句

小调查

survey

博鳌观察

绿色复苏

评论视野

·中国新能源汽车拒绝“忽悠”
  在新能源车领域,中国在单项技术、产业协作、社会推广方面都仍然还是“小学生”,亟待脚踏实地练内功。
·我国新能源汽车如何追上发达国家
  在培育国内消费市场方面,可借鉴美国的政府刺激政策;在关键技术的攻关上,应学习日本的产学研联盟研发模式。进一步清晰中国新能源车路线图,改变一直摇摆不定的现状。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