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第一财经李晓晔在搜狐微博上透露称“今天人民大会堂记者们拉住住建部部长姜伟新,问他限购与户籍挂钩合理吗?他答,世界上不合理的事情多了,假如哪位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我们采用他的办法...”一语既出,大众哗然!原来住建部部长也晓得限购不合理!这算是承认了???更有网友评论说“管制思维毀了市场之魂。姜部长耍了把无赖”
   限购房,也仅是城市管理不合理的一个典型案例。事实上,相对于城市建设和城市规划而言,该不该限购住房、买车是不是应该摇号、如何对待非本地户籍居民等城市管理的相关话题,最近更加引人关注。两会前夕,天则经济研究所召集了@茅于轼、盛洪、张曙光、@冯兴元@毛寿龙@赵农等近20位专家学者,就“城市管理与公平正义”话题展开激烈辩论,焦点集中在政府应当如何从城市管理转变城市为治理,从调控转变为服务,从无限政府变成有限政府。【我来说两句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茅于轼 空房一定要让他出租

  政府限制买房买车,有他的道理。限制买车是因为拥堵,拥堵的问题确实要解决,但不应该是限制买车,应该是增加开车上路的外部成本,譬如收拥堵费,别的城市都有成功的经验,为什么北京城不愿意收拥堵费?限制买房是因为房子供不应求,价格都往上涨,而且现在很明显有泡沫,空房非常多。但是解决泡沫显然不是只有限制买房这一条路。我们国家宏观上的重大问题是内需不足,而买房买车就是内需。不让大家买房买车,和宏观目标正好相反。用堵的办法不是办法,应该用疏的办法。

  我最近想有一个措施可能是比较值得采取的办法。就是空房一定要让他出租。我们的目标不是市场,目标是资源的合理配置,这么多的空房就是浪费,要想办法解决。比如说一年不出租,我就收你很高的税。这样的话,空房的房主就要想办法把房子租出去。结果就是租价大幅度下降。这对于买不起房子的低收入的人是有好处的。

盛洪 一定要有“宪政”意识和制度约束

  我们现在的行政部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没有宪政意识,第二没有制度约束。所以他们可以因为短期的技术性目标侵犯产权、破坏市场规则,其实是破坏了公平正义和效率的基本原则。大则强拆逼死人命,小则限制买房,侵犯了所有公民都平等的基本原则。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这个国家和城市最重要的问题是要建立一个宪政框架,要有宪政意识。对违宪的行为要有明确的、可实施的认定程序和惩罚措施,如违宪审查或违宪诉讼。例如,行政部门出台文件限制外地人买房,这个文件本身就是违宪的,为什么这个政策可以无障碍的出来呢?是因为没有相应的制度约束。很多法规法令的出台,只是出于管理上方便的判断,而不是民众福利的判断。整个中国的政治框架本来是以人民主权理论为基础的,但是实际上却逐渐蜕变为了行政部门在主导。解决的办法是,对于任何出台的措施、意见和政策,必须有所谓的违宪审查、违宪诉讼。

张曙光 与民争利还是让利于民?

  公共保障服务应该是公正的和公平的。公共保障服务到底能不能遵守这样一个规则和规定?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随着现代城市的发展过程,公共保障服务不光是政府可以提供,市场也可以提供。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组织制度的创新,自然垄断的内容和范围也在变化,竞争和垄断之间,垄断的范围在缩小,竞争的内容和范围在扩展。路网具有垄断性,可能要政府来修,而运输和网上服务则可以由企业和市场提供,很显然,这是可以而且必须分开的。市场不能提供的时候,政府必须提供。市场能提供的时候,政府不一定提供。如果市场不能满足需求,政府可以提供;如果民间社会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政府就不需要去提供。

  政府到底应当如何行为呢?我认为不是名义上而是实际上,应当这样去做:凡是无利的政府要担,国企要进;凡是高利的,政府不要进入,国企也要退出。如果不能这样解决,必然会走进死胡同。无论什么政策,无论什么办法,违背了这一条,都会弄成一团糟。

@冯兴元 以“共同建构”推进城市治理

  中国包括北京的城市管理,缺乏基于维护个人基本权利的民主的选择秩序。如果有这样一个秩序,这个秩序肯定是一个演化的秩序。它会包含很多人的参与,包含很多人的知识,利用了很多人的劳动分工和知识分工。在这种秩序下,即使你搞的是城市规划,或者是各种鼓励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发展计划,时间长了,以后你会发现,由于很多时候都会有修正和试错。大家都参与进来了,而且也利用专家的知识。在这样一个格局下面,我们把它叫做共同建构。一个共同建构的秩序恰恰体现了演化。这背后有一整套的原则,一个维护个人基本权利的原则。从多元主义来看,无所谓城市化是对还是错,关键是我们个人的选择,我们所谓的公共选择是私人的公共选择,每个人都参与进去,间接或者直接的,因此这是一个演化的私人的公共选择过程,而不是一个少数人组成的集体核心代你去做选择,以他们的偏好替代所有其他人的偏好。

@毛寿龙 从经济市场角度看城市治理

  城市实际上是一个市场,自由和开放是城市的本性。以市场为基础的城市是一个人员开放与以不动产治理为基础的城市。城市一方面是资本、服务业流通畅通的。人员流动也是快速畅通的。不动的是房子。一个城市如果以房子为基础进行融资、治理结构改变进行治理的时候,这是市场化的治理。传统社会是以血缘、权利结构为特征的,一进入城市以后这些东西都消失了。为什么城市是开放性以房子为基础的?因为所有的城市公共服务都是以房子为基础的。如果是一个以不动产为基础来进行治理的时候,这个城市是一个很好的城市。市场开放性城市有几个例子,譬如香港、新加坡和迪拜,都是加工业或者是招商引资搞工业、搞旅游业、服务业。良好的法制社区自治多中心的自主治理结构,开放性的治理结构很重要。这确保了这些城市的活力。

@赵农 警惕公权力被利益集团所利用

  从决策角度上来讲,城市管理应该属于公共决策。公共决策理论上讲应该具备三个最基本的要点或特征:第一,公共决策应该反映公民或市民的意见,即公众的偏好能够得到真实的显示;第二,要进行公共的监督;第三,这种选择要遵循最基本的准则,即不能以破坏基本的准则作为条件。事实上,我们的公共政策很容易违背以上三个基本特征。比如说,限制购车那是某某领导人一句话而出台的政策。此外,民粹的要求在公共政策的形成过程中也起很大的作用。民粹和民主之间是有严格区别的。民粹就是无原则地满足部分人或者大部分人短期的利益,而不惜以破坏自由、公正、限制别人的权利为代价。因此,在民粹的主张下,很容易被利益集团所利用。领导人的一句话和民粹的要求结合起来,所谓的公共政策就出台了。而真正得利的却是以拥有行政权力为主的利益集团,从而导致了我国公权力的无限制扩张。

小结

  正如@新望 所说,城市有两个最基本的本质:多元、自由。城市应当有很多的NGO组织和宗教组织。但是,现在NGO在北京的发展非常艰难,城市越来越不能容纳一些多元因素。城市现在正在从多元走向单一,从自由走向计划和管制。城市政府与城市人正在割裂,城市让城市人越来越感到陌生和面目狰狞。城市在死去,在瘫痪,城市的精神在消失。问题出在哪里?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3   策划:汪华峰  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