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今日精彩快评

陈青蓝:收入差距不是问题 贫困才是问题

  3月3日,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全国政协常委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他说:“高度重视收入差距过大引发的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就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困难群众的社会保障与社会救助等问题提出对策建议,努力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认为收入差距过大会影响社会稳定,是一种很常见的观点。不过收入差距大不一定影响社会稳定。假如我的年收入10万元,比尔·盖茨年收入300亿美元,我和盖茨先生的收入差距就是数百万倍,这个贫富差距不可谓不大,但我并不会因为羡慕盖茨先生而心生怨恨,也不会因此琢磨着绑架和杀死盖茨先生,也不会因为我感觉自己无能而自杀或者报复社会。道理很简单,我年收入1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解决我个人和家庭的温饱问题,还可以让我的生活过得比较舒适,我的基本的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因此我没有放弃我的舒适生活而选择成本高昂的仇视社会和报复社会的行为的动机,因为这不划算,用经济学上的术语来说就是“边际成本过高”。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而是年收入达到10万元的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如果你认为10万元太高,那我们把标准放到1万元,这笔收入在农村和小城市也能够解决温饱问题并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能够有这样的收入的人,也不会贸然采取艰险的报复社会的行动,尽管他们知道有很多人富可敌国,收入是他们的几万倍乃至几千万倍。

  这么看起来,收入差距并不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原因。

  那么,造成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是什么呢?是贪污腐败,是不公正的致富导致人们的不满?可以算是,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造成社会不稳定的最主要的因素是,过于贫困以至于难以生存的人群过多。如果人们处于生存的边缘,常常面临饥饿的威胁,那么对他来说,采取偷盗、抢劫、杀人等犯罪行动的边际成本就大大降低了,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坐牢和死亡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的时候,他们就会铤而走险。

  也就是说,解决“收入差距问题”不是确保社会稳定的根本,解决贫困问题才能真正维护社会稳定。

  这并不是在咬文嚼字,因为这种认识上的偏差也会影响到实际的政策。人们基于对“收入差距过大影响社会稳定”的认识,就提出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劫富济贫的主张。而要做到这一点,显然就是要对高收入人群征收高额税收,以此来补贴低收入人群。而经济学早已证明,高税收是对勤奋劳动和聪明的头脑的惩罚,这种惩罚传递给人们的信号是“不要好好干活”“不要好好赚钱”——这样的负向激励带来的必将是生产力的下降,从而带来整个社会财富的减少,而在这个过程中,受损害的不仅仅是“富人”,在社会普遍收入下降的过程中,受害最深的是最穷的人群,他们本来可以获得温饱,但却因为生产力的下降而陷入饥寒交迫的境地,即便是他们因为税收转移而获得了补贴,也会因为整个社会生活水平的下降而相应变得更穷。

  要消除社会不稳定,的确应该消灭贫穷。但是消灭贫穷的根本办法不是劫富济贫,而是给人们以创造财富的自由,消除一切对市场经济的束缚,让富人有变得更富的权利,让穷人有自力更生致富的权利,这样,整个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就会使得水涨船高,即便最穷的人群也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有尊严的生活,这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关键。

  作者陈青蓝系《中国房地产报》管理评论部主任,《古典自由主义》汉译者。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

更多快评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